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博上的事情还是谢池大嫂苏念率先看到的, 她是一个5g冲浪少妇。

当时全家人都坐在客厅里聊天,苏念忽然抬着手机,扬声对谢池道:“阿池, 你绿了!”

此话一处,大家集体发出疑惑的声音, 纷纷看向苏念。

谢池蹙眉:“我绿什么?”

他侧眸看向沐小恬,心想他老婆在身边啊, 怎么会绿?

沐小恬也奇怪,“念念姐, 你看到什么了?是不是八卦狗仔们又断章取义了?”

她一边问, 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

其他人也都是这动作。

苏念这时也点进去看到了热搜内容, 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赶紧跟大家解释:“哎呀,是狗仔们拍到了小恬和穆霄的照片, 就乱说小恬脚踏两只船, 阿池绿了。”

“噗——”贺岚笑出声,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好像外界的确不知道小恬和穆霄是兄妹?”

孟云茵点点头,“嗯, 是不知道,小恬想要低调点,而且她也想保护我们,免得媒体打扰。”

“那现在媒体拍到了可怎么办?”贺岚看向沐小恬穆霄。

穆霄看了下微博, 见网友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诋毁她妹妹, 说一些很难听的话, 脸黑沉沉的道:“干脆趁这个机会直接公布吧, 小恬, 你觉得呢?”

沐小恬欣然同意,“好,我听哥的。”

之前不公开,是因为她才和他们相认,感情还没培养起来太多,她不是很想把这种豪门的标签加诸到自己身上,但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们早已是一家人了。

那也就没有必要隐瞒,大大方方的告诉大家,她有家人。

网上,黑粉们还在高潮,骂得一个比一个难听。

【就说沐小恬不是个正经的吧,当初借着节目抱上天王大腿,现在人站稳了,就想嫁豪门了,也不看人家穆总能看上她不。】

【之前我记得她还和何璐她哥传过绯闻吧?听说何璐她哥和穆总是朋友,怕是那时候就是想借何璐她哥和穆总搭上关系,够心机的。】

【也不知道哥哥看上她什么了,除了力气大,什么都不突出好不好,现在终于好了,哥哥肯定会跟她分手了。】

【沐绿茶赶紧滚出娱乐圈吧,就她这种品性败坏的女明星,不配当偶像!简直带坏青少年的思想!】

就在那一撮黑粉在沐小恬广场骂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看到沐小恬发了条微博,直接就是她和穆霄谢池三人一起照相的照片。

黑粉们:!!!

绿茶胆子够大的啊,这也敢发?

感慨完,大家又看清她发的配文:【介绍一下,左边是我亲哥(同父同母),右边是我男朋友,没有脚踏两条船哦,我冤。】

这一条发完,穆霄的微博和谢池的微博几乎同时转发。

穆霄:【我妹妹可爱吧?】

谢池:【我女朋友很好,大家不用担心我绿不绿的问题。】

黑粉:???

艹,脸好疼!

不过……豪门穆总竟然是沐小恬的亲哥?

一个爹一个妈那种?

所以说,沐小恬是豪门千金!?

消化完这个结论,很快,网友们又被接下来的事情震傻了。

借着沐小恬公开她豪门千金的身份,早知道这回事了的李总,赶紧让公关部发了一纸申明。

——先是为沐小恬之前出道公司隐瞒了她其实是孤儿的事实而道歉,接着又帮沐小恬解释她和穆霄是去年八月的时候才相认的,考虑到各方因素,一直没公布,再次道歉。

这信息量就大了,网友们直接分成几块阵地议论纷纷。

黑粉抓着沐小恬‘撒谎’不放,说她人设崩塌。

但沐小恬粉丝则心疼自家偶像以前竟然是孤儿!

唯有cp粉们,总是‘战火纷飞’中,独树一帜。

她们正在戴着放大镜分析沐小恬发的那张照片。

【这照片应该是现拍的吧?可这么晚了,池哥还和大舅子在一起,这代表什么?】

【哈哈哈,池哥肯定是去见恬妹的家人了!】

【那他们的婚期今年我可以dream一个吗?】

【池哥别看力气不行,这追老婆的速度那是杠杠的啊,节目结束就谈,然后现在半年过去就见家长,以这个速度的话,今年妥妥的结婚了!】

【其实我一直好奇我池哥在床上到底行不行,万一结婚了,我恬妹一直怀不上的话,网友们会质疑我池哥能力吧?】

【靠,楼上这样一说,我也好担心啊。】

【你们也想太多了,池哥只要小蝌蚪没问题,我恬妹自己动就可以了好吗!】

【那这样,池哥更要多疼一下恬妹了,恬妹好可怜啊,以前竟然是孤儿,心疼她。】

【是啊,身世这么可怜,还能活成那么开朗乐观的样子,真的好正能量,又是更喜欢恬妹的一天了!去把恬妹的代言再买一遍!】

【我也去。】

【带我一个!】

当晚,沐小恬的人气非但没有受‘公司编造她身世’的影响,反而收获很多心疼她的路人言论,代言的各大产品销量也猛增了一波。

李总暗暗抹汗,幸好现在沐小恬人气高,业内口碑也好,所以他犯的错才能如此轻易的揭过去,不然对于一个当红流量来说,编造身世被拆穿,就是崩人设了。

也加上可能马上就过年了,大家心情好,也就更宽容了一点。

至少沐小恬是这样想的。

次日,她和哥哥妈妈一家三口在家里自己做菜,保姆们都放假让她们回去了。

今晚,是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温馨时间。

吃完晚饭,三人坐在客厅看春晚,并玩着斗地主。

临近二十四点的时候,三人去别墅外统一规定的地方放烟花,本地政策允许除夕夜放烟花,但各区域需要定点燃放,以确保安全。

穆霄和沐小恬抱着他们的烟花出去,到了那地方,看到了何璐和何西故,两人爸妈年纪大,估计没出来。

何璐热情的和沐小恬打招呼,“小恬,你们也出来了?”

“嗯,你们出来得早嘛。”沐小恬笑眯眯的回道,因为住得近的缘故,她现在和何璐走得蛮近的。

何璐这半年脾气也改了不少,在娱乐圈风评稍微好一些了。

“就早你们几分钟。”何璐走过来,“你们买的哪种烟花?”

“不知道,我哥随便买的吧。”沐小恬不是很懂这些,她先放地上。

“跟我们的好像差不多,该不是他们两个一起去买的吧?”何璐回头看自己亲哥。

何西故和穆霄孟云茵打完招呼,回道:“嗯,是一起买的。”

“怪不得。”何璐好笑的看着自己哥和穆霄,“你们两个大龄单身狗干什么都喜欢在一起,该不会你们背着我和小恬在谈吧?”

“噗——”沐小恬被何璐这大胆的猜测逗笑。

何璐撞一下她胳膊,挤眉弄眼道:“小恬,难道你不觉得吗?”

沐小恬摩挲下巴,上下左右打量何西故和穆霄,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嗯,有道理。”

何西故见沐小恬一直盯他,表情微不可查的僵了一瞬,但很快恢复自然,好笑:“你哥不是我的菜。”

“说得好像你是我的菜一样。”穆霄怼回去,还白了一眼,“不对,你连性别就不配。”

何西故:“彼此彼此。”

两人互怼起来,何璐和沐小恬对视一眼,纷纷意味深长的笑了。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还真是基情四射。

孟云茵是一个很开明的母亲,她听完孩子们的玩笑话,也跟着开了一句:“阿霄,西故,你们俩要是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的。”

两个男人同时一僵。

何璐和沐小恬哈哈大笑。

何西故扫过沐小恬开怀的笑颜,目光又怔了一下。

穆霄无意间瞥到,眉头一皱。

不过跨年时间要到了,他要去点烟花,就没有再深想。

倒计时十秒,沐小恬带着妈妈和何璐一起大声倒数,还有其他人也一起在喊,氛围极好。

“十、九……六……三、二、一”

最后一个报时落下,这一片区域同时响起烟花升空的响声,不多时,宛如星星被照亮,整个天空一片大亮,开出五颜六色的烟花。

沐小恬立即跟哥哥和妈妈道新年快乐,接着又对何璐说,最后才到何西故。

尽管两人现在关系好了很多,但因为最初的相遇并不友好,所以沐小恬现在还对何西故有一点不爽。

只是出于礼貌道:“新年快乐。”

何西故敛下眸看着女孩不情不愿的样子,眸中滑过一丝自嘲,“这么不情愿?”

“没有啊。”沐小恬一脸无辜的道,假装听不懂何西故的话。

何西故无奈,也有一丝抱歉,他伸出手,“我为以前对你的偏见道歉,对不起,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等到你的原谅?”

沐小恬微讶,没想到何西故会提以前,他们两人平时见面,要么有何璐在旁边,要么有她哥在,所以他们其实还没单独相处过,也就不存在提起初见那会儿的事情。

鼓了鼓腮,沐小恬到底没有太让他难堪,回握住他的手,扬起小脸道:“这不代表原谅,只是看在今天过年,不想弄得气氛尴尬。”

“我知道。”何西故勾唇,凝着她小脸,缓缓道:“新年……”

刚说两个字,忽然被一声沉磁的声音打断:“小恬?”

沐小恬惊喜的睁大眼,看到谢池来了,她直接甩开何西故的手,跑向谢池,“池哥,你怎么来了?”

谢池张开怀抱,迎接女孩,把人抱了个满怀,他狭长的凤眼淡凉的扫过何西故,出口回答的声音却很温柔,“新年的第一天,我想亲自跟你说新年快乐,想了想,就过来了。”

“你这也太麻烦了,就微信上说,或者打电话也一样的啊。”沐小恬仰起脸,心疼他跑这么一趟。

谢池揉揉她头发,勾唇道:“不一样,今年是你和家人的第一个年,也是我们交往的第一个年,我总归是要亲自看到你才心安。”

沐小恬心里一暖,甜甜的打趣道:“这么好啊?谢老师真是越来越二十四孝好男友了。”

谢池挑眉,“那我可爱的女朋友,要不要奖励我什么?”

男人深邃的眼神满是暗示,沐小恬羞涩的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道:“你别闹,到处都是人呢,我妈跟我哥都在,还有何璐他们。”

提到何璐,谢池下意识看了眼何西故,刚刚来的时候,他直觉何西故当时看沐小恬的眼神很奇怪,不禁问道:“你刚和何西故聊什么呢?还握手?”

沐小恬自然道:“他跟我道歉,说以前对我有偏见。”

谢池:“你原谅他了?”

“那肯定没啊,我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沐小恬傲娇的抬了下下巴,在谢池面前,她总是很放松自己,“不过今天过年嘛,我妈跟我哥也在,我也不好闹得太难看,就和他握了下手。”

“这样啊……”谢池完全相信沐小恬,只是他不相信何西故,“以后别太跟他来往。”

“我跟他又不是很熟,当然不会经常来往了。”沐小恬坦荡的回,下一刻,她后知后觉嗅到什么,笑眯眯的看着男人,“谢老师,吃醋了?”

谢池眯了眯漆黑的眼瞳,嗓子暗哑几分,“我说是呢。”

沐小恬被逗笑,撒娇的抱着他的腰摇了摇:“那我哄哄你?”

谢池笑了,宠溺的捏了捏女孩的脸蛋,“这种程度的哄我可不要,等明天你去我家,我们再谈这个事。”

沐小恬顿时小脸一垮,放开男人,转身就想走,谢池把她拉回来,取下脖子上的围巾给她围上,“脸蛋都是冷的,出来放烟花,怎么不穿多点?”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沐小恬完全没想到,一时间愣了下,低头看一眼围巾,笑得眉眼弯弯,“我不冷,我身体好得很。”

“是吗?那你在床上喊什么不要?”谢池低语一声打趣。

逗得女孩面红耳赤,抬手锤他。

谢池含笑接住,顺势包裹住她的小手,十指相扣,走过去和孟云茵穆霄打招呼。

何西故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目光怔了片刻,低头看一眼自己被甩开的手,默默收了回去。

并悄无声息的离开。

何璐追上他:“哥,你怎么走那么快?你不看烟花啦?”

何西故:“不看了,我困了,回去睡了。”

“你吹牛,你哪次过年睡这么早了?”何璐奇怪的侧头看了眼她哥,然后回头看向动作亲密的谢池沐小恬,沉吟片刻,小心试探道:“哥,你是不是对小恬有……”

“没有。”何西故斩钉截铁的否定,并用严厉的目光看着妹妹,“这种事情以后不准再说,一个字都不准,懂?”

何璐被震慑,呆呆地点了点头。

何西故缓了目色,“你要是还想看就继续看吧,我回去了。”

何璐停下脚步,怔忪的看着她哥背影。

-

大年初三,沐小恬带着妈妈哥哥去她曾经的福利院看孩子,谢池听说了,也跟着去。

到了那,谢池才发现这个福利院特别眼熟,他问沐小恬,“这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

“嗯,是啊,怎么了吗?”沐小恬觉得谢池似乎有话要说,好奇的看着他。

谢池一一扫过福利院的名字:阳光福利院,缓缓启唇:“我一直在资助这家福利院,但是是以匿名的方式。”

“什么?”沐小恬惊讶,“你就是这个福利院的最大赞助x先生?”

这么说出来,沐小恬才发觉x不就是谢姓的首字母吗。

“其实也不能说是我一直赞助,准确的说,刚开始是我妈赞助的,不过后来我长大有钱了,就是我了。”

“嗯?你们怎么想到赞助这家的?是全国都有,还是……?”沐小恬主要觉得这里离首都有点远,而根据原身的记忆,这个福利院当年很不起眼,不像是能被首都富豪发现的样子。

“是我妈带我这个城市寻偏方治身体,后来无意间与这个福利院结缘了吧,就一直赞助,但具体的事情我有点记不清了。”谢池微微蹙着眉,似乎在努力回想往事:“我那几年精神很差,忘记了很多事情。”

沐小恬心刺疼,握住谢池的手,无声的给他安慰,她知道,谢池那时候肯定在痛苦自己肌无力的身体,幸好,幸好她来了,还带回来了那一颗药。

“都过去了,以后你会越来越好的。”

“是我们会越来越好。”谢池纠正沐小恬。

沐小恬粲然一笑,用力点头:“嗯,我们会越来越好。”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被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带到了院长妈妈的办公室,她年龄有点大了,上星期又摔了腿,不方便走动。

看到他们,很激动的要起来迎接,沐小恬过去按住她:“张妈妈,你就坐着吧,别跟我们客气。”

“哎呀,我没事,我身体健壮得很呐。”张院长慈祥的笑笑,随后握住沐小恬的手,欣慰的拍了拍,“小恬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张妈妈看着高兴啊。”

“都是张妈妈你教育得好。”沐小恬乖巧一笑。

孟云茵也感激道:“没有张院长,就没有我们家和小恬的相认,真的很感谢。”

张院长“害”了声,“这有什么谢不谢的,在我们福利院长大的孩子,虽说命苦了一点,但既然被我们收留,那便都是当我自己女儿对待的,我看到她和你们相认了,也感到十分高兴。”

这是沐小恬第一次带家人来,之前她只是每月寄钱回来,这一次时机成熟了,方才带人过来看看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张院长知道孟云茵和穆霄最想知道什么,所以讲的都是沐小恬小时候的事情。

这一讲,双方大致才拼凑出了当年的真相。

沐小恬是三岁半被绑架的,但张院长收留沐小恬是六岁,不过根据年份一对比,这中间,沐小恬应该卖给过一户人家,那户人把她年龄改大了一岁,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又把她遗弃了。

孟云茵听到这些,眼泪止不住的掉。

沐小恬心疼的抱住她,不停的抚她的背,希望她好受点。

张院长继续讲刚收留沐小恬那会儿的往事,边说,还边指挥谢池去拿一份相册。

她戴上老花镜,给大家翻看以前的旧相册,“那时候的小恬啊,面黄肌瘦的,像个小猴子,人也没现在活泼,很沉默,总是喜欢一个人待在一处。”

久远的相册上,幼时的沐小恬的确是院长妈妈描述的那样,沐小恬都有点认不出那上面的人是自己,长相差异有点大。

“不过好在没过多久,她就融入小群体,变得开朗起来了。”院长妈妈一边翻,一边慢慢的说。

忽然,翻到一张沐小恬和一个男孩子的相片,穆霄有点在意,指着那张问:“这男孩是谁?”

“咦?这怎么有一张和男孩子的?”院长妈妈似乎都不清楚,疑惑的抽出来看。

谢池也在意什么男孩子,莫非是小恬的青梅竹马?

所以他最大幅度的伸长脖子过去瞧。

这一看,他不可思议的脱口而出:“这不是我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