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四更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池的忽然请求, 让沐小恬愣了下,“嗯?送你?”

谢池:“不方便吗?你下午有事?”

“事儿倒是没有。”就是你突然这样说,我觉得有点点奇怪, 一般都是男送女吧?呜呜呜,我大力士·恬果然不配当小公主!

沉吟片刻, 沐小恬一面担心谢池半路有意外, 一面也想再多多观察观察他吃了药后的反应,便同意了,“那我送你吧。”

两人都是不开车的人, 沐小恬是没买, 谢池是身体素质不好,不宜开车, 就打了辆车回家。

送到谢池家门口, 沐小恬适时的提出告别:“谢老师, 我就不进去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要是身体有什么异样了, 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我是会负责滴!

“你都送我到家门口了, 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你回去?”谢池哂笑一声, 一手按住沐小恬的小脑袋瓜, 一手输入密码把门打开,对她绅士的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进来坐坐吧, 而且都中午了, 正好一起吃个饭。”

“这个就……不用麻烦了吧?”沐小恬有点为难。

前两天来谢老师家是因为节目需要, 当时一堆人在她也不觉得尴尬, 但今天是两人私下来往, 总觉得哪里说不上来的奇怪。

而且跟上一周联系起来更怪。

上次是谢老师去她家,这次又是她来谢老师家。

这关系……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不正常吧?

“有什么麻烦的,你送我回来,也没觉得麻烦啊,进来吧。”谢池看沐小恬还犹犹豫豫的样子,直接跟节目里一样,拉着她的手把人拖进去,“放心吧,我这套房安保很严,不会有人拍到你来我家的。”

“……我是怕打扰你休息。”沐小恬绞尽脑汁的找着理由,但谢池今天格外的热情,任凭她说什么都没用,最后她还是进了他家。

“你随便坐,想喝什么?茶还是咖啡,亦或者矿泉水?”谢池眉眼柔和的问沐小恬。

沐小恬不想他劳累,就说:“矿泉水吧。”

谢池:“我还是给你泡茶吧,冷的喝多了不好。”

沐小恬:“……”

那你还问我!

谢老师今天真是奇奇怪怪的!

沐小恬很是不自在的坐到了沙发上,谢池去厨房给她泡茶了。

周六那天来,她还没仔细看过谢老师家的客厅,今天一瞧,才发现落地窗边有一台钢琴,上面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a4纸,像是谱曲的草稿。

有点想去看看,但在别人家里乱走动不礼貌,想想还是算了。

沐小恬摸出手机给林曦发信息,闺蜜还等着她回去一起打排位呢,现在看来是没那么快了。

【曦曦,我有事,没那么快回来。】

林曦:【你们还没拍完吗?但我看直播已经结束了啊。】

沐小恬:【有点其他的事。】

还是不说她来谢老师家了,不然林曦这个头号cp粉一定会开始给她灌输她和谢池相爱的种种证据!

林曦非常懂沐小恬,她不主动细说的话,她不会追问,毕竟再亲密的朋友,彼此之间也需要一定的空间,【好吧,回来的时候记得在楼下超市买点零食,晚上咱们追剧。】

沐小恬:【行,我知道了。】

林曦回了个她背谢池奔跑到模糊的表情包过来,配字是:开心到模糊。

沐小恬没忍住抿嘴笑了,图片里,她和谢池的五官都看不到了,就是一团虚影,但娇小的她背着高大的谢池的剪影对比却充满了戏剧性,反正看着特别的逗。

【你又到处搜罗我的黑图!敲打/敲打/敲打/】

林曦:【nonono,这是你们爱的见证,我还有很多别的表情包呢,我发给你看。】

说完,她接连发了好几张过来。

基本都是她背谢池的,还有她拉着谢池跑的表情包,配字是【恬是风儿,池是沙】

还有一张配的是:[和媳妇儿浪迹天涯]

这媳妇儿不是指她,而是指谢池。

沐小恬笑意更深了,打字飞快:【哈哈哈,网友脑洞真大,不过敢喊谢老师媳妇儿,你们不怕被暗鲨!】

【谁叫你那么man呢!要暗鲨也是暗鲨你!等着,我还有压箱底的一张,发给你看。】

林曦新发来的一张是昨天一早谢池醒来头晕目眩,她扶他的照片。

明明很正经很助人为乐的一个动作,却被网友们配了几个让人浮想翩翩的字:

[池来的放纵,恬到忧伤]

“噗——”沐小恬直接笑出声了,下一刻,一道低磁的嗓音落到耳畔:“在看什么?”

“啊!”沐小恬跟听见鬼叫一样,吓得身体一抖,掌心里的手机滑落,谢池及时帮她接住,“小心一点。”

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递给沐小恬,不过这样一来,他立即看到了沐小恬手机屏幕上放大的那一张表情包。

薄薄的唇线一点点抿紧。

沐小恬刷地把手机拿过来装进衣袋,脸红彤彤、声音干巴巴的解释:“那个,谢老师,这就是网上p的我们的表情包,你别介意。”

自己早已加入表情包大军这件事谢池已经接受了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性别也‘转换’了。

这对曾经很骄傲的他来说,感觉很奇特。

如若还是以前的他,肯定早生气了,但看着女孩很紧张的样子,他一点气也没有,还笑了,“看来今天我们拍的广告,该我喊你老公?”

他一句玩笑,骤然改变了两人之间的气氛,沐小恬瞬间放松,眉眼弯弯的道:“谢老师,你也会自黑啊?”

“不自黑能怎么办?我这身体,估计这辈子也只能这样了。”谢池坐到沐小恬身边,把刚才的茶推到她面前,“你喝。”

沐小恬道了声谢,捧起啜饮了一口,然后好奇的打量他身体,再次试探道:“谢老师,你吃了我那颗药,就没出现什么身体发热的情况吗?”

“没有。”谢池不假思索的回,但刚说完,他就自己否了,眉头微蹙。

沐小恬看到,急急追问:“谢老师,你是想起什么了吗?”

谢池扶额点了点,努力回想:“昨晚半夜的时候我似乎是觉得身体热了点,但不知道是睡热了还是你这个药的原因。”

“这样啊……”沐小恬也不好判断了,只能用时间来检验,不出意料的话,一天后就会力气变大,考虑到药力削弱的因素,一个星期怎么着也得有点变化了吧?

“你这个药是吃了必然会身体发热吗?”谢池反问沐小恬。

沐小恬含含糊糊的回:“给我药的老人家是这样说的。”

“是你家亲戚给的吗?”昨天谢池倒是忘记详细询问这颗药的来历了。

“不是亲戚,我没有亲戚,我是孤儿。”沐小恬按着原身的记忆回答,本来只是阐述一个事实的,没什么卖惨的意思。

可谢池听着,声音陡然沉了几个度,眼神复杂惊讶的看着她:“你是孤儿?”

沐小恬点了点头:“嗯,我在福利院长大的。不过我过得并不凄惨,我们福利院有好心商人一直资助,条件很好,我们过得也都很好,该读的书一点没少。”

“可我看你百科资料上……”谢池早就搜过沐小恬的资料了,上面没说过她来自福利院。

“你说那个啊……那是我们公司故意的,因为当时我们那个团走的是甜美可爱人设,公司想塑造我们都是来自健康完整的家庭、是小天使,所以就把我来自福利院的事情盖过去了,除了我朋友林曦,还有经纪人老板,其他人都不知道。”沐小恬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然后又低头喝了一口茶。

原身的背景还是挺惨的,根据书中提到的部分,她是六岁的时候被家人丢到福利院门口的,不过神奇的是,原身脑海里并没有关于她父母的任何记忆。

按理说,孩子四五岁该记事了。

但可能那段被丢弃的记忆是原身的痛吧,所以她选择了忘记。

沐小恬猜测着,忽然,头顶盖上一只手,暖暖的,她掀眸,对上谢池深邃柔和的眼:“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沐小恬微怔。

谢池又道:“我们两个现在也算是朋友了,以后有事,你可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天王说这种话,分量足以见得有多么重。

沐小恬心里一暖,笑容甜甜的,“谢老师,谢谢你。”

“别叫什么老师老师的了,叫我池哥吧?”谢池屈指弹了下沐小恬的额头,眉眼含笑的看着她。

沐小恬嗷呜一声,捂着自己额头看他:“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本来就比你大。”谢池道。

“那万一我喊习惯了,在节目里也这么喊你怎么办?我们cp粉会越来越多的,到时候节目结束了,我们怕是解绑都解不了了,谢老师,你不怕我一直吸你血啊?”沐小恬故作坏坏的挑了下眉。

谢池按了按她的头:“你能吸多少?就这样喊吧,节目里也可以,来,先喊一声哥哥听听。”

他逗着沐小恬,表情痞坏痞坏的,沐小恬成功被他带偏注意力,孤儿的话题完美揭过去。

沐小恬硬邦邦的喊了声:“池哥。”

“语气要再柔一点,一点也不温柔。”谢池挑刺。

沐小恬哼哼一声:“我是老公嘛,当然要这种了。”

谢池:“……”

看自己噎到了对方,沐小恬哈哈大笑。

这一刻,沐小恬才算是在谢池家里完全放松下来了。

谢池见她笑得开心,随她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落地窗外的阳光,也浅浅笑了。

午饭是点的私家菜馆外卖,味道很好,还全是沐小恬喜欢的肉食,吃完,沐小恬站在窗边活动身子骨,然后一步步挪到钢琴边打量,那些a4纸还真是谱的曲。

沐小恬余光看到谢池也走了过来,便好奇的问道:“池哥,这是你正在创作的歌吗?”

“嗯,最近有些灵感。”谢池坐到钢琴边,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沐小恬意会,走过去坐下。

谢池修长冷白的手优雅的放到钢琴键上:“弹给你听听?”

沐小恬用力点头,兴奋的看着他:“好,我想听。”

谢池唇角微勾,手指灵活的弹起了钢琴,是一首很温柔很缱绻的曲子,还带着一点点哀伤,像是失恋的女孩子独自走在海边,落寞疗伤。

曲子很短,戛然而止,沐小恬意犹未尽的开口:“池哥,你写的是失恋吗?”

“不是,是写的一对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恋人。”谢池拿起一张a4纸,递给沐小恬:“我填了一点词出来了,我教你唱怎么样?”

“嗯嗯,好。”沐小恬跃跃欲试。

谢池再次弹起曲子,然后一句一句教沐小恬唱,女孩领悟能力很强,教一遍就会,唱得也很有感情,还跟谢池唱出来的感觉略微不同。

他想,这可能是独属于女性的温柔吧。

窗外,阳光热烈,屋内,气氛恬静,两人时不时对视一眼,眉梢眼角总是带着笑意,眼中只有彼此。

然而就在这时,谢池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一宁静。

他停下弹琴,好奇的拿起手机,见是李渡李导,余光瞥了眼沐小恬,起身走到旁边去接。

“喂,李导?”

“阿池,你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啊!我要气死了,好歹我也是导过十几亿票房的导演好不好?那个沐小恬的经纪人算什么?竟然对我阴阳怪气的,还说看不起我电影的主题曲,让我爱找谁找谁去!阿池,你是不是被人骗了,人家沐小恬看不起我呢!这才刚红多久呢,就开始耍大牌了?我跟你说,就她这种,百分百在娱乐圈走不远!”

李导气得唾沫横飞,一长串说下来,几乎没喘过气。

谢池越听眉头蹙得越紧,他看了眼乖巧坐在钢琴边的女孩,阳光打了一束在她脸颊上,显得柔和温暖,发现他看她,灿烂的朝他一笑。

干净清纯,绝不是李导所说的什么耍大牌。

谢池回了沐小恬一个笑,沉声对李渡道:“李导,我想这之中肯定有误会,沐小恬绝不是会耍大牌的人,她人很谦逊优秀。”

“怎么不是?什么样的明星才会有什么样的经纪人!你不用再给她说情了,我是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的!气死我了,我要发朋友圈吐槽她,我看她以后还拿得到影视剧的ost不!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脚步还没站稳呢,就飘了!”

“李导,你先消消气,这事肯定有问题,你忘了吗,沐小恬刚红起来,我想她这样的咖位,公司肯定不会单独给她配一个经纪人的。”谢池声音沉稳,很有说服力。

李渡愣了下,火气明显降了点,“你的意思是她被经纪人搞了?”

“很有可能,这样吧,李导,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亲自带她来见你,我想你见过她后,一定会喜欢她的。”

李渡:“……阿池,你这么尽心尽力,该不会你们在节目里谈了吧?她现在是你女朋友?”

谢池:“没有的事,只是很欣赏她。”

李渡:“我懂我懂,相识相知相许相守嘛,你俩现在是相知。”

谢池:“……”

李渡难得能调侃到谢池,心情瞬间好了一大截:“好吧,我再信你一次,你把人带过来吧。”

沐小恬很喜欢谢池写的这首歌,拿着曲谱一遍遍的小声唱着,谢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也没注意,直到男人问了句话:“小恬,你是不是跟你经纪人关系不好?”

“啊?什么?”沐小恬刷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池:“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这样。

谢池本来不想让沐小恬知道自己在帮她的,但现在不得不跟她挑明了,坐下和她说了下李导的事情。

沐小恬越听眼睛睁得越大,先是吃惊谢池帮她,后面则是气愤王芳的可恶,还真的是在给她穿小鞋呢!

“王芳太可恶了,我没想到她能搞出这一招!”这种她赚钱,王芳也赚钱的好事,她没想到王芳会给她毁掉,看来上周是真的把她得罪狠了。

“不行,我要回公司去把她炒了!”沐小恬气死了,准备跟王芳完全的撕破脸,闹到老板那去。

“先不急,我先带你去见李导,如果成功的话,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就是你唱了。”谢池安抚的摸摸女孩的头。

见面点在录音房,李渡和沐小恬交谈过几句后,算是彻底相信了谢池的眼光,也知道自己误会了她,这个女孩挺谦虚有礼的,眼神以他这么多年浸/淫娱乐圈的眼光来看,很干净。

之后,他让她进录音房唱了下他们的主题曲,音准好,声线好,很适合他这部青春电影。

算是彻底定下她了,李渡笑呵呵的送走他们:“小恬,那就约后天来录歌,之后我就让我的助理直接跟你联系了。”

“嗯,谢谢李导给我这个机会。”沐小恬感激的笑道。

李渡拍拍她胳膊,视线暧昧的在她和谢池身上来回,“要谢就谢阿池吧,要不是他强烈举荐你,说实话,我是不想让你来唱的。”

沐小恬看一眼身边高大的男人,脸颊微微泛红,郑重的点了下头:“嗯,会感谢谢老师的。”

还要重谢,不过她还没想好要怎么个重谢法,便先把这事放一边,当务之急是去公司处理王芳的事情。

两人打车先把她送到公司,下车的时候,谢池唤住沐小恬:“解决完给我发微信。”

“嗯,好的。”沐小恬站在车窗外比了个ok,眉眼弯弯的和谢池挥手再见。

看车离开,她才转身走进公司。

李总办公室,他正在看沐小恬的最新数据,“小恬这是越来越红了啊,不过怎么还没有商务来找她?”

助理站在旁边回道:“这个还不清楚,估计是她的经纪人还在谈吧,毕竟小恬算是火得突然,而商务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搞定的事情。”

“推广那些又不需要什么程序,不该啊。”李总敲了敲桌子,目露深思,“我记得王芳手底下是不是有五个艺人?”

“嗯,是的,小恬只是她其中一个。”助理看一眼老板,猜测道:“李总是不是觉得王姐忙不过来?”

“王芳今天在公司吗?”李总严肃的问。

助理:“不在,江琪琪今天有个通告,她陪着去了。”

李总黑了点脸:“看来她是真的忙不过来啊……”

“李总你的意思是?”助理刚想问是不是李总要给沐小恬换一个经纪人,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他帮老板按下接听键,外面的秘书道:“李总,沐小恬要见你。”

李成峰眼睛亮了点,他也正想见沐小恬呢:“让她进来吧。”

沐小恬和孙助理擦肩而过,彼此相视一笑。

王芳回到公司的时候,听同事说沐小恬在老板办公室,她当即心凉了一截,瞬间紧张起来。

在得罪李渡导演后,她其实有点后怕反悔,沐小恬并没有成立独立的工作室,两人都只是给人打工的员工,而她这种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若是被老板知道了,很容易被炒鱿鱼。

不过她转念又一想,就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件事,那么她不告诉沐小恬的话,沐小恬压根就不会知道!

总不至于那个李渡导演还能专门打电话去骂沐小恬一台吧?

一般来说,在其他人眼里,经纪人和艺人是一体的,经纪人的一言一行都关乎着艺人,所以很多经纪人耍大牌,连带着艺人的名声也会不好。

她要做的就是这种,帮沐小恬得罪完所有青睐她的合作方,到处给她树敌,以报她上周拒绝她的仇!

估计就是老板看沐小恬红了,找她关爱关爱吧,肯定不是因为李导的事情!

王芳不停的安慰自己,但行为上,还是不由自主的靠近老板办公室,张望沐小恬有没有出来。

终于,在第七次张望的时候,沐小恬出来了。

王芳立即走过去,拽住她的手腕小声斥问:“你来公司干什么?李总找你谈了什么?”

沐小恬看着王芳的脸,很想甩她一个巴掌,本来她是想等自己再红点处理王芳的,毕竟上一周刚红资本不够,而这周红得更多了,她心中也做好了解决王芳的决定,只是没想到她还没出手,反倒是让王芳先摆了她一道。

沐小恬反制住王芳的手腕,微微用力就让对方疼得龇牙咧嘴,“疼疼疼,你轻点,你现在力气那么大,别没轻没重的!”

“我没有没轻没重啊,我就是想让你疼。”沐小恬笑得一脸无辜。

王芳一愣,心里咯噔一响,“你……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该知道什么呀?”沐小恬笑眯眯的反问王芳。

王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支支吾吾两声,说不出话,总不能自曝她毁了沐小恬一个天大的好资源吧?

李渡可是当下青春片最热导演,他拍的这类片子,少说三亿打底,最火的一部还拿到过15亿的票房呢,至今是青春片的天花板。

所以给他的电影唱主题曲,很容易跟着火一把,同时也能彰显歌手的咖位,尤其是对选秀爱豆来说。

手腕更疼了,王芳凶神恶煞的瞪着沐小恬:“给我放手!我可是你经纪人,你要是不听话,你信不信我不给你资源!”

“又吓我?”沐小恬没心没肺的笑,“可惜啊,你已经不是我经纪人了。”

“什么?”王芳一愣。

沐小恬浅浅勾唇:“你啊,被我开了,以后我不归你管。”

“你什么意思?你算老几,你开我?”王芳声音一句比一句大,正好让从办公室出来的李成峰听到,他背着手黑着脸,“我允许的小恬,你说我算老几啊?”

王芳当场腿软,脸色煞白的看向老板:“李总,我……我……”

我什么,她完全说不出来。

李成峰锋锐的瞪她一眼:“你给我进来!”

随后柔和的看向沐小恬:“小恬,你也进来下,今天我当着王芳的面一定给你一个公道!”

“谢谢李总。”沐小恬眉眼弯弯的一笑,脚步轻快的又进了办公室。

王芳腿软的跟进去,一分钟后,她知道了原来李渡并非是自己找上门的,而是天王谢池推荐的,所以她做了什么事沐小恬完全知道,并且李总还知道了她最近有意无意推了沐小恬几个赚快钱的推广。

王芳彻底慌了,嗓音颤抖的认错:“李总,我错了,我一时鬼迷了心窍,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绝对不这样干了,李总,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在公司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少拿这些来压我!”李成峰用力拍了下桌子,严词厉色的瞪着王芳:“我给你发工资,不是让你帮我把赚钱的机会往外面推的!你公报私仇,不顾公司利益,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留着你的价值?”

“不不不,李总,我还是有价值的。”王芳眼睛都红了,不停的挪列出这些年她对公司做的贡献,还委婉的说出几个自己手里的杂志音乐节资源。

随着她这些话的说出,沐小恬明显发现李成峰愤怒的神色缓了一些,看来李总并不想彻彻底底的为她主持公道。

她也不急,等着王芳演完戏。

李成峰听完王芳说的,心里的怒平息了一些,但面上还是愤怒的斥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伤害的是小恬的心,你若是求不得她的原谅,我也不会再用你!”

王芳一听,狡猾的知道还有转圜的余地,便侧头能屈能伸的对沐小恬道歉:“小恬,对不起,是我太小心眼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你看在过去几年芳姐给过你资源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芳姐给了我什么资源啊?你具体说一下呢,我有点记不清了。”沐小恬懒洋洋的笑,这表情,学了谢池七八成。

王芳一噎,呐呐的动了下唇,也说不出来了,毕竟真没给过什么资源。

李成峰见此,平息的怒火又升了起来,难怪沐小恬现在才红起来,原来是之前一直被刻意打压啊?

并不知道沐小恬被人穿了才火起来的李总,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到了王芳身上。

王芳还不知道自己‘小命危矣’,她以为沐小恬仍是以前那个好哄的人,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泪流满面,情真意切:“小恬,我真的错了,你给芳姐一次机会好不好?你放心,就算以后你不要我带你了,我也把好资源给你。我最近手上有一本准一线的杂志机会,我推荐你去好不好?还有几个站台的通告,绝对让你挣到钱。”

“芳姐觉得以我现在的热度,你说的这些我凭自己拿不到吗?”沐小恬一点一点的抽出自己的手,笑眯眯的,看起来格外可爱亲切,但说的话却比毒蛇还冷:“不好意思呢,我不想原谅你。”

手完全抽出的那一刻,王芳身体狠狠一颤,如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断了。

沐小恬看向老板:“李总,我的观点已经表述清楚了,至于其他的,看你怎么处理吧,毕竟你才是老板,你什么决定我都尊重。”

她说是这么说,但刚刚那一句以我现在的热度,落到李成峰耳中,就是在给他施压了。

说实话,目前沐小恬是他们公司最火的歌手,并且她还跟天王谢池关系好,谢池也连李渡电影主题曲的资源都愿意介绍给她,这权衡下来,护哪边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李成峰笑呵呵的道:“小恬,我说了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你放心,下次你来公司,就看不到王芳了。”

“李总!”王芳身体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

沐小恬敛眸看她一眼,唇角带笑,却不达眼底,王芳对上她这样一双眼,忽然觉得此刻的沐小恬好陌生,似乎跟从前那个不是同一人了一样。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王芳莫名害怕起沐小恬来。

沐小恬看着王芳颤抖的身体,慢慢收了自己的威压,她心存善念,平时好说话,但不代表她真的是铁憨憨。

好歹她也是在末世活了三年多的人好吗!

俺们也是有点强的!

离开公司,沐小恬先跟谢池汇报进展,然后买了一堆零食回家,把王芳的事情告诉了林曦。

次日,李总给她安排的经纪人就上岗了,是一位三十岁微胖的女性,为人亲和面善,尽管手上没什么资源,但交际能力很好,上岗第一天,就帮她接了几个推广,她登录微博发了五次。

本以为广告这么多,粉丝们会反感,不想下面的评论一片和谐。

【哭了,我女儿终于接到广告了!】

【怎么有种泪目的感觉?这就是养女儿的心酸吗?】

【恬妹有出息了,一天五个广告耶,买买买!肯定买!】

【这五个广告是推广吧?我恬妹好像还是没有代言,好可怜啊,红了十来天了,怎么就没有金主爸爸看看我们家恬妹呢,我份子钱都攒好多了!】

【没事,推广也买,之前的一些流量不也有从推广买成代言人的吗?我们只要让金主爸爸看到恬妹粉丝的购买力,他们自然会给恬妹升title的。】

【楼上说得对,买起来,这样池哥恬妹才能早一天结婚!】

沐小恬:???

买代言跟她和谢池结婚有联系吗?

这些粉丝真是……怎么那么可爱。

沐小恬看着看着,由衷的发出轻笑,很感激这些喜欢她的粉丝。

要不是怕刺激她们花钱,她真想赶紧发点自拍回馈她们,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等下次不发广告的时候吧。

在家里休息了一天,次日,沐小恬在经纪人的陪同下去录歌,时间花了一整天,晚上八点才结束。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家商场时,她突然想起要给谢池买什么礼物了,出声让司机停车。

现在李总不仅给她换了新经纪人,还给她配了一辆车和司机,用林曦的话来说,她算是混出头了。

“小恬,你要买什么东西吗?”经纪人吕燕轻声问她。

沐小恬点了下头:“嗯,去买样礼物。”

吕燕:“那要我陪你吗?”

“算了,我自己去。”沐小恬摇摇头。

吕燕动作利落的拿出沐小恬的帽子口罩递给她:“那好,我们在外面等你,你去吧,小心点,别被人认出来,你现在已经很红了。”

“嗯,我知道。”沐小恬挥挥手下车,跑进商场,直奔领带店。

本来她想买手表的,但经过她两次私下里和谢池的接触,发现他并不戴手表,所以还是给他买领带吧,他出席活动肯定需要。

纠结的挑了好久,沐小恬终于挑出一条红色领带,她觉得亮色系的领带戴在谢池身上一定好看,同时也希望他的身体越来越好,红红火火。

还买了一对钻石袖扣。

“就这两样吧,帮我包起来。”沐小恬刻意压低自己的嗓音,以免被认出。

付钱的时候,店门口走进来两个人,竟然又是何西故和穆霄。

她最近怎么总遇到他们?

不想打招呼,沐小恬压了压鸭舌帽,等导购员包好,提着就走。

却跟何西故打了个照面,这人不知道是有火眼金睛还是眼睛自带x光效果,竟然一眼认出了她:“是你?”

沐小恬瞳孔微缩,装傻道:“借过一下。”

何西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强势的不让她走,穆霄发现这边的不对劲,回头一看,竟也一眼认出了沐小恬,“是你?”

沐小恬:是是是!是我是我就是我,你们的朋友小哪吒!

沐小恬心里狂吐槽,并觉得这个何西故很不礼貌,比他妹妹还不礼貌,男女授受不亲耶,他干什么抓她的手?

又不是她cp谢池。

有亿点点生气,沐小恬另一只手扣住何西故的手腕,一点一点加大力道,何西故吃疼的松手,目光惊讶的看着沐小恬。

她力气当真好大!

“下次礼貌点知道吗?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沐小恬再次收紧了一点手,听到何西故疼得闷哼一声,她才徐徐放开,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走了一段路,后面有人叫她,她驻足回头,竟然是穆霄跑过来了,“沐小姐,我代我朋友跟你道歉,对不起,希望你别介意刚才的事。”

“你朋友几岁了,还要你代劳道歉?”沐小恬掀眸瞅一眼后面站在店门口的何西故,他单手抄在西装裤兜里,姿态挺拔,傲气逼人,看着就讨厌。

穆霄尴尬一笑,反驳不了沐小恬,只能转移话题道:“沐小姐,今天我们又遇到了,还真是有缘分啊。”

“孽缘还差不多。”沐小恬直来直往,说话一点也不客气,因为她完全不想结交眼前这人,也就无所谓得罪不得罪。

穆霄摸摸鼻子,第一次那么窘,这女孩的性格,还挺像父亲的,都是又刚又直,不怕得罪人。

思及此,穆霄忽而又愣住了,他紧张的握了握拳,试探的问出一个问题,“沐小姐,你今年多少岁了?”

“你问这个干嘛?”沐小恬登时升起戒备,无语的看着他,“我是明星,百科资料上有我的年龄信息吧,你现在单独问我几个意思?”

她是公众人物,这些基本信息上网查一下就能查到,所以她实在不知道这个穆少爷为什么要特意问,既然那么想知道她的信息,那么还舍不得花点流量上网搜吗?

“不是的,我搜过。”穆霄当然已经初步了解过沐小恬了,还为此看了她的恋爱综艺,结果越看越窝火,导致他现在一想着谢池就不高兴,总觉得像是自己妹妹被占便宜了一样,“但我想着你们明星有时候不都会改一点年龄吗,我就觉得你是不是……”

“我是不是也改过?”沐小恬接过他的话。

穆霄眼睛一亮,心里升起千万种期待,因为他妹妹今年该21岁,不是22岁,可沐小恬网上的信息是22岁,这对不上,但他太希望这个女孩就是他丢失的妹妹了,所以才会问出这样一个既没有逻辑又没有礼貌的问题。

“你跟何总真不愧是朋友啊,呵……”沐小恬气鼓鼓的给了穆霄一个白眼,然后不再理会他的神经,转身就走。

穆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骤然如同霜打的茄子,周身都是失望落寞的气息。

不是……

她不是我妹妹……

何西故走到穆霄身边,看他情绪不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次太激进了,本来沐小恬就不可能是你妹妹。”

“但她太像我爸妈了,难道你不觉得吗?”穆霄还看着沐小恬离开的方向,尽管前方已经没有那抹娇小的身影了。

“这世界上长得像的多了去了,你怎么非揪着她不放?”何西故不明白。

他无意识的抚着自己被捏痛的手腕,心里觉得这女孩真粗鲁,一点也不可爱。

穆霄颓然的摇了摇头:“我妈身体最近更虚弱了,医生说是思虑太重,吃什么药都不好使,所以我太希望找到糖糖了,但当年的线索全部断了,我除了找长得像的,年龄接近的,我不知道还能怎么找到她。”

“但沐小恬不是22岁吗?这根本不可能是你妹妹。”何西故提醒穆霄。

穆霄点点头:“是啊,我刚也问了她有没有改年龄,她说没改,看来,她的确不可能是我妹妹……”

良久的沉默下来,但突然,穆霄想到什么,眼睛锐利一眯:“也不对啊!有可能糖糖的家人给她把年龄改大了呢?我为什么非要盯着21岁的找?以前我们班不就有两个实际年龄跟身份证对不上的吗?”

理是这个理,不过何西故觉得穆霄纯属在自我安慰,他也不好打击他,只能道:“是有这个可能。”

“肯定是这样的,沐小恬很可能就是糖糖,我得再深入调查调查她。”

穆霄太久没见到跟父母长得像的女孩了,又加之最近母亲病情加重,因此沐小恬之于他就像是溺水之人的最后一根救命草一样,他不想轻易放过。

-

新一期的节目录制是在外省的影视城,嘉宾们需提前一天飞过去,也就是周五傍晚。

节目组提前去接嘉宾。

说起这个,因为何璐受伤的事,他们那一组的位置空出来了,而因着他们节目现在是同期最火的综艺,很多人都想来分一杯羹,所以一有空缺立马有金主爸爸力荐想捧的人来上。

周五一早,节目组就官宣了这一期的替补情侣,女的叫吴美欣,男的叫许辰,两人都是爱豆,去年选秀出道的。

本来沐小恬对这新加入的两人没什么特别关注的,但官宣过后,一则名为吴美欣拉车的话题登上热搜,直接对标上了她。

那个吴美欣还发了条微博艾特她:[因为太崇拜沐前辈了,所以斗胆模仿了一下,大家散了吧,沐小恬,沐前辈,我们今晚见哦。]

这搞得沐小恬不得不去她微博下面回她:[今晚见,欢迎加入小恋。]

资深网友吃瓜吃得飞起:【这吴美欣好茶啊,接下来两天一定会很精彩吧?】

【哈哈哈,就喜欢看明星之间茶来茶去,好有意思啊!】

【我去考古了吴美欣,她力气似乎也天生很大,看来这次有备而来啊,想抢沐小恬的大力士标签?】

【肯定的了,绝对想踩着沐小恬上位,只是沐小恬力气那么大,她当真抢得过去?我看了下她拉的那辆车很小,而且地面也比沐小恬拉的那个平滑。】

【那可说不定,观众又不是真想看她们纯拼力气,她只要也有大力气这个点,再加上适时的营销,想抢分分钟的事情好吗,反正我是坐等看好戏了。】

瞬间,节目的期待值被拉至新高,热度一浪高过一浪。

而就在这样的关注度中,各位嘉宾开始从家里出发了。

冯杰去谢池家帮他提行李,从电梯推出来的时候,他打滑摔倒了,手中的行李被带着压在了他身上。

谢池迅速上前帮他把行李提起来,“你是老了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鞋底打滑,亏我穿的是新鞋,回去就不要了!”冯杰郁闷的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和身上的灰。

谢池扫一眼他的鞋:“等会儿路过商场去买一双吧,别又摔了。”

“嗯,我知道了。”冯杰重新把箱子接过来,拉着继续走。

只是走着走着,他忽然惊觉一件事,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的谢池。

刚刚是不是阿池帮他把压在身上的箱子提起来的?

是吧是吧?

可这箱子那么重,阿池怎么可能提得动?

冯杰动了动唇想喊住谢池问一下,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心想可能是谢池刚刚看到他被箱子压着,心急过度,爆发了一定的潜力。

果然阿池还是最爱他的!

节目组的车先去接的谢池,再接的沐小恬,她那边离机场更近,顺风路。

沐小恬开门上车,看到谢池,澄澈的眼眸不由自主亮了几分:“池哥!啊,不是,谢老师。”

喊完,她就意识到喊错了,忙改口,可这样一来,更加让人嗅到微妙的气息。

谢池坐在车里,眉眼漾开一抹浅笑,直勾勾的盯着她:“叫就叫了,改什么口?”

沐小恬抿嘴一笑,不好意思的坐进去。

此时,已经开始直播,cp粉们听到这段对话,人都懵了。

【纳尼纳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上期节目还没喊池哥,这期就喊了?】

【好奇怪啊,按理说上期节目里恬妹都没有改口,分开了四天后,更不该改口啊?】

【我去,集美们,该不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池哥恬妹私下聚了吧?】

【靠,前面真相了!绝对是这样!不然解释不了改口的事情!】

【哈哈哈,我们真的磕到真的了,池哥恬妹真的在一起了!】

不得不说,cp粉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

沐小恬还在心理自我安慰,其他组也叫什么什么哥之类的,那她叫池哥也不奇怪吧?

自己想通了,美滋滋的笑了笑。

谢池瞥到她这样,嘴角也跟着弯了点。

cp粉鸡叫,满屏的【啊啊啊,他们do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