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26章 火焰杯(下)

我的书架

第26章 火焰杯(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连几天,卡菲尔和赫敏都充当了哈利和罗恩的传话筒,这让两人苦不堪言。

“我真的受够了!”终于,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沉默中灭亡的赫敏,在罗恩让她当自己的传话筒去告诉哈利,说是西莫告诉罗恩的,帕瓦蒂告诉迪安海格再找哈利而哈利让赫敏重复一下之后,赫敏就失去了耐心。

“我又不是猫头鹰!”赫敏气呼呼的喊到。

卡菲尔上前挽住赫敏的手臂,对着哈利和罗恩说:“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不好吗?能不能坦率一点!”

“卡菲尔,我真受够了!我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管他们俩的事情了!!!”赫敏气的一头的卷发都蓬松了许多,卡菲尔看着类似于猫咪炸毛似的赫敏,不得不再次怀疑赫敏难道真的不是一只猫嘛?

赫敏并不知道哈利跟着海格去做了什么,她现在只想把那个发明“波特臭大粪”徽章的人拉出来甩一道攻击咒。

“这太气人了!”赫敏愤愤不平的说着,“这又不是哈利自己想去的!”

卡菲尔看着走廊上人手一个的徽章,有些头疼,德拉科·马尔福!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肯定是德拉科那个鸡蛋脑壳搞的鬼!

“算了赫敏,没用的,他们现在只想看笑话,没有人会真的在意哈利的感受。”卡菲尔带着赫敏向图书馆走去,但是此时在庭院的另一边传来了令人无法忽视的嘈杂。

“梅林的三角裤!”卡菲尔恨不得给那个鸡蛋壳一棒槌!她怎么把这一下给忘记了!

她顾不上和赫敏讲清缘由就一个跨步翻过石凳跑向庭院。

“我可不管你爸爸怎么想!”哈利愤怒的对着马尔福喊到。

果然还是完了一步!卡菲尔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还没等她上前,哈利就一个健步冲上去推了马尔福一把:“他卑鄙、残忍,而你可怜极了。”说完哈利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而马尔福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挑衅和话语,他一边抽出自己的魔杖一边重复的哈利的话。“可怜?!”他冷笑着。

然而他的魔杖还没拿出来就被人打断了接下来的动作。

“不许这样,小子!”

一道魔咒迎面而来,卡菲尔没来得及多想抽出魔杖就挡在了马尔福的面前,将那道咒语打偏,落在他们身后的草地上。

“教授!霍格沃茨不允许对学生使用魔法!”卡菲尔看着来人,是疯眼汉穆迪。

“噢,切尔逊贝特小姐,你的魔咒很了不起,但是你还是不能挡下我。”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魔咒击中了马尔福,他腾到空中变成了一直白色的鼬鼠。

然而这还没完,穆迪上前,拿着魔杖对着白鼬,一上一下的挥舞着。而白鼬也跟随穆迪的魔杖一上一下的被甩来甩去。

“住手!”卡菲尔朝着穆迪甩了一个通通禁锢,穆迪不得不转过魔杖抵挡。

于是白鼬就这么落入卡菲尔的怀中。

卡菲尔连忙将白鼬抱紧,然后用宽大的袖口挡住了四面八方看向白鼬的视线。

“好,很好,切尔逊贝特小姐!”就在穆迪想对卡菲尔动手的时候,麦格教授及时赶到。

“穆迪教授!”麦格匆匆赶来,她看了一眼站在树下的卡菲尔和一旁正准备上前的哈利,开口道:“你在做什么?”

“教训不听话的学生!”

“刚刚那只鼬鼠,是个学生吗?而且你把魔杖对准卡菲尔做什么?!霍格沃茨禁止用魔法体罚学生!”

麦格教授上前准备将马尔福变回原样,卡菲尔却侧过了身体,“不,教授,等一等,我把他带走,去别的地方,我可以解开这个咒语。”如果在这里变回去,马尔福的面子就丢光了。他一定会觉得很丢人。

麦格看了一眼卡菲尔,点点头。

卡菲尔道了谢,抱着白鼬匆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她带着白鼬走到了东塔楼顶,她低下头,发现白鼬在她的怀里异常的安静。

“马尔福,我现在把你变回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要再做那个徽章了。”卡菲尔把白鼬放到地上,顿准它挥了挥魔杖。

白鼬瞬间变成了一个顶着金色脑袋的少年。

此时的马尔福褪去了往日的那副骄傲模样,他微微低着头坐在地上。

就在卡菲尔以为他要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马尔福开口了:“切尔逊贝特,谢谢你。”

“不客气。”卡菲尔微微一笑,心里却开启了弹幕:不愧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少爷,果然魅力无限大,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谁扛得住啊!

“为什么帮我,我是斯莱特林。”

“嗯?”卡菲尔蹲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看到了鸡蛋壳在哭?怎么崩人设了啊喂!少爷会哭嘛?!

“你是格兰芬多,而且和疤头波特玩得很好,你也看到了,刚刚我和疤头的事情,你为什么会帮我,更何况我是斯莱特林。”

“德拉科。”卡菲尔忍住上手摸头的冲动,“不管你是不是斯莱特林,你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而霍格沃茨的校规就是这样的,穆迪对你做的事情违反了校规,我帮你也是合理的。他不应该那样对待你,任何一个学生都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马尔福听完不屑的哼了一身,那个高傲的脑袋抬了抬,“总之,你帮了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的,马尔福家族从不欠人情。还有,既然你喊我德拉科,那我也喊你卡菲尔,这样才公平。”

果然还是傲娇鬼!卡菲尔内心吐槽到,但是脸上却是相当的真诚:“好,有事我会找你帮忙的。那我先走啦。”说完,也不管马尔福怎么想的,卡菲尔起身就离开了东塔楼。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一个人情却在以后帮了她大忙。

卡菲尔刚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就被等候多时的弗雷德一把带走了。

“嘿?!弗雷德,放我下来!”卡菲尔被弗雷德扛在肩上,脸红的用手锤弗雷德的后背。

弗雷德却丝毫不理,直到把她带进了一间空教室。他把卡菲尔抱到桌子上,让她坐好,然后一言不发的顶着卡菲尔。

“弗雷德?”卡菲尔抬手附上弗雷德的脸颊。

弗雷德握住那只小手,他用自己的鼻尖轻轻的蹭了蹭那只小手的手心,“卡菲尔,我听他们说,你下午帮了马尔福。”

卡菲尔看着低着头都弗雷德,好了,她大概猜到这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她身体往前倾,双手环上弗雷德的后背,她整个身体都贴在弗雷德的身上,“弗雷德,你在吃醋。”

“吃醋?不,我不是,我只是”

“嗯哼?”

“好叭,我的小巨怪,我确实吃醋了。那可是穆迪,你居然敢对他挥舞魔杖!而且你救的人还是马尔福!这件事情还是别人告诉我的!你知道我的心情吗?这很不好受宝贝。”

卡菲尔知道这件事自己有欠考虑,她乖顺的点点头,“对不起弗雷德,我当时没有考虑太多,很抱歉。不过我认为我的做法没有问题,他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马尔福变成一只白鼬。”

卡菲尔的声音闷声闷气的传来,弗雷德看着她的头顶。他知道卡菲尔说的对,但是作为她的男朋友他感到不开心。

“卡菲尔。”

“嗯?”卡菲尔抬起头,下一秒弗雷德的脸就在她眼前极速放大,她的唇被人吻住,鼻息间满是专属弗雷德的味道。

“不可以分心噢,我的甜心。”弗雷德惩罚似的咬了一下卡菲尔的唇瓣,卡菲尔轻皱眉头,头往后仰想离开。可还没等她喘息,弗雷德一把揽住她的脖子又印了上来。

“别想着跑,巨怪小姐。”

为了惩罚这个想要逃跑的公主,弗雷德直接把她摁倒在桌子上。

“弗雷德”

感受到卡菲尔呼吸不太顺畅,弗雷德这才松开了她。“呼吸,宝贝,你得有呼吸,你这样会把你自己憋死的。”

卡菲尔通红着脸看他,眉宇间皆是娇嗔。

弗雷德深呼了一口气,这才忍住了某些冲动。

他将卡菲尔抱起坐好,给她理了理略有杂乱的头发。

“卡菲尔,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弗雷德的头靠在卡菲尔的肩上,凑到她的耳边轻轻问到。

卡菲尔想也没想就跳下桌,对着弗雷德的左脚就来了一下。别以为她不清楚他想干什么!

“我走了!我得去准备舞会的裙子!”说完,也不等弗雷德有什么反应,卡菲尔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弗雷德看着卡菲尔那略带慌张的背影,无声的笑了起来,他的巨怪小姐看上去好像很容易害羞的样子。

很快,火焰杯的第一场比赛就开始了,卡菲尔跟着赫敏来到选手休息的帐篷边上。

“picpic”赫敏发出了信号,“哈利,是你吗?”

“是的。”哈利的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

“你感觉怎么样?一定要专心,之后你只需要”

“和一只龙战斗。”哈利接过赫敏没有说出口的话。

赫敏再也忍不住,她掀开帘子一把抱住了哈利,作为哈利的朋友,她很担心哈利参加这么危险的比赛。

“哇哦!”突然一道强光闪过,一个让卡菲尔讨厌的声音传来,“好一对小情侣,哦,这儿还有一位小姐,嗯,三角恋情?救世主果然很有吸引力。”哈利等人转过投去,他们看到哪位预言家日报的女记者走了进来,不出意外的话刚刚哈利和赫敏拥抱的场景应该是被她身后那家照相机拍了下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卡菲尔心里想到。

可惜那位女记者可不这么认为,她穿着一身棕色的连衣裙,迈着她自认为摇曳生姿的步伐朝着卡菲尔他们走来。

“哦,这真的是,激动人心啊,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不测,你们三个就能上头条了!”丽塔·斯基特对着哈利说到。

赫敏沉着脸松开哈利,她瞪着丽塔·斯基特,正准备开口,一道男声却在不远处响起:“这里没你的事。”丽塔·斯基特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她看到了火焰杯的另一个参赛者克鲁姆,“这个帐篷是为了参赛者和他们的朋友准备的。”他说。

丽塔·斯基特欲言又止,但她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没关系,我们已经得到想要的了。”说完她就带着她的摄影师离开了帐篷。

“勇士们好啊,请过来一下。”邓布利多带着老巴蒂走进来,卡菲尔扯了扯赫敏的袖子:“赫敏,我觉得我们还是出去吧,邓布利多应该要和参赛者们说话。”赫敏点点头,我俩一起出了帐篷。

第一场比赛确实精彩,直到比赛结束卡菲尔还对那四条龙念念不忘,“天呐,那四条龙可真帅!”卡菲尔伸着脖子看向关押着龙的地方,赫敏却一脸无奈:“卡菲尔,或许,我们更应该关注一下哈利的情况不是吗?”

“呃,你说的对赫敏!”卡菲尔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等她们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的时候,这里的气氛已经完全热炸了。众人围着拿着金蛋的哈利欢呼狂欢,“罗恩呢?”赫敏问。

“在那!他在哈里说话!”

赫敏顺着卡菲尔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两个人把手言欢一笑泯恩仇。她无奈的摇摇头:“男生啊”

离舞会已经不剩几天了,今天早上莫丽给罗恩寄了一件长礼服,卡菲尔头一次庆幸我们亲爱的莫丽女士忘记了她。

“那件礼服兼职就是个灾难!”卡菲尔和弗雷德一起坐在庭院里晒太阳,一想到罗恩要在舞会上穿那件礼服,卡菲尔就替他默哀。

弗雷德也看见了那件礼服,他劫后余生般的抱住了卡菲尔:“还好我和乔治的礼服是我们自己准备的。对了卡菲尔,你的礼服呢?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是个秘密,到舞会那天你就会知道了。”

这个秘密并没有瞒很久,舞会终于在万众举目中举行了。

“赫敏,你的头发!”卡菲尔连忙把准备出门的赫敏一把拽住,“你可不能就这么出去!”

卡菲尔拿起自己桌子上的瓶瓶罐罐走向赫敏,“这是最新款的魔发水,我特意为了今天去买的!相信我,我一定能把你这一头爆炸的头发治的服服帖帖!”

经过十几分钟的努力之后,卡菲尔终于给赫敏梳了一个十分淑女的发型。

“看!”卡菲尔举着镜子站到赫敏的面前。

赫敏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梅林啊,卡菲尔!我真的太感谢你了!”

“不客气,请问你的那款麻瓜香水可以借我用一下吗?我很喜欢那个味道。”

“当然!”

等卡菲尔和赫敏到达舞会大厅的时候,那里已经站满了人。

卡菲尔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弗雷德,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西装,精心做了头发,正时不时的转头看向她们来的方向。

在卡菲尔一出现的时候弗雷德就注意到她了,他的巨怪小姐今天穿上了一条露背v领的金色鱼尾长裙,大胆的款式和闪眼的颜色一下就吸引了场内许多男士的目光。

他疾步走上前,一把拦住卡菲尔的腰身,原本就纤细的腰肢在裙子的衬托下更显得盈盈一握。

“你可真漂亮,卡菲尔。”弗雷德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在卡菲尔的脸上落下一吻。

卡菲尔的脸上顿时绯红一片,她娇嗔的推了弗雷德一下,“弗雷德!”

知道自己的小女朋友容易害羞,弗雷德见好就收,“走吧,甜心,我们去跳舞!”

被施了魔法的大厅雪白一片,满眼都是亮晶晶的装饰物。

弗雷德拦着卡菲尔走到舞池中间,他们在人群中相拥起舞,眼神从始至终都在对方的身上,所到之处皆是羡慕或惊艳的目光。

‘弗雷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卡菲尔,等在霍格沃茨毕业了,你愿意成为我的韦斯莱夫人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