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24章 火焰杯(上)

我的书架

第24章 火焰杯(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弗雷德看到卡菲尔被亚瑟抱着回来的时候,他的心猛地坠到了谷底。

“卡菲尔!”他叫着跑上前,焦急的喊着卡菲尔的名字:“卡菲尔!卡菲尔!她怎么了?!爸爸她怎么了?!”

“别挡着,我们得赶紧回去!她需要治疗。”亚瑟没有时间给弗雷德解释了,乔治上前拽走了明显已经失去理智的弗雷德,他太了解他的双胞胎哥哥了。

“冷静伙计!弗雷德,我们得让爸爸送她去圣芒戈。”

回到陋居之后,莫丽看到昏过去的卡菲尔被吓了一跳,当她得知晚上发生了什么之后,整个人都受到了惊吓,“梅林啊,你居然让卡菲尔站在最前面?”她对着罗恩气愤的说,“你居然让一个女孩子站在你的身前替你挡魔咒?!”

“妈妈,还有哈利和我一起,而且我也不知道她的反应有那么快”罗恩委屈的说到,只不过他看到他的双胞胎之一的哥哥突然扭过头看着他,这让他下意识的结束了话题。

在卡菲尔被送进圣芒戈的第二天,她就醒了。她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弗雷德,有一时间的恍惚。

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靠近弗雷德了。

她试着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然后稍稍的坐起了点身体。

病床的右边就是一扇窗户,此时正好是日落时分,余晖透过窗户洒了进来,落下来,落在了弗雷德的身上,暖色调的光照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整个人暖洋洋的,让卡菲尔很想靠近他多一点。

她确实这么做了。

她歪着身子,朝着弗雷德靠了过去。她看清楚了弗雷德脸上的雀斑点,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韦斯莱双子为了一模一样付出了很多,但是他们却不是真的一模一样,至少,弗雷德脸上的雀斑位置就和乔治的不一样。

''他的睫毛好长啊,还是自然卷的。''卡菲尔心里想着,然后她的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就在指尖刚刚触碰到睫毛的一霎那,睫毛的主人醒了。

那卷翘的睫毛划过卡菲尔的指尖,睫毛的主人睁开了眼睛,卡菲尔从那深蓝色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你可真能睡,韦斯莱先生。”卡菲尔笑眯眯的对弗雷德说。

可她话音刚落,就被刚睡醒的人抱了个满怀。

“你终于醒了。”她的耳边响起了弗雷德的声音,“你怎么能去挡那么多的昏昏倒地呢?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秘密,哈利和赫敏,甚至小罗尼,他们都来找过我,要我好好和你谈谈。可是我不敢,我一直认为是我害的你。如果那时我不喊你半夜偷溜出休息室,你就不会遇上蛇怪。如果你不回来找我,你就不会被石化。你知道吗,被女孩子保护的感觉差劲到爆,那感觉简直和不好玩的恶作剧一样失败。大黑呃,斯内普说,你会受伤是因为我,是我害了你。我不想你受伤,我以为我离你远点,你就不会再去做一些蠢事了。但是你还是喜欢英雄救美,我该拿你怎么办?卡菲尔。”

卡菲尔听到弗雷德的声音里有着一丝微弱的哭腔,她突然间就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这样他就不会愧疚了,他就不会认为是他还得自己被石化了,但是她不能说,她不敢冒一丝的风险。

她只是轻轻地抱住了弗雷德,弗雷德的下巴抵着卡菲尔的肩膀,他忍不住将卡菲尔抱得更紧了些。

“卡菲尔,你第一次晕倒是刚被我和乔治捡到的时候,那时候我就觉得你像个小奶猫,弱不禁风的。第二次是你被石化的时候,你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我被吓坏了,我不敢想象你要是醒不过来了怎么办。所有人都在说我的不是,连哈利也很生气的质问我。我那时候就知道哈利的心思了,他喜欢你。我甚至在想,你不要喜欢我,你喜欢哈利吧,哈利不会让你遇见危险。可是我错了,我以为我躲着你,你就不会受伤。我以为你和哈利在一起,他会保护你。可是我错了,和哈利比起来,你更像是一个救世主,你什么事情都挡在前面,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你好像又什么都不怕,我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从哪来,可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卡菲尔,我喜欢你,所以我很怕你受伤,我怕我保护不好你,我只会恶作剧,我”

“可是我喜欢你。”卡菲尔打断了他,她从弗雷德的怀里退出来,她看着弗雷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恶作剧是很了不起的,弗雷德,你不应该否定自己的恶作剧,恶作剧也能做很多事情。而且,我就是喜欢会恶作剧的你啊。”

毫无征兆的,弗雷德的脸就这么突然在卡菲尔的眼前放大。

卡菲尔闭上眼睛,夕阳的光让她闭上眼后也身处一个暖黄色光晕的世界里,一个有着弗雷德独有气味的世界。

当大家知道卡菲尔醒了之后,都显得异常高兴。

“卡菲尔,你可把我们都吓坏了,特别是弗雷德,他都哭鼻子了。”乔治一脸坏笑的站在床边,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卖了个干净。

“嘿?!”弗雷德伸出手想要揍乔治,却被卡菲尔一把拽住,她笑嘻嘻的抱住弗雷德的一只胳膊,然后示意乔治接着说下去,“然后呢?”

乔治冲着弗雷德挑了挑眉,一脸欠揍的模样,而在一旁啃着苹果的罗恩难得找到可以打趣自己哥哥的机会:“然后?然后当然是弗雷德天天守着你啦,连妈妈要和他换下他都不肯,他还凶了哈利一顿,真记仇。”

“哇哦,我们的小罗尼居然也敢说实话了。”乔治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完全不顾及自己的亲弟弟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弗雷德一脸“你给我等着”的样子看着罗恩,身体却懒洋洋的任由卡菲尔抱着。众人打趣了一番,还是赫敏先开了口:“卡菲尔,抱歉,当时我们居然让你替我们去挡那些魔咒。”

卡菲尔摇摇头,趁这个空隙弗雷德给她拿了个靠垫给她,让她坐的舒服点,“这不算什么,赫敏,你们也不用感到抱歉,如果我不反击那些咒语,那么现在躺在圣芒戈的就不是只有我一个了。”

赫敏走过来拉住卡菲尔的手,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很苍白,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魔咒很好,可是到了那会儿她才发现她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她不想再有这样情况的时候,自己只能当被保护的那个。

卡菲尔安抚性的握了赫敏的手,她看了看四周:“哈利呢?”

“他在陋居呢。”

卡菲尔点点头,她转过视线,窗外的远处乌云滚滚,似有瓢泼大雨即将倾泻而下。

当卡菲尔再一次见到塞德里克,是在开学之后了。

这天她刚下课,正巧在去魁地奇球场的路上遇到了塞德里克,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国女孩,那是张秋。

“卡菲尔!”塞德里克喊住了她,“嘿,卡菲尔,你这是去看魁地奇训练吗?”

卡菲尔笑着点点头,然后将视线移到一旁的张秋身上,“这是张秋学姐?”

卡菲尔看着这个东方女孩,那个,差一点点就成为大名鼎鼎的迪戈里夫人的女孩。

张秋友好的对她伸出手:“你好,我是张秋。”

卡菲尔握住那只手,也礼貌的回应,“我是卡菲尔。”

“我知道你,那个传言中被救世主喜欢的女孩子,对吧?”

卡菲尔一愣,“我和哈利?”她莞尔一笑,“学姐,或许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八卦不准确?”

张秋眨了眨眼睛,满脸的好奇,她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么,准确的八卦是什么?”

卡菲尔向张秋身边凑了凑,她悄咪咪的和张秋嘀咕了一句,于是,塞德里克就看到自己一向沉稳端庄的女朋友以一种极为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卡菲尔,“梅林啊,”张秋不可思议的喊出声,“你居然分的清他们两个?据说连他们的家人都不一定能把他俩分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你仔细观察他们两个,就会发现他们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嘿,这可不行。”塞德里克把张秋往自己的身边带了带,“我可不希望我的女孩去看别的男人。”

张秋似是被他这个举动惊到了,害羞的红了脸,卡菲尔则是无奈的耸耸肩,“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塞德里克学长!”

“啊对了,学长,火焰杯,你会报名吗?”卡菲尔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虽然塞德里克一定不会在意。

果然不出所料,塞德里克点点头:“我回去报名,我想向你们证明,赫奇帕奇也是有勇士的,更何况,我也想挑战一下。”

“会很危险,可能会死。”

“可我是赫奇帕奇,这话可不像是你们格兰芬多的狮子会说的。”

卡菲尔看着眼前的两人,她没有再说什么,只好道别。

看着塞德里克和张秋渐渐走远,卡菲尔决定去找邓布利多,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她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了,为了保证她的计划能顺利实施,她必须有盟友,儿邓布利多,就是这个盟友的最佳人选。

“校长,请问我可以进来吗?”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卡菲尔没有犹豫就敲响了门铃(假设是有门铃的)

没有人回答她,但是面前的石门却自己打开了,一道楼梯出现在她的面前。

卡菲尔走上阶梯,推开了面前的木门。

“噢,卡菲尔小姐。”她看见邓布利多坐在一张软椅上,手边是一盒怪味豆。

“校长先生,恕我冒味打扰了。”卡菲尔顺着邓布利多的手势坐到了一张椅子上。

“卡菲尔,不,这不算打扰,你一定是有事情要和我说,对吧。”

“是的先生,关于哈利,塞德里克,和这次的火焰杯。”卡菲尔斟酌了一下,“先生,或许您有没有怀疑过,穆迪先生的身份,当然我不是说他不好,先生,我相信您应该知晓我的身份和来历,对吗?”

邓布利多放下了手中的甜可可,若有所思:“切尔逊贝特家族最后的血液,卡菲尔小姐。”

“是的先生,切尔逊贝特家族有一个秘密,这也是伏地魔要消灭这个家族最重要的原因,您知道么?”

“预言,最古来悠久的预言能力,只有直系血统的继承人才会拥有。”

他果然知道!卡菲尔抬头看向邓布利多,“先生,我想,您这么清楚我们家族的秘密,是因为我的祖母,是吗?”

邓布利多点点头,“是的,我和她的交情很深,就像你和哈利那样。”

卡菲尔没有说话,她站了起来,抽出魔杖,“先生,介于我等会要说的话,我想先和您立下一个誓言,这样我才能把我所知道的告诉您。”

“牢不可破誓言,很谨慎,是个优秀的继承人。”邓布利多没有感到气愤,只是伸出一只手指,点在卡菲尔的魔杖顶端。

光亮过后,誓言结成。

卡菲尔收起魔杖,“无声无杖。”邓布利多淡淡的笑着,“对于卡菲尔小姐来说,还只差一步了,对吗?”

卡菲尔的瞳孔不经意的一缩,她将魔杖收起,重新坐回到凳子上。

“先生,我在很久之前就看到了未来,所以当我结束预言之后就让祖母布置了一切,但是没想到家族里除了叛徒,导致了一切都功亏一篑。我知道杀死他的办法,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而我要做的和您的目的一样,我们是一类人。为了计划的完成,都甘心沦为棋子。我需要您的帮助,但同时,您也需要我,但同时,我希望您能不要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虽然您不会保证这个,但是西弗勒斯,他不能有事。”

邓布利多意外的看了卡菲尔一眼,“我还以为,卡菲尔你会说韦斯莱双胞胎的一个。或者,小天狼星。”

卡菲尔放在膝上的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头,她直视着邓布利多的眼睛:“我知道您和西弗勒斯的关系,我也知道他在做什么,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但是弗雷德和西里斯,我可以作为一枚棋子,哪怕是最后插进他心脏的匕首,我都可以,但是他们不行。”

邓布利多没有回答她,只是把一颗怪味豆放到了卡菲尔的面前,卡菲尔没有动,过了一会儿,她将那颗怪味豆吃了下去。

“先生,”卡菲尔顿了顿,“疯眼汉穆迪是假的,这位是小巴蒂·克劳奇假扮的,哈利在魁地奇世界杯之前做了一场梦,他梦到了小矮星彼得和一条蛇,而魁地奇世界上的混乱,就是小巴蒂制造出来的。他没有死,还混进了霍格沃茨,他的目的就是让哈利进入火焰杯的比赛,然后在决赛里,把他带到伏地魔的面前。”

邓布利多似是没料到得知的消息会如此震撼,他不怀疑卡菲尔所说的的真实性,他相信卡菲尔。

“说说你的看法。”

“换我代替其中一个人。”卡菲尔迎上邓布利多的目光,“不管霍格沃茨是谁参赛,都要换成我,因为参赛的那个人会死。而我,可以在保护哈利的同时活着。”

“这恐怕做不到,这次的选拔,我也没有办法改动。”

卡菲尔低头想了一会儿,“传送阵。”她喝了一口热可可,嗓子有些发干的说道:“我母亲的家族,会制造传送阵,我当初能活下来,就是因为我的母亲用自己的血制作了一个传送阵。”

可是邓布利多却打断了她:“但是你母亲已经不在了,而且你的外祖家也没人了,他们都被伏地魔杀了。”

卡菲尔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他们远在东方”

“当年,切尔逊贝特家族灭亡之后,东方就遭受了一场大屠杀,几乎所有的古老世家都灭亡了。”

“隐身衣,我穿着隐身衣跟着哈利,只有这样,我才能顺利进到最后的地方。”卡菲尔拖着脑袋想了想,“先生,前面的比赛我们可以放心,为了让哈利顺利进入决赛并且复活伏地魔,小巴蒂一定会帮助他完成前面两项比赛。而我,我需要您帮助我提升实力。”

“你的能力已经很强大了,如果你现在成年,你会是一个出色的傲罗。”

“不先生,这还不够。”

邓布利多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半晌,他终于点头同意。

卡菲尔在心底舒了一口气,她向邓布利多道了谢。

等她回到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后,就被赫敏拉倒一旁。

“怎么了赫敏?”

赫敏一脸不可思议,“卡菲尔,是克鲁姆,他今天陪我去了图书馆!”

“噢,梅林啊”卡菲尔戳了戳赫敏的肩膀,“可你不是喜欢罗恩么?”

赫敏一脸被吓到,“卡菲尔?”

“不是吗?”

赫敏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是她沉默的样子让卡菲尔有些担心,“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可是他没有邀请我去舞会。”

卡菲尔啧了一声,“男孩子们都是木头,你看,弗雷德也没邀请我当他的舞伴。”

听到卡菲尔这么说,赫敏才觉得好像确实是,她疑惑的问卡菲尔:“为什么弗雷德还不邀请你?他不都是你的男朋友了吗?为什么还不邀请你?连乔治都去邀请安吉丽娜了。”

卡菲尔摇摇头,她看向壁炉边那个正神采飞扬的向一年级推销自己的恶作剧的弗雷德,笑了笑,“他不邀请我,那就我去邀请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