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22章 再见西里斯(五)

我的书架

第22章 再见西里斯(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大早,卡菲尔就向麦格教授请了假,她得去找了卢平教授说一些事情。

“教授。”卡菲尔敲了敲门。

卢平睡眼惺忪的打开了休息室的门,他眨了眨眼睛,“噢,卡菲尔,早上好小姐。”

卡菲尔对他行了个淑女礼,“教授,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卢平把门打开了些,往边上侧了侧身,让卡菲尔进去。

“教授,我想,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卡菲尔进了屋,在一张凳子上坐下。

卢平没有说话,只是递给她一杯咖啡,“可可,你会喜欢的。”

“谢谢。”卡菲尔接过来,她尝了一口,“嗯,味道不错。”

卢平对着她微微一笑。

卡菲尔整理了一下思绪,她决定开门见山:“教授,我昨天晚上见到了小矮星彼得。”

“哐!”卢平猛的把手中的杯子磕到了桌子上。他盯着卡菲尔道:“卡菲尔,你在说什么?你昨天晚上见到了谁?”

“小矮星彼得·佩蒂格鲁,教授。”

“不可能,他已经死了。”

“但是并没有找到他的遗骨不是吗?”

“不有遗骨”

卡菲尔打断了他,“最大的遗骨也不过是个手指骨罢了。”她抬起头,毫不犹豫地迎上卢平打量的目光,她严肃认真的说道:“教授,彼得·佩蒂格鲁没有死,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昨天晚上和哈利见到了他。西里斯是无辜的,他不应该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卡菲尔,你”卢平沉默了一下,随即,他朝着卡菲尔走了过来,坐到了卡菲尔的对面,“你刚刚说,你昨天晚上见到了小矮星,和哈利一起?”

“是的教授。”

“哈利哈利什么反应?”

“我让他今天去找邓布利多校长,告诉邓布利多有关我们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切东西。”

“邓布利多校长告诉邓布利多对,卡菲尔你做得对。不过,你们昨天晚上为什么会看见他?他很危险,你们不应该冒险!不对,他怎么进的来城堡的?”

“他不是人。他是个阿尼马格斯。他是罗恩的老鼠斑斑。”

“阿尼马格斯,是,他是他卡菲尔?”卢平疑惑的看着卡菲尔,“你为什么会知道彼得是个阿尼马格斯?我们并没有登记在册。”

“教授,我们的重点是彼得没有死。”

“噢,是,是的。卡菲尔,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你们昨天会遇到他么?”

“当然,教授。昨天我和哈利用了活点地图。我想你应该很熟悉它吧,毕竟是你和西里斯、哈利爸爸还有小矮星的杰作不是吗?”卡菲尔狡黠的一笑。

卢平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少女,她笑起来眼里有着点点星光,而她认真说话的时候又是极其的沉稳,有着一种不符合她年纪的成熟。他忽然就明白了西里斯为什么会三句不离卡菲尔了。

虽然他不知道卡菲尔是怎么知道活点地图是他们的杰作,但是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或许是西里斯告诉她的也有可能。

卢平将咖啡杯拿了过来,他喝了一口可可道:“确实,活点地图,嗯,它现在在你和哈利的手里?”

“准确说是应该在哈利的手里,是弗雷德和乔治给他的。”

听到卡菲尔提到了那两个双胞胎,卢平又忍不住笑了,“韦斯莱家的双胞胎?那两个赫赫有名的恶作剧双子?嗯,地图在他们的手里很合适,当然,他们把地图给了哈利,这点看得出来他们不是个自私的人。”

卢平看着眼前的少女,她好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的点点星光转化成了丝丝暖意,不自禁露出的微笑让卢平恍然大悟。

“嗯,如果,按照你说的,彼得没有死,那么当年那个事情”

“教授,我怀疑小矮星。”

卢平举着咖啡杯的手顿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他朝卡菲尔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卡菲尔清了清嗓子,“教授,你很了解活点地图,它不可能出错的,对吗?”

“对。”

“那么我和哈利昨天晚上见到的就是小矮星,他没有死。这就代表着,西里斯害死了哈利父母的这件事情有问题,我了解西里斯,他不可能杀害麻瓜的,所以,那十三个麻瓜的死,不是西里斯造成的。是彼得。它一直作为一只老鼠潜伏在韦斯莱家里,一定有着他的目的。前两天罗恩说斑斑,呃,也就是彼得,说他被赫敏的猫克鲁克山吃了,现在看来,不是克鲁克山吃了斑斑,是他自己跑走的,那他为什么要跑走呢?这个,我想,我们得知道原因。”

“一定是他上面的人给他下了任务。”

“汤姆。”

几乎是同一瞬间,卢平和卡菲尔都想到了同一个可能性。

“那这可就不好办了。”卢平皱起了眉毛。

“不,教授,这是个机会。”卡菲尔摇摇头,她看着卢平,脑海里疯狂的寻找着说辞,她得抓住这次机会,把小矮星彼得摁死在这里!

“既然他突然开始行动了,那么一定得了谁的命令。可是汤姆那位,不可能到城堡来,所以,城堡里一定有别的什么人在协助小矮星彼得!他们在计划着什么!”

卢平着实没有想到卡菲尔的洞察力这么敏锐,很快就猜到了这么多,他沉了沉眸子,“卡菲尔,这个事情开始脱离掌控了,你和哈利不能牵扯进来。我们都知道神秘人的目标是哈利。我们不能让他涉险。”

卡菲尔赞同的点点头,但卢平还没来得及放心,就听到卡菲尔的声音:“不过我必须参与,我知道你要去找邓布利多校长,他会注意,但是他有太多东西牵制着他,他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你们需要帮助,我可以帮你们,我知道很多你们不知道的事情。”

卡菲尔还行接着说什么,但是卢平打断了她,“卡菲尔,首先,你还是个学生,我和邓布利多校长都不会同意你参与进来的。第二,既然你说你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那就证明一点,你也许会冒险,会过于依赖你知道的那些事情,这样很危险。人不能过于依赖什么。”

卡菲尔听出来卢平话里的关心,她没有觉得卢平不知变通,相反,她觉得这样一个人真的很体贴,很温柔。

“教授,”卡菲尔站起身,她对着卢平露出了友善的微笑,“你是个很温柔的人,你一点会有好报的。”

“好报?”

“东方的说法,意思就是,你一定会有好运的。”

“好运?”卢平也笑了起来,“借你吉言。”

告别了卢平,卡菲尔在走廊的接口处遇到了赫敏他们。

“嗨,赫敏,你们”卡菲尔看到了三人组不太好的脸色,她连忙走上前,“怎么了赫敏?你们看上去好像很生气?”

赫敏伸手挽住了卡菲尔的手臂,她有些愤愤不平,“是特里劳妮教授!刚刚哈利遇到了她,然后她对着哈利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她真是个疯子!”

“什么?”卡菲尔一脸不解。

一旁的罗恩插话道:“说什么他今晚就会归来,什么重获自由,什么血流成河,她一定是在诅咒!她是在诅咒对吧?”

卡菲尔愣了一下,今晚,遭了!狼毒药剂!她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慌乱,而这一瞬慌乱恰巧被哈利撞见了,“卡菲尔?”哈利不确定的开口。

卡菲尔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她对着哈利说道:“哈利,你去找了邓布利多了对吗?”

“是的,我去找过他了。”

“那么,那些话你也都和他说了。”

哈利点点头。

卡菲尔的心定了定,她稳住了自己,开口道:“哈利,我得去找一下斯内普教授,在这之前,你和赫敏还有罗恩待在一起,千万别分开,可以吗?”

哈利答应了她,卡菲尔对着赫敏说了些什么,哈利看到赫敏的眼睛都睁大了一些,然后赫敏对着卡菲尔点点头,好像在承诺着什么。

然后卡菲尔头也不回的跑了。

她气喘吁吁的跑进了斯内普的办公室,“西弗勒斯,狼毒药剂卢平教授的狼毒药剂”

“我还以为我们的卡菲尔小姐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看着卡菲尔焦急的样子,斯内普也没有再逗她,转身从架子上拿了一个小药瓶递了过去,“正好,我今天没有时间去,你把这个给卢平拿过去吧。”

“西弗勒斯,如果你见到了西里斯你会怎么做?”卡菲尔拿过小药瓶,她垂眸看着手里的药瓶,声音有点闷闷的。

斯内普沉着眼眸看着卡菲尔,他冰块似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好像带了一张面具,任何事情都让他无动于衷,永远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我想,你应该尽快把药剂带给卢平,如果你不想出什么意外的话。至于那个杀人犯,我建议你远离这件事,我不希望你卷到这件事情里面,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这个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可是”

“好了卡菲尔,你该走了。”斯内普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卡菲尔无法只能拿着药瓶退出了办公室。

当卡菲尔找到卢平的时候就知道了大事不妙。

她看着屋内混乱不堪的场景和两边都不敢置信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但是因为她的意外到来,倒是打破了双方间一触就发的气氛。

“呃哈利,冷静哈利,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卡菲尔走到哈利的身边,她一把攥住哈利的手腕。

哈利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小天狼星。

“哈利?”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试图让自己从这个激烈的情绪里抽离出来。“卡菲尔,你说,班班是小矮星彼得,对吗?”

卡菲尔点点头,她环顾四周,然后在罗恩的手里看到了班班,她正准备上前的时候,班班突然从罗恩的手里跳了出来,试图逃走。

“incarcerous!”

卡菲尔眼疾手快的对着班班甩了一个速速禁锢。

“哦不!求求你,卡菲尔小姐求求你,放过我,放了我,好心的卡菲尔小姐,求求你。哦,罗恩、罗恩,我是班班,你让他们放过我吧,求求你。格兰杰小姐”

“你离他们远些!”卡菲尔一脚踹开了小矮星彼得,她的魔杖抵在了彼得的脖子边,速度快的令刚想上来帮忙的卢平都有些诧异。

卡菲尔看着眼前这个又矮又胖,脏兮兮的人,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恶心和愤慨,“彼得,你逃不掉的。”她又给彼得来了个速速禁锢之后,把药瓶递给了卢平,“教授,你的狼毒药剂。”

卢平接过药剂,对着卡菲尔友善的一笑,扒开塞子把药瓶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做完这些,卡菲尔才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着另一边那个一头污乱长发,满脸污秽,骨瘦如柴的男人。

那是西里斯。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卡菲尔还是被西里斯现在的样子吓到了,这怎么会是西里斯呢?以前那个西里斯,永远都是光鲜亮丽的,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孩子。可是眼前这个满脸风霜的男人,怎么会是西里斯呢?

卡菲尔看着那个男人一步步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卡菲尔?你是哪个卡菲尔?”

她不自禁的伸出手,理了理他凌乱的头发,“先生,我是切尔逊贝特家的卡菲尔。”她的回答让小天狼星有一瞬间的呆愣,就是这个愣神之间,斯内普教授闯了进来。

“你这个,你这个叛徒!你怎么能那样对待他们?!他们对你的信任有多少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能背叛他们?!”他一把拽住了小天狼星,就用魔杖指着他,似乎要给他来上那么重重的一击。

“不!西弗勒斯,住手!不是他!是彼得!是小矮星彼得!西弗勒斯!”

可斯内普好像已经听不懂了一样,就在这时,赫敏一道禁锢咒打到了斯内普的身上。

众人都回过头去看她,赫敏疑惑的看着他们:“呃,这样最有效不是吗?”卡菲尔松了一口气,她朝着赫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还好她照办了。还以为她不会答应。

此时的哈利也回过神来,他走上前,不顾彼得的苦苦哀求,他对着小天狼星说:“我们带他去城堡,把他交给邓布利多。”

众人一致同意哈利的建议,于是大家打算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因为罗恩的腿受了伤,他只能由小天狼星和哈利搀着。

“呃,其实我变成大狗是很温顺的,詹姆斯都劝我干脆不要变回来了。”他气喘吁吁的说着,“虽然长条尾巴没什么,但是跳蚤真的要命。”

卡菲尔走在他们的身后,她的眼神一直紧紧的粘在其中一人的身上。

“卡菲尔,你还好吗?”赫敏从后面走上前,她有些担忧的挽住卡菲尔的手臂。

卡菲尔冲她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你看上去不是很好,而且,你去斯内普教授办公室之前,你告诉我的那些话,你是怎么知道的,卡菲尔,我们是朋友,对吗?”赫敏难得的露出来一丝祈求,卡菲尔看着她担忧的表情,暗自叹了口气。

“赫敏,或许你不相信,但是我和他们,是同一个时期存在的人,我本来不应该在这里出现。不过认识你们,我真的很开心。如果你们不愿再接受我的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赫敏停下了脚步,“卡菲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什么秘密都需要对朋友说的。你选择告诉我,我会开心,因为我觉得你对我有很大的信任。所以卡菲尔,你不要担心,我们都不会就此结束这段友情的。”

卡菲尔点点头,出了洞口,她们看见陪着罗恩的哈利和一个人独自站在不远处的小天狼星。

“哈利,”赫敏走到罗恩的身边,她先是看了一下罗恩的伤口,然后在对着哈利说道:“去吧哈利,这里有我和卡菲尔。”哈利看了看赫敏,又看了看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卡菲尔之后,他朝着小天狼星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小矮星彼得就被卢平教授拽着从洞里走了出来,“好姑娘,赫敏小姐救救我,不要把我交给阿兹卡班,罗恩,罗恩,看在我是班班的份儿上。卡菲尔小姐,求你,求求你,告诉西里斯,不要把我送到阿兹卡班!”

卡菲尔嫌恶的甩开彼得的手,卢平一把将彼得拽了过去,“别碰他们!”

卡菲尔看着不远处那两个交谈的身影,她眼里流出了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羡慕。

“卡菲尔,你不过去吗?”赫敏用隔壁碰了碰卡菲尔。

“什么?”

“过去,和他打招呼,既然你们认识,那应该也很久没见面了不是吗?”

“可是”

“没有可是,卡菲尔,你过去吧。我想他应该也想你。”

卡菲尔看着那两道身影,正想走过去,却发现那两个人都回头在看她,她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嗨,西里斯,好久不见。”她有些僵硬的开口。

小天狼星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你个让他牵挂了许多年都无果的人。

“卡菲尔。”

“是我。”

小天狼星呆呆地看着她,是他熟悉的声音,其实从她一出现他就认出她来了,但是他不敢上前,他已经不在是那个布莱克家的贵公子了。他现在只是一个落魄的流浪汉,一个从阿兹卡班逃出来的疯子。

“卡菲尔,我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很抱歉,我没能找到你,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遇害了。怪我,都是我的错,包括詹姆斯和莉莉,如果不是因为我,临时要换保证人,他们也不会遇害,如果那天我答应了你父母的请求带你离开,说不定一切都会变的不一样。我就是个罪人,对不起卡菲尔。”

卡菲尔没有说话,她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扎、一头凌乱的肮脏头发和满身褴褛的落魄男人,她眼里的心疼都快溢出来了。

这可是西里斯啊,布莱克家族里最风流倜傥的贵公子,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呢?

她走上前,一把抱住了这个被岁月风霜磨去一身锐气的男人。

“对不起西里斯,”她说,“对不起,我来晚了西里斯,对不起。”

小天狼星摸了摸她一头乌黑的长发,他问到了她身上那股熟悉的淡香,很安心,是他想念了很久的味道。

“你放开她!”斯内普不知何时挣脱了禁锢,他站在洞口,生气的看着月下相拥的两个人。

卡菲尔从西里斯的怀里退了出来,她咳嗽了一下,“咳咳,西弗勒斯,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斯内普冷漠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让人看了头皮发麻,“那么,你告诉我是什么样?”他拿着魔杖走了过来,脸色不善的盯着小天狼星,“你,一个丧家犬,离她远点,她不能跟你这个杀人犯有关系。”

“西弗勒斯!西里斯他不是!”

“哼!”斯内普瞪了一眼卡菲尔,转过头看向那个被卢平控制住的小矮星彼得。

“既然是你造成的的这一切,那么,我相信,邓布利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他就一记咒语打到了小矮星的身上,彼得甚至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打晕了过去。

“我带他去见邓布利多,你,就和我们的救世主多聊聊吧,两个讨厌的家伙。”他转了转身,又对着卡菲尔说:“至于你,卡菲尔小姐,我想你这下会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动手完成。跟我回去。”

卡菲尔想到自己欠下的那些债,有一瞬间的脑子疼。她无奈点点头,对着西里斯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又对着赫敏做了一个手势,这才跟着斯内普离开了这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