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17章 越狱的小天狼星

我的书架

第17章 越狱的小天狼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暑假对于弗雷德而言,大概是最可悲的回忆了。

因为自己成了私自带着卡菲尔偷溜出休息室,导致卡菲尔被石化的罪魁祸首,弗雷德被莫丽狠狠的骂了一顿,并且被安排了一整个暑假的家务。

而卡菲尔呢?她意外的被斯内普教授接走了。

梅林的三角裤啊,当斯内普出现在陋居的时候,所有人,包括亚瑟,都是不敢相信的。

“我来接卡菲尔。”这是我们可亲可爱的斯内普教授对韦斯莱一家说的第一句话。

“从今以后我会负责她。”这是面无表情的斯内普教授说的第二句话。

“如果你们有任何的异议可以去找邓布利多。”这是面色不善的斯内普教授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他就当着韦斯莱一家人的面,带走了卡菲尔。

甚至连告别的时间也没留给卡菲尔,就一个移形换影,把自己和卡菲尔传到了一座老旧的房子里。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布里斯托尔的,一个房子。”卡菲尔看着面无表情的斯内普把她扔下,并且准备出门。

“我说,”她忍不了了,“西弗勒斯,你是否可以给我个解释?”

“卡菲尔·切迩逊贝特小姐。”斯内普喊了她的全名。

卡菲尔一个激灵,哦豁,药丸。

果不其然,“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你需要给你的老教授一个解释。你,为什么,会被石化。”

“呃因为我看到了蛇怪的眼睛?”

“据我所知,韦斯莱先生的说词是,你本来已经离开了,可是又折返回去了。”

沉默

“并且,韦斯莱先生还说,你是为了救他?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他也是你需要让‘我们’活着的人之一。”

沉默接着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最终,在斯内普那快变成实质的无影神锋的眼神注视下,卡菲尔认命的点了点头。

“哈。”卡菲尔听见我们不苟言笑的斯内普教授笑了一声,“或许,我应该恭喜我们的卡菲尔有了喜欢的对象。”

“呃西弗勒斯真的,我说真的,二十年了,你说话变得难听好多”

“如果你没那么愚蠢的被石化,我会说的好听些。”

好吧,卡菲尔明白了,她不应该跟这个大黑蝙蝠讲道理的。并且,自己还是不占理的那一方。她决定换个话题。

“嗯,西弗勒斯,这是你家?”

“卡菲尔,如果你带了脑子的话,就应该记得,你刚到这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里是我住的地方。”

“呃,那么,我的房间在哪?”

“二楼左手边第三个。”

“你打扫卫生了么?”

这下沉默的羔羊换成了我们亲爱的斯内普教授。

在卡菲尔的注视下,她亲爱的老教授认命的给房子的所有角落施展了清理一新和一些别的家务魔法。

“西弗勒斯,我还有个问题。”卡菲尔看着明显干净了几倍的房子,她微笑的开口问到:“我的行李呢?”

我们可怜的斯内普教授再一次沉默住了。

是了,他安全不记得要把卡菲尔的行李一起带走。所以,他没记错的话,卡菲尔的行李和衣服应该都还在韦斯莱家的陋居里放着。

“你可以去对角巷买点新的。”

“我一个人?”

“或许,你需要”

“不,我不需要。”

斯内普气愤的出了门。

卡菲尔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嗯,确实是个老房子,风格也符合西弗勒斯那样的家伙。

她咂咂嘴,虽说衣服可以买新的,但是她的魔杖和霍格沃茨的行李都在陋居。

看来得麻烦罗恩的猫头鹰了

但是一想到埃罗尔那个迷糊的样子太不靠谱了!罗恩说的对,这只鸟真的太可怕了!

不管了,先去对角巷买点衣服吧!她可不能学西弗勒斯老是只穿一件衣服头也不洗

卡菲尔找了一下,果然在壁炉那里看到了一小袋飞路粉。

“对角巷!”绿色的火焰吞噬了卡菲尔的身影。

当她从壁炉里跨出来的时候县就已经到了破金斧酒吧。

“噢?卡菲尔?”

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卡菲尔抬头,看见了正从楼梯上下来的哈利。

“哈利?你怎么会在这里?”

“呃,说来话长卡菲尔,但是我现在暂住在这里。嗯,你现在怎么回来这里?我是说,还没到开学购买东西的日子。”

“我被斯内普教授带回家了。”卡菲尔耸耸肩,丝毫没有在意听到这话的哈利瞪大了眼睛,并且表现出了极大的不可置信和疑惑的表情。

“你被斯内普教授带回家?你不是住在陋居吗?!斯内普为什么会把你带走?”

“呃”卡菲尔注意到哈利的声音有些大了,甚至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她捂住哈利的嘴,“嘘,哈利,我们去你的房间聊。”

卡菲尔拖着哈利上了二楼,哈利被卡菲尔紧紧的捂住嘴,他艰难的指了一间房,如果被卡菲尔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哈利就被卡菲尔不留情感的“推开”了,他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斯内普为什么会把你带走?”

“嗯,因为一些原因,他像邓布利多校长申请了我的监护权。”

“邓布利多校长?”哈利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是因为你被石化的事情吗?就在你被石化的那天晚上,他对着弗雷德发了很大的火。”

“噢好叭,我说为什么弗雷德这个暑假都在躲着我。”

“你们,闹矛盾了?”

“嗯,我不清楚,但我感觉他一直在躲着我,他嗯,算了,不说这些你呢,哈利,你为什么会在破金斧酒吧?你不是在你姨妈家吗?”

哈利沉默了一下,他坐到自己的床上,“我把达力的姑妈吹涨了。我的意思是,我把她变成了个球,让她飞上了天。”

“梅林的银叉子。”

“卡菲尔,你是不是觉得这样不好?”

“哦不,怎么会呢哈利。你不是那种会主动招惹是非的人。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不是吗?”

“她侮辱了我的父母,她说他们”

“哈利,”卡菲尔打断了他,她拿了把椅子搬到哈利的对面坐下,“我们都很清楚,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伟大的巫师。对于那些不了解他们却喜欢乱嚼舌根的人,那就把他们变成气球吧,让他们飞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好了。”

哈利点了点头,他那双绿色的眼睛里又重新装满了光。

“嗯?那是什么?预言家报纸吗?”卡菲尔看到了一旁桌子上的东西。

“嗯,上面报道了一个从阿兹卡班的逃出来的男人,报道他的篇幅占了整整一页。就在前两天,魔法部部长来找过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的直觉和那个男人有关,可我不认识他。”

卡菲尔拿起了那张报纸,她在第一面上就看见了这个报道,正如哈利所言,预言家日报用了整整一大页的版面来报道此次事情,并且还附上了一张大大的,越狱犯的照片。

那是小天狼星(西里斯)·奥莱恩·布莱克。

卡菲尔看着那个明显表现得与常人不同,甚至带这些疯癫的男人,抓着报纸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哈利,这个报纸可以给我吗?”

“呃,当然。”哈利察觉到了卡菲尔的异样,但是他选择保持沉默。自从上次卡菲尔告诉自己,她和斯内普之间的不同寻常之后,哈利就明白了卡菲尔和他们不一样的,她身上有着他们不知道的秘密,或许斯内普知道,或许邓布利多校长也知道。

但是他们现在不知道,这就代表着卡菲尔并不想把事情告诉他们,至少现在不想。

墙上的挂钟敲了三下,卡菲尔深吸了一口气,她把报纸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外衣口袋咯里。

“哈利,我要去买些衣服,然后我就得回去了,如果晚些斯内普教授回去发现我不在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

“那”

“没事的,哈利,我可以明天再过来找你玩。”

“真的?”

卡菲尔对着哈利笑了一下,她伸出手揉了揉哈利的脑袋,“嗯哼,真的。”

哈利低下了头,这也导致了卡菲尔并没有看见哈利微微泛红的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