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15章 被开启的密室(二)

我的书架

第15章 被开启的密室(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晚餐,卡菲尔走在长廊上,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哇哦”卡菲尔被他撞到在地,“梅林的胡子,你是巨怪吗?”卡菲尔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撞她的人是纳威。她看到纳威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纳威,你怎么了?”

“卡菲尔哈利洛里斯太太”纳威紧张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卡菲尔快被他急死了,她听到了前面不远处传来的嘈杂声,她连忙跑上前。

“梅林的胡子”卡菲尔看见洛里斯太太被挂在石钩上,四肢僵硬,生死不明。

“我要鲨了你!”看到自己心爱的洛里斯太太变成了这样,费尔奇气的红了眼,他狰狞的一瘸一拐的朝哈利走去,似乎要把他碎尸万段一样。

“费尔奇!”是邓布利多,他带着几位教授匆匆赶来,“所有的人马上回到自己的宿舍去,不准再出来。除了,你们三个。”他指了指哈利罗恩和赫敏。

“赫敏”卡菲尔走过去拽住赫敏的手。

“切迩逊贝特小姐,”邓布利多看见了卡菲尔,“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责怪你的朋友们,这不是他们干的。”

“她没有死,”邓布利多安慰性的拍了拍费尔奇的肩膀,“费尔奇,她只是被石化了。”

“哈,我就知道,”是洛哈特,“我刚好知道拯救她的解咒术。”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会被石化,一定是他们干的!”费尔奇指着哈利,恶狠狠的说到。

“好了费尔奇,我相信不会是哈利,卡菲尔。”邓布利多转过身,他缓缓地开口:“卡菲尔,我想你应该回去了,对吗?”

“是的教授,我这就回去。”卡菲尔捏了捏赫敏的手指,赫敏用眼神告诉她不用担心。

卡菲尔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弗雷德正坐在沙发上和乔治他们讨论着什么。然后他看见了卡菲尔进来。

“卡菲尔。”他喊。

“弗雷德?怎么了?”

“你要试试看我们的新发明吗?”

弗雷德掏出一颗糖,彩色的包装纸包着一颗圆圆的糖果。

卡菲尔看着弗雷德掌心中糖,她拿了过来,剥开糖纸把糖放进嘴里。

弗雷德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干脆利落的把糖吃掉。

“怎么了?”卡菲尔看到弗雷德的眼神,“你没有在这颗糖上加恶作剧?”

“我加了。”

“那为什么?”

“这是我们的新发明,”弗雷德也拿出一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它的功能就是每个人吃到的味道都不一样,你尝到的就是自己心中最喜欢的那个味道或者你现在最想的那个味道。”

“真厉害,弗雷德。”卡菲尔把糖纸放进口袋。

“弗雷德!”安吉丽娜冲着他招手,“你过来一下!”

“来了!”弗雷德揉了一下卡菲尔的头,“你帮我和乔治给这个恶作剧取个名字吧,我得去帮安吉丽娜的忙了。”

“弗雷德”卡菲尔的话还没说完,弗雷德就已经窜到了安吉丽娜的身边。

卡菲尔站在女生宿舍入口的台阶旁的阴影里,她看着明亮的火炉旁的,两个靠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人,她沉默的攥紧了口袋里的彩色糖纸。

“卡菲尔?”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靠了过来。

“噢,朱迪,什么事?”是格兰芬多的院花,三年级的朱迪·布莱恩。有着四分之一媚娃血统的英国人,一个拥有众多追求者的少女。

“卡菲尔,你不开心。”

“朱迪,我想应该没有。”

朱迪摇摇头,“不,卡菲尔,你没必要跟我这么生分。我知道你在不开心什么,男孩们大多都是笨蛋不是吗?他们不会察觉到你的小心思,不过还好,韦斯莱们总要比那根木头好很多。”她笑着摸了摸卡菲尔的脑袋,“那根木头心里可只有魁地奇。”

“朱迪,”

“嘘,想这么多可是会把自己累坏的。回去睡一觉吧,明天再考虑这些。”朱迪温柔的笑着,卡菲尔对她点点头,也是,本来她也没打算发生什么。

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而她的未来是一片空白。

祖母说过,没有未来的人就只有一种,那就是这个人本身,就不存在。

在第二天的课上,赫敏问了麦格教授有关密室的事情。

“好吧,”麦格教授看到了教室里所以学生好奇并且渴望的目光,“大家都知道,霍格沃茨于一千多年前建校。创办者是当时最伟大的四位巫师: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赫尔加·赫奇帕奇,罗伊纳·拉文克劳和萨拉查·斯莱特林,其中三位创办者相处融洽,另一位则不然。”

麦格教授顿了顿,继续说到:“萨拉查·斯莱特林,他希望霍格沃茨招收学生时更挑剔一些。他认为魔法教只应限于魔法家庭,也就是纯血统巫师。他无法改变其他三人的看法,所以离开了这所学校。根据传说,斯莱特林在这城堡中建了一个隐秘的房间,被称为密室。不过他在离开前不久封闭了密室,等待他真正的继承人回到学校。而这个继承人,将会打开这个密室,释放出,里面恐怖的东西。到那个时候,便能除掉学校中所有的,斯莱特林认为的,没有资格学习魔法的人。”

“麻瓜的后代。”麦格教授对着回答的赫敏点了点头。

课后,哈利和卡菲尔他们走在长廊上,他们讨论着刚刚麦格教授所说的密室。

哈利任何罗恩都认为德拉科·马尔福就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毕竟他们家都是斯莱特林出身。

“或许我们可以像克拉克他们套些话。”罗恩提议。

赫敏止住脚步,“听着,我有个方法,但是这会很冒险。我们得至少违反五十条校规,而且这个方法很危险,非常危险。”

很快,卡菲尔就知道了赫敏所说的“非常危险”的方法是什么。

“复方汤剂?”卡菲尔看着赫敏手中的书,“这做出来至少得一个月!”

“一个月?”哈利紧皱眉头,“一个月里面,如果马尔福真的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这一个月里他可以攻击一半以上是麻瓜后代。”

赫敏也很无奈,“我知道,但是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哈利说的是对的。

又有一名学生遇害了。

在赫敏和卡菲尔的努力下,复方汤剂终于被制作出来了。原本打算由赫敏哈利罗恩三个人一起,结果赫敏不小心拿错了毛发,变成了一只猫,所以就只能由哈利罗恩两个人去。

结果却让人失望,德拉科并不知道密室的事情。

那么卡菲尔回忆了一下,她好像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

这天晚上,卡菲尔趁着众人睡觉的时候,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果然,她在这里捡到了那本黑色的笔记本。

“汤姆,你果然真的,不可饶恕。”卡菲尔看着这本笔记本,她用两根手指头把这本被水浸湿的笔记本捻了起来,“汤姆,我们该在日记里见一面了。”

卡菲尔回到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她打开了笔记本,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她就进入到了日记本里,在这里面她看到了汤姆,看到了邓布利多教授和海格。知道了海格和八眼大蜘蛛的关系。就在她想要从日记本里出来的时候,汤姆突然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在霍格沃茨里见过你。”

卡菲尔被吓得僵在原地,不可能,他怎么会看到自己?

“你是哪个幽灵?你穿着格兰芬多的长袍,你是谁?!”

要命!卡菲尔不敢想象如果汤姆发现自己来自三十年后,自己就完了!

卡菲尔猛的向后跑去,她看到汤姆追了上来。

“卡菲尔?卡菲尔?!卡菲尔!!!”是哈利!

哈利看到卡菲尔昏睡在桌子边,他上前想叫醒卡菲尔,让她回寝室睡觉,不然在这里睡着的话一定会感冒的。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他叫不醒卡菲尔了。不过还好,卡菲尔醒了过来。

“哈利!”卡菲尔一把拽住哈利的手腕,“哈利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卡菲尔把她看到的告诉了哈利罗恩和赫敏。

哈利和罗恩都怀疑起了海格,然而赫敏则是坚信不疑,她说,“听着,海格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应该去问他,而不是在这里怀疑他。”

“我同意,我并没有看到是海格打开了密室,更何况汤姆,这个人说的话不可信。”卡菲尔站在赫敏的身边。

四个人僵持了一下,最后哈利决定还是去找海格问个明白。

但是“卡菲尔!”是朱迪,她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伍德。

“卡菲尔,你最好跟我来一下,你得看一下这是个严重的事情。”

卡菲尔跟着朱迪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她发现这里被人翻得一团糟,像是遭了贼。

“糟了!”卡菲尔看着这满地狼藉,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扑到床边,拽出了那只早已经被炸开的皮箱,“哈利,日记本不见了。”

很快,噩耗再次传来,在魁地奇比赛的当天,麦格教授告知所有人,比赛取消了。原因是又有学生遇到了袭击。

是赫敏。

卡菲尔看着躺在床上的被石化的赫敏,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卡菲尔,晚上有空吗?”

“什么?”说话的人是弗雷德。

“别不开心了,赫敏不会有事的,曼德拉草就快成熟了。”

“弗雷德,你不明白。”卡菲尔摇摇头,“而且今天晚上教授们一定不会同意我们出去乱逛的。”

“不用担心,我有哈利的隐身衣。”

夜晚,弗雷德带着卡菲尔走在长廊上,卡菲尔在路过女厕所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水管漏水的声音。

“水管!我怎么就把这么关键的东西忘记了呢?!”卡菲尔一把掀开隐身衣。“弗雷德,我得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弗雷德挽留,卡菲尔就朝着格兰芬多的休息室跑去,她得去告诉哈利!

!卡菲尔猛的刹住了脚步。

她看到了!刚刚她的眼前突然一黑,她看到了一分钟之后的事情!

“弗雷德!”

卡菲尔转身去追弗雷德。

弗雷德不能有事!绝对绝对不能有事!

“弗雷德!”卡菲尔大喊着弗雷德的名字,她顾不上这么做是否会被巡查的教授抓住。

“卡菲尔?”前面传来了弗雷德的声音,一只手从隐身衣里伸了出来。

同时,她也看到了烛火照出来的那条,巨大的、恐怖的身影。

“弗雷德!闭上你的眼睛!”卡菲尔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穿着隐身衣的弗雷德。

“噢!卡菲尔,你在做什么?!”是差点没头的幽灵尼克。

“尼克!别回头!”

“什么?!”

卡菲尔想去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透过尼克那虚幻的身影,卡菲尔看到了一双黄彤彤的大眼睛。然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