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14章 被开启的密室(一)

我的书架

第14章 被开启的密室(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斯内普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卡菲尔遇到了哈利。

“噢,嗨,哈利,你在这儿做什么?”卡菲尔走上前,她看见哈利靠在石柱上,低垂着脑袋,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卡菲尔,”哈利抬起他的脑袋,“你和斯内普教授你们”哈利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他看得出来,卡菲尔和斯内普很熟悉。

卡菲尔也学着哈利的样子靠在走廊边的墙上,“我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

哈利投来疑惑的视线,他不明白,他从罗恩那里知道了有关卡菲尔的事情,他知道卡菲尔是被韦斯莱一家捡回去的“孤儿”,和他一样,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嗯,自己至少还有姨妈和姨夫,但是卡菲尔是真的没有家人了。

卡菲尔没有解释太多,她只是朝着哈利轻轻的露出一个微笑来,“哈利,或许你会感到很不解,但是西斯内普,他永远不会伤害你。我相信他,所以,你也可以试着去相信他,或者说,你可以抛掉那些对他的偏见,我知道这很难,但是你可以尝试一下的,对吗?”

“我不知道。”哈利摇摇头,“邓布利多教授很相信他。”

“那么,我们也可以试着相信他一下?”卡菲尔摆摆手,阻止了哈利开口讲话,“我知道的哈利。好了,不提这个,去上课吧,下一节是斯普劳特教授的草药课,她的课一向很有趣不是吗?”

在众人经历了整整一堂课的曼德拉草叫声的袭击后,连霍格沃茨美味的午餐都拯救不了这群萎靡不振的学生。

“你说吧,我完了。”罗恩用胶带纸把他断掉的魔杖粘了起来。他一脸苦恼的看着自己坏掉的魔杖,欲哭无泪。

哈利同情的看着他:“你完了。”

“莫丽一定会给你送吼叫信的,罗恩。”卡菲尔同情的摇摇头,拉着赫敏往弗雷德和乔治那边挪了挪。“怎么了卡菲尔?”

“没事,赫敏,只不过等等如果罗恩收到了吼叫信,离他太近的话是会被波及的。”

“哈利!”是闪光灯。

卡菲尔偏过头,发现一个黄头发的小男孩,正举着一个相机对着哈利。“我是科林·克里维,我也念格兰芬多。”

“嗨,科林,很高兴认识你。”

“噢,罗恩,那是你的猫头鹰!”同桌的一个黑皮肤男孩拍了拍罗恩。

卡菲尔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悄悄地偏过身子,拽住哈利的衣服,一把把他拉了过来。

哈利一脸懵的被卡菲尔刺溜一下拽到了身边。他那双绿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我是谁,我在那,这孩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我建议你们捂住耳朵。”卡菲尔好心的给两个人提了醒。赫敏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但仍然乖巧的把手捂住了耳朵。

“为什么?”哈利问。

回答他的是埃罗尔一头跌进薯条碗的声音。罗恩看着被它撞翻的碗和散落了一桌的食物,有些嫌弃,“这只鸟真的是太可怕了。”

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惊恐:“噢,no。”

“大家快看,罗恩收到了一封吼叫信!”卡菲尔看过去,是那个霍格沃茨的爆破天才。

众人笑了起来,纳威一脸正经的对着罗恩说:“快看吧,罗恩。我有次不理我奶奶的吼叫信,后果好可怕的。”

卡菲尔也捂上了自己的耳朵,果然,下一秒莫丽·韦斯莱女士的声音就响彻整个霍格沃茨的礼堂:

“罗恩·韦斯莱!你竟敢偷偷的开走那辆车!你的行为真是可耻!你父亲现在得接受工作单位的调查,这全都是你的错!你要是再敢犯任何的错误,我们马上去带你回来!”然后,又以一种极其温柔的声音对着金妮说:“喔,亲爱的金妮,恭喜你进了格兰芬多,你爸爸跟我都以你为傲。”

说完,这封吼叫信就自我毁灭了。

赫敏一脸不可置信的放下了手,“天哪,卡菲尔,吼叫信好可怕。”

“卡菲尔,我应该听你的话,捂住耳朵的。”哈利后悔了,他的耳朵现在痛死了!

但是很快,礼堂又恢复了热闹的气氛,尤其是女同学们。因为下一节是黑魔法防御课,而霍格沃茨这一学期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是洛哈特。那个万千女巫的梦中情人。

赫敏一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卡菲尔去了教授,她坐在了第一排位置。

“呃,赫敏,我想我可以去”

“噢,卡菲尔,快看,他来了!”卡菲尔想换位置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赫敏打断了。

因为洛哈特来了。

“现在让我为大家介绍,你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新教授,那就是我!”

“天哪,他好油腻。”卡菲尔听到后排的罗恩对着哈利吐槽。

然而,洛哈特还在继续:“吉德罗·洛哈特,梅林勋章的第三级巫师,黑魔法防御术联盟最崇高的荣誉会员,同时也是女巫周刊迷人笑容奖五次冠军得主,但是我不想提这些事情。”他走下楼梯,叉着腰靠在讲台上,“我可不是靠着我的迷人笑容来除妖的。”他对着台下的学生傻笑着,卡菲尔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然而赫敏和另外的一些女生则露出了一种微笑。

“我想你们应该都买了我的全套书籍了。很好,那么,”洛哈特转过身,“今天我就给大家来个小测验。”他从桌子上拿出一碟纸,“放心,这次测试只想看看大家理解了多少书的内容。”

“呃”卡菲尔看着试卷上的内容,“看看这些问题,都是关于他的。”

“卡菲尔,你们女生的脑子都是坏掉了吗?这人有什么好喜欢的?”罗恩戳了一下卡菲尔的背。

“罗恩,虽然我讨厌你骂我,但是我想说,你后半句说得对,他还不如哈利!哈利笑起来都比他好看太多!”

“噢,卡菲尔,你别你别这么说”哈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见鬼,卡菲尔转过身,她看见哈利脸红了。她怎么没发现,唇红齿白的救世主害羞起来居然这么招人稀罕!!!

这就是德拉科的快乐吗?!

等等她好像乱入了什么

“好了,时间到了。”洛哈特收齐了他们的答题纸。

“嗯,你们几乎没人记得我最喜欢的颜色是淡紫色。赫敏·格兰杰小姐除外,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扫除世界上的恶魔,成功推广我的护发药水系列,”洛哈特露出满意的微笑,他夸到:“好姑娘。”

卡菲尔看到了赫敏脸上的红晕,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完了,连赫敏都彻底沦陷了,这个世界要完蛋了,老伏,你办不到的事情就快有人提你做到了。

然后,洛哈特就印证了卡菲尔的话。

因为这个,自大的,自恋的白痴,把一群康沃尔郡小精灵放了出来!

教室里瞬间乱成了一锅粥。纳威被小精灵扯着耳朵挂到了吊灯上,赫敏则被一个小精灵拽住了头发。

至于洛哈特,这个蠢货念了一串不知道是什么的咒语后,就被小精灵抢走了自己的魔杖。

“我要鲨了洛哈特这个蠢蛋!”卡菲尔一把拽住哈利躲到了桌子底下。她一边把哈利往里推了推,一边用一本书一把拍开一个试图抢走哈利眼镜的康沃尔郡小精灵。

“卡菲尔!洛哈特把我们关在教室里了!”罗恩看见洛哈特自己跑出了教授并且关上了教室门,他不可置信的喊到。

“我受够了!我说真的!”卡菲尔忍够了,她从桌子底下站了出来,掏出魔杖对准那个正在拽赫敏头发的小精灵就来了一个咒语:“immobulus!”

罗恩发誓,今天的卡菲尔绝对是他有史以来,见过的最暴躁的一次。

一整个教室的康沃尔郡小精灵都被卡菲尔施了“immobulus”,然后被她粗鲁的甩进那个铁笼子里。

下午,哈利要进行魁地奇训练,卡菲尔,罗恩和赫敏跟在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后面,然后,卡菲尔就看见了那个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奥利弗·伍德。那个迷晕一大片哈迷少女的狗狗眼男神。

“什么?真的不敢相信”卡菲尔看见伍德一脸的无奈,因为他在中庭的另一边看见了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

“你们要去哪里?弗林特。”伍德走上前。

“魁地奇球场。”

“我已经登记包下了今天的球场了。”

“别激动,我得到了许可”弗林特递给了伍德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斯内普的签名和批准。

罗恩拍了拍赫敏,让她放下手中的书,“呃,我们好像有麻烦了。”

伍德看完那张批条,他抬头看向弗林特:“你们有新的找球手了?谁啊?”

斯莱特林的队友没有说话,只是让开了身子,让格兰芬多的众人看到了在他们身后的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一脸的不相信,“马尔福?”

“没错。”德拉科傲娇的走到最前面,“我不算是最新的一份子。”他掂了掂手里的扫帚。

罗恩看清了那个扫帚,“光轮两千零一号?最新的飞天扫帚,你们怎么会有这个。”

“是德拉科的父亲送的。”弗林特走到德拉科的身边说到。

“韦斯莱,”德拉科喊到,“这对我父亲来说,只是花点小钱而已。”

“至少格兰芬多的队员都是凭真本事,他们不是靠钱才入选的。”是赫敏,她站在罗恩的身边,脸色嘲讽的开口。

卡菲尔心道完球了,居然是这段剧情。她连忙上前想要阻止,“赫敏,或许不是这样的,德拉科,你冷静点。”

但是德拉科才不管这些,他抱着扫帚走到赫敏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对着她说:“没人问你的意见,你这个肮脏的泥巴种。”

“德拉科!”

“你要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马尔福。”罗恩抽出了他的那根破魔杖,“看招!”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咒语向后击飞了出去。

格兰芬多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顾不上斯莱特林的嘲笑,他们赶紧跑到罗恩的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你还好吗?”赫敏扶起他,“你说话啊?”

罗恩一口突出了一条鼻涕虫。

“呃”众人不忍直视。

“哇!你可以把他转过来吗?我要拍张照!”卡菲尔一下把这个呆头呆脑的摄影迷小孩提溜了起来,“科林,你适可而止吧!”

“我们得带他去找海格。”哈利架起罗恩,他和赫敏带着罗恩朝海格的小木屋跑去。

“德拉科·马尔福。”卡菲尔转过身走到斯莱特林众人的面前。

“切迩逊贝特,你想做什么?”

卡菲尔无视他的话,猛的朝着他的肚子给了一拳,“这是,你喊赫敏泥巴种的回礼。我说过的,你要是敢对她说出这个词,我一定会揍你。”

弗林特看见德拉科被打,扔下扫帚就想把卡菲尔抓起来。只是他还没碰到卡菲尔,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弗林特,你别想碰她。”

是伍德,他站在卡菲尔身前,距离很近,近到卡菲尔能问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玉米片的味道。

“是你们斯莱特林的人先惹事儿的,弗林特,既然你有批条,就快点训练去吧,魁地奇看的可不是谁的扫帚好。”伍德把卡菲尔往身后藏了藏,卡菲尔看着他的背影,瞬间觉得那些喜欢伍德人是有原因的。

斯莱特林们看着渐渐靠拢过来的格兰芬多,弗林特给了伍德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之后,就带着他的队员离开了。

“哇哦,卡菲尔,那一下真的棒极了!”弗雷德走过来,他朝着卡菲尔竖起了大拇指。

“小菲尼可真凶,真不知道以后谁这么倒霉。”乔治给了弗雷德一个眼神。

“好了,你们都别闹了,走吧,去黑湖边上的那块空地,既然球场没了,我们就去别的地方练习,我暑假里研究了几个新的战术,我们一定要拿下今年的学院杯!”

“伍德你如果要结婚的话,那么新娘一定是魁地奇!”安吉丽娜摆摆手,卡菲尔朝着她投去一个默哀的眼神,“安吉丽娜,我会给你带吃的回去的。”

不等安吉丽娜说完她要什么,伍德就像赶鸭子一样,把他饭队友们朝着黑湖的方向赶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