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过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卡菲尔和赫敏知道哈利罗恩到达霍格沃茨的时候,是在他们俩被费尔奇抓到后送到了斯内普教授那里之后了。

卡菲尔站在斯内普办公室的门口,她听到西弗勒斯那波澜不惊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些无语的个人情绪。他甚至想让哈利和罗恩收拾行李回家去。但是邓布利多校长和麦格教授的出现阻止了他的做法。

虽然哈利和罗恩不用被开除,但是卡菲尔偷听到,麦格教授打算写信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的家人,还要罚他们两个留校劳动。

“好了,门口的那位切迩逊贝特小姐,你可以出来了。”等到邓布利多教授和哈利他们都离开之后,斯内普冷冷的对着办公室的门口说到。

“呃嗨西弗勒斯,呃,这个暑假过得好吗?”卡菲尔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卡菲尔·切迩逊贝特,”斯内普一撂自己的黑袍子,两只手抱在身前,他黑色的眼睛盯着卡菲尔,脸上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是的,教授,我想说,怎么了?”

“卡菲尔,你或许该解释一下,上学期你为什么会和救世主一起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西弗勒斯,我想,这个我应该可以解释。”卡菲尔深吸一口气,她飞快的组织好了语言,然后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就是这样,我在奇洛的后脑勺上看见了汤姆·里德尔。他就要回来了。”卡菲尔极其不情愿的说出了这句话。

“卡菲尔,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斯内普甩了一下魔杖,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关于那个男人,你怎么敢,你怎么能在那种情况下出现?”

卡菲尔抬头偷偷看了一眼斯内普,她也是后怕的很,虽然她作为汤姆的小妹妹,但是她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阻止他,从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在盘算着、计划着阻止他,毁灭他。

她把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了自己的祖母。然后,切迩逊贝特家族收容了这个男孩。他们借着关爱的名义在偷取他的性命。

假意的交好,虚情的关心,他们一步一步把他往早就设计好的圈套里推。

但是,功亏一篑。他收买人心的手段太好了,好到以至于家族里有人做了叛徒。

于是,他成为黑魔王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切迩逊贝特家族从历史的长河中抹去。

受伤卧床不起的祖母,死在自己面前的母亲,出错的阵法

卡菲尔很清楚,伏地魔之所以没有对自己动手,是因为他需要自己。切迩逊贝特家族,有一个世人不知道的密码,每一个纯血的切迩逊贝特家族的女孩儿,都拥有强大的预知能力。

家族为了保护这些后代,从来不对外公开这个秘密。

但是汤姆,不,伏地魔。他使用了恶咒,从知情的族人那里知道了这个秘密。

卡菲尔想到了那段记忆,她感到后怕,她得活着,只有她活着,她才能救下以后的人,才能救下那个赫奇帕奇的骄傲,救下西里斯,救下那个她惦记了许多许多年的人。

“卡菲尔,停止你的回忆!”斯内普看到卡菲尔眼中的挣扎和悲哀,他蹲下身,轻轻抱住了她。

“西弗勒斯,”卡菲尔靠在他的肩上,“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帮帮我,西弗勒斯,只有你,只有你知道我的一切,只有你能帮我了。西弗勒斯,求你。”

“卡菲尔,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斯内普那双黑色的眼眸中,透露出心疼和无奈。

“西弗勒斯,我可以看到未来。他不杀我,就是为了我的能力。”卡菲尔平复了情绪,她退出斯内普的怀抱,“每一个纯血的,切迩逊贝特家的女性继承人,都会有强大的预知能力,这是切迩逊贝特家的秘密。”

斯内普不解的看向卡菲尔,那双深邃的眼睛似乎在表达着他的情绪。

“我看到了,你们每一个人的未来。我清楚的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结局。包括你的,西弗勒斯。”卡菲尔顿了顿,她毫不畏惧的迎上了斯内普的目光。

“卡菲尔,那么你应该清楚,我的身份。”斯内普冷冷的开口,他站起身,握住了魔杖。

卡菲尔将魔杖从校袍的口袋里拿了出来,她把魔杖递给了斯内普:“我的魔杖,山楂木和龙的心神经,十二又五英寸。”

“切迩逊贝特小姐,我想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西弗勒斯,我在向你递上我的诚意。”卡菲尔直视着他,丝毫不让。

斯内普冷冷的盯着卡菲尔,那张脸上神色莫辨。

“卡菲尔”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你相信邓布利多,但是抱歉,我暂时不能对他报以信任。我能信任的只有你,只有你了,西弗勒斯。”卡菲尔把自己的魔杖放到了斯内普的办公桌上,她空着手站到了斯内普的面前。

“你要怎么做,他的能力,不是现在的你能抗衡的。”

“我知道,我不是要抗衡他。”卡菲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只是想救人。”

‘包括你,西弗勒斯。’卡菲尔在心里想。“我只要救下你们,就可以了。”

“我们?”斯内普垂下眼眸,“恕我不能理解,卡菲尔,我们,指的是谁。”

“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人。”

斯内普沉默不语,他背过身,将卡菲尔的魔杖拿在手里,这支魔杖很漂亮,有特有的东方气息。“那么,”他说,“卡菲尔,我可以答应帮助你,但是,你不准像格兰芬多的那些,自大,愚蠢的狮子一样,拿自己的安危冒险。”

“西弗勒斯,我不能左右这些,我要救人,那就有风险。”

“卡菲尔”

“西弗勒斯!”卡菲尔倔强的瞪着他的背影,她不能保证每一次的自己都是完好无损的,如果她答应了,但是她没有做到,那么西弗勒斯很有可能就以此为由拒绝她。她必须要让西弗勒斯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

最终,斯内普还是败下阵来,他说:“卡菲尔,你应该明白,只有你活着,一切才有可能。”斯内普到底对卡菲尔是不一样的,他自己清楚面对着卡菲尔,他永远占不了上风。所以他只能后退一步,他只要求卡菲尔活着,一直活着。

“西弗勒斯,你放心,我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命。”卡菲尔对着他承诺。

至少,在救下那个人之前,她不能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