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会飞的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那天之后,乔治和弗雷德就好像多一些心照不宣的东西。

在第三次被金妮撞见自己在饭桌上给卡菲尔让了一个肉肠之后,弗雷德在这天被金妮堵在了房间里。

“嗯,金妮,怎么了吗?小罗尼又欺负你了?”

“弗雷德,”金妮看着自己的哥哥,她不明白,“别想着卡菲尔,我是不会同意的。”

“什么?”弗雷德显然还没有清楚金妮在说什么。

金妮看着反应迟钝的弗雷德,“我说,你别打卡菲尔的主意,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个大尾巴狼!”

弗雷德目瞪口呆的看着金妮,他甚至自己还没有明白什么,他的妹妹却跑过来直接挑明了这个感情。

“金妮,这件事情”

“卡菲尔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她的,弗雷德,你不适合。”

“我可爱的小妹妹,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哥哥的么?我为什么不合适?”

“卡菲尔身上的秘密,她的秘密很多,你不清楚。她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你同样不清楚。你只会恶作剧,抱歉我说的话有些伤人。虽然我不反感你和乔治的恶作剧,但是,弗雷德,她不是你用恶作剧就可以留住的女孩儿。”弗雷德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金妮,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身为恶作剧双子之一的他,很快就附上了自己的伪装术。

“小金妮,话可不要说的这么绝对,我敢保证,卡菲尔一定会接受我的。虽然她还小,但是我可以等她。而且,恶作剧可是最好的东西,不是吗?”

金妮摇摇头,她不打算搭理这个死皮不要脸的人,“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弗雷德看见金妮离开,缓缓舒了一口气,方才那层玩世不恭的表象不过是他装出来的而已。他坐在床边,仔细回想着刚刚金妮说过的那些话。

“秘密?”弗雷德皱着眉,卡菲尔身上有秘密吗?他回想着有关于卡菲尔的一切,他发现自己连卡菲尔到底是谁都不清楚,切迩逊贝特家的小姐。他记得马尔福是这么说的。

二十八纯血家族之一的切迩逊贝特,那个因为反对伏地魔而被他的挡雨灭门的切迩逊贝特。

卡菲尔是切迩逊贝特家的人,可是切迩逊贝特家族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伏地魔灭门了。那么,卡菲尔又是怎么回事?她还是个孩子,她的年龄绝对不符合。

弗雷德想不明白,但是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卡菲尔身上秘密的关键点,或者说,这就是卡菲尔身上的秘密,并且这个秘密,和金妮所说的,卡菲尔要做的事情,有着绝对的联系。

“你会在乎金妮说的那些话吗?”乔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房门口,他靠着门框,看着自己的兄弟坐在床上苦恼的撑着头。

“什么?”弗雷德抬起头。

“我说,”乔治走过来,他坐在弗雷德的身边,他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对,是刻意变得一模一样的脸,他说:“刚刚小金妮和你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弗雷德,兄弟,我说,你真的会因为金妮说的那些话动摇吗?你在乎的,是切迩逊贝特小姐还是卡菲尔。”

弗雷德偏过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乔治,”他说,“谢了,兄弟,我想我明白了。”

乔治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这才对,我们可是恶作剧之王。别这么不自信。”

楼下,亚瑟回来了。

亚瑟一看见卡菲尔,就亲切的走上去,“卡菲尔,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我想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

“是什么?”

“一辆会飞的车!我从一个麻瓜手里买回来的,我把它进行了改装,让它能飞起来!”

“嘘,亚瑟,小点声,莫丽会听见的。”

“噢,谢谢你,卡菲尔,你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的是吗?”

“是的亚瑟。”

“我说,”突然,莫丽的声音从两个人背后响起,“什么秘密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亚瑟说他答应陪我去找哈利。”卡菲尔快速转身,堆着笑脸看向莫丽。

“噢?是这样吗亚瑟?”

卡菲尔不动声色的扯了扯亚瑟的衣袖。亚瑟讨好的上前搂住自己夫人的肩膀,“是的亲爱的,但是我临时有点公务,你知道的,魔法部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我想,我们或许可以让铂西陪着卡菲尔去。”

“铂西,嗯,可以,他陪着卡菲尔去我会放心很多。”

于是,在晚饭时间,莫丽告诉了铂西他要陪着卡菲尔去伦敦的事情。

“妈妈,为什么不是我和乔治?”弗雷德提出了疑问。

“妈妈,我也想去!”这回是罗恩和金妮,他们很少这么有默契的说话。

“好的,妈妈,我会负责好卡菲尔的事情的。”这是一本正经的铂西。

莫丽女士无视了前两道声音,她对着铂西点点头,然后有对着卡菲尔嘱咐到:“麻瓜的世界不能使用魔法,铂西也不能,所以你一定要跟紧铂西,不能自已乱跑,如果被我知道你不听铂西的花,那么你就别想再出去了,明白了吗?”

卡菲尔使劲儿的点头,生怕莫丽会取消这个决定。

卡菲尔看过日期,明天是哈利的生日,她决定去给哈利一个惊喜。

第二天一大早,卡菲尔就抱着带给哈利的生日蛋糕和礼物同铂西离开了陋局。

他们先使用飞路粉到了伦敦之后,再转坐麻瓜的交通工具,最后,在下午到达了女贞路。

“嗯女贞路4号,啊,铂西,我找到了,就是这里!”卡菲尔抱着蛋糕,蹦蹦跳跳的去敲门。

“来了,”里面传来一声雄厚的男声,门被打开了,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小姐,请问你找谁?”他低头问。

卡菲尔朝他弯了弯腰:“你好先生,我是哈利的朋友,我来找哈利”

“砰!”卡菲尔的话还没说完,大门就在她的面前被人用力关上,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卡菲尔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后退了半步。

铂西在不远处看到了这一切,他走了过来,“怎么了卡菲尔?你对那位先生不礼貌了?”

“我没有,铂西,”卡菲尔摇摇头,“我只是说,我是来找哈利的,他就把门很用力的关上了。”

铂西皱着眉头,“这可真是无礼,你让开,这么不尊重的表现我不能容忍。”卡菲尔还没来得及拦下铂西,他就敲响了哈利姨夫家的门。

“谁啊?!”那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再次打开门,他看见门口站着刚刚敲过门的那个女孩和一个他没见过的,红褐色头发的男生。

“你好先生,方才我的妹妹询问您有关于哈利的情况,我想您应该是误会了,我们是哈利的朋友”

“砰!”

德思礼一家的门再一次被德思礼先生粗鲁的关上。

铂西似乎被这种无礼而又粗鲁的举动惊到了,他呆呆的站立了几秒,随后他生气的对着卡菲尔说:“这家人真的是太无礼了!我应该庆幸哈利没有被他们养的有令人讨厌的臭脾气!”

卡菲尔无奈的看了一眼德思礼家,只好拉着愤怒的铂西离开。“铂西,我们先回去吧?”

铂西点点头,这样礼教不足的人家,他很难想象哈利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回到陋居之后,罗恩金妮,包括弗雷德乔治,都知道了卡菲尔和铂西今天的遭遇。

他们一方面为卡菲尔两人的经历报以同情,另一方面又担心着哈利的情况。

“我看到二楼有个窗子被按上了栅栏,走的时候我好像在那间屋子里看到了哈利,我想,哈利应该是被关起来了。”卡菲尔对罗恩这么说,“我们得想办法帮帮哈利。”

罗恩点头,“我们可以把哈利接到陋居来过暑假。”

“怎么接?我连他姨夫家的门都进不去。”

“卡菲尔,爸爸不是有一辆会飞的汽车吗?我们开这辆车去接他。”

“可是我不会开车啊?”

“但是我们会。”弗雷德和乔治从拐角处跳出来。

“如果你们不同意,”弗雷德拍了拍乔治。

“那我们就去告诉妈妈你们打算偷开那辆会飞的车。”乔治接上了下一句。

“你们一定会挨揍的!”弗雷德和乔治同时说到。

“好吧,但是,你们发誓不会在路上对我和卡菲尔做恶作剧!”

“嗨,小罗尼,别把你的哥哥们想的这么坏。”

“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和弗雷德就只会做恶作剧吗?”

卡菲尔看了看时间,她抬起手挥了挥,“好了,男孩们,我们得快点了,陋居到伦敦可是要好一会儿时间的。”

三个人齐齐闭上了嘴,一行四人悄悄的出了陋居,来到亚瑟的仓库。

那辆车就停在亚瑟仓库的门口,弗雷德做到驾驶位上,他熟练的发动了车子。

“哇哦?你为什么这么熟练?”罗恩看着弗雷德的动作,有些疑惑,他还想再问什么,被卡菲尔坐在后座的卡菲尔一把捂住了嘴。

“闭嘴罗恩!你再说话的话,我敢保证,弗雷德或者乔治,他们其中的一个一定会把你打晕扔下车不管的!”

经过卡菲尔的恐吓,罗恩成功的沉默了一路。

他们来到哈利的姨夫家,车子的大灯让哈利从睡梦中醒来。

“嗨,哈利。”罗恩趴在车窗边上和哈利打招呼。

“弗雷德,罗恩?”哈利走到窗户边,“噢,还有乔治和卡菲尔,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当然是来救你的啦,快去拿你的行李。”

哈利没有犹豫,他转身就去收拾自己的行李。罗恩把一个钩子挂在窗户外的栅栏上,“哈利,你最好往后站一点。”然后他对着弗雷德点了点头。

弗雷德驾驶着车子猛的往前一冲,栅栏就从墙上被扯了下来。

巨大的声音吵醒了哈利的姨夫德思礼一家,卡菲尔他们听到了哈利姨夫德思礼先生的怒吼声。

“波特!”

门口传来用钥匙开锁的声音,哈利和罗恩都很着急,在把海德薇从哈利的手中接过之后,德思礼先生终于打开了哈利的房门。

“这小子要逃了!”德思礼先生大叫着冲了过来,哈利连忙爬上了窗户,跳到车的副驾上。

但是他的左脚被德思礼先生拽住了。

“你给我过来!”德思礼先生使劲儿拽着哈利的左脚不放手。

“让我走!”哈利痛苦的大喊。

“门都没有!你跟那只死鸽子哪都别想去!”

“放开我!”这是哈利的喊声。

“快开车!”这是罗恩在对着弗雷德大喊。

弗雷德不再犹豫,他猛的踩了一脚油门,驾驶着车子往前飞去。

德思礼先生因为拽着哈利的左脚,他的半个身体都露在了窗户外面。哈利的脚从他手里挣脱开,德思礼先生一个重心不稳,“不不不不不!”他惊叫了起来,一下子摔到了一楼的花坛里。

德思礼夫人和他们的儿子都吓坏了,尖叫着跑到窗户边往下看。

还好一楼的灌木从长得茂盛,它们托住了德思礼先生肥胖的身躯,并没有让他摔伤。

众人驾驶着亚瑟的飞车往陋居的方向开着,他们飞跃在伦敦的上空。

“哈利,生日快乐。”卡菲尔拿出一小块蛋糕,递给哈利。

“谢谢你卡菲尔,从来没人记得过我的生日,你是第一个。”哈利接过那块小小的蛋糕,他对着卡菲尔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在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卡菲尔他们才回到陋居。

“嘘。”弗雷德领着卡菲尔他们偷偷回到了陋居,一进门,哈利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他这瞅瞅那看看。

弗雷德拿了一块面包塞进嘴里,他顺带低了一块给卡菲尔。罗恩看见哈利的目光,“这儿不大,但好歹是个家。”

“我觉得这里很棒。”哈利由衷的夸赞到。

正当众人打算偷偷上楼回到各自的房间时,莫丽女士从楼梯上冲了下来。

“你们几个家伙到底死到哪儿去了?”她冲着卡菲尔罗恩弗雷德和乔治大喊到,下一举动下的四个人齐齐把手中还未吃完的面包藏到了身后。然后,莫丽女士又和蔼的对着哈利说:“哈利,能看到你真的是太高兴了。”

下一秒,她又叉着腰怒气冲冲的对着一旁的四个人吼道:“床上没人,没有留下任何纸条,偷开车子,你们也可能会死掉,你们有可能被别人看到!”她缓了口气,转向哈利:“当然,我不是再说你,哈利。”

卡菲尔悄悄的挪到了乔治身后,她可太明白莫丽女士的双标对待了。

然而,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xue好叭,不是,敢于面对生气的莫丽女士。

“他们让哈利饿肚子,还把他窗户封起来。”罗恩愤愤不平。

“那么,”莫丽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罗恩:“你最好祈祷我不会把你的窗户封起来,罗恩·韦斯莱。”罗恩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看向弗雷德,弗雷德也无奈的摇摇头。

“哈利,”莫丽朝着哈利招招手,“来吧,你应该吃早餐了。”

卡菲尔从乔治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莫丽,我也饿了”

“你,卡菲尔,你和他们三个一样,今天没有饭吃!都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

卡菲尔耸拉着脑袋,楼上传来了噔噔噔的下楼声。

是金妮,她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袍就跑了下来,“妈咪,你有看到我的拖鞋吗?”

“亲爱的,就在猫的上面。”

然后,金妮就看到了餐桌上坐着的哈利。

哈利对着金妮有好的笑了笑,

“你好。”

接着,卡菲尔就看到金妮却立即瞪大了双眼,立刻转身跑上了楼。

另一边的双子互相间交换了一个眼神。

哈利无辜的问卡菲尔:“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是金妮,”卡菲尔摇摇头,“她整个夏天都在说你,每天都问我有关你的事情”

“真是烦死人了,还好她只追着卡菲尔问,如果是我,我会被她烦死的。”

“罗恩!小心我去告诉金妮!”

外面传来了亚瑟的声音,“早上好,孩子们。”

“早上好,爸爸/亚瑟。”

亚瑟推开门走进来,径直走向窗户边的沙发,“昨天晚上真累,九次突袭检查,九次。”

“检查?”哈利疑惑的看向卡菲尔。

“亚瑟在魔法部上班,他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他最爱麻瓜了,最迷麻瓜的东西。”

亚瑟听到这话,冲着卡菲尔笑了起来,“吃早饭了。”他一边说到一边坐在了餐桌前,然后他看到了同样坐在餐桌边的哈利,“你是谁?”

“噢,对不起,我叫做哈利,哈利·波特”

“我的天啊,你真的是?”亚瑟一脸惊奇,“嗯,罗恩和卡菲尔跟我们提过你的事,”然后他又转头问莫丽:“他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早上。”莫丽女士又叉起了腰,“你的儿子们和卡菲尔,半夜开着你那辆迷人的车子出去把他载来的。”

“真的吗?车子性能还好吗?”

“好的不得了。”

然后亚瑟就挨了一下打,他立马改口:“我是说,你们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对了,孩子们,简直不可原谅。”莫丽对他投去警告的眼神。

“哈利,”亚瑟喊了声,“你一定很懂麻瓜,告诉我,那个橡皮鸭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回应亚瑟的是埃罗尔,韦斯莱家的迷糊猫头鹰。

这个可怜的,迷糊的猫头鹰,在韦斯莱一家人和哈利卡菲尔的注视下,一头撞上了窗户的玻璃。

“是霍格沃茨的来信,他们把哈利的信也一起寄来了。”铂西拿到信件,他拿过来,把信件发给了个人。

“孩子们,”莫丽说,“我想我们应该去趟对角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