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10章 一年级的暑假生活

我的书架

第10章 一年级的暑假生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学年正式结束了,火车上,卡菲尔坐在隔间里发呆。

“嗨,小卡菲尔。”

“喔,我们勇敢的切迩逊贝特小姐。”

韦斯莱双子一左一右的占住了卡菲尔身边的位置。

“弗雷德,乔治,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我们?”

“我们在利用这最后可以使用魔法的几个小时。”

弗雷德和乔治对视了一眼,“小卡菲尔,你要玩烟花魔法吗?”

卡菲尔转头看向弗雷德,“烟花魔法?”

“是的,”弗雷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来,把它放到卡菲尔的手心里。

“然后,”他说,“卡菲尔,你喜欢什么颜色?”

卡菲尔想了一下,“红色,我很喜欢你们的红头发,我喜欢红色。”

“喔,弗雷德,你听见了吗?小卡菲尔说她喜欢我。”

“得了吧乔治,”弗雷德用手肘怼了他一下,“小菲尼喜欢的明明是我。”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然后他们齐齐把这个恼人的问题抛给了卡菲尔,他们俩一起问到:“卡菲尔,你喜欢谁?”

卡菲尔对着他们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她一把搂住了弗雷德和乔治:“怎么办,我喜欢你们两个人。你们两个我都很喜欢。”

“嘿,乔治,你听她说的。”

“老兄,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可真是个花心的小狐狸。”

“我赞同,但是,我们的小菲尼,你不能同时喜欢两个人。”

“为什么不呢?我就是想你和乔治永远在一起,你们不应该分开。”

“见鬼,弗雷德,你会和我分开?霍格沃茨谁都知道,韦斯莱双子永远不可能单独行动。”

“是的乔治,我不能想象如果我们分开了,那会是什么样子。”

“好了,卡菲尔,你在这儿玩这个烟花,我们要去找别的好玩的事儿去了。”弗雷德拍了拍卡菲尔的脑袋,又给她塞了两个魔法烟花。

“等等下车的时候,你等着我们来找你,人太多了,你又这么小,如果你走丢了,莫丽女生一定鲨了我和弗雷德。”乔治跟在弗雷德的身后退出了隔间,他转过身,有些不放心的对卡菲尔这么说着,“那个烟花,是个小型的,是真的烟花,不是恶作剧,你可以随便玩。”

“乔治!你在磨叽什么呢?”外面传来弗雷德的声音,他扯着嗓子喊乔治,但是在乱哄哄的车厢里这点声音显然不是很明显。

但是乔治还是听见了,他对着卡菲尔笑了一下,然后扭头替卡菲尔关上了隔间的移门。

“弗雷德!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嗨,你过来,我刚刚想到”

隔间里的卡菲尔收回看向隔间外的目光,把它们转移到了眼前桌上的小型烟花上。她拿了一个玩了起来。

“噢,这是什么?”隔间门被人推开,是哈利。

“小型的魔法烟花,”卡菲尔拿了一个递给哈利,“弗雷德和乔治给的。”

“呃”哈利原本想接住的手迟疑了一下。

卡菲尔看见这个举动,忍不住笑了一下,“没事的哈利,这里没有恶作剧。你看。”说完,卡菲尔就拆开一个,一时间,一阵小型的红色烟花在卡菲尔和哈利的面前绽放。

“哇哦,真好看。”哈利看着这团红色的烟火,也拆开了自己手中的东西,一束浅金色的烟花在半空中绽放。

“哈利,你暑假会给我们写信吗?我和赫敏说好了我们暑假会互相通信的。或者我可以用飞路粉去看你。”

“我家,我的意思是说,我住在我的姑妈家里,他们不喜欢有关魔法的东西。”哈利低下头,攥紧了手中的书,“呃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电话?”卡菲尔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单词,“可以,把你家的号码留给我吧!亚瑟那里有一台电话机,我可以问他借来给你打电话。”

哈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看着卡菲尔,“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一定会。”

卡菲尔又递给他一个魔法烟花,“给,哈利。等下了火车,未成年的巫师就不能擅自使用魔法了,抓紧这最后的时间吧。”

在火车停下之前,哈利和卡菲尔玩光了弗雷德和乔治给的所有的魔法烟花。

下车前,乔治如约而至,他帮卡菲尔把行李拿了过来。“弗雷德呢?”卡菲尔没瞧见弗雷德,她问乔治。

“他去找李了。”

“李·乔丹?就是那个经常和你们混在一起的那个格兰芬多?”

“是他。”乔治推着行李走的脚步顿了一下,“你怎么会认识他?”

“因为他上次给了我一个尖叫糖然后我整整尖叫了五分钟差点把赫敏吓坏了。”

乔治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卡菲尔轻哼了一声,扬起小脑袋从乔治身边走过,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他。

一下车,卡菲尔就看见了莫丽和金妮。

“噢,卡菲尔!你在霍格沃茨过的怎么样?”莫丽女士一把抱住卡菲尔,给她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卡菲尔闻到了燕麦和面包的香味,莫丽的怀抱暖暖的,让卡菲尔想到了秋日的午后,十分舒心。

“莫丽我好想你。”卡菲尔抱着莫丽不撒手,直到弗雷德告别了李·乔丹,她才从莫丽的怀里退出来。

“金妮呢?”卡菲尔没有看见金妮,她疑惑的问莫丽。

“噢,她好像有些事儿,在写日记,出门前我喊了她,但是她不下来,我们怕错过时间,就让她留在陋居了。”

“好叭。她一定会后悔的!因为哈利就在我后面两节车厢!”卡菲尔在想,她回去一定不理金妮,不管她怎么问自己有关哈利的事情,她都不会说的!

卡菲尔在离去前,找到了哈利,在再次和他保证这个暑假自己回给他打电话之后,卡菲尔才跟着韦斯莱一家子离开。

陋居:

“金妮!”卡菲尔快速跑上楼,她打开房门,看见金妮快速的合上了一本笔记本。

“嗨,卡菲尔!你回来了!”金妮把那本笔记本放到了自己的抽屉里。

“金妮,你完蛋了。你居然不去车站接我。”

“卡菲尔”金妮有一瞬间的慌乱无措。

卡菲尔被这样的金妮逗笑了,她哈哈大笑着,走到金妮的身边。她用力抱了抱金妮:“金妮,我好想你啊。”

金妮也用力回抱了卡菲尔:“我也是,卡菲尔,我也很想你。”两个人松开对方,金妮拉着卡菲尔坐到垫子上,“我想卡菲尔,你是否能嗯告诉我”

“有关哈利的事情?”卡菲尔接上了下一句。

金妮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绯色,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休想!”卡菲尔叉腰,“哼,谁让你不去车站接我的?你如果不找个好借口,你就别想从我这儿听到有关哈利的一个字!”

金妮被她气的像只发了怒的小浣熊,她气呼呼的伸出手,使劲儿的挠着卡菲尔的腰窝,逗得卡菲尔从垫子上笑的歪了身体。

晚饭后,卡菲尔还是给金妮讲了一晚上的,有关哈利的事情。

第二天大早,卡菲尔就被韦斯莱双子和罗恩的声音吵醒了。

“完蛋了!弗雷德和乔治一定完了!他们打扰了我的美梦!”她愤怒的从被窝里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然后飞奔下楼。

陋居后面的草地里,弗雷德乔治和罗恩正拿着家里的那两把旧扫帚,飞上飞下的。

“弗雷德,乔治!”卡菲尔站在草地里,她叉着腰对着半空中那两道身影喊到。

“嗨!卡菲尔,早上好!”这是弗雷德。

“噢,早安,我的小菲尼。”这是乔治。

“啊,卡菲尔!你来了,你快帮我把这两个讨厌的家伙从扫帚上赶下去!”这是罗恩。

“讨厌的家伙?乔治,我们可爱的小罗尼好像不太喜欢我们。”

“弗雷德,一定是你太混蛋了。”

“哈?乔治,我的们的恶作剧可有一半都是你的主意。”

“那我们也是一半一半。”

卡菲尔抬着头看着那两个人,她觉得自己的脖子好酸。

“我说,你们可以下来吗?我的脖子,它快断掉了!”

弗雷德听见了卡菲尔的话,他动了一下,控制着扫帚飞了下来,他骑着扫帚,停在离地一米的高度,俯下头,正好能和卡菲尔平视。

“卡菲尔,我下来了。”他弹了一下卡菲尔光洁的额头,看着卡菲尔吃痛的捂住了被自己弹过的地方。

“痛!”卡菲尔皱起眉头,“弗雷德,你懂不懂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乔治让扫帚飞到了卡菲尔的另一边,“这是什么词?又是中国的成语?”

“它的意思,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卡菲尔伸出手,拽住了弗雷德的衣服,想把他从扫帚上拽下来。

“嘿!你这样可不行,这样可拽不动我。”

“弗雷德说的没错,他这学期吃了好多巧克力味道的坩埚蛋糕,比上学期至少胖了一圈。”乔治把一条腿搁在扫帚的握柄上,另一条腿以一种非常潇洒的姿态自然垂着。

“?乔治,我觉得我们的默契在这一刻可能失灵了。”弗雷德看了一眼乔治,乔治对着他调了调眉,“我想,并没有。”卡菲尔发誓她听到了乔治不怀好意的笑声。

下一秒,她想想法就被证实了。

因为她被弗雷德一把抱到了身前。

“!弗雷德!放我下去!”卡菲尔作势就要跳下扫帚,可她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她就被弗雷德和他的扫帚带到了空中。

卡菲尔不自觉的抓紧了弗雷德的衣服,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她可没忘记在第一趟飞行课上,她就掉下扫帚的经历。

弗雷德感受到了卡菲尔紧张的情绪,他看了一眼缩在自己怀里的人,带着些安慰的,把她抱紧了些。

“卡菲尔,睁开眼睛,你可以看一下,这一定是不一样的风景。你肯定会喜欢的。”带着些安慰的话在卡菲尔耳边响起,这是弗雷德的声音,但是又有些不同于以往的弗雷德。

卡菲尔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她靠在弗雷德的怀里,微微抬起下巴,努力的睁着眼睛,朝着四周看去。

有暖乎乎的太阳,还有温柔的微风,卡菲尔发现今天,就连天上的云和天都显得十分合适。

“好看吗?是不是和在地上看的感觉不一样?”弗雷德观察着卡菲尔的反映,他没有错过那张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好看!”卡菲尔稍稍从弗雷德的怀里出来些,她一只手握住扫帚柄,身体微微向外探去。

她看见了那片树林,还有远处的鸟群,还有底下的陋居

“!”太高了!这比上次飞行课的高度还要高!

卡菲尔握住扫帚柄的手猛的收紧。

“卡菲尔!松手!别乱动握柄!”

正在害怕的卡菲尔根本听不进去弗雷德的话,于是,在一旁看戏的乔治和被罗恩赶去喊来的莫丽夫人就看到这么一幕:

她亲爱的,最为调皮的两个儿子之一的弗雷德·韦斯莱先生,带着她可爱的,乖巧的卡菲尔小甜心,一齐从天上失控的扫帚上,掉了下来。

“卡菲尔!你醒了!”熟悉的一幕,卡菲尔睁开眼睛,看着整脸写满担忧的金妮,她有些迷糊的开口:

“噢,金妮?我怎么了?”

听到卡菲尔这么问,金妮原本担忧的脸庞瞬间变成了慌乱,卡菲尔听到她大喊着:“妈妈!不好了!卡菲尔摔坏脑子了!”

“呃”卡菲尔解释的话语卡在嘴里,她看着使用移形换影瞬间来到自己面前的莫丽女士,她不自然的咽了一下口水。“莫丽我你这是?”

“卡菲尔,我的心肝儿,”莫丽女士一脸担忧的看着她,“金妮说你失忆了?”

“妈妈,我说的是脑子摔坏了。”

“呃莫丽,”卡菲尔清了清嗓子,她说:“抱歉,我只是,一时间有些混乱”

“噢,我的孩子,这没什么值得道歉的,没事的,这件事情是弗雷德和乔治的错,他们害得你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我已经罚他们去后花园清理地精去了。”

看见卡菲尔没有哪里不正常,莫丽女士这才带着金妮下楼。

卡菲尔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她起身洗漱。

来到后花园,她果然在这里看见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

“弗雷德,乔治。”卡菲尔站在他们身后喊着他们俩的名字。

“卡菲尔?!你醒了?!”乔治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地精,那可怜的地精在空中飞了好一段距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弗雷德,我就说,你不用担心的,你看,卡菲尔好的很。”乔治冲着弗雷德的背影大喊。

弗雷德还是背对着卡菲尔,默默的清理着地精。

“乔治,”卡菲尔走近乔治,她指了指弗雷德,“弗雷德怎么了?”

乔治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他?他在后悔为什么对你开这个玩笑。”无非是想找个合适的表情面对小菲尼罢了,乔治在心里这么想。

卡菲尔点点头,她并不怪弗雷德把她绑上飞天扫帚,她知道弗雷德是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的。

她走到弗雷德的身后,伸手扯了扯弗雷德的衣服。

“弗雷德,”她轻声喊着弗雷德的名字,弗雷德的身体僵了一下,但是仍旧背着身。

“弗雷德·韦斯莱!”卡菲尔用力的把弗雷德身体掰了过来。这时她才看见弗雷德的一只手用绑带缠着挂在身前,那张脸上也有擦伤的痕迹。

“弗雷德,你”卡菲尔轻轻摸了摸弗雷德受伤的那只手臂,“为什么不用药剂?我记得我有给过莫丽一些疗伤的药剂。”

“妈妈不让他用,说这是惩罚。”乔治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兄弟站在卡菲尔的面前一声不响。

“弗雷德,我没有怪你,所以你不用害怕面对我,你不用这样担心。”卡菲尔看着弗雷德这幅惨兮兮的模样,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卡菲尔,”弗雷德对她说到。

“对不起,卡菲尔,是我没控制好扫帚,害得你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我很害怕,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害怕飞行。所以当扫帚失控的时候我也很慌乱,我没有能保护好你,还让你受伤,我很抱歉,卡菲尔。”

卡菲尔摇摇头,“弗雷德,我接受你的道歉了。所以你也不用再感到愧疚了,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的,不是吗?而且,”她顿了一下,用眼神对着弗雷德扫视了一圈,“你也受伤了,所以我们扯平了。”

卡菲尔蹲下来,“莫丽居然罚你们来处理地精了,我也好久没和那群家伙打招呼了,我和你们一起吧。”

弗雷德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蹲下来和卡菲尔一起。

乔治站在不远处,看着弗雷德,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他好像又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轻轻笑了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