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禁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怎么这么笨!害你们找错地方!”中午,赫敏捧着一本三指厚的书对着哈利罗恩这么说到。

“这是我几周前借来消遣的书。”

罗恩看着这本厚重的书,不可思议的开口:“这算是消遣?”

卡菲尔也被赫敏的书吓到了。虽然哈利已经和她说了在这几天他们都做了写什么,但当她看见赫敏捧着这本书出现的时候,仍然被她的好学折服。

“当然咯!你们看,尼古拉斯·勒梅尔是世界上唯一能制造出魔法师的人。”

“制造出什么?”问这句话的自然是憨憨罗恩。

“真是的,你们都不看书的吗?”赫敏撇了一眼罗恩,“魔法石是一种传说中具有惊人魔力的石头,能把金属变成纯金,还能制造出长生不死药,喝了就能长生不死。”

“长生不死?”

“就是死不了,明白了吧?”

“这我当然明白。”

“你们看这儿,”赫敏翻开一页,指着一段话念到:“现存唯一的魔法石,是有尼古拉斯·勒梅尔先生所有,他是著名的炼金术师,去年刚满665岁。”

哈利突然站直了身体,“所以,这就是那头三头犬看守的东西!活板门下藏着的东西就是魔法石!”

很显然,剩下三个人也明白了。

哈利看着卡菲尔他们,“我想,我们应该去找海格,他一定知道这个东西!”

穿过长桥,卡菲尔远远的就看见了那个大大的木屋。“哈喽,海格。”这是卡菲尔第一次到海格的小木屋来。

“你好,卡菲尔,”海格挥舞着他的大手,冲着卡菲尔打了招呼。然后他有一些尴尬的对着哈利说:“抱歉哈利,不好意思,今天可能不适合,我是说没有心情玩。”

“我们知道魔法石的事情了。”哈利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说到,“斯内普想偷魔法石!”

“斯内普?”海格疑惑不解。

而赫敏则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天,你们居然还在谈他!”

哈利无视赫敏的吐槽,他很严肃的对着海格说:“海格,他想偷魔法石!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偷。”

“他怎么会?”海格很明显的感到惊讶,“他可是保护这东西的其中一位老师,”他摆摆手,“他才不会想着去偷魔法石。”

“什么?”显然,海格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信息。哈利对着罗恩看过去,“你听清楚了?”

“好了,我今天有点忙。”海格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等一下,你刚说其中的一位老师?”赫敏插了嘴,“没错,一定要有用别的办法保护魔法石对不对?像是咒语,魔法这类的?”

海格点点头,“对,但我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没人能过得了路威那关。只有我和邓布利多能对付得了它。”

然后,海格就看见了两张惊讶,一张果然如此和一张你们在说什么的脸,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又不小心说漏了嘴!”

哈利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他的注意力被海哥藏在身后的东西吸引住了。

“海格,那是什么?”

“这个啊?这是”

“我想,我知道这是什么。”一旁的罗恩突然说到。“海格,你怎么弄到的?”

眼看瞒不住了,这个大胡子的巨人只好小心翼翼的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那是一颗龙蛋。“这是我在酒吧里,从陌生人手中赢来的。”

“看来好似是个烫手山芋。”

“那是”

“一条龙吗?”

“不只是龙,还是挪威脊背龙呢”海格骄傲的说。

罗恩靠近了些,他对海格说:“我哥哥查理,在罗马尼亚研究龙。”卡菲尔也在一旁点点头,她曾经就收到了查理送的一枚中国火球龙的龙鳞作为生日礼物。

细微的咔嚓声打断了屋里几个人的交谈,所有人都目光都在同一时间移动到了那枚挪威脊背龙蛋上。是小龙要破壳了!

那是一只白色圆鼻头,有着一双与身体极为不相符翅膀的龙。

“很漂亮,是吧。”海格一脸的骄傲,他走近小龙,想要逗弄它,“它妈妈可是人呢!”

“哈喽,诺伯。”

“诺伯?”四个人都是一脸迷茫,海格居然还给龙起了名字!

突然,窗外的一声响动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

“那是谁!”罗恩指着窗户喊到。

卡菲尔顺着方向看过去,“马尔福!”

“噢,天呐。”赫敏捂着嘴低声的说。

为了海格和诺伯的安全,哈利和罗恩四个人极力劝说了海格,终于在傍晚让海格同意把龙送到罗恩的哥哥查理那去。

望着海格难过的样子,卡菲尔有些不忍心,“海格一直希望有一条龙。”

“是的,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他就说了。”哈利在一旁接到。

罗恩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真糟糕”

“更糟糕的是,”赫敏顿了顿,“这事儿被马尔福知道了。”

“我不懂,有那么糟吗?”

“糟透了。”

四个人穿过长廊走到旋转楼梯上。

“我说,”卡菲尔扯了扯哈利的袍子,三个人止住了脚步,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们今天晚上就把诺伯送走,马尔福一定会去告发我们的。”

“我赞同。”这次开口的是赫敏,“虽然我很不想违反校规,但是我赞成卡菲尔的意见。”

哈利想了一下,“可以,我有隐身衣,可装得下三个人。”

“那就你和罗恩还有卡菲尔一起去吧,我得睡个好觉,为了找那块石头的来源,我都熬了几个通宵了。”赫敏微微打了个哈欠,“而且,我也不想违法校规。”

于是,四个人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告别。

“晚安,早点回来。”赫敏对着卡菲尔摆摆手。

夜晚,哈利披着隐身衣,和罗恩卡菲尔把诺伯交给了骑着飞天扫帚赶来的查理和他的同事们。

就当三个人准备回去的时候,他们在拐角处听到了麦格教授的声音。

“无论如何,我重复一遍,无论如何学生都不能在半夜四处乱跑!马尔福先生,我想你应该给我解释一下,我不相信霍格沃茨的学生有一条龙。”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知道自己完蛋了。

因为他们把隐身衣落在了刚刚的地方。

于是,可怜的麦格教授,她一个转身,就看见了站在拐角处的,三个格兰芬多的学生。

“波特先生,罗恩先生和切迩逊贝特小姐,我要惩罚你们的行为!”麦格教授极力压制着怒气,“介于你们半夜不在宿舍里休息而在霍格沃茨里乱跑的行为,你们将被扣去五十分。”

“五十分?”罗恩叫出了声。

“五十分,你们每个人!”

麦格教授停顿了一下,她的眼神依次扫过了哈利罗恩卡菲尔和德拉科,“为了保证你们不会再犯,罚你们四个人关禁闭。”

“什么?四个人?”这下惊呆的人轮到德拉科了。

“你没听错,马尔福先生。虽然你是处于善意,但是你也确实在熄灯后偷溜下来,所以你必须和他们一起接受惩罚。”

而后,德拉科满脸不乐意的和哈利他们一起被交到了费尔奇的手中。

费尔奇带着他们穿过城堡,向外头走去。他的嘴里不停的在说些什么。

“可惜现在的处罚没以前那么苛刻了,以前在受罚的时候会用铁链把你们挂在地牢里,天啊,真思念那时候的叫声。”

众人被费尔奇领到了海格那,“你们今晚要和海格一起进行劳动服务,他有点事情要办,要去禁林,你真倒霉,海格。”说完,费尔奇就转过身准备离开,“如果,你们不幸死在了禁林里,那我会非常高兴的。”

卡菲尔站在德拉科身边,她明显感觉到了身边人的恐惧,“禁林?你是开玩笑的对吗?哪里可是禁区,学生不允许去那的!那里有狼人。”

“森林里可不止有狼人。”海格拍了拍手,“好了,我们走吧。”说完就带着一只大狗和一盏灯进了森林。

不一会儿,他们就看到地上有着一些东西。

“那是什么?”卡菲尔问到。

“看见了吗?这是独角兽的血。我几个礼拜前发现了一具独角兽的尸体,而现在,这只独角兽伤的非常重。”

“所以?”

“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那只可怜的独角兽,好了,现在,你们可以选择跟着我还是要牙牙。“

我要牙牙!”卡菲尔还没开口,德拉科就抢着要了牙牙。

“那我可先说明,它可是个胆小鬼。”

“我不管,我就要牙牙!”

“那你和卡菲尔,罗恩一组,带着牙牙往西边走。我和哈利往东边走。如果你们找到了独角兽,就用魔杖往天空发射蓝色的火焰,如果遇到危险,就发射红色的火焰。”

于是,卡菲尔,罗恩和德拉科就牵着牙牙走向了西边。

“你你跟紧我。你要是丢了,我可不会去找你。”德拉科走在卡菲尔的身边,用仅有卡菲尔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大概走了十分钟,德拉科小恶魔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他猛的朝罗恩身后扑去,卡菲尔还没来得及阻止,罗恩就被吓得朝天空发射了红色火焰。

“完了,要挨骂了。”卡菲尔瞪了德拉科一眼,这家伙!

果不其然,当海格和哈利气喘吁吁的跑来,又得知这只是个意外之后,海格很生气的把三个人骂了一顿,然后让哈利和罗恩对换了一下位置。

于是,卡菲尔明显的察觉到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

是因为自己同人文看多了的缘故吗?

“圣人破特,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和纯血叛徒做朋友,还会和海格这种怪人待在一起。”

“马尔福,如果你不闭嘴的话,我不介意教训你一下。”

德拉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卡菲尔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闭嘴德拉科!还有你,哈利,你们察觉不到吗?”

“什么?”

“看那!”卡菲尔指向一处地方,矮灌木丛的后面,正躺着一只受了伤的独角兽,四支本该强健有力的蹄子僵直的伸着,如皎洁月光一般都鬃毛凌乱的洒满了一地,然后,他们看见了一个披着黑布袍子的人影正趴在地上,贪婪的吮吸着独角兽的xue液。

“那是什么?”显然,三个人都被这个场景吓到了。更要命的是,哈利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在寂静无声的黑夜里,树枝断裂的咔嚓声显得尤为突兀。

那道黑影也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他抬起了身,看见了躲在灌木丛后面的三个人。

“跑快跑!”德拉科惊叫着抓起卡菲尔的手就往身后跑去。

“不行,德拉科!哈利!哈利还在那!”卡菲尔看见哈利捂着额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急忙伸手拽住了哈利的衣角,结果三个人一齐摔在了地上。

“你这个蠢货!”德拉科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起来,又想去拽卡菲尔。

那道黑影用一种极快的速度向三个人袭来。

马人马人呢?!

卡菲尔焦急的扭头,救命亲身感受到死【】亡威胁的卡菲尔双腿发软,然后一道矫捷的身影从她的头顶略过。

是马人!

“得救了。”这是卡菲尔脑子里一瞬间的想法。

在马人的帮助下,黑影成功的被赶跑了。

卡菲尔扶起哈利,看向马人。

马人也朝他们看过来,然后他喊走了哈利。

“圣人破特,被吓破了胆。”就算是这个时候,德拉科也不忘嘲讽一下哈利。

卡菲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对哈利,还真是爱得深沉。”

不一会儿,马人就送哈利回来了。

“先生小姐,我建议你们该回去了,森林里的危险太多了。我会护送你们出去的。”

在离去之前,马人用一种很低的声音对着卡菲尔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位小姐,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东西,你很神奇,很神秘,或许,你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卡菲尔还想问些什么,但是回答她的,只有那道消失在禁林里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