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霍格沃茨的东方玫瑰 > 第7章 隐身衣和厄里斯魔镜

我的书架

第7章 隐身衣和厄里斯魔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卡菲尔醒来的时候,是在霍格沃茨的校医院。

“噢,切迩逊贝特小姐,你醒了,你已经睡了三天了。你的朋友们很担心你。”说话的是波比·庞弗雷夫人,她是霍格沃茨校医院的护士长。“只不过他们太吵了,我不得不把他们都赶了出去,不过他们都给你带了东西,就在你左边的台子上。”

“谢谢您,庞弗雷夫人。”

“噢,太客气了切迩逊贝特小姐,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以后骑扫帚千万当心,特别是你还有恐高症。你可快把斯内普教授吓坏了。”

“斯内普教授?”

“是的小姐,他在你昏迷的时候来过了,然后他就把德拉科喊走了。好了,切迩逊贝特小姐,请把这个药喝了,接着你就可以回去了。”

“好的,谢谢您庞弗雷夫人。”

卡菲尔喝完药,离开了校医院。

“嗨,哈利!”卡菲尔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哈利。

“噢,卡菲尔!你醒了?你怎么样?庞弗雷夫人让你回来了?”哈利正在往校医院走去,正好和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卡菲尔遇上。

卡菲尔小跑着来到哈利面前,她看见了有些碎裂的眼镜。

“哈利,你的眼镜怎么了?”

哈利摸了摸脑袋,正想着如何开口,身后就传来了赫敏的声音:

“卡菲尔!你终于醒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哈利在你掉下来的时候抓住了你”

“什么?!”卡菲尔惊讶的看向哈利,“你没事吧哈利?”

“呃我没”

“你放心卡菲尔,”罗恩气喘吁吁的开口,额头上还有跑步之后产生的汗水,“他除了没想到你会那么重,被你扯下了扫帚摔在草地上之外,就没什么事了,而且他还从马尔福手里拿回了纳威的记忆球!你知道吗,哈利是我们魁地奇新的找球手!”

“什么?哈利,所以你的眼镜就是因为这个碎的吗?”

“嗯不是,是巨怪。”

“巨怪?!”卡菲尔惊讶的捂住了嘴。

哈利和罗恩赫敏对视了一眼,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卡菲尔叙述了一遍,结尾罗恩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卡菲尔的肩膀:“不过没事了卡菲尔,巨怪已经被赶出去了,我们都没事。”

“这可太危险了!下次,你们不能,不允许再这样了!”卡菲尔抿着嘴,虽然这个事情她早就知道,可真的当自己也成了故事里的一份子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把个人情感摘除出去。

第一次看见卡菲尔这么严肃的样子,包括罗恩在内的三个人,都集体产生了一种默契,认真的点了点头,和卡菲尔保证不会再这样只会,才都松了一口气。

卡菲尔这才露出了笑容,她真诚的对着哈利说:“谢谢你哈利,在飞行课上救了我。嗯,可以借我一下你的魔杖吗?我的放在宿舍了。”

哈利疑惑不解,但还是把自己的魔杖递给了卡菲尔。

“谢谢,”卡菲尔调皮的冲着哈利眨了眨眼睛,然后用魔杖对准了哈利的眼镜:“oculusreparo”

“嗨,我的眼镜,它好了!”哈利惊奇的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谢谢你卡菲尔。”

卡菲尔笑嘻嘻的摆摆手,“这不算什么,好了,我得先去找一下斯内普教授,我们待会儿礼堂见面怎么样?”

“你去找斯内普教授做什么?”罗恩奇怪的开口问到,“我根本都不愿意遇到这个大黑蝙蝠!”

“噢,如果,韦斯莱先生能把给人取外号的心放一点在他可怜的魔药课上,那么,我想,他这学期的魔药课成绩,至少会是个a。”斯内普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四个人齐齐转过头来。

“韦斯莱先生,格兰芬多为你的,调笑老师,被扣去十分。”

“这不公平,教授!”哈利忍不住回到。

“不公平?波特先生不妨先看看自己手里的书,图书馆的书不允许外借。”斯内普撇了一眼哈利手中的魁地奇起源,冷冷的从他手中把书抽出来,然后又对着卡菲尔说到:“切迩逊贝特小姐,我想你需要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好的教授。”哈利还想说些什么,卡菲尔冲着三个人摇摇头,用仅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不,哈利,你再说什么的话,他又要扣格兰芬多的分了。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他可是教授。”说完,卡菲尔就跟着眼神不善的斯内普教授一起离开了。

办公室里,卡菲尔站在案桌前,低着头,等待斯内普的发话。

“我想,切迩逊贝特小姐,我找你来办公室,不是为了让你当一个不会说话的木头人的。”斯内普凉凉的声音在卡菲尔头顶响起。

卡菲尔敏锐的察觉到了里面的一丝不快。她讨好的冲着斯内普笑了一下,“西弗勒斯,你”

“我想,我们亲爱的切迩逊贝特小姐,应该先给她的老教授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掉下飞行扫帚。我去问过霍琦夫人了,我记得她说过,她走后不允许你们任何人骑上扫帚。”

“可是,马尔福拿走了纳威的记忆球!”

“所以你就不顾自己的安慰,飞上天。你是否还记得,这是你第一次独立的,接触飞行扫帚。”

卡菲尔明显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怒气在往上涨,“抱歉西弗勒斯,”她想,得先让他消消气才行。于是她讨好的开口道:“西弗勒斯,你别生气了好吗?我会注意的,我下次不会这么莽撞了,但是我只是想帮纳威拿回他的东西,马尔福”

“我想,切迩逊贝特小姐,我应该提醒你一下,你可以找教授解决这个事情,而不是,自己,愚蠢,冲动的,像一头蠢狮子一样,做一些不顾后果的事情。”

“是的教授,我知道错了。”卡菲尔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斯内普,斯内普严肃的表情在她的注视下一点一点变得放松。

“好了,卡菲尔,”斯内普转过身,走到一排魔药原料前,“马尔福我已经给过他惩罚了,斯莱特林也因为他扣掉了五分。至于你,”他又转过身,对着卡菲尔讲:“既然你意识到了错误,那就可以了。现在,过来,帮我打下手,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你这,可怜的,没人要的老教授吧。”

卡菲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蹦到他的身边,“噢,我当然不会了!西弗勒斯,我巴不得和你学习魔药呢!这样你就不会再在课上扣我的分了!”

“那我得先提醒你,”斯内普顺手给卡菲尔递了一个仙贝草,“那位,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和他红头发的朋友,似乎对我的魔药课一窍不通。”

卡菲尔一想到哈利那双迷茫的眼睛,顿时语塞。

一时间,办公室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无言的氛围。

或许是两个人早就熟悉,又或许是卡菲尔对魔药的天赋异禀,两个小时下来,两人的配合竟然十分的默契。

当卡菲尔走出斯内普的办公室之后,她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感受了颈椎的酸痛。

“哎~”她叹了一口气,“这下,我大概明白了西里斯为什么会用那种表情说魔药课的作业了。”

当卡菲尔来到礼堂的时候,她看见罗恩正在兴致bobo的和哈利说着什么,而赫敏坐在一边,以一种很不赞同的表情看着他们。

“嗨,赫敏,你怎么了?罗恩又惹你生气了?”卡菲尔在赫敏身边坐下,用手捋了捋她因为暴躁而微微炸裂的头发。

“emmmmm,赫敏她不同意我们再去看那个镜子。”哈利有一些沮丧的说。

“镜子?厄里斯魔镜?”卡菲尔回忆着自己知道的剧情,圣诞节已经过去了,算算时间哈利也应该收到隐身衣了。

“!卡菲尔,你知道那是什么?”哈利猛的抬头看向卡菲尔,“你知道它?”

卡菲尔点点头,“是的,哈利。”她看了一眼赫敏,“而且,我赞成赫敏的意见,我想,你应该远离那个东西,我不管你在这面镜子里看见了什么,但是,你要明白,现实就是现实,你不应该沉迷在虚妄的世里。”

哈利一言不发的又把头低了回去,“可是卡菲尔,我在那面镜子里,我看见了我的父母。”他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失落和难过。

卡菲尔抬起手,揉了揉哈利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卡菲尔爱不释手,“哈利,我明白,或许,今天晚上,你可以带我去看一下这面镜子,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能带我去的,对吗?”

哈利抬起头,他那双绿色的眼睛倒映出了卡菲尔的影子,哈利在卡菲尔的眼睛里看到一种情绪,那种情绪让他突然想抱住卡菲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这种想法,就好像是,他找到了一个了解他的依靠。明明他们一般大,但是在这一刻,哈利突然觉得卡菲尔就好像是他的长辈一般,他突然想对她更加依赖一些。

安静如水的夜晚,哈利带着隐身衣站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等着卡菲尔。

“哈利?”卡菲尔站在门口,低声喊着哈利的名字。然后她感受到了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哈利,是你么?”卡菲尔问到,接着她的衣袖又被扯了一次。

卡菲尔趁着休息室里没人的时候钻进了哈利的隐身衣里。

一时间,在空荡的休息室里,在一件隐身衣下,哈利感受到了卡菲尔的呼吸,闻到了卡菲尔发丝上的香味。

“走吧哈利。”这是卡菲尔第一次真的接触到隐身衣,她好奇的摸了摸衣摆。

哈利没说话,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路沉默的来到了放置厄里斯魔镜的房间。

“就是这面镜子吗?”卡菲尔看着这面巨大的落地镜,好奇的走上前。

“你能看见我的父母吗?罗恩说他只看到了自己的未来。那你呢,卡菲尔,你能看见什么?”哈利收好隐身衣,坐在一边。

卡菲尔走上前去,站在镜子面前,她看向镜子。她看到了,她看到了自己,在大战的时候,她和一个人并肩作战,并且在那道索命咒打到那人的身上之前,自己挡在了他的面前。

“卡菲尔?卡菲尔?!”哈利看见卡菲尔微微颤抖的身体,连忙站了起来,他疾步走过去,拽住了卡菲尔的手腕。

“噢,哈利,”卡菲尔在哈利喊她第二遍的时候就已经回过神了。

“卡菲尔,你看见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发抖?你是看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可是,我去查了书的,书上说这面镜子会让你看见你开心的事情。你看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开心的事情么卡菲尔低下头,是的,她开心的事情就是他活着。

还好,还好他是活着的,那么她就不害怕了。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卡菲尔才重新仰起头,“没事的哈利,我只是惊讶它让我看见的东西。”

卡菲尔对上那双充满了担忧的绿色眼睛,她第一次发现了,哈利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怪不得,原著里的斯内普,是那么喜欢盯着这双眼睛看。原来真的很漂亮。

当邓布利多走进房间的时候,卡菲尔已经靠在哈利的肩膀上睡着了。

“教授我”哈利从镜子里看见了到来的邓布利多,他有些紧张的开口。

“不,不用紧张,哈利。”邓布利多摆摆手,“既然你不方便,那就让我走过去吧。我们暂时先不要打扰切迩逊贝特小姐的美梦。”

邓布利多走到哈利面前,他冲着哈利笑了一下,“你看,切迩逊贝特小姐睡的真香啊,她真是一位可爱的并且十分善解人意的小姐,对吗哈利?”

哈利被邓布利多的话语说的有些脸红。

邓布利多收起来玩笑的面容,他对着哈利这样说到:“哈利,依我看,你和许多人一样,发现了厄里斯魔镜带来的无穷乐趣。我深信,现在你已经知道它的魔力。我给你个提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照镜子时看见的就是他自己本身的模样,它让我们看到的只是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最迫切最强烈的欲望。”

“所有欲望吗?”

“是的,但也不对。”邓布利多顿了顿,他继续说着,“镜子反映出的其实是我们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事。而你,哈利,从没见过你父母,所以你就看见他们站在你身边。但你要记住,这面镜子没法给我们知识或真理,人们在他面前虚度时光,甚至发疯。所以明天这面镜子就将会被搬到别的地方去。我必须提醒你,以后别再煞费苦心地去找它了。人不能活在梦里,不要依赖梦想而忘记生活,这样会错过身边的美好。”

说完这段话,邓布利多朝着靠在哈利肩膀上的女孩看了一眼。

哈利偏过头,从这个角度,他能看到卡菲尔微卷的睫毛,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睑撒下一小片的阴影。

卡菲尔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闻了觉得很安心。

“这味道真的很好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