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久不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终于,在罗恩快把自己的肚皮撑破的时候,这顿在霍格沃茨的第一顿晚饭才算是结束了。

卡菲尔长舒一口气,混在人群里跟着级长往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走去。

和她所知道的一样,格兰芬多的休息室要爬几层会移动的活楼梯。

“所有新生注意了!这些楼梯是会动的,所以,如果你们不想摔成猪头的话,最好在下脚前仔细看路!”铂西站在最前面,对着身后的一群小萝卜头们喊到。

卡菲尔跟在哈利和罗恩的身后,一双浅棕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四周。

“嗨,卡菲尔!”

“晚餐吃的怎么样?”

卡菲尔看面前这两个一模一样的红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莫丽知道开学第一天你们就想带着我恶作剧的花,你们一定会收到吼叫信的。”

“哦不,我可爱的小卡菲尔,我和乔治”

“我们”

“我们,可没有打算做什么!”双子对视了一眼,决定先放弃今晚的计划。

“真的?”卡菲尔眨眨眼,她可是很了解这两个人的。

“当然。”弗雷德拍拍卡菲尔的肩,然后又和乔治消失在人群中。

“晚上好,胖夫人。”

前方传来铂西的声音,看样子是到了。

“晚上好,我希望今天的新生不会出现遗漏在外的情况,你知道的,每年都有那么几个不聪明的孩子。”胖夫人打折哈欠回应到。

“好的夫人,我保证今年不会。”

“口令,孩子。”

“吉星高照胖夫人。”

在铂西说完口令之后,卡菲尔就看见胖夫人撩起自己的裙摆,移动并不矫健的身躯,给格兰芬多的众人让开了一条路。

“好的,现在,所有人都穿过这个洞去!后面就是格兰芬多的休息室!”

当卡菲尔躺在温暖的床上的时候,还不能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她转过身看了看同样还未入睡的赫敏,两个女孩在皎洁的月光下对视一笑。

第二天大早,卡菲尔就被赫敏一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在让我睡会儿,金妮。”

“卡菲尔!如果你不想饿着肚子,并且迟到的话,你最好现在立刻马上从你的床上起来!第一节可是麦格教授的课!”

卡菲尔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开玩笑,她可是知道的,麦格教授会变成一只猫抓迟到的学生。

果不其然,卡菲尔坐在赫敏的边上,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变成一只猫然后坐在教案上麦格教授。

“赫敏,多亏了你,不然我一定会被扣分的。”

“嘘,卡菲尔,就算没有你,格兰芬多也一定要被扣分了,哈利和罗恩还没来!”

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同时传来了罗恩的声音:

“赶上了!天哪哈利,你能形象老麦格知道我们迟到了,脸色会有多难看嘛?”

一旁的赫敏摇摇头,对着卡菲尔用口型说到:“他完蛋了。”

然后,卡菲尔就看见案桌上的那只英国短毛猫优雅的往前一跳,在落地前变成了麦格教授的样子。

这突然的变故让罗恩和哈利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真是太厉害了!”

“多谢夸奖,韦斯莱先生。或许,把波特先生和你变成怀表,会更好些,没准你们就知道准时的意义了。”

“我们迷路了。”哈利在一边有些委屈的说到。

“那我该把你们变成地图咯?我相信你们找到自己的座位不需要地图吧?”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法术。任何人要在我的课上调皮捣蛋,我就请他出去,永远不准他再回来。我可是警告过你们了。”麦格教授站在众人的面前,不苟言笑的说着,“那么,下面,请各位把你们面前的那根火柴,变成一根针。”

卡菲尔和赫敏都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对着各自的针念到:“transfiguration!”

“噢,很好,格兰杰小姐和切迩逊贝特小姐是最先成功的!你们为格兰芬多各自赢下五分!”麦格教授亲切的冲着她们笑了一下,卡菲尔感觉到赫敏的腰板都挺直了许多。

直到下课,也只有赫敏和卡菲尔成功的将火柴变成了一根针。

下一堂是魔药课,卡菲尔坐在这个并不明亮的教室里,心里却在为即将到来的碰面而忐忑不安。

bang!教室的大门被人用力的用魔法关上,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略过,同时,他左手边的窗户一扇一扇的关上,黑灰色的窗帘应声而落。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

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卡菲尔低着头,不敢去看那道声音的来源。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

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斯内普有意不去理会赫敏高举的手臂。“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

“我不知道,先生。”

“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斯内普仍旧没有理会赫敏颤抖的手臂。“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卡菲尔身旁的赫敏已经快把手伸到天花板了。

“坐下,”斯内普对赫敏怒喝道,“波特,回答我的问题。”

“您为什么不问一下赫敏呢教授?”

“愚蠢的救世主”斯内普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赫敏,而是低头看着卡菲尔,“那么,这位,和我们的救世主一样,一直低着头切迩逊贝特小姐,不知你是否知道答案呢?”

卡菲尔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还是躲不过啊

她慢慢抬起头,和斯内普的眼神对上,那双眼睛像海格的一样乌黑,却没有海格的那股暖意,他的眼睛冷漠、空洞,使你想到两条漆黑的隧道。

“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

“很好至少没有出错,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把切迩逊贝特小姐所说的正确答案记下来?你们还指望用自己那可怜的,愚蠢的脑子记住这些吗?”斯内普深深的看了一眼卡菲尔,“波特,由于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他顿了顿,“至于切迩逊贝特小姐,由于你的完美答案,格兰芬多加一分。”

哈利还想说些什么,卡菲尔悄悄用手扯了扯他的袍子,对着他摇摇头。

“接下来,我希望你们,两人一组,能准确的,做出这节课的作业。”说完,斯内普就回到了教案前,坐下,写起了一些东西。

卡菲尔和赫敏一组,按照书上的内容和步骤,一点点将药剂所需的东西往钳锅里放。

就在众人都安心做着药剂的时候,“小心!”

卡菲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旁的哈利扑倒在地,而赫敏也被罗恩一把拉到一边。

“pong!”

爆炸声想起之后,就是斯内普充满怒气的声音

“白痴!”斯内普咆哮起来,挥起魔杖将泛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锅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把他送到上面医院的病房去,”斯内普对西莫厉声说。

原来是纳威·隆巴顿的锅炸了,多亏了哈利,卡菲尔才没有被炸的飞起的钳锅碎片伤到。

“哈利,你还好吗?”卡菲尔看着扑倒她身上的哈利,有些担忧的开口。

“我没事卡菲尔,你呢?”

“我也没事。”卡菲尔摇摇头,和哈利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这一幕,恰巧被斯内普看在眼里,他不快的开口:“波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的好吗?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了一分。”

“这不公平!”一下课之后,哈利就忍不住冲着罗恩抱怨。

卡菲尔伸手揉了揉哈利的脑袋,“这不怪你哈利,斯内普是斯莱特林的院长,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关系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他不是在针对你,而且,他不是那种人。”

哈利站着不动,任由卡菲尔的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揉来揉去,“那我们,去礼堂吧,午餐时间了。”

“你和罗恩赫敏先去吧,我有些事情需要找一下斯内普教授,我有个地方不明白,我得去问问他。”

“什么?你居然还要去问那个大黑蝙蝠问题?”罗恩一脸不可思议的问到,“你居然还想见到他?!换我,我真的再也不想上他的课了!”

“好了罗恩,卡菲尔你去吧,我会给你留吃的。”

卡菲尔感激的朝着赫敏笑了一下,然后抱着自己的书快速的朝斯内普的办公室跑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