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重生为官 > 第五章 升旗仪式

第五章 升旗仪式


  项龙等人忙转移了话题,没有再追问许立。可众人却不知道,在他们几米外,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已经注意许立很久了。

  很快距离升旗仪式已经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开始组织前来观看升旗仪式的人群走过宽阔的马路,向天安门广场行去。许立六人也人群中一同涌向天安门广场。

  今年的十月一,天很冷,零上四五度的样子,但在天安门广场上已聚集了十几万人,人们争相向金水桥方向望去。此时天色微明,一轮弯月挂在广场上空,几缕浮云掩映着弯月,淡淡的,时隐时现。

  很快金水桥的大门开了,一位旗手,两位护旗手,三十六名礼兵身着整齐的军礼服,缓步走过金水桥。在走过金水桥,即将踏上长安大街的一刹那,整个队伍整齐的踏出了正步,锃亮的皮靴踏在路上,发出整齐划一的“嚓、嚓”声,声音响彻整个天安门广场。随着138声踏步声落下,国旗护卫队从金水桥行到了国旗杆基的围栏,138声,声声不差分毫,这让第一次来观看升旗的胖子心头一阵触动。

  天安门广场升降国旗的时间与北京地区一年四季太阳升落时间同一时刻。升旗时,按动电钮的时刻遵照太阳上边缘与地平线相切的时刻,国旗升至旗杆顶端历时2分7秒,正是太阳下边缘与地平线相切的时刻。为了确保国旗与太阳一同升起,这里每天升旗的时间都要随时进行调整。

  “敬礼!”随着一声口令,升旗手手按电钮,护卫队行持枪礼,军乐队奏响国歌。在国歌奏响第一个音符时,擎旗手以优美的动作,将国旗展开抛出。全场十几万群众,军人向国旗敬起了庄严的军礼,孩子们不顾天气的寒冷,纷纷高举手臂敬上少先队队礼,普群众面向国旗行注目礼。

  此时整个广场上虽然有十几万人,可除了国歌声和此起彼伏的照像机的快门声,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就在“敬礼”声响起、国旗被抛出的一刹那,许立站在人群中,身体一下绷得笔直,两脚后脚跟并拢,右手仿佛不受控制般迅速抬起,五指合起伸直,中指微接太阳穴,与眉同高,手心向下,微向外张,右大臂略平,与两肩略成一线。

  许立干净利落的动作吓了一边的项龙一跳。“粟子,怎么了?”项龙轻拍了一下许立,不知怎么回事,项龙从一早到现在,便一直觉得许立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到底是为什么。刚刚许立的那个军礼更让项龙心惊,自己父亲便是公安的一份子,自己接触过的警察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可不管是从警校毕业的警员,还是刚刚退伍的军人,却都没有刚才许立那个军礼给自己的那种感觉。

  项龙想了半晌才终于想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感觉——震憾!对,就是震憾!正是许立那种庄严的表情和充满感情的军礼所带给自己的震憾!其他人敬军礼时,就算姿势再标准,也没有给自己这种感觉,可刚刚许立的那个军礼却让项龙感觉到了许立的内心深入对军礼强烈的自豪感,以及可以为此不惜一切的那种决心!

  “嗯?”许立立即被惊醒。“噢,没什么,一下子想起来咱们刚入学时军训学过的军礼,复习一下!”说完许立垂便下了右手,可垂下的手却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手掌。谁能理解现在许立的心情?大学毕业后,许立便从军入伍,七年的军旅生涯,早已将军伍的一切融入了许立的血液当中。可在今天,在刚刚国旗升起的那一刻,自己竟再也没有了向国旗行军礼的权利。

  可现在若是有人要问许立是否后悔当年入伍的决定,许立可以大声的告诉他,“我不后悔!那怕是最后身死的一刻,我也从没有后悔过!我以我曾是一名共和国的军人感到骄傲、自豪!”可若是要问许立重生后,是否还会依旧选择那条曾经走过的路,许立却答不上来。

  自己七年军旅生涯,尤其是自加入到雪豹部队以后,为国家、为人民抛头额、洒热血,他没有犹豫过,在独自一人在丛林中追击十三名反华武装份子的时侯,没有犹豫过,在面对十几倍的敌人、面对敌人比自己还要优越的火力时,他没有犹豫,可想起自己最后眼看自己妻儿无辜惨死时,自己也只能血洒长街时,许立终于犹豫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为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