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法世代 > 第十一章 相聚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相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姐我错了。”鸿勍哀求到。

  “想要把控这第七课颗星子,一定先不要着急,我害怕你还控制不了你自己的力量,当魔法的强大超出施法者自身的实力的时候,你可能会引发很多的问题。”血衣魂后说到。

  “那好吧我就先放弃把控这第七颗星子好了,先继续冥修。”鸿勍说完便退出了冥想。

  想到还有三天就新生报名了鸿勍不由得有点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一起穿越过来的朋友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了。

  鸿勍和家里人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庄园,梦雨铃也跟着他一起出门了。

  “鸿勍,你要去哪里啊?”梦雨铃问道。

  去找几个老朋友,相信他们也会很高兴认识你的。鸿勍说到。

  “啊?要去见你的朋友们吗?这样啊要不我还是回去吧。”梦雨铃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转头就想走。

  “唉!别走啊,你害羞什么啊,有我在呢,放心啊没事,你多和别人交流交流,不要总是一个人自己处理事情。”鸿勍一把拉住梦雨铃的手说到。

  梦雨铃见鸿勍这样,也只好点点头。于是两人便一直手拉手在大街上闲逛,8月底的天气还是很炎热的,天上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两个人就这样手牵着手走着。

  鸿勍此时可是幸福极了,一辈子都没交过女朋友的他,从来没有过这样幸福的感觉,他就想这样一直拉着女孩的手,永远永远,也不用在乎别人的目光,陷入爱情的青春期懵懂少年,就是这样的简单。

  梦雨铃此时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和鸿勍朋友见面时的尴尬场景了,鸿勍介绍,自己尴尬点头,脸上还要露出笑容表达自己的礼貌。想着想着她便开始害怕了,于是她紧紧的握着鸿勍的手,另一只手臂挽住鸿勍的胳膊,画面十分的甜蜜。

  “你看那两个人是不是有病啊,长的挺好的的两个小年轻,就这么在太阳底下晒着,不走背阴。看起来智商不怎么高啊。”一位坐在咖啡厅喝咖啡的男子说到。

  “切,你还没看出来?估计是热恋的情侣,被爱情冲昏了头了。”另一名男子回答到。

  “秀恩爱死的快,我祝愿他们明天就分手!”喝咖啡的男子酸溜溜的到。

  鸿勍左手掏出手机给风印麟打了个电话。

  此时正在家里练习把控的风印麟,被突然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连忙接起了电话。

  “喂?鸿勍啊怎么了”

  “麟哥有空没出来聚聚啊!”鸿勍说到。

  “呦呵我以为你没了呢,一整个暑假没有消息,忙着泡妞呢啊你?”风印麟调侃到。

  “唉,小了,格局小了正经人谁泡妞啊,我这未婚妻都有了。在过两年你就能喝喜酒了。哈哈哈”鸿勍笑着说到。

  “牛掰啊你小子,从哪骗来的妹子啊,长的怎么样啊,身材好不好啊,多大啊。”风印麟激动的说到。

  “唉~别急,我都带出来了一会你就能见到了,到时候可别酸啊。”鸿勍说到。

  “狗屁!我会酸你,你哥我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风印麟吹牛到。

  “啊对对对”鸿勍直接开摆。

  之后鸿勍又给张宇杰和江南涂打了电话,相约中午12点,唐城宴见面。

  鸿勍和梦雨铃第一个到的于是便开了个包间。梦雨铃一直很不安,鸿勍发现这个女孩可能是有点社恐,看来那天自己帮她,她那个态度并不是说她怎么怎么样,而是因为社恐。

  “鸿勍,你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啊?”梦雨铃好奇的问道。

  “哦有三个人分别是,我大哥风印麟,唐城风家大少爷,张宇杰,张家大少爷江南涂我的好兄弟。”鸿勍说到。

  “哦这样啊...”梦雨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难题。

  突然门被推开,张宇杰,走了进来,啥话没说扫了一眼梦雨铃人就呆住了。

  “啧咋这么没礼貌呢!盯着看什么看叫嫂子!”鸿勍没好气的说到。

  张宇杰立刻回过神来,“哦哦哦原来是嫂子啊哈哈哈勍哥不好意思哈,草率了草率了。”

  “咋样啊你这两个月干啥来着啊。”鸿勍问道。

  “还能干啥啊,就是修炼呗,雷系引导石成功了,我现在啊也是一个有魔法的人了。”张宇杰说到。

  “牛啊你还真觉醒的雷系啊,雷系引导石那可真不便宜。”鸿勍说到。

  “唉,别总这么土鳖好不好啊,这点钱都是零花钱了啦。能觉醒雷系花点钱又算的了什么呢,你说对不对啊勍哥。”张宇杰说到。

  “啊对对对”鸿勍再次开摆。

  梦雨铃噗嗤一声也笑了出来。

  “唉嫂子叫什么名字啊?长的真是漂亮,哦不对是太漂亮了。哥你用什么方式把人家骗到手的。”张宇杰问道。

  “咳咳我呢和你嫂子一见钟情了,再加上我们两家有联姻,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对吧雨铃。”鸿勍看向梦雨铃说到。

  梦雨铃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而是又挽住了鸿勍的胳膊。

  “简直了你们对单身狗极其不友善,我看不下去了,我下去等麟哥和小涂去了。”说完张宇杰就想离开。

  这时候风印麟和江南涂一起走进包间,两人看到梦雨铃,和张宇杰之前的表情如出一辙。

  “啧,你们怎么都喜欢看别人老婆啊。”鸿勍不满的说到。

  “这就是你说的你的未婚妻?”风印麟难以压抑自己内心的汹涌波涛啊。

  “嫂子这也太美了吧”江南涂说到。

  “咳咳那个弟妹啊,你要是觉得鸿勍对你不好呢你可以来找我的哈。”风印麟没皮没脸的说到。

  “滚滚滚!快滚真心窄。”鸿勍虽然嘴上在骂,可心里可算是乐开花了。别人夸自己老婆漂亮有什么好生气的。

  梦雨铃,似乎是尴尬坏了,直接把头埋进了鸿勍胸口。

  “好了好了别闹了,弟妹都上火了”虽然风印麟确实有点不着调,不过他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有些玩笑开一开就好了,如果一直开玩笑,就会伤了和气。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也是我未婚妻,梦家大小姐,梦雨铃。14岁已经可以释放水系魔法了,天生水灵种。”鸿勍说到。

  “我就说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妹妹啊,原来是梦家的小姐啊怪不得。”风印麟说到。

  “不过倒也说的通我老爸说你们两家一直关系都很好,你们两个在一起,也没啥问题。”

  “我们风家和你们鸿家,一直有合作关系,关系也不错不过却很少和梦家有来往,这次倒好了,也可以走一走了。”

  鸿勍听着风印麟的话不由得内心慨叹,看来大家都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身份了。这样也好,如果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话,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该说不说的,我张家和你们三家关系都不错。不过勍嫂这修为,属实是厉害啊。我才只能连接5颗星子你都能释放出初阶魔法了。”张宇杰赞叹到。

  “唉我还没觉醒魔法呢,看来以后还得你们多帮帮我了。”江南涂说到。

  “小事,你大哥我就差最后一颗星子,就能释放初阶的风轨了。”到时候带你装带你飞啊。”风印麟说到。

  “唉对了鸿勍你土系修炼的怎么样了。”风印麟问到。

  “我这土系可能出了点问题……”鸿勍刚想说就听到了一个妖媚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你确定你要告诉他们这些?这可是你身上最大的秘密啊。”说话的正是血衣魂后。

  鸿勍用精神力回答到,“没事我相信他们,七八年的交情了。”

  “切小屁孩,几百年的交情都可能因为利益和权利土蹦瓦解,你这短短几年的交情算个什么啊。”血衣魂后冷笑到。

  “没事我们几个也有很大的秘密呢”鸿勍说到。

  “怎么了鸿勍你的土系出什么问题了?”风印麟问道。

  “我的土系属于融合魔法系。”鸿勍说到。

  听到鸿勍着你说风印麟表情瞬间大变,“那你这不是就废了吗!怎么会这样!”

  “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我这没有出现排斥反应,我已经可以把星子连接到第六颗了,距离魔法释放也只有一步之遥了。”鸿勍解释到。

  你是说你的这个融合魔法系,没有发生排斥?是那两个系融合的?风印麟听到鸿勍的话也稍微平静了下来,不过他还是好奇的问道。

  “土,亡灵,鸿勍并没有把血衣魂后的事情告诉他们。因为他还从内心有一丝的顾虑。血衣魂后的话确实戳到鸿勍的内心了。

  “土和亡灵能有啥效果?”张宇杰疑惑到。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看吧。反正我能确定现在我修炼没有任何的问题。”鸿勍说到。

  “还有三天开学,大家都做好心里准备了没,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安排到一个宿舍去。”鸿勍说到。

  “还一个宿舍个毛啊,陪老婆啊,你家那个小房子不是离学校很近吗?你们两个在那边住呗,学校也不是不能回家。”风印麟说到。

  “啊,不用不用,我也住校的,不用考虑我的”梦雨铃说到。

  “啧那好吧,那到时候就安排咱五个同班,咱四兄弟一个宿舍,行了就这么定了,喝酒喝酒!”风印麟好爽的说,说完便直接吹了一瓶唐城十一度。

  鸿勍也不敢示弱,也吹了一瓶,张宇杰江南涂也跟着一起。只有孟玉玲喝着桃子味的果汁呆呆的看着鸿勍,脑子里一片空白。

  酒过三巡,地上满是啤酒瓶子,还有两瓶白的和那一堆空啤酒瓶躺在一起。众人芬芬打车回家。

  鸿勍也喝的有点多了,在梦雨铃的搀扶下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鸿勍在学校附近的小房子。

  “为什么不会庄园啊。”梦雨铃疑惑的问道。

  鸿勍醉醺醺的说,“我这个样子回去我爸非得打我一顿不可,今晚咱就住这吧。虽然只有一个卧室,不过我说沙发就好了。”

  “睡什么沙发啊真是的,一起睡有什么问题吗。”梦雨铃嘟着嘴似乎有些懊恼。

  鸿勍回到卧室,掏出一根烟点燃,直接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回想起了世界大变的那一天,眨眼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如今回到这里,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一根烟还没抽一半就被梦雨铃掐了,扔到一旁,不要抽烟了,你要是在抽烟我就走了。

  鸿勍一把搂住梦雨铃的腰把下把搭在梦雨铃的肩上。

  梦雨铃挣脱开鸿勍的手说到,“你这一身酒气,去洗个澡吧。真不知道14岁就这么喝,长大了会不会变成一个酒蒙子。真是愁人。”

  鸿勍也是听话梦雨铃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卫生间冲了个澡,擦干了身体,将浴巾裹在身上走了出来,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他突然发点自己只有一床杯子。内心突然想到,“不会吧这么快就要大被同眠了吗?这也太快了吧。

  梦雨铃洗完澡出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脸色一下子就红了,你这里有睡衣吗?梦雨铃问道。

  “没有,我从来不穿那玩意。”鸿勍说到

  “那要不你还是睡沙发吧。”梦雨铃尴尬的说到。

  鸿勍一下把梦雨铃身上浴巾扯开,把她扑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本王乏了今晚王后一定要侍寝。”鸿勍说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