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莉 > 第30章 第30章

我的书架

第30章 第3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后好几天,学校里的学生议论纷纷,猜测继承人是谁,到处查找密室的资料,可惜都一无所获。

学生们都不怎么害怕,因为学校里有教授保护,而且被石化的只是一只猫,可能是个恶作剧吧。

但是格兰芬多有一个一年级学生例外,金妮·韦斯莱为洛丽丝夫人的遭遇感到非常不安,罗恩开个玩笑说最好费尔奇在肇事的人被开除之前能被石化就好了,吓得金妮·韦斯莱脸都白了。

然后,在魔法史的课上,赫敏勇敢地举起手打断了宾斯教授的讲课。

宾斯教授非常吃惊,大概他从来没遇到过在他课堂上举手的学生:“你是——”

“我是格兰杰,教授,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密室是怎么回事。”赫敏大声地说,把全班从恍惚的状态中震醒过来,大家居然都开始专心致志地听着接下来的话。

“我研究的是事实,不是神话和传说。”宾斯教授气呼呼地说。

“可是,传说都是有一定的事实基础的吧?”赫敏问。

宾斯教授惊讶极了,慢吞吞地说:“那么,好吧,你们肯定都知道霍格沃茨学校是一千多年前创办的,创办者就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拉查·斯莱特林、赫尔加·赫奇帕奇、罗伊纳·拉文克劳。在那个年代,巫师因为麻瓜们害怕魔法遭到了很多迫害。四位伟大的巫师共同建造了这个城堡保护和培养小巫师,但是斯莱特林认为魔法教育应局限于纯巫师家庭,他不愿意接收麻瓜生的孩子,所以和其他人产生了分歧,在跟格兰芬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之后,斯莱特林就离开了学校。传说斯莱特林在城堡里建了一个秘密的房间并封闭了它,直到他真正的继承人来到学校,开启密室,把里面恐怖的东西放出来,让它净化学校,清除所有不配学习魔法的人。”

“先生,密室里恐怖的东西是什么?”赫敏再次问道。

“人们认为是某种怪兽。”宾斯教授有点气恼为了不存在的传说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不再理会有关密室的询问,继续讲魔法史,同学们又陷入了昏昏欲睡的氛围中。

哈莉总算知道了一点密室的信息,既然是斯莱特林建的密室,那么继承人也应该是斯莱特林的人咯?

下课后哈莉迫不及待地拉着赫敏去找德拉科,他们聚在发现洛丽丝夫人被石化的地点旁边的女生盥洗室门口,哈莉让德拉科进来盥洗室说话。

“我不进,你忘了我是男生了吗?”脸色微微涨红的德拉科气急败坏地喊。

“嘘!别那么大声,这间年久失修的女生盥洗室没人来的,因为里面有桃金娘,我们在里面讨论不会有人发现的。”哈莉解释着,德拉科半信半疑地进去。

桃金娘在自己呆着的抽水马桶上自顾自地哭泣,她不理哈莉他们。

哈莉把宾斯教授的话告诉德拉科,问:“你的学院有没有谁是继承人的可能性?”

“我不知道,我们学院没有谁表现异常,出现心虚、得意或者疯狂的状态。”德拉科脸上一副好奇的神情,“我问过我爸爸了,我们家跟萨拉查毫无关系,而且密室在五十年前打开过一次,那次造成了一个非纯血统的巫师死亡。”

“难道上次没抓住那个打开密室的凶手吗?”赫敏问。

“这个嘛,好像是抓住了一个,他被开除了,应该被关到阿兹卡班去了。”德拉科想了想。

“阿兹卡班?”哈莉和赫敏异口同声地问。

“对了,你们不知道,阿兹卡班是位于北海中央的巫师监狱,看守是摄魂怪。”德拉科说。

“我觉得很蹊跷,如果上次就抓住凶手的话,这次又是谁开的密室呢?上次的肇事者就没说密室在哪、怪兽是什么吗?总觉得上次密室事件之后的善后很不靠谱!上次的凶手现在还活着吗?”哈莉在石砌水池边来回踱步思考着。

“不清楚,我爸爸叫我安分一点,不要管这件事,他说我是纯血统不会受到攻击的。倒是你们两个……”德拉科一副慎重的神情,对着哈莉和赫敏警告。

“没搞清楚密室里面的是什么怪兽,我们也没法知道怎么预防和避免袭击啊。谁知道被石化的条件是什么,可能不知不觉就中招了。如果传说不完全是荒唐、捕风捉影的话,那就是说密室里的怪兽已经从建校之初就一直活到现在了,究竟是哪一种神奇生物才能活一千年以上啊?简直闻所未闻。”哈莉皱着眉说,“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已知的线索是事发时吸引我的、只有我才能听得到的声音,有什么声音是只限特定种类的人才能听到的吗?如果不是人类所能听到的声音的话,难道我不是人?”

赫敏、德拉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为什么要来这里讨论啊?这里太脏了。”德拉科这时注意到周围的环境,看着污渍斑斑的镜子、表面剥落的水池、破旧不堪的隔间木门,露出嫌恶的神情。

“因为没有其他人会进来,而且这里是离案发最近的地方,我们可以找找线索,恰好这有一个幽灵,你说桃金娘会不会看到凶手和怪兽了?”哈莉高兴地说。

“你好,桃金娘。”赫敏捂着嘴,小心翼翼地走到最里面的那个单间。

哈莉和德拉科也跟上去。

一个忧郁阴沉的、戴着厚厚眼镜的矮矮胖胖的幽灵在抽水马桶的水箱里飘浮着,她停下哭泣,看着德拉科怀疑地说:“他不是女生。”

“哦,是啊,我带他进来看看……呃……”哈莉也编不出进来有什么好看的,忙转移话题,“桃金娘,万圣节前夕那天晚上,你有没看到什么人或者怪物?”

“怪物?”桃金娘仿佛受了刺激,尖声哭叫着,“我怎么知道?我的生活充满了悲伤,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家背后都在叫我肥婆桃金娘!丑八怪桃金娘!怪胎桃金娘!现在我死了,人们还不放过我!”说完悲痛地升到空中,转头冲进抽水马桶,把水花溅到他们身上。

“啊——”德拉科震惊地看着衣服上的水渍,恨不得把被马桶水弄脏的衣服隔空转移丢到到垃圾桶里。

哈莉也受不了,想赶紧从头到脚清洗一遍:“我们走吧,桃金娘什么都不知道。”

“我先走了,要是我爸爸知道我的衣服在厕所被一个幽灵弄脏了,他会把这个厕所都拆了——”德拉科不用哈莉催促,惊慌地喊着第一个跑出厕所离开这里。

哈莉跟着离开,赫敏关好盥洗室的门。

“诶,那是什么?”哈莉路过那面发生攻击事件的墙时,余光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墙对面的玻璃窗上移动。

赫敏也走上前去,发现好多只蜘蛛在玻璃上慌慌张张地爬走,看样子是要往窗外逃去。

“我从没见过正常的蜘蛛有哪种会聚在一起爬走的。”哈莉奇怪着,“这里喷了杀虫剂吗?”

“呃,没有,费尔奇对墙上的字迹用的是‘斯科尔夫人牌万能神奇去污剂’,但是不管用不是吗。”赫敏摇着头。

尽管哈莉是格兰芬多学院的,谁也知道格兰芬多的学生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但是也挡不住有些没带脑子的人对着哈莉指指点点。

哈莉注意到了赫奇帕奇的人大部分都在躲着她,就像她是洪水猛兽一样,最明显的是贾斯廷·芬列里,有次他在走廊上一看见哈莉,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就转身往相反的方向逃走了。

本来哈莉还没放在心上,但是渐渐地有些流言蜚语被她听到了,说她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连格兰芬多一年级的科林·克里维都跑到她面前问她是不是,然后被哈莉用严厉的目光恶狠狠地瞪走了。

哈莉气呼呼地坐在图书馆翻着《隐形术的隐形书》,既然那些脑子生锈的呆瓜都对她避之不及,那么学会幻身咒迫在眉睫,她也不想被傻瓜看到,免得被传染上痴呆!

虽然有隐形衣,但是没能找到合适隐蔽的房间脱下隐形衣总是有暴露的风险,如果被人们知道她有一件隐形衣,哈莉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别人更有理由怀疑是她偷偷摸摸搞的鬼。

周末的时候,哈莉没去找比鸟更复杂的脊椎动物,比如马或者羊这种哺乳动物,直接用魔杖往自己头上敲“障形炫身”和“涂影现身”来练习幻身咒,可惜欲速则不达,哈莉的身影并没能达到颜色肌理和周围的草地融为一景的效果。

很快,就有一件更紧要的事占据了哈莉的心思。

在万圣节后的第二个星期六是魁地奇赛季的第一场比赛,格兰芬多队对斯莱特林队,伍德在此之前一直发狠地让球员们加倍辛苦地训练,乔治说他的衣服从十月份起就没干过(因为十月份开始天气才晴转大雨,并且训练时难得遇上晴朗的天气)。

在比赛那天,穿好格兰芬多红色队袍、拿好扫帚的大家都聚在更衣室里听激动的伍德说鼓舞士气的话,最后伍德转向哈莉:“就看你的了,哈莉,要么赶在马尔福之前抓住金色飞贼,要么死在赛场上,我们今天必须取胜。”

哈莉目瞪口呆,伍德太夸张了吧,她为什么会有死亡这个选项?但还是安慰伍德:“我不会放水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