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莉 > 第20章 第20章

我的书架

第20章 第2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停下!停下!不!准!哭!”哈莉生气地低声发出气音,一边注意听楼下的动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弗农姨夫的声音变得有些结巴。

“对不起,”小精灵呜咽着控制自己把声音变小,最后用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充满敬意地凝望着哈莉,“从来没有一位巫师让我坐下——像对待平等的人那样——”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嫌弃你的巫师去更好的地方生活?”哈莉并不了解小精灵的处境是什么样而且怎么造成的,只能给出自己的建议。

“家养小精灵是奴隶,必须永远服侍一户人家……我服侍的那个巫师家不知道我来见你,我要为自己的自作主张把自己的耳朵关在烤箱门里惩罚自己……”小精灵哆嗦着说,“他们不会发现的,活干得不好就得主动惩罚自己,因为有时候他们提醒我更厉害地惩罚自己……”

哈莉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比德思礼家更丧心病狂的人,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精灵有生以来到底受过多少伤害,而且还要继续被虐待下去。

“你得离开那户巫师,你能自己养活自己吧?”哈莉把语气放缓,温柔地问。

“家养小精灵必须由主人放走,只有主人亲手给我衣服穿的时候,我才能获得自由,家里的人都很小心,连一双袜子也不交给我,因为那样的话,我就能永远离开他们家了。可是主人永远也不会放走我……我将在主人家做到死,小姐……”小精灵解释说。

“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哈莉想着有没有能让小精灵好过一点的方法,如果是举手之劳的话她可以帮忙。

小精灵立刻感动地嚎啕大哭,哈莉后悔得想把刚才的话吞回去,同情归同情,可是她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要被弗农姨夫找茬的话,她宁愿小精灵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不准哭!你还没说你是来干什么的。”哈莉忙不迭地把纸巾塞到小精灵手上,制止他再继续放声大哭下去。

“对不起,哈莉·波特问她能不能帮助我……我早就听说了您的伟大和仁慈……我以前还不了解……”小精灵抽抽搭搭地小声说,边用崇敬的目光望着哈莉,“哈莉·波特还战胜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而且几个星期前又遇到了那个黑魔王,再次逃脱了。”

哈莉并没有为小精灵带着厚厚滤镜的赞美而冲昏头脑,她只想知道小精灵来的目的。

“啊,小姐,”小精灵终于用纸巾抹了抹脸,“哈莉·波特英勇无畏!可是我想来保护哈莉·波特,来给您报个信,我想说,哈莉·波特不能回霍格沃茨了。”

“为什么?”哈莉奇怪地问,她并不会因为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精灵说什么就做什么。

“哈莉·波特必须待在安全的地方,我们不能失去您,如果您回到霍格沃茨,将会有生命危险。有一个阴谋,今年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将会有最恐怖的事情发生。”小精灵恐惧得浑身发抖。

哈莉想了一下,假如这个小精灵没有诓骗她,这件事是真的,那就算她不上学,其他在霍格沃茨里的人也会有危险,而且她不可能不去学校。

“能告诉我是谁策划的吗?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会死人吗?”哈莉接着问,这是最关键的信息。

小精灵发出一声哽咽,猛地把脑袋往墙上撞。

“别这样!不能说就算了,别自残知道吗?不值得。”哈莉顾不上嫌弃小精灵身上脏脏的枕套,抓住他的胳膊远离墙壁,坚定地说:“我一定要回霍格沃茨,我有朋友在那……”

“什么朋友,连信都不给哈莉·波特写一封?”小精灵狡黠地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给我写信?”哈莉怀疑地说,“是你搞的鬼?”

小精灵把脚在地上蹭来蹭去,“哈莉·波特不要生我的气……我都是为了……”

“不生气?!不生气?!我快要被你气炸了!”哈莉难得没有压低声音喊道,她最生气的就是别人自以为对她好而剥夺了她自己进行判断和选择的权利,就像佩妮姨妈、弗农姨夫那样,以为只要尽量的作践她,他们兴许就能把魔法从哈莉身上榨出来,而他们早就知道哈莉是个巫师了,却一直瞒着不让她知道,还一直把所有哈莉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的稀奇古怪的事往她身上推,指责都是她的错。

“是不是你截了我的信?快还给我!”哈莉生气地说。

小精灵敏捷地跳到哈莉抓不到的柜子上,从身上的枕套里抽出一沓信,哈莉扫了一眼最上面的信封是德拉科的花体字。

小精灵着急地注视着哈莉说:“我原本希望……哈莉·波特以为她的朋友把她忘了,就不想回学校了……哈莉·波特要向我保证不回霍格沃茨!”

“不!”哈莉不受威胁地拒绝。

“那么我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小精灵悲哀地说,他冲到门边拉开门,飞快地奔下楼。

哈莉急忙追上去,不敢去想被弗农姨夫和他的贵客们看到小精灵会引起什么样的混乱,别说在霍格沃茨会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了,待会儿马上就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弗农姨夫最不想搞砸的事却无法避免,不用想都知道她的处境要糟。

哈莉来到门厅地毯上,没看到小精灵的身影,又垫着脚尖寻找到厨房,当看到佩妮姨妈的杰作布丁、堆得高高的奶油和撒了糖霜的堇菜飘浮在天花板下边时,简直以为这是个噩梦。

小精灵蹲在碗柜顶上。

“别这么做!”哈莉压低嗓门说,“我警告你……”

“哈莉·波特必须保证不回学校……”

“没门!”

小精灵悲哀地看了她一眼,“我只能这么做了,小姐,这是为了哈莉·波特好。”

呯的一声,飘浮在空中的食物摔下来,盘子粉碎,奶油溅得墙上、窗户上到处都是。随着抽鞭子似的噼啪巨响,小精灵消失了。

客厅里发出尖叫声,弗农姨夫冲进来时,哈莉已经放弃解释,绝望地站在原地,身上溅满了布丁。

弗农姨夫费劲心思把受惊的梅森夫妇哄回客厅:“我家外甥女,脑子有点毛病——见到陌生人就紧张,所以我们让她待在楼上……”他丢了一块抹布给哈莉,从弗农姨夫脸上恐怖的神情看来,他不会放过哈莉的。

哈莉认命地拿着抹布抹洗厨房,心里想着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吧。

在弗农姨夫安抚梅森夫妇安抚地差不多的时候,一只猫头鹰从窗口飞进来,把一封信丢到梅森夫人头上后马上飞走了,梅森夫人尖声怪叫着“疯子!疯子!”,惊慌地逃出了这所房子。

梅森先生多站了片刻,告诉德思礼家人,他太太对所有鸟类都怕得要命,并问这是不是他们故意捉弄他太太。

哈莉已经听到了,害怕地攥紧抹布,弗农姨夫气得脸色发紫,把猫头鹰送的信扔过来,恶毒地喊:“拿去——读啊!”

哈莉捡起信,上面写着:“波特小姐:我们接到报告,得知今晚九点十二分你在你的住处用了一个悬停咒。根据《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第三款,未成年巫师不许在校外使用魔法,如再有此类行为,将有可能被霍格沃茨开除。马法尔达·霍普柯克。魔法部。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

原来这就是更糟糕的事情……

弗农姨夫眼里闪着疯狂的光芒:“我要把你关起来,你永远永远也别想回那个学校……如果你用魔法逃出去——他们就会开除你!”

哈莉用迟钝的脑子运转着,信息量太大她一度想放弃思考。因为一个不是她用的悬停咒而被魔法部警告了,弗农姨夫打算把她关起来而她用魔法反抗的话,会被开除,那她还能去哪呢……不反抗的话就会被关着去不了学校,多么完美的恶性循环啊。

哈莉气到发笑,她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绝路上……

第二天,弗农姨夫就给哈莉的窗户上安上了铁栅栏,往卧室门上装了活板门,到饭点的时候就送食物进去,他们一天三次让哈莉出来上厕所,晚上出来那次洗个澡,其他时间都把她锁在屋里。

佩妮姨妈送进来的只有哈莉一人份的食物,加菲在铁栅栏安装之前被哈莉赶出窗外,哈莉知道如果加菲跟她一起被锁,不仅失去自由还有可能饿死,佩妮姨妈不可能给加菲也送食物,她才不管哈莉宠物的死活呢。

就这样过了三天,被关的日子丝毫没有改变的迹象,哈莉觉得生活失去了希望,愤怒地想着下次别再让她见到那只小精灵,她非掐死他不可,而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简直是一群饭桶,连是不是未成年巫师发出的魔法都没法分辨,以前一定有很多这样的冤假错案吧,就不能想办法改进吗?这回斯内普教授还会来接她吗?她还能向谁求救?在夜色越来越深时,哈莉疲惫地睡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