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莉 > 第17章 第17章

我的书架

第17章 第1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莉拿起那瓶最小的瓶子,一口喝光里面的药水,打了个激灵,全身像被冰渗透一样凉飕飕的,她放下空瓶子向黑色火焰走去,果然穿过火焰的时候没有烧灼的感觉,接着她来到另一个房间。

奇洛就在里面。

“奇洛教授,你在这里干什么?”哈莉突然被房间里有人的情况吓了一跳,很快镇定下来。

“我刚才还在想会不会在这儿遇见你,波特!”奇洛变得很诡异,一点也不结巴和神经质了,“之前要不是斯内普给你念破解咒,我差点就能让你从飞天扫帚上摔下去死掉,现在可以把这个遗憾补上了,只要……”

“果然是你!”哈莉愤怒地打断奇洛的话,拿起魔杖指向他,“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哈哈哈。”奇洛发出令人胆寒的冷笑,“为什么,你觉得谁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你的命呢?”

哈莉想了一下,不敢相信但确实只有一种可能,又生气又害怕地说:“伏地魔,可是你不是他。”

“别浪费时间了。”奇洛啪地打了个响指,说时迟那时快,凭空出现了几条绳索蹿过来把哈莉连同魔杖捆了个结实。

哈莉气恼自己没多学点有用的防御咒语,现在被人一招就放倒了,估计也不可能有人来救她,希望纳威能跑回去,被费尔奇发现也好,起码有人知道她在这,而且她还没搞清楚奇洛想干什么。

“好了,静静地等着,等我在这面厄里斯魔镜里找到魔法石的下落,就可以干掉你了。”奇洛细细摸索着魔镜的每一处边框,喃喃地说:“只有邓布利多才拿得出这样的东西,不过他此刻在伦敦呢,等他回来的时候,我早就远走高飞了。”

“你要一块石头做什么?”哈莉听到这些话奇怪地问,一边不停地挣扎,但是绳索捆得稳稳的没松开。

“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魔法石能把任何金属变成纯金,更重要的是能制作出长生不老药!”奇洛不耐烦地说,他转到镜子后面继续摸索。

“我看见魔法石了,我正把它献给我的主人,可是它藏在哪呢?”奇洛又着急地转回镜子前面。

“你的主人,你是说伏地魔,他在哪?”哈莉忍住惧怕,开口询问。

“主人……”奇洛平静地说,“不管我走到哪,他都跟我在一起。我是在环游世界的时候遇到他的,是主人告诉了我真理,世界上只有权力才是最重要的,当我没能把魔法石从古灵阁偷出来时,”奇洛突然颤抖了一下,“他惩罚了我……”

一起?就是说现在伏地魔也跟奇洛一起在这个房间吗?哈莉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伏地魔能变身成一块石头那样的东西被奇洛带来带去吗?

“我真不明白,难道要把镜子打破?”奇洛自言自语,终于他忍不住求助:“主人,帮帮我吧!”

一个声音从奇洛身上传出来:“利用那个女孩……”

哈莉没能听出声音究竟是从奇洛身上哪个部位发出来的,奇洛就已经转向哈莉。

奇洛双手一拍,捆在哈莉身上的绳索就自动松开了。

哈莉趁绳索解开那一刻迅速用魔杖指着奇洛:“统统石化!”

奇洛的手臂啪地贴在身体两侧,双腿站得笔直,整个身体变得僵硬,扑通一声向前倒在地上,看上去像木板一样硬邦邦的。

哈莉惊魂未定,不敢靠近奇洛,远远绕开来到镜子前面,镜子照出了同样惶恐的她,但很快镜子里的哈莉露出了笑容。

哈莉倒吸一口气,差点以为闹鬼了,但是镜子里的哈莉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块鲜红的石头,然后眨眨眼睛,把石头又放回口袋里。哈莉同一时间感觉到有个重重的东西真的落进了自己的口袋。

她摸出口袋里的东西一看,是刚刚镜子里出现过的鲜红的石头,哈莉马上反应过来,这就是魔法石,真是奇妙。

哈莉把魔法石放回口袋,现在最重要的是带着魔法石逃离这里,她远远不是奇洛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个伏地魔在他身上,哈莉转身想朝门口逃去。

这时,一个尖厉的声音从奇洛的后脑勺传出来:“够了,你这个蠢货居然会笨到被一个一年级学生放倒!我要亲自来会会她……会会那个大难不死的波特!”

奇洛的束缚被解除,他背对着哈莉站起来,一圈一圈地解开了大围巾,后脑勺的地方长着一张脸。

哈莉看到后吓呆了,全身的血仿佛都停止了流动。

那张脸非常狰狞恐怖,脸色很白,红彤彤的眼睛放出光来,本来是鼻子的地方被抹平了,只留下像蛇一样细长的鼻孔。

“哈莉·波特。”那张脸说话了,“你看看我变成了什么样子!只剩下了影子和蒸汽……只能跟别人共用一具躯体才能拥有形体……不过总有人愿意让我进入他的心灵和头脑……一旦我喝了长生不老药,我就能够重新创造一副我自己的身体……好了……快把你口袋里的魔法石交出来!”

奇洛后退着朝哈莉逼近,伏地魔紧盯着哈莉。

哈莉后退着贴到镜子上逃无可逃,一时间被震慑住了想不出该怎么应对。

“多么可惜啊,当年你的父母拼命保护了你,我先动手杀你的父亲,你的母亲其实不用死的,她拼着命要保护你,可是现在你一样要死,交出魔法石,我可以让你免受更多折磨。”伏地魔邪恶的脸上露出了狞笑。

“做梦!”哈莉听到她的父母顿时有了勇气,用魔杖发出了“盔甲护身!”抵御即将受到的攻击。

“抓住她!”伏地魔尖叫起来,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解除了哈莉的防御咒。

接着奇洛转过身扑上来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顿时,哈莉额头上的伤疤钻心地疼痛起来,仿佛脑袋要从伤疤处开始裂开,眼睛立刻因为疼痛涌出了泪水,从来没遭受过伤疤疼痛的她握不住魔杖,魔杖掉到了地上。

随后,哈莉吃惊地透过模糊的泪眼发现奇洛松开了她的脖子,她额头上的疼痛也减轻了。

奇洛痛苦地弓着身子说:“主人,我抓不住她,我的手——我的手——”他的手像被火烧伤了一样,哈莉看上去觉得它们像被什么腐蚀了。

“抓住她!抓住她!”伏地魔又催促起来。

奇洛再次扑上来,哈莉往旁边矮身一滚,她顾不上捡魔杖,突然想到奇洛刚刚是似乎接触了她的皮肤才烫伤手的,现在她要试试她的皮肤会不会对奇洛造成腐蚀性的伤害。

哈莉勇敢地趁奇洛掐她脖子的时候伸出双手往奇洛脸上严严实实地盖住,奇洛惨叫着,同时哈莉也忍受着伤疤突然爆发的疼痛,这次她痛得眼里涌出更多的泪水。

但是哈莉没放手,坚持继续捂紧奇洛的脸,奇洛脸上被哈莉的手触碰到的地方开始烫红融化,他痛得恐怖地尖叫,而伏地魔还在恶狠狠地咆哮:“杀死她!杀死她!”

伤疤上持续爆发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哈莉快要坚持不住了。

在哈莉痛得晕过去之前,奇洛终于先一步失去意识倒了下去。

哈莉在忍受不住额头上的剧痛、视线陷入黑暗之前想:“我是跟他们同归于尽了吗……”

哈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铺着洁白床单的病床上,床边坐着一个眼熟的有着白色长胡须的慈祥老人,她还没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他。

“下午好,哈莉。”阿不思·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

哈莉看着眼前的校长,想起了跟奇洛、伏地魔抢夺魔法石的事情,顾不上问邓布利多教授为什么会在这里,着急地喊:“邓布利多教授,奇洛和伏地魔,他们要得逞了……”

“不要激动,哈莉,事情已经过去了,奇洛和伏地魔没有拿到魔法石。”邓布利多说,“我及时赶到阻止了他们,不过说实话,你所做的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我是说,抓到他们了吗?伏地魔……”哈莉还是恨不得马上知道全部事情。

“好吧,看来不告诉你你是不会放心的。奇洛死了,伏地魔逃走了,他仍然躲在某个地方,或许会诱惑到下一个奇洛再次出现……他不算是真正地活着,所以也不可能被杀死。”邓布利多认真地回答,“但是魔法石这一个途径他是别想走了,魔法石的拥有者尼可·勒梅和我决定毁掉它。”

“尼可·勒梅?”哈莉并不认识。

“他已经是六百六十五岁的超高龄老人了,对他来说,毁掉魔法石而面对的死亡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后,终于上床休息了。而且,对于头脑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你觉得呢?哈莉。”邓布利多笑盈盈地问。

“我?我觉得只要死亡之前没有遗憾怎么都行。”哈莉想了一下回答,“那为什么凡是我的皮肤碰到奇洛的地方会腐蚀到他?”

“这就要提及你母亲莉莉给你留下的关于爱的保护魔法,这是一个古老的魔法:当本没有生命危险的人为了保护她所爱的人而牺牲的时候,就会在那个被保护的人身上留下一个印记。所以当初想置你于死地的伏地魔没能杀死你,他的杀戮咒失灵了,反弹到他自己身上,伏地魔变成半死不活的状态,他的魔法全废了,苟延残喘,而你则留下了这道闪电形的伤疤。你身上还保留着保护魔法的印记,这个保护直到你17岁依然会流淌在你的血液里,能让当初想置你于死地的伏地魔一直无法触碰到你,因为伏地魔残缺、邪恶的灵魂碰触到拥有完整、纯净灵魂的你会让他痛不欲生。莉莉死了,为了在血缘的纽带下给你最大的保护,所以你必须在跟你母亲莉莉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那里生活,只要他们还愿意接纳你,你把那里称之为家,每年起码在一起生活一个月,才不会受到伏地魔的干扰或是伤害。”邓布利多慢慢讲述着缘由。

原来是这样,哈莉低下头难过地想着,眼泪不由自主地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往床单上掉。

原来她的父母早就给了她远远无法承受的、满满的爱意,牺牲了自己只为了她能活下去。

她还有什么理由埋怨……埋怨当初为什么只留下她,不带她一块儿走……

邓布利多假装对窗外的一只小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等哈莉情绪稳定下来,才继续说:“隐形衣我帮你拿回来了,我很高兴它帮了你大忙,当时你父亲碰巧留给了我,等你来到霍格沃茨,我终于不用再保管它了。”

哈莉被邓布利多夸张的如释重负逗笑了,调皮地问:“原来隐形衣是邓布利多教授送给我的,呃,我以后还能穿着夜游吗?”

“嘘,”邓布利多扭头看了看周围,才对着哈莉眨眨眼睛小声地说:“只要没人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