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辰之夜,火焰燎原 > 第十八章 脱离危险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脱离危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能是神秘值不足,我也没办法看懂所有的文字。”秦璐无奈的表示着。

  “难以置信,我居然真的不想杀你了。”陈世宇知道秦璐的价值,她可能是解开这个游戏的线索所在,至少也能带他走出困境,又继续说道:“有个好消息,我饶你不死。你带我走出去,怎么样?”

  “得知这个好消息本姑娘可是一点也不开心来,本来你整个人都应该是我的。”秦璐此时哪里还有害怕陌生人的样子。

  不过看着她的样子陈世宇倒是心里的不对劲消失了。

  由于光线昏暗,秦璐只能用手贴着墙壁,用触觉读字“十恶不赦之人,只能在黯淡无光之路中行走”

  “好了,这一整片区域都没有字了,不信你也可以摸一下。”

  陈世宇也懒得想这个女的有没有错字漏字,因为阴谋论跟猜疑都会让自己越来越失去方向而已。

  “可以确定,刚刚我们走出来的这片池塘,就是黯淡无光之路,我们重新下去?”

  陈世宇有点无趣的说着:“如果你的神秘学就这点作用,那么我可以肯定我们离死不远了。”

  “哦?你觉得我在骗你?”

  “没准是你的神秘学在骗你?”

  空气一下就凝固了,憋了半分钟,秦璐气不打一处来,只好开口“那我自己走,你跟在老娘后面,我保护你!”

  陈世宇也不犹豫,寻着声音就走到秦璐的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意外的是,她在发抖。

  “你真不是个男人。”

  “你可真是个好女人。”

  两人只好互相嘲讽着往更黑暗的深渊走去,第二次下水更能体会到所有感觉都被剥夺的恐惧,这不是一个水潭,更像是一个油田,如果不是自己还在思考,已经跟死人没有了区别。

  这次的下水陈世宇更加谨慎,他这次是真的宁愿副本失败也不愿意再体会一次用脑过度而进入未知领域的痛苦。

  他无法确实自己还在行走,无法确认自己还抓着秦璐,他只能努力的想象着自己在往前走的样子,世界空无一物,的确容易让人停下脚步。

  果然,不用子弹时间放慢是对的,精神消耗小了很多,这也是秦璐在出了池塘以后恢复得比陈世宇要快的原因,但是陈世宇在试炼的精神锻炼也远超过常人,而且每一次他突破到晕厥以后精神力就会成长的更加强大。

  此时的水已经没过了头顶,但是一切都开始不同了:有一些陌生的文字传入脑海。

  他开始后悔没有去触摸之前秦璐翻译的那几个字了,如果他认识一个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跟坐牢了一样。而全部的感知被剥夺后,他在脑子里发现了角落中的武若来。

  “你好啊,若来。”他下意识的打了招呼。

  “你的状态正在下滑到第二层梦里。”

  “我知道,若来。”

  “你是想问我怎么走出去吗?”

  “不是,我想问你,你能帮我吗?我感觉太累了,我睡了以后,你可以帮我往前走吗?”

  “可以。”

  得到了这句话的陈世宇,睡着了。他仿佛看到了水中的景象,他的精神力比秦璐高很多,所以走得比秦璐远,而秦璐已经如同一个死人躺在了水底,陈世宇(武若来)走了过去,拉住了她,拖着她往前走,看到这里,陈世宇彻底堕入第二层梦境。

  过了不知道多久,又是那双手刺破了黑暗,不过不同的是,在刺穿陈世宇之前还摸了摸他的脸。“到你了,我休息一会,你撑不住了再叫我。”

  “你赶快休息吧。”陈世宇又是又继续靠着想象往前走。

  通俗的解释这个现象就是一个玩家得知自己是否在行动,完全靠着电脑给他的反馈,而现在的陈世宇就是相当于一直摁着W键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前进的游戏角色。

  陈世宇休息一段时间以后,果然比上次坚持了更久,至少他认为比上次轻松多了,就算他在这里面停步不前,精神的锻炼也是不小的收获,陈世宇突然开始乐观起来。

  随着陈世宇不断的深入,电脑终于开始给陈世宇一些反馈了,只不过不是知觉上的,而是一些陌生的话语:“别往下走了,下面是深渊的野兽。”

  还有一些野兽的嘶吼,低沉而富有压迫感,面对这些反馈,陈世宇已经麻木了,他犹如傀儡一样向前走着,口中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放弃了一切,才能达到死亡的彼岸。”

  他甚至想象自己张开双臂迎接死亡的样子,脑海中又传来声音,那是人与人互相啃咬的尖叫声,暴躁而吵闹……但陈世宇更为不在意了,他甚至想象自己在哈哈大笑,他想开双臂,大笑着向前走去,你们尖叫,我就要用我的大笑嘲讽你们。

  你们为了生存拼的你死我活,我迎接死亡,冷静的宛如疯子。

  就这样他脑海中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真实,信息要把他的脑子撑爆才罢休。

  而场外的人大部分也在看着陈世宇的视觉:

  他右手拿着破烂的直剑,左手拖着秦璐,身体的铠甲开始在水里溃烂,本来在水中闭上的眼皮也被腐蚀掉了,但是露出的双眼却坚定无比,他张开嘴巴想要大笑,但是舌头早已经被泡烂。

  那被罪恶侵蚀的躯体,依然背负着希望,所有观众都在为他默默的祈祷着,有些女生甚至哭红了眼。

  而官方的解说此时也沉默不语,似乎所有的发言都不敢在此造次。

  所有人的心咯噔了一下,那个人的右腿断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巨大的痛觉使得陈世宇接管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清了前方的路,他右手把剑丢下,整个人趴在地上,把秦璐慢慢的放在背上,依然坚定的往前走,而秦璐在沉睡中,居然没有一点损失。

  而视线的另一边,不管是清风明月还是招来,或者是其他的的几个攻坚小队,都在走向这个,只有黑暗的深渊之中。

  所以陈世宇成了所有人最关注的成员,一旦他成功,那就说明其他人也有机会,或者他能成功可以把众人带走。

  而陈世宇这边每况愈下,但是越挫越勇,罪恶之神的声音也在蛊惑着他:“如果你们一群人把我杀了,那就可以用我的头骨跟【它】交易,把你们送到岸边,可惜,错误的决定就是错误的道路,到不了正确的终点。”

  很快,陈世宇的手指也开始剥离,手腕,脚腕,脖子,全部断裂。而场外的众人都不忍直视,就在此时,直播突然中断,大家都是猜测场面过于血腥了。

  然而不是,一个浑身穿着灰白色的长袍的帅哥出现在了水里,本来漆黑的世界多出了灰色,而陈世宇身体也重新拼接在了一起,死而复生的陈世宇看着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NPC,等着他开口。

  “我是星火的旧神之主,忠诚之神,而我的名字已经被新神抹去,你可以叫我尔语,就如同【罪恶】说的那样,我喜欢交易,你把这个女生交给我,我把你和你的同伴都送到血城堡如何?”他一脸得意地看着陈世宇,渴望陈世宇脸上表情狰狞,果然怒不可遏。

  可是陈世宇只是平淡地回复着:“成交。”

  “**,你这人真没意思。”

  其实不是陈世宇不想生气,而是他最后的精力只够自己说出这两个字了,说完后,他睡着了。

  尔语看到以后轻笑一声,说道“【罪恶】,把他送到【门】的那边,他的同伴如果过来,也都一起送到那边。”

  那个巨大的黑龙此时像个猫咪一样,在尔语身边不想走的样子,让他多做了几个挥手的动作才把他打发走。

  而直播重新连接上了,官方解说也得到了消息,说:各位不要惊慌,因为这个地方难度过大,所以修复了,而我们的英雄,此刻正在终点。

  过了10分钟,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这个池塘边,【罪恶】再次现身,为众人充当了一次NPC。

  这时画面再也没有给到陈世宇,而观众也无法通过自己的意志单独点播他了。

  当很多人开始反应这个bug的时候,解说开始反馈,很快得到了答案:“目前陈世宇所在的地图无法转播,因为他的进度太快了,本来正常来说是没办法那么快的,现在很多队伍都还卡在相爱相恨的那一关。”

  在【门】的那里,陈世宇再次碰到了那个灰色长袍的帅哥,尔语。“你怎么就休息那么一会?”

  陈世宇没有跟他寒暄的精力,直说道:“如何通过这个【门】?告诉我这个,我来跟你交易。”

  尔语有点玩味的看着他说道:“你觉得你是在速通副本吗?那么这样的话,我偏不让你如意,所以我的交易条件是,超过百分之90的攻坚队到达这里的时候,我再把如何通过这个门告诉所有人好了。”

  陈世宇沉思了一会,“成交。”

  “我果然是个最会做交易的【旧神】。”尔语似乎看到了陈世宇脸上的不爽,又继续说:“我还有个买卖,做成了我告诉你,那个女生的地点,怎么样?”

  “什么条件?”

  “等到你们进入【门】里,帮我杀死古爱,而古爱是谁,我会在攻坚队到齐的时候说明。”

  “那我恐怕不能跟你做交易,我不做这种无头买卖。”

  “够谨慎,不过我交代完了以后,你在也没有做交易的机会了,你确定不答应我吗?”

  “不行。”陈世宇冰冷的回答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