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女主今天读书了吗 > 第4章纷争开始了

第4章纷争开始了


  陆星桥有两个舍友,一位是八卦小能手曲音婉,一位是首富之女万珍珠。

  她觉得自己要发达了,有钱又有乐趣,若是再将那位阴了她的小贼尽快抓到,这书院倒也还算好玩。

  北山书院正中心位置有一处高高的阁楼,里头放着暮鼓晨钟,自有专人管理。

  陆星桥是新来的,觉得这北山书院奇怪得很,半路就将她丢下的樊夫子算一个,直到现在也没个人来给她讲讲书院历史,也没人来给她展望未来,连个新生欢迎会都没有。

  她坐也没个坐相,前后晃着脚,“咱们出去逛逛吧?我还没逛过这京城呢!”

  万珍珠立马回应道:“好啊!我带你好好转转。”

  两人一拍即合,当下就要往外走,曲音婉赶紧出声阻止,“不行,进了北山书院,除了每月一次的探亲假,其他时候都不能出去的。”

  还有这么个规定呢?每月才放假一回,这不是代表她一个月才能出去那一回吗?

  万珍珠被这么一提醒,也想起来了,“对对对,我爹爹说了,北山书院管得严,让我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给他捎信。”

  曲音婉又道:“除非你拔了学监的胡子,烧了祭酒的头发,再不然,就是你病得快死了,否则哪能让你捎信。”

  万珍珠听了这话,反而摇头晃脑道:“我爹爹说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钱办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是钱还不够多!”

  这话说得这般豪气,让旁的人一时半会儿竟然想不到反驳的理由。

  陆星桥开口道:“哪有这么麻烦,我爹也说了,没有什么能困住人的地方,若果有,就是那人功夫太弱了!走,我带你翻墙出去!”

  说着,陆星桥就又往外走去,万珍珠迟疑了一会儿也还是跟了上去。

  曲音婉见自己劝不住那两人,连忙也跟着过去。

  可等她追到那两人时,就看见万珍珠哭得狼狈,头上的金钗都掉了,陆星桥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哄着。

  曲音婉连忙过去,“这是怎么了?”

  陆星桥瘪了瘪嘴,“墙那头怎么还有禁军守着呀!”

  “所以我劝你们不要胡乱行动了。”曲音婉以过来人的身份无奈道:“她这是怎么了?”

  问起万珍珠,陆星桥有些不好意思道:“刚翻上墙头,被禁军吓了一跳,摔下来了。”

  解释完,赶紧又对着万珍珠道歉道:“都怪我,你别哭,都是我的错。”

  曲音婉见万珍珠哭得伤心,怕她是摔得狠了,也关心道:“摔着哪儿了?要不要去找大夫瞧瞧?”

  万珍珠抽抽嗒嗒道:“碎了...”

  “碎了?什么东西碎了?”

  “不会是骨头碎了吧?”陆星桥着急道:“快快快,哪儿疼?我背你回去。”

  在两人关切的注视下,万珍珠抽泣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被压扁了的油纸包,心疼道:“我的茶香绿豆糕全碎了!”

  陆星桥愣了一下,当即反应过来,“你哭得跟死了人似的就是因为这糕点碎了?”

  万珍珠抽着鼻子,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就带了这一包,全碎了,一块儿也没给我留!我太可怜了!”

  陆星桥扶额,嘴角抽了抽,我才可怜呢!

  曲音婉见两人都没事,便开口道:“我们回去吧,这书院四周都有禁军守着,外面的人进不来,咱们也别想出去。”

  “这不对呀!”陆星桥皱了皱眉头,“我今儿明明瞧见了一个人,他从墙外头翻进来的呀,那时候怎么没有禁军?”

  “不可能吧!”曲音婉不信道:“这些禁军都是轮班的,没有一刻松懈,连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

  陆星桥皱眉道:“可那人搭着梯子翻过来的,我还踹翻了他的梯子。”

  自然,后头又被那人阴了一把的事,陆星桥是不会说的。

  可曲音婉还是不相信,“北山书院守卫之严格,比之皇宫也是不差的,没有人能从外头进来,更不要说还是大张旗鼓的搭梯子进来的了。”

  陆星桥还想要再争辩两句,已经停止哭泣的万珍珠开口道:“我的绿豆糕...你们还有吃的吗?”

  被这么一打岔,这场争辩才算是停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鼓声就响遍了整个北山书院。

  尽管昨晚陆星桥一直想着那有本事从墙头翻过来的小贼到底是何方神圣,翻来覆去的直到鸡鸣时才将将睡去一会儿。

  但自小被她爹丢军营里还是养成一点条件反射,听着这鼓声,一个激灵就跃了起来。

  北山书院的鼓声辰时便响,大多数学子都是家里娇养长大的,也就陆星桥还算神采奕奕。

  曲音婉打着哈欠将她们几个带去课堂,刚一坐下,头就磕在桌上会周公去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女主今天读书了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