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十四章 钓鱼佬永不空军

第十四章 钓鱼佬永不空军


  对于司危这个深得嫘祖喜爱的孩子,巫炤难得的十分宽容耐心。而鸤鸠这个与他缔结契约的“盟友”,巫炤却并不在乎它的死活。

  一来,在被巫炤豢养之前,鸤鸠乃是由血气极重的战场上的弱小亡灵聚合而成,寻常的方法杀之不死。二来,这只扁毛畜生经常意识错乱,对巫炤也谈不上忠心耿耿,作风更欺软怕硬,极其喜爱看人类互相残杀,一张破鸟嘴可谓恶毒至极。

  “又是一只辟邪,又是一只辟邪……这种恶心的妖怪,怎么到现在都没灭绝,一次都能碰到两只了?唔,上次遇到了一只辟邪,那巫炤要找的人,肯定和这只小辟邪有关。”

  “小辟邪的身边,还有两个人类……不,有一个是妖,但是我从未见过这类妖物。算了,管他们是谁,肯定和之前那只辟邪有关没错!”

  落在飞起的屋檐上,鸤鸠的嘴巴叫唤个不停,不知在跟虚空中谁的幻影对话:“巫炤,这个辟邪的神魂一定很美味,快把她抓来给我!”

  “如果你能像你聒噪的嘴一样利索,自己早该能娴熟猎杀。”

  “我可是你的盟友,巫炤。我给你干活,你也不能让我饿着。几千年了,我已经几千年没尝过魂魄的滋味啦!”

  巫炤并不搭理鸤鸠,反而自言自语道:“自那两个盲蛭死后,本已丢失了那只辟邪的踪迹。但,他们后来进入阳平梦境,又被一股令人玩味的精神力引走……眼前这只小辟邪,或许的确是一个线索。而那两人的实力,亦该试上一试。”

  所谓盲蛭,乃是巫炤的一种术法。通过挖掉活人眼珠,在其大脑之中植入盲蛭,从而将活人制成言听计从的傀儡,并能够向施术者传递被寄生之人,一路上所感知的信息。

  前些天,司危为了报复黄帝后人,私下跟踪北洛在人间认识的黄帝后人——小女孩岑缨,结果反被救援岑缨的云无月击败。虽然后续巫炤也出手打伤了云无月。但北洛也在此战中觉醒了部分妖力,顺利带着三人通过空间裂缝脱身。

  丢失了目标踪迹,巫炤便以盲蛭之术跟踪。谁知在空间的另外一边,盲蛭恰巧落在莫名出现于魔域的鼎湖黄帝陵内。之后,突然冒出了形似缙云的幻影,并没有给巫炤追踪太久的机会,就在两只盲蛭观察到更多情报前,将盲蛭轻松诛杀。

  这样一来,巫炤便丢了北洛的行踪。

  不过,由于半魂莲并非近期才栽种,更不仅仅是只在鄢陵、阳平才有。而巫炤在阳平的布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人们编织的梦域逐渐稳固。

  北洛一行人刚从鼎湖黄帝陵回归,却意外进入了梦境中的阳平,结果竟又在巫炤的眼皮底下,无端消失不见,过了一段时间才回到现实当中。

  但,最后带走北洛一行人的精神力,隐约让巫炤有些熟悉的感觉……那种异样,使得巫炤确实有些想继续试探的意思。

  然而在真正的计划的稳妥之前,巫炤还不想亲身入局,于是便差遣了他苏生之后,随便收下的半妖小弟贺冲,去试一试对方的成色。

  “小丫头,姿色不错。识相的跟我走,免得都吃苦头。”

  此时此刻,谢云书三人正在鄢陵内的湖畔钓鱼消遣。结果一条鲈鱼没钓到,一位满身匪气,手持怪异刀刃、留着两撇胡子的短发大汉,倒是不出意料的上了钩。

  不过,对贺冲这个区区的盗墓贼,谢云书可没亲自出手的兴致,当即散发出灵识,寻找着附近的非常动静,试图挖出幕后之人:“半夏,打败他,很简单的。”

  “笑话,拿一根竹竿就想打败老子?不给你们一个教训,往后道上哪里还有我贺冲说话的份。弟兄们,跟我上!”

  贺冲所属的江北古考会,与黄帝后人岑缨隶属的博物学会,乃是天生的对头。而所谓的“古考”,实际就是盗墓,刀尖上舔生活。

  贺冲这人在绿林道上风评极差,杀人害命不过眨眼。他为人够狠,最近却也够走霉运,一不小心盗墓盗到了巫炤头上,而后虽勉强保下了一条命,却不得不对巫炤言听计从。

  说来贺冲也是光棍,既然反抗不了巫炤,那就不如从巫炤身上薅羊毛,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到能主宰别人的生死。

  当然为了活命,他就算不能违逆巫炤的意愿,却也保持着狡猾本性,依然不忘偷奸耍滑。现在这些的“兄弟”,都不过是他雇用的市井无赖罢了。只听他一声令下,这些临时招来的跟班,就都往钓鱼中的谢云书冲了过去。

  至于贺冲他自己,则十分厚颜无耻地冲向了半夏——反正巫炤要的仅是这个小娃儿,凭他半妖的矫健身手强壮体质,一手刀光银亮飞快,凶残不留余地的落向半夏颈部,定能轻松拿下——只要还是活的,抢到人就遛,总归是风险最小的选择。

  然而,和之前连续击败贺冲两次,用剑法斗刀法的北洛不同。谢云书可没给半夏灌输过,只能用技巧对付敌人的念头。

  再弱的辟邪,总归都是要比下等魔厉害。而王辟邪虽小,尚且不足支撑乾坤阵枢。可半夏在天鹿城自然发育了几十年,就算年龄还不够成熟,那也具备王的潜质。她此刻释放出的妖力,却比贺冲这个半妖霸烈强横太多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