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十一章:思想钢印

第十一章:思想钢印


  理论和实际,总是有很大差距的。

  理论指导实际,但也要根据实际,不断调整理论。

  “崇祯十一年,墨翟道友的麾下,有一些长期脱离基层的墨者,在种植来自海外的良种,使用来自海外的高效肥料鸟粪石之后,甚至一度喊出了亩产三千斤的口号……”

  “这也太荒谬了,亩产三千斤,就是再怎么高效的种子,再怎么厉害的鸟粪石都不管用吧?这样的计划,也能制定出来?制定这个计划的墨者,到底有没有种过田啊?他是怎么当上墨者的?”这一刻的孔子,满脸的不敢置信。

  “说起来这已经算是家丑了,我只能说原因很复杂,多种多样,总结起来不外乎是急功近利而已。”

  说到这里,熊岩就给孔子泼了一盆冷水:“这种急功近利,几乎是一种必然事件,墨翟道友没有躲过,王诩道友也没有躲过去。说起来,还是王诩道友治下先发生这种事。”

  “崇祯七年,王诩道友麾下,有锦衣校尉在制定计划之前,被商贾欺骗,直接整出来了一个来年麾下县城总收入翻倍的计划来,竟然也被通过了,要不是王诩道友审查计划的时候发现不对之处,恐怕后面的问题会更大!”

  “总之,数字计划,若是做得好了,百姓们看到朝廷每天都有进步,看到朝廷每天都比过去强上一分,可以潜移默化的提升京城百姓乃至于北地百姓对于你的信心。但若是出了问题……”

  ……

  半晌之后,孔子对于数字·计划·行政有了一个全面且深入的了解,在又给熊岩倒了一杯茶之后,孔子看起来颇为自信:“先生放心,这种情况,恰好丘是可以避免的。”

  “丘这些年来,在心灵之道上也算小有所成。可以通过握手、近距离接触的方式,直接利用特殊的气血之力,感应对方的情绪变化。检查他们,是否做到了仁义礼智信!”

  “等到计划展开之后,道友只管每日发号施令即可,丘则每过一段时间,就亲自检查一下中高层官员,保证中高层官员都配得上仁义礼智信这五个字!”

  听到这里,一种慕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孔子的这种行为方式,怎么看怎么熟悉,可一时半会儿就是想不起来,自己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

  墨子那里?

  不,墨子是通过亲自下基层,亲眼查看墨者们的所作所为来保持官吏队伍的高效率和廉洁。

  王诩那里?

  也不对,王诩就是通过厚赏和重罚来控制治下的官僚队伍。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也就是王诩那种聪明人,才能玩弄人心于股掌之间了。

  那是哪里呢?

  “那你干脆给他们大规模洗脑算了?把他们全都变成没有感情,没有欲望,一心一意只知道工作、工作、工作的工具人岂不是更好?”熊岩直接说道。

  这一刻,熊岩的脑海里终于想起来了——思想钢印!

  好好的一个孔夫子,难道要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最终化身尤里,然后在大明朝上演一场尤里的复仇?

  !!!

  孔夫子以仁义礼智信为心灵控制器,专门洗脑旧儒,把他们变成不知疲倦,没有欲望,完美符合仁义礼智信要求的工具人,然后利用这些工具人横推大明,横扫一切垃圾、渣渣。

  什么李闯、宗室、乡绅、读书人、东虏,在这样的工具人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啧啧啧

  “不不不不!”孔子连连摇头。

  “此法太过,实在是太过,不是君子所为!丘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拯救大明朝的百姓,发动这场政变,丘问心无愧。但若是随便给他们洗脑,把他们变成不知疲倦的工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这已经没有人性了!”

  “仁者爱人,尊重每一位生命,是仁的最基本要求!丘又岂能嘴上喊着仁义礼智信,可却做着不把其他人当人的举动?如此一来,丘和那些旧儒,又有何区别?”

  看着三观非常端正,甚至比自己还要端正那么一点点的孔子,这一瞬的熊岩,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小尴尬的,自己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熊岩的脸皮也早就历练出来了。所以他神色不变的道:“很好,刚才不过是师兄我的考验罢了。若你稍有犹豫,我就不会教导你数字·计划·行政的核心。”

  说到这里,熊岩就露出了笑容:“不过你很好,真的很好。我希望即使是日后,你也能记住自己今日所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师兄的这个考验,还真是……真是……真是……”

  “真是非常考验人心!”

  “那当然,不过也不可陷入教条主义的陷阱。对于普通百姓,寻常人家,我们当然要把他们当人看待,这是仁的最基本要求。但对于那些非人,已经没有人性的畜生,就不必把他们当人看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