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正在木叶扛米的长门 > 第三百二十八第章

第三百二十八第章


  她这样的反应,没有出乎带土与绳树的意料。

  雾隐忍者虽然是一群畜生,但他们有一点比鸣人强,那就是他们知道男女有别。

  有些事情他们是不会当着琳或纲手这样,明显身份很高,又很正派的女忍去做的,比于抢点女平民回来搞人体杂交。

  所以,琳与纲手只能从偶尔发现的蛛丝马迹中,察觉出他们正在进行更加罪恶的勾当。而绳树呢?出于雾隐忍者的“好意”,他甚至被邀请过参加这种人体杂交活动。

  那时候,一脸懵懂的绳树,第一次看到那种肮脏,丑陋的场景,差点当场吐出来。拼命克制自己,才没有使用加重岩之术,一拳将所有人砸成肉酱!

  铁青着脸跑开后,绳树才寻思明白,猛然懂了这些雾隐忍者,为什么那么喜欢洗澡。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脏了,连他们自己都忍受不了他们身上,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恶臭!

  整个雾隐忍者营地,因为放纵而散发出了越来越明显的腐朽气息。

  违反军纪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地狱之门,一旦打开了,就没有底线可言。

  这种情况,当然不止是绳树这个少年可以发现,实力强大的晓组织成员,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因此,当带土公开接受纲手的建议,他几乎立刻就获得了除水影大胡子以外,所有人的赞同。

  晓组织的成员们,虽然视人命如草芥,但也看不惯雾隐忍者的恶臭行为,大胡子一见这些强者的反应后,也立刻改口表示支持。

  带土对此冷然应对。

  由于他们四人是使用神威直接进入雾隐村,所以也没有被守门的雾隐忍者发现,没有受到任何打扰,一路走在因为大军出征而显得十分冷清的村内,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都怪当初宇智波斑一刀将船队给毁了。现在的忍者军队停在火之国境内,打又打不进去,退也退不回来,还断了补给,谁又约束得了那么多忍者呢?”

  带土刻意留了点路程,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给一老一小两个女人说明情况,省得她们什么也不知道,在长门面前闹笑话,“其实,只要木船造好,补给能跟上,军队的士气就能恢复,情况也会跟着好起来的。”

  说到这里,带土想起千手柱间随手一拍就能造出一片原始森林,以及佐助用木遁造了两三天,才造出那么几条木船的表现,不由得有些哑然,觉得佐助在查克拉量上,似乎也太吃亏了一点。

  当然,他其实是没什么资格哑然的,毕竟他的木遁也仅仅能用一个扦插之术而已,算是全忍界最逗逼的木遁忍者,没有之一。

  “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在乎的是这种趋势!如果现在不阻止这种行为,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呢?”纲手的表情非常沉重,“而且,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些问题,长门真的解决不了吗?我看,他只是不想解决吧?”

  带土闻言,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

  “我们不是没有船吗?”绳树却在一旁叫了起来,“这种事情,长门老大能怎么办?”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绳树复活后一时呆在晓组织里,跟迪达拉等人又混了几天,便也开始长门老大长门老大地叫了起来,对此,纲手时不时会露出头痛的表情,显得不太满意,但却没有明确地阻止过绳树使用这种称呼。

  因此,纲手现在也只是皱着眉,用力揉乱绳树的头发,开口道:“长门可是有十尾的!只要有那种东西,什么事办不到?”

  “木遁也行吗?”绳树昂着头,表示不服。

  “只要他移植祖父的细胞,就肯定可以!”纲手的语气没有任何迟疑。

  带土走在前面,听着这对姐弟的对话点了点头,想起以前绝告诉他的一些事情,补充道:“其实长门拥有千手血脉,虽然旋涡与千手本来就是远亲。”

  纲手与绳树闻言立刻瞪大了双眼,显得非常吃惊。

  “斑告诉过我,只有同时拥有宇智波加千手两种血统能力的人,才可以操纵外道魔像。而且,长门是除斑以外,唯一能通灵外道魔像的人。”

  “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吗?”纲手扬了扬眉,“操纵与通灵?”

  “我也不是很清楚。”带土头也不回地道,“大概在契合度上会有区别吧。外道魔像原本是被封印在月亮里面的。”

  “正因为这个,所以你才会选择一直追随长门?”纲手继续追问,似乎对带土并不信任。

  带土耸了耸肩:“说起来,我一开始确实是想利用他的。”

  至于后面怎么变成了这样,就一言难尽了。带土暗暗想到,长门现在是真的上天,跑去跟大筒木辉夜肩并肩了,对这样的红毛,他还有什么办法可言?

  看长门跟宇智波斑对拼时的轻松劲儿,带土是真不觉得,长门收拾他需要废多大功夫。

  几个人走在街道两旁,雾隐村居民惊讶的目光之中,穿街过巷,刚刚接近那座圆柱形建筑,就知道他们没有找错,因为,小南正从外面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回来了?”小南向他们问道。

  “我们有事情找长门商量。”纲手回答,“长门在哪里?”

  “里面。但是,现在的长门只是分身而已。”小南指了指大门。

  “他的本体究竟跑哪去了?”纲手与带土四人,朝大门走近,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脚步,呆愕地回头,道,“从雨隐村开始,我们看到的长门都一直是分身吗?几天前,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个也是?”

  长门分裂体满世界乱跑的行为,不止弄晕了雷影,气坏了黑绝与斑,现在明显连纲手也开始觉得头晕,完全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长门了。

  带土心中暗叹,觉得这就是本事啊,光玩个分身都能让周围人集体犯迷糊,这不是本事是什么?

  “好像是的。”小南一脸冷静地点头。

  看来,现在也只有她分得清哪个才是长门的本体了。

  带土四人露出了汗然的表情,难以想象能跟宇智波斑互怼,跑月亮上撒野的,竟然只是一个分身?

  擦掉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带土问道:“那,长门的分身从月亮上回来了没有?”

  “你来这里是想问这个?”小南反问。

  “这当然是问题的一部分,不,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带土回答。

  “哦,那我不知道。你进去问吧。”小南显得很无所谓。

  带土:······

  他怀疑小南是在逗他,但他没有证据。所以,他也只能按小南所说,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四个人走进大厅,看到“长门”依旧躺在那张扶手椅上,好像根本就没有移动过似的。

  但实际上,它肯定是移动过的,因为这个“长门”与之前留在雾隐村的“长门”完全不同,这一点,就连带土四人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出来。

  他们眼前这个,只随意地批了件蓝色长袍的“长门”,无疑,更接近战场上见到的那个,看上去更加强大,以及更加邪性的“长门”。

  是的,邪性,这就是眼前“长门”印在带土四人的眼中,带给他们的感觉。除了双眼非常奇怪,能让人看到极淡的,隐隐透出来的竖瞳以外,“长门”的皮肤也白得不像是正常人类,似乎能反射出一层冰冷的银光。整个人坐在那里,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却给人一种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的,强烈的威慑感,如同,一条盘在那里的蛇一般?

  “你怎么了长门?这种感觉,怎么那么像大蛇丸?”纲手盯着一言不发的“长门”,问道,“不对,你比大蛇丸那家伙看起来可怕多了,也更加······高贵?我没看错吧?”

  纲手难以置信似地揉了揉双眼。

  她这辈子除了千手柱间以外,就没把别人放进过眼内,大概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感觉到高贵这样的词汇吧。

  “长门”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错觉,肯定是错觉,我只是一个分身而已,哪里高贵了?小纲,你可不要仗着年龄大就胡说八道啊。”

  纲手顿时气得额头暴出了青筋。

  带土与琳同时瞟了一眼,似乎被人一句话怼沉默了的纲手,暗道,长门跟她提年龄,就是在给她造成“真实伤害”啊!但“小纲”又是什么鬼,与“年龄大”合在一起,不显得不伦不类的吗?

  两个人不由得思索起了这种高深的问题。

  绳树则秉承着他不受别人影响的二愣子性格,直接大声喊了起来:“长门老大,我们是来要求你约束雾隐忍者,不要再干坏事的!!!”他的声音在空荡的大厅内回荡,好像正义之声一般,让所有人精神一振。

  “这个,真办不到!”

  “长门”却摇了摇头,直接拒绝,“本体给我的任务,就只是坐在这里装逼,哦,不对,是稳定住水之国的局势而已。虽然在我看来,这两种说法是一回事。但,总之,水之国以外的事情,我可懒得管!”

  “什么——!!”绳树大叫道,“你这样也算是老大吗?”

  “长门”撇了撇嘴:“我是晓组织的老大,可不是你想象中的什么老大,你这小鬼,别给我乱加人设啊!!”

  “真是不负责任!”纲手也变得气愤了起来,“你知道,因为你的懒,会多死多少人吗?我爷爷可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的。”

  “长门”点了点头,对她表示赞同,“千手柱间的话,能够为了所谓的和平给人磕头,但我可不是那种作风。”

  “磕······磕头?”琳一脸惊讶,小声地重复着这个词。

  纲手则表情一滞,一个问题脱口而出,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是第一次五影会谈发生的事,不过,这并不重要。”

  “长门”露出回忆的眼神,很想吐槽,说,这种蠢事对千手柱间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犯过的傻还多得很呢。但它停顿一小会儿,想了想,决定还是省点口德,开口道,“正因为你爷爷有那种,天下事情都一肩挑的天真想法,所以,他死后不久,世界才会立刻就陷入动乱之中。”

  “什么意思?”纲手追问。

  “意思是,你爷爷管得太多!不懂得什么叫无为。”

  “无为又是什么?”纲手显得有点抓狂,其余人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哎,我真是没办法跟你们这群文盲沟通!”

  “长门”叹了口气,“无为,就是不要想着,刻意地有所作为。这里面的道理很深奥的,你们恐怕是理解不了!”

  这么说着,它傲然地闭上双眼,似乎瞅都懒得瞅这些家伙一眼。

  “这······我觉得他只是在单纯地瞧不起人而已!”

  一片寂静之中,纲手脸上的表情从呆滞中缓和了过来,双手握拳,对身旁满脸懵逼的小伙伴们开口。接着,她的语气又有些不自信起来,疑惑道,“应该是这样的吧?”

  带土与琳都没有回话。

  绳树则在听到“无为”这个词时,就露出了狗看星星一样的茫然表情,努力在脑子里回忆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以及他念小学时有没有学过,最后当然是一无所获!

  听到纲手的话后,他立刻就懂了,显出了愤怒,觉得“长门”就是在瞧不起人!

  “谁······谁说我们理解不了?!这个忍校里教过!恩······还考过试的!还有,老师还说我答得很好!”

  绳树大声嚷嚷了起来,声音很大,让“长门”惊讶地睁开了双眼。但吞吞吐吐地语气,却暴露了他的底气不足。也让周围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仅仅是在逞强而已。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正在木叶扛米的长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