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都市推演者 > 第三百九十八章:时间差不多了

第三百九十八章:时间差不多了


  元旦之期,终于是到来,这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叶辰从万江天堂一号别墅出来,顾梦瑶早已等在门口。

  “叶辰哥哥,月月他们已经先往飞羽山去了,我们打车过去吧!”

  叶辰点了点头,跟顾梦瑶打车来到了飞羽山脚。

  此刻的飞羽山,早已被黑衣大汉们层层封锁,许多打扮怪异,穿着奇装异服或是复古服饰的人络绎而来,在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之后,黑衣大汉们这才放行。

  肖雯月、楚晨光、李晶晶三人等在了一处空地上,看到叶辰和顾梦瑶到来,肖雯月招了招手。

  “哇,真的是被封锁起来了,山上到底在做什么啊!”

  顾梦瑶看着这极为庞大的阵势,极为惊讶。

  “我也很奇怪啊,刚才有几个人要上山,本来是被拦住了,但对方似乎报了什么‘云黔七族’的名头,就得到放行了,还有些说是什么‘鹰爪门’,‘形意门’的,也都通通放行了,怎么听起来好像武林高手一样!”

  李晶晶耷拉着脑袋,方才有许多人在她面前被放心通过,让她好不能理解。

  “不用猜了,至于上面发生什么,我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爸已经打过招呼,从那里上去就行了!”

  楚晨光扫了叶辰一眼,而后对着肖雯月几女道。

  “好耶,我们快上去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李晶晶欢呼雀跃,肖雯月和顾梦瑶也是大为好奇,倒是叶辰看着络绎上山的人群们,微微出神。

  “想不到,这一次竟然会来这么多人!”

  在他的感知之上,从他们前方入口上山的人,就不下上百,若是再算上其他入口,今天这飞羽山上观战的人,恐怕不下上万。

  上一次在庐山台上跟唐敦儒对决的时候,也未曾有过这么巨大的影响力,可见萧玉皇在华夏武道界有着何等的地位。

  “看来这些人,是来观战的!”

  楚晨光带几人走到了入口处,对着其中一个黑衣中年人笑道:“桐叔,我带几个朋友上去看看!”

  黑衣中年人满脸严肃,并未因为楚晨光的到来而有丝毫表情,只是冷漠地点了点头,提醒道:“上去之后,别人站哪里,你们就站哪里,千万不要与人发生冲突,事情结束,立刻下山,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的桐叔!”

  楚晨光颔首赔笑,而后带着肖雯月等人登上了上路,叶辰跟在他们身后,脚步悠然。

  飞羽山,足以数百丈高,是卢城第一高峰,山路陡峭,坡度极大,众人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肖雯月、顾梦瑶三个小女生,都已经累得大气直喘。

  楚晨光也是不住呼气,脸上汗珠滴落,唯有叶辰毫无所觉,站在众人身后。

  “不行了,休息一下吧,这飞羽山,真的是太难爬了!”

  李晶晶摆了摆手,靠在了山道旁,肖雯月和顾梦瑶也寻了一块石板坐下,稍作歇息。

  “喂,几个小娃子,才爬这点路,就已经不行了?你们宗门的前辈,难道平日里都没有督促你们进行体能训练吗?”

  “再慢上一些,你们或许就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决战了!”

  就在此刻,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沙哑难听,刺人耳膜。

  众人扭头,只见一个断臂老者负手前行,他虽然只有一条臂膀,但却气息沉稳,不见丝毫喘息和停顿,就好像散步一般。

  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着红衣的年轻女子,女子样貌姣好,虽然姿色不比肖雯月和顾梦瑶,却自有一股傲然气质,似乎卓然其他人之上。

  “决战?”

  除了叶辰之外,几人俱是一头雾水。

  “老人家,你在说什么呢?”

  肖雯月奇怪道。

  断臂老者一愣,随即摇头轻笑。

  “我真是年纪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糊涂了,你们几个小娃身上不具内劲,爬这点山路都会气喘吁吁,显然不是我辈中人跟你们说这些,无异于对牛弹琴!”

  “你们这几个小娃,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是华夏武道界的盛会,你们不是武者,也敢贸然上山,不怕惹出事来吗?”

  断臂老者摇了摇头,语气带着些许严厉。

  肖雯月,李晶晶几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断臂老头在说些什么,至于旁边的素裙女子,则是始终保持着高冷姿态,不跟众人说半句话。

  “老人家!”肖雯月眉头微皱,“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山上发生的事情?”

  其余人也都看向老者,大为惊奇,这老者能够上山来,身份定然不简单,肯定知道许多内情。

  老者一言不发,李晶晶则是化身了乖巧女孩的模样,对老者甜笑道:“老爷爷,您既然知道山上发生的事,那肯定很了不得了,能不能跟我们讲讲,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长长见闻?”

  断臂老者扫了一眼众人,顿了顿,这才是叹息一声。

  “看你们一个个都是富家少爷小姐,肯定是出于好奇而来,也罢,既然你们几个都已经上到半山腰了,早晚也要到山顶的!”

  “走吧,一起上去吧,我边走边跟你们讲讲!”

  众人闻言,都是大喜,老者显然是知情人士,他愿意透露一些消息,自然再好不过。

  一个个都来了精神,跟在老者和素裙女子身后,叶辰单手插兜,只在留意山路风景。

  行进了十数分钟,断臂老者还未开口,楚晨光当先问道:“老人家,今天飞羽山的人比起以往都要更多几倍,这是为什么?还有你刚才说的决战,又是怎么回事?”

  断臂老者负手前行,声音却传了过来。

  “这些人,是从华夏各地来的,当然为数众多!”

  “他们之所以要上飞羽山,是因为有两位站在武道界顶点的人物将要在山顶展开决战。”

  “武道界顶点的人物?那是什么?”

  几人闻言,俱是一脸茫然,这什么“武道界”,他们听都没听说过,至于什么站在武道界顶点的人物,他们就更是不知道了。

  断臂老者扫了几人一眼,解释道:“那些做学问的人,有自己的圈子,成为‘学术界’,玩音乐的,成为‘音乐界’,搞政治的圈子,称为‘政界’,这武道界,就是一群练武之人,一群‘武道高手’所形成的圈子,明白了吗?”

  “练武之人?”

  楚晨光顿了顿,恍然大悟,赶忙问道:“老人家,您说的是‘武术界’吧?就好像东瀛的空手道、米国的柔术、高丽的跆拳道一样是吗?”

  老者闻言,当即轻蔑一笑。

  “你所说的,只不过是一些利用身体的反应能力来对战的粗浅搏击术罢了,就是将这些东西练到极致,跟我所说的‘武道高手’相比起来也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像是什么跆拳道、空手道之类的高手,我辈武者要败他们,不过瞬息之间罢了,有什么资格跟我们相提并论?”

  “就是我老头子想要对付他们,也只需要一根手指即可!”

  老者伸出食指,在几人面前轻轻晃动,口气之大,令得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他们这里的人,虽然并没有练过武术,但对于各大拳种的高手都有一定了解,就像是跆拳道黑带的高手,徒手劈开砖瓦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一人足可以打三五个成年人,哪是这独臂老者可以应付的?

  还一根手指打赢别人,这简直就是荒谬!

  肖雯月几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已经把独臂老者当成了一个夸夸其谈的老头,心生轻视,不想再有过多交流。

  至于老者提到的什么武道界,他们完全当成了是一种骗人的江湖把戏,这世上哪有什么能够一根手指打赢跆拳道高手的人物?

  老者年老成精,看到几人的表情,他已经猜到几人所想。

  他摇头轻笑,语气带着几分嘲弄。

  “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小姐,平日里只知道花天酒地,享受荣华富贵,又何曾会想过,这个世界远比你们想象中更加大得多?”

  “你们的眼界,太过狭隘了!”

  老者似笑非笑,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便不再言语,似乎是不愿多说。

  楚晨光眉头皱起,心中升起了几分不满。

  他好歹也是一家上市集团的少东家,不说知晓天下稀奇罕见的事物,但也自诩接触过许多新奇的东西,对世间的奇闻趣事都大有了解,但老者却好像把他看成了三岁孩童一般,让他分外不服气。

  李晶晶脾气向来刁蛮,她忍不住回道:“老爷爷,你说我们眼界狭隘,那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狭隘了?”

  老人看都不看李晶晶,显然是不屑理会,李晶晶正要再开口,一道女声却是突然插口。

  “我爷爷说你们眼界狭隘,你们好像很不服气?”

  开口的正是老者身旁的素裙女子。

  她款步前行,不见她如何快速,但只是几步之间,已经超越众人,来到了前方。

  “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晶晶不忿问道。

  年轻女子扫了她一眼,这才朗声开口。

  “你们几个根本不了解何为武道,以你们世俗的眼光去看待评论,当然是目光狭隘!”

  只听她轻声道:“所谓的武道高手,跟你们所想的那些跆拳道黑带、空手道黑带根本不是同个级别的人物。”

  “在电视或者电影上,你们应该看过所谓的武林高手吧?他们举手投足,就可以开山裂石,一掌挥出,就是千斤巨鼎都可以扫飞,这并非是杜撰出来的,而是的确存在!”

  “我爷爷所说的武道高手,比电视剧上的那些武林高手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爷爷本人就是一位武道高手,他一拳,就可将前面那块巨石打碎!”

  她说完,青葱玉指一点,指向了前方一块万斤大石。

  肖雯月,顾梦瑶几人回头互望,一脸无语的神色,她们本来看这个女子古风古色,气质不凡,但现在看来,根本跟老者是一丘之貉,都是在说些天方夜谭的东西!

  这是一个科学的世界,哪里存在那种一拳一脚可以崩山裂地的武林高手存在?那不过是存在于武侠中的人物罢了,他们怎么可能相信?

  这大石少说也要四五人合抱,重量密度都不知道何几,想要一拳打裂一个口子,那都已经是极为困难了,还一拳打碎?你以为这是在拍武侠片?

  女子知道几人心中不信,她并未生气,只是淡漠摇头:“无论怎么跟你们说,你们都不会相信,那不如给你们看点实际的东西!”

  她话音落下,忽而纵身一跃,身形拔高数丈,已经落在了那两米多高的大石上。

  “这”

  肖雯月几人悚然一惊,就算是楚晨光,也是表情凝固,大为震撼。

  这世上最为顶尖的运动员,最高助跑跳跃高度也不超两米,就是美职篮的顶尖篮球手也仅是如此,但这素裙女子却是轻轻一跃,便超越两米高度,简直像是在看超级英雄电影一般。

  看到众人的表情,女子面上现出一抹得意,忽而手臂一甩,玉掌已按在了那巨石顶端。

  “咔嚓!”

  断裂之声传开,众人惊诧地就看到,本是完好无损的巨石上忽然现出无数裂纹,宛如蛛网般蔓延,在女子出掌的瞬间,他们明显能够感觉到脚下地面颤动了一下。

  几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女子突然飞身而出,在半空一个旋身,一脚踢在了裂缝最中央。

  一块需要几人合抱的大石,当即断裂,几颗碎石激射向侧面,打得山石作响。

  肖雯月几人呆若木鸡,怔在原地久久未有反应,眼中尽是骇然震撼的神色。

  一个比他们最多大上击碎的女子,一跃两米多高,一掌一脚将万斤巨石击碎,如果不是他们这么多人在场,他们几乎都认为自己还在梦中!

  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奇幻离奇了一些,这都是只有在大片或是武侠剧之中方才会出现的场景,但现在却真实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女子轻轻一跃,宛如一片羽毛落在肖雯月等人身旁,她面上带着高傲神色,冷然道。

  “这就是我们武道界的武者所拥有的力量,现在你们相信了吗?”

  几人吞咽唾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断臂老者满意点头,从刚才那一击来看,女子的修为又再精进了。

  肖雯月几人彻底陷入了震惊之中,她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她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走在后面的叶辰。

  叶辰竟只顾着欣赏风景,似乎对她刚才的一番展示毫不感冒。

  女子眉头微微颦起,叶辰的反应,让她大为不解。

  她未来得及细想,肖雯月几人已然回过神来,全部惊呼出声。

  “这世上,真的存在那种随手就可以造成巨大破坏的武林高手存在?”

  尽管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们相信,但眼前的一切,他们却不得不信。

  “我这点能耐,都还无法算得上是强者,以我爷爷的修为,如果要打败我,一只手掌就够了!”

  素裙女子淡淡道。

  肖雯月几人闻言,身躯再震,她们本以为素裙女子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这老者居然仅凭借一只手就可以击败他,那老者又有多强?

  无怪老者说他们目光狭隘,现在看来,这世上的确有许多他们并不知晓的东西存在。

  几人好半天才恢复平静,李晶晶最是好动,她自来熟地靠近素裙女子道:“这位姐姐,难道今天上山的人,除了我们之外,全都是武道界的人吗?”

  女子并未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李晶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兴致十足,又追问道:“这么说来,这些人在飞羽山汇聚,都是为了看刚才老爷爷说的那个‘决战’?”

  肖雯月、顾梦瑶、楚晨光三人也扭过头来,满心好奇。

  “当然!”素裙女子眼中闪过敬畏和憧憬,肃然道。

  “这次决战,乃是当今我们华夏武道界两位顶尖武尊的决战!”

  “武尊?那是什么?”

  几人都是一头雾水,他们正想细细询问,断臂老者忽而一抬手,让他们禁声。

  肖雯月她们一脸莫名,就在此时,后方山风呼啸,似乎有大风刮过。

  几人扭头一看,顿时骇然欲绝。

  只见在山林之间,一道白色身影腾挪飞跃,那布满荆棘树干的密林,对其来说好像不存在般。

  这是个中年男子,身着蟒袍,他脚尖在轻飘飘的树枝上一点,就飘向前方十丈,只是数个呼吸,他已经从众人头顶略过,直往山顶而去。

  其所过之处,风流猎猎,四周草木皆是被一股无形力量排开,纷纷断折坍塌,现出一个通道。

  此人只是从侧方通过,所带起的威势,却是不知道比刚才素裙女子出手强了多少倍!

  “那就是一位武尊,武尊,是所有武修者梦寐以求的境界,武道界至强的存在!”

  直到那个蟒袍男子消失远去,独臂老者这才开口,语气中带着无限崇敬。

  几人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肖雯月脚步微顿,忽而转头看向叶辰。

  她想起了叶辰曾对她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金钱权势皆不过粪土,最重要的,是足以掌控人生死的力量。

  那这些武尊高手所拥有的力量,是否能够算得上掌控人的生死?

  第一百四十四章时间差不多了

  肖雯月凝视叶辰,陷入了沉思之中,素裙女子却是对老者问道。

  “爷爷,刚刚过去的是哪一位武尊?”

  老者收回目光,沉声道。

  “云黔七族之一,窦家家主——窦万归!”

  “原来是他!”素裙女子轻抚发梢,满脸感慨之色。

  “听闻窦家掌控云黔交界七分之一的土地,有上百年的家族历史,每一辈必出武尊,无怪会有这么强大的威势!”

  肖雯月回过神来,好奇道:“窦万归?刚才那人就是一位武尊高手吗?不知道他跟老爷爷比起来,谁更厉害?”

  独臂老者闻言苦笑,摇了摇头:“我当年全盛时期,也只是半只脚迈入武尊,跟真正的武尊相比,我差了太远,便是十个我,也敌不过一位武尊!”

  众人都是心头惊愕无比,老者能够一只手击败素裙女子,武功定然极高,但他却说十个自己都敌不过一位武尊,那武尊究竟有多么强大?

  肖雯月几人心中都升起了十分的好奇,恨不得亲眼见到武尊出手!

  继窦万归之后,又有几道身影从林中穿梭而过,竟是没有一人比窦万归弱上分毫,显然都是武尊高手,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赣西省陆家家主,陆天舒!”

  “云黔七族之一吕家家主,吕峰!”

  “还有药王殿殿主,药空闲?”

  几乎没过去一人,独臂老者都会报上一个名字,每一个都是当今华夏武道界颇负盛名的高手强者,看得肖雯月几人眼花缭乱。

  素裙女子表情也是大变,她本以为这次飞羽山凑热闹前来观战的大都是寻常武者,却没想到,会有如此多的武尊高手到场!

  “一次决战,引动如此多的武尊高手前来观战,这比起当初萧玉皇与叶云龙一战,更加盛大数倍!”

  断臂老者轻声感慨:“萧玉皇这次出山,惊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肖雯月等人都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光是刚才经过的武尊便已经不下一手之数,此刻在这飞羽山顶,定然是聚集了无数的武道高手,就像是武侠中所描述的“武林大会”,天下英雄群集。

  她们巴不得早点看到这一幕盛况!

  而不管别人走得多快,叶辰却一路兴致缺缺,闲庭信步!

  又登了上千道台阶,众人终于是来到了山顶,肖雯月四人顺着山顶四周看去,顿时满心震怖。

  飞羽山顶,整个卢城最高峰,平日里这里虽然游客量惊人,但今天,却是不知道比平时要更加火爆多少倍,在飞羽山山谷边缘,已经围满了数以万计的人,只见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有人踩在大树上,有人落于巨石之顶,有人以木柱支撑,尽皆有之。

  肖雯月环顾四周,方才断臂老者所介绍的那几位武尊高手全都在列,每人分立一处,所在之地,周围的人都识趣地退开数米,自成一方天地,大有俯瞰苍生的气度,大气磅礴。

  楚晨光却是注意到,这些所谓的武道界中人身后站着的人物,瞳孔一缩。

  吴广富、林天南、徐渊庭、张国彪等川省地下枭雄,赫然都在场。他们虽然带了许多人手前来,此刻却好像随从跟班一样,只能隐没于武者之中,毫无牌面可言。

  楚晨光心头震颤,这些川省巨头,哪一个不是雄踞一城,地位无上,但面对这些武道高手们,却只能屈居人下,战战兢兢,这再一次让他领略到了武修者的无上威势。

  到此时此刻肖雯月等人方才知道,她们自诩出身大富之家,见多识广,实则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众人正惊奇之间,侧方不远处的悬崖边,忽而传来一声大笑。

  几人扭头看去,只见赣西省陆家家主陆天舒眼中战意勃勃,看向了一旁的药王殿殿主药空闲。

  “药空闲,五年未见,当年与你交手,我输了半招,今天既然在这飞羽山巅遇到,不如再拼一招如何?”

  周边的一些武者都是面露惊讶,没想到这两位武尊还曾经有过交手。

  药空闲负手而立,气度卓然,身后的药莜容颜清冷绝世,引得许多年轻武者暗暗关注。

  听得陆天舒开口,药空闲偏头看来,他并未答话,只是手掌一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好,痛快,就接我一掌吧!”

  陆天舒大笑出声,周围的一群武者当即向着旁边退开,面色凝重,生怕这两位武尊之间的交手波及他们。

  下一刻,陆天舒身形晃动,瞬间欺近药空闲三丈范围内,一掌拍出。

  无形掌力顺势扫出,风流呼啸,将无数碎石落叶卷入其中,直奔药空闲而来,隐隐间形成一条长蛇的形状。

  这一幕,看得肖雯月几人惊呼出声,这根本就和电视剧上那些武林高手以内劲催发掌力一模一样,甚至更具震撼力。

  药空闲身前劲风袭来,他却是神色不变,只是袖袍一挥。

  “砰!”

  一声闷响传开,无形之中宛如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炸裂,肖雯月几人只觉得胸闷发堵,呼吸不畅。

  而药空闲和陆天舒身前的地面却是龟裂,气劲喷薄,无数石块被震飞上天,几个修为稍弱的观战者,直接被无形气劲打得倒退十几步。

  肖雯月几人虽然距离不近,但仍旧能够感觉到地面微微颤动,就好像轻微的地震一般。

  四人骇然抬头,脸上表情难以名状,周边的许多武者,包括断臂老者,俱是露出艳羡神情,这便是他们修武的目标,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境界!

  “这就是武尊的力量,好可怕!”

  肖雯月、顾梦瑶几人暗暗倒吸凉气,不过是随手一掌,便有如此威势,这若是打在人的身上,那岂不是片刻之间就可以夺人生命?

  肖雯月忍不住想到,要是能够拥有这般强悍恐怖的力量,那什么金钱权势,什么背景身份,岂不都是浮云一般?

  她忽而想到了什么,朝叶辰看去,叶辰却只是靠在一颗大石旁,双手枕头,眼眸已然闭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都市推演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