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诸天邪武 > 第二十五章 一招摄群雄(求订阅)

第二十五章 一招摄群雄(求订阅)


  苏阳离开闭关之所急速飞驰的朝着打斗场地赶去,六大派围攻光明顶这场精彩桥段自然不能错过,毕竟这是收服明教众人的重要步伐之一,同时也是威慑天下武林的重要一环。

  毕竟未来苏阳要统领整个明教推翻蒙元,若是六大派成员在暗中使绊子,明教义军会很麻烦的。

  所以,这一次武力威慑六大派成员至关重要,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其实,对于明教杨逍等人的武力苏阳倒是觉得还行,但能力真心没有看上,除了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外,不具备任何行军大战的能力,比徐达、常遇春之流差远了。

  如果,杨逍等人能够齐心协力,一同对抗外地,不发生内斗,岂会遭受到成昆的暗算,最后差点遭遇灭顶之灾?

  如果,他们能将明教护教成员全部召集起来,布置在各大先要关卡撒花姑娘,纵使六大派高手再多,说想要铲除明教,攻上光明顶,几乎就是天荒夜谈。

  因为,明教的势力整体加起来要比六大派强大不少,否则,他们也不会一同联合起来对抗。

  当然了,若是天下明教下属统领的义军都回归的话,六大派恐怕都不敢出各自的门派,心中还得不停的起到,期望明家不要找他们麻烦。

  可惜,明教自从阳顶天“死后”就变得四分五裂,人心涣散,导致很多重要成员纷纷离开光明顶,不在过问明教事物,就连对天下义军都失去了相应的掌控。

  其实,关于这点从“汉水城”义军对待彭莹玉徒弟的态度就能看出,虽然徐达等人名义上惠文和尚毕恭毕敬的,不敢对他有丝毫的逾越之礼,但暗地里却在谋划着取他性命,充分显示出天下义军对待明教的态度,不说阴奉阳违吧,起码是不会听从明教的指挥。

  六大派选择这个时候攻打明教,正是摸清了明教的底细,加上有成昆为首的蒙元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自然水到渠成。

  不然,借给六大派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从遥远的万里之外对明教发起进攻。

  不过,明教众人也不全是无情无义之人,当年跟杨逍争夺教主之位,闹得不欢而散的蝠王韦一笑和五散人等听到六大派要围攻光明顶的风声时,纷纷赶回光明顶护教。

  不仅是他们,就连早已自立门派,成立天鹰教的殷天正也带领着天鹰教的人马勤师而回。

  而且,五行旗也放下与天鹰教的不和,选择守卫光明顶要地,抵挡六大派成员。

  由此可见,明教众人虽然彼此间互生间隙,但他们对明教还是非常忠诚的,只不过是缺少一个有能力、有魄力、有担当、有微信的领导者罢了!

  不然,哪来这么多屁事!

  不过,现在好了,苏阳出现以后,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不管是天鹰教和五行旗的间隙,还是五散人与杨逍的不和,都会化干戈为玉帛,恢复成昔日的情分,但不是现在,需要苏阳将六大派击退才行。

  就这样,苏阳很快便穿过无数庭院走廊,眼前出现一处巨大的广场,上面站满了人,一方是以六大派为首的“正道”之人,另一方是老弱病残的明教“残余”。

  相对于六大派成员来说,明教人员的样子有些凄惨,各个身上带血,有的还是缺胳膊少腿的,就连明教高层杨逍等人也是气血衰弱,一副重伤垂死的状态。

  反观六大派成员,一个个面色红润有光泽,虽然衣服须发等有些凌乱,但比明教的凄惨却好了无数倍,而且人数众多,士气如虹,隐隐形成包围之势,显然是想将明教成员赶尽杀绝。

  不过,此刻明教队伍前面站着一个头发斑白,长眉胜雪,垂下眼角,鼻子钩曲,有若鹰嘴,身材魁梧的黑衣老人,正于一个满脸充满风尘之色,两鬓微见斑白的中年剑客对峙,显然气氛不太友好。

  苏阳心知,两人定然是白眉鹰王殷天正和武当七侠之一的殷梨亭,因为光明顶之战的开端正是殷梨亭率先站出来讲话的。

  对峙片刻,只见那中年剑客左右巡视两眼,发现六大派之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双手合一抱下拳,道:

  “殷教主,如今形势非常明朗,贵教大势已去,还是束手就擒吧,免得徒增伤亡!”

  殷梨亭说的有理有据,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失了礼数,但话语中的含义非常明显,就是在劝说殷天正放弃抵抗,否则,明教将会被一网打尽。

  殷天正年过六十,吃过的盐比殷梨亭走过的路都多,岂会听不出他话语中的含义,不过他没有理会,重重的冷哼一声,道:

  “哼,明教从建立开始到如今,上上下下,无数教众,只有站着死的,没有跪着生的。

  想要我明教放弃抵抗、束手就擒,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今日,我,殷天正,为了守护明教圣火,一定会与你们血战到底,绝对不会妥协!”

  殷天正别看年岁已高,面色苍白无力,周身气息有些不稳,但气度却非比寻常,尤其是视死如归的气势,在场所有人员见了都肃然起敬,心升佩服。

  殷梨亭闻言,眉头慢慢紧蹙起来,看向殷天正的眸光变得不善起来,就连声音都显得有些冷冽,道:

  “殷教主,因为一个不理智的决定,葬送了无数人的性命,你可要想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此时,殷梨亭儒雅的形象全然消失,全身充满浓烈的杀意,就连手中那把带着斑斑血迹的长剑也已经高高举起,做出攻击之状。

  显然,若是殷天正不识好歹,他就不客气了。

  “殷六侠,跟这些魔教妖人何须多言?

  今日就让我们一起把这些邪魔外道铲除吧?也好让未来的武林清净清净...”

  就在殷梨亭话语声刚落,不等殷天正回复,站在一旁有些安耐不住的灭绝师太上前两步,抢先发言,话语中透漏出森然的杀意,配合上那副令人恐惧的面容,好像地狱出来的老魔女,让人不敢直视。

  不知道是不是灭绝师太这句话引起了共鸣,又或者是其他,总之,六大派成员听到这句话后,纷纷发出怒吼:

  “消灭魔教,斩草除根!”

  “消灭魔教,斩草除根!”

  “消灭魔教,斩草除根!”

  ......

  声浪一波接着一波,产生肉眼可见的涟漪飞速的笼罩士气低落的明教成员,使得很多人都露出死灰一样的脸色。

  在他们看来,光凭殷天正一人根本抵挡不住六大派的进攻,或许,下一刻,他们就会被六大派成员斩杀,所以,一个个都露出溃败后的死气,丝毫没有觉得会有生还的可能!

  杨逍等七位高层气的浑身发抖,有心想就地站起,好好教训一下这群该死的王八蛋,但碍于苏阳的谋划,他们只能忍着,看着六大派在自己面前嚣张。

  “哈哈哈~,我们是魔教妖人,那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又是什么?

  见风使舵,以多欺少!

  哼,不论今日结果如何,你们中原六大派定然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因为,你们帮助蒙元朝廷铲除了最大的敌人,算了,跟尔等这些蒙元的帮凶没有什么好说的,还是动手吧!

  现在,你们谁想过来领教老夫的高招?

  当然,你们若是怕了,觉得老夫武功高强,单打独斗不是对手,可以一拥而上,老夫也会一一接着,绝对不会怯战。

  不过,若是尔等败了,立马滚出光明顶...”

  殷天正冷冷一笑,相对于明教其他人而言,他看的却非常清楚,眼前这些六大派成员绝大多数都是色厉内荏之辈,除了个别人之外,全是助纣为虐,不值得他好言相对。

  同时,他为了能够拖延时间,故意讥讽对面六大派成员,用所谓的江湖道义限制他们群起而攻之再好不过了!

  不得不说,殷天正果然是老江湖了,到了现在,还能有心思算计别人,确实厉害!

  “放肆!”

  “放肆!”

  “殷老匹夫,休要放肆,当我们六大派无人不?”

  ......

  殷天正这话一出,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六大派成员全都怒火连连,纷纷发出咒骂之声,就连宋远桥等人也暗自发怒起来,看着殷天正的目光不在和善,露出一丝丝阴冷的杀意。

  殷梨亭轻哼一声,转头看向一盘的灭绝师太,沉声道:

  “师太,诸位,稍安勿躁,听在下一言。

  今日,倘若我等真的群起而攻之,确实有些胜之不武,这样会落下口舌。

  不如就按照殷教主的意思,单打独斗,这样也不损我们正派的名声。”

  “好,就让那些魔教众人睁大眼睛看看,我等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是如何击败他们这颗救命草的,这样也好让他们死的心服口服!”

  灭绝目露凶光,面色阴冷,声音如同寒冬腊月吹来的西北风,寒冷且刺骨,配上那身森然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殷梨亭目光扫视一周,见六大派成员没有意见,双手抱拳,道: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在下就率先打头阵了!”

  说完,提着精钢长剑,慢慢走向殷天正,气息随着脚步的移动而不断飙升,如同火山爆发一样,一步一喷涌,待听到殷天正身前三米的位置时,气息已然达到顶峰,吹得地面尘土飞扬,飘向四周。

  “殷教主,请吧!”

  殷梨亭微微一笑,眼眸中爆射出一道森然的寒芒,手中长剑做好了攻击之状,等候着殷天正的攻击。

  “哼!”

  殷天正想不到年轻后辈殷梨亭会如此轻视自己,心中大怒,周身气息如同怒浪滔天一般,轰然爆发出来,疯狂的朝着殷梨亭罩去。

  同时,殷天正将手中长剑插在地下,摆出鹰爪之势,打算用自身绝学“鹰爪功”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殷梨亭。

  “既然殷教主不先攻击,那殷某人就不客气了!”

  说完,殷梨亭猛然踏击地面,“咔嚓”一声,青石地板轰然龟裂劈碎,无数碎石飞溅而起,射向四周。

  咻!

  而他本人,如同离弦的箭羽,借助地面传来的反震之力,飞速朝着殷天正冲去,手中长剑快速挥舞起来,凌厉的剑气如同潮水一般,疯狂的激射而出。

  滋滋滋~!

  空气好像被剑气切割一样,发出诡异的响声,强大且锋利。

  无论是六大派成员,还是明教残兵败将,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想看了交战的两人,尤其是看到殷梨亭发出的剑气攻击,心中隐隐期待着殷天正的回复。

  不过,让众人惊奇的是,殷天正见到殷梨亭发出的剑气攻击后没有立即做出反应,依旧站在直直看着袭来的剑气,好像被剑气恐怖的威力吓傻了一般。

  事实真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

  殷天正何许人也!

  那是除了寥寥几人外,最为顶尖的存在,岂会被殷梨亭的剑气攻击吓到?

  至于为何不动,不过是等待破解剑气的最佳时机罢了!

  “哼!”

  良久,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殷天正口中,瞬间响彻整个广场,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武当六侠的名声确实不小,但实力却不怎么样!”

  随着话音降落,一只由真气凝成的巨大鹰爪凭空出现,带着横扫一切的锐利锋芒和如同山岳一般的压迫感,朝着殷梨亭攻来的剑气抓了过去。

  “哧~!”

  随着殷天正的鹰爪施展,广场之上顿时浮现巨大的鹰名之声,尖锐且刺耳,令人皱起了眉头。

  有些事实力地位的吃瓜群众听到声音后,连忙捂住双耳,以免耳膜被震伤。

  “嗯?”

  原本得意的殷梨亭感受到这股骇人的压力后,脸色瞬间凝重,这一爪的威力绝对不是普通剑气可当,若是不拿出压箱底的本事,绝对无法接下!

  想到这,殷梨亭强盛止住身前,右脚慢慢向前,身形微侧,手腕快速翻转,长剑如同手臂一般,飞速在身前上下飞舞,凌厉的剑气如同暴雨梨花针一般,从剑尖射出,形成密集如雨的剑气悬于身前,散发着阴森的寒意。

  “八仙剑气!”

  随着殷梨亭的一声大喝,那悬于身前的森然剑气轰然攻击而出,锐利的剑意如同寒冷的风霜,周围温度瞬间降了不少,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殷天正眉头一皱,探出的手掌都不禁发出颤抖,这锐利的锋芒,森然的寒意,较之刚才要强大了数倍不止。

  不愧是张三丰的徒弟,这剑气攻击确实强大,但想要击伤他,确实还差了点火候。

  随后,殷天正轻哼一声,体内真气疯狂沸腾起来,挥出的鹰爪瞬间强盛数倍,不闪不躲的朝着殷梨亭的剑气攻击抓取。

  轰!

  森然至极的剑气,锐利无比的鹰爪,瞬间在空中相遇,爆发出雷霆般的声响,震得虚空都发生剧烈的震荡,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

  嗡!

  爆炸产生的气浪如同冲击波一样,疯狂的射向四周,无形的劲力带着强大的破坏力,炸的青石地面龟裂塌陷,荡起无数碎石,激射远方。

  于此同时,一只森然的手中突然从爆炸中心探出,速度极快,如同闪电一般,直奔殷梨亭天灵。

  “不好!”

  殷梨亭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压箱底的一记攻击竟然无法挡下殷梨亭的鹰爪,连忙施展出威力同样惊人的一招。

  “绵剑!”

  可惜,他的反应相对于殷天正的鹰爪实在有些过于缓慢,还没等剑招发出,那只森然的手掌已然按在他天灵之上,只要手掌一用力,他便会瞬间死于非命。

  “好快的...鹰爪!”

  殷梨亭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直直的望着身前气息浑厚的殷天正,虽然不想承认,但心里明白,自己输了。

  而且,输的非常彻底。

  一招。

  他就败了。

  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直接被人捏住要害。

  一时间,心高气傲的殷梨亭有种深深地溃败感,面色苍白的低声叹息道:

  “你赢了!”

  说完这句话,殷梨亭好像失去了精气神,全身露出一种颓废的气息,令殷天正厌恶的皱起眉头,道:

  “哼,废物!”

  随后,手掌轻移,化爪为掌,真气吞吐而出,瞬间印在殷梨亭心口,将其打飞出去后,眸光如电,目视群雄,高喝道:

  “还有谁?”

  殷天正这话不仅声音洪亮,就连气势也非常充足,有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架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邪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