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罪恶不赦 > 第一章 腹中纸灰

第一章 腹中纸灰


  初秋一个周末的午后,W市的酷暑已经略略收了神通,阳光不再炽烈,秋风徐徐,天高气爽,路边的行人大多是周末出来休闲活动的,所以也不见工作日的步履匆匆,仿佛整个城市的节奏都在这一刻被放慢了。

  一辆出租车奔驰在马路上,出租车司机开着车,扫一眼路两旁热热闹闹的路边摊,还有各色各样逛街、散步的人群,再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一眼坐在后排正在看着窗外出神的那个姑娘。

  多好的光景啊,外面那么多年轻的大姑娘小伙子都在开开心心的约会,这姑娘年纪轻轻却一个人打车去公安局!看这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直看着窗外发呆的架势,恐怕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人生啊,真是祸福无常!出租司机略带同情的又从后视镜瞄了一眼自己这名安静的乘客,兀自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后排这位姑娘并不会读心术,所以对于司机因自己而引发的诸多感慨浑然不知,还在努力消化方才出发之前收到的一连串信息呢。

  这姑娘名叫颜雪,貌如其名,生得皮肤白皙,一副秀丽温婉的模样,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清澈明润,就像一头人畜无害的小鹿一样。

  就是这样一个颇能激起他人保护欲的姑娘,实际上却是W市刑警队里一名如假包换的刑警,此时此刻她也是提前结束休假,赶去局里处理刚接手的案子。

  从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四年多,虽然不敢说有多么资深,至少也已经不是青涩的小菜鸟了,这几年里作为刑警队中颜值与实力并存的“四朵金花”之一,出现场、做调查那些事情颜雪做得一点不少,但这一次她久违的产生了那么一点忐忑的情绪。

  会觉得忐忑倒不是因为案子有多么复杂,而是就在休假期间,颜雪收到了消息,因为工作调动的缘故,原本做了她三年搭档的同事陈家宝正式变成了她的“前搭档”,等休假结束大队长董伟峰会另外安排一个人来接替陈家宝。

  颜雪对于自己的个性很清楚,她的相貌看起来有多甜,内里的性格就有多急,毕竟这么多年来,“风火轮”这个绰号可并非浪得虚名。

  因为家里人不能接受他在一线,而且媳妇儿也马上就要生娃,所以不得不申请调换岗位的陈家宝原本是刑警队里面性格最温吞的一个人,所以三年来两个人一个急一个缓,倒也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不过在陈家宝之前和颜雪搭档过的那几位同事,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那几位师兄倒是还算客气,只是调侃说颜雪恐怕生错了年代,这要是生在古代,绝对一个风风火火、嫉恶如仇、锄强扶弱的女侠客之类。

  男人眼中的女侠这种人设,说白了就和女人眼中的霸道总裁一样,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叶公好龙的味道,放在小说里看一看觉得还不错,但是真放自己身边,可就未必吃得消了。

  于是直到遇见慢性子的陈家宝,颜雪的搭档才算是稳定下来,本来她觉得这样的互补搭配还不错,结果这种稳定局面终究是暂时的,接下来也不知道董大队会给自己安排个什么样的搭档,会不会又要开始走马灯似的换搭档之路。

  到了局里,颜雪本应该先去找一下董大队的,不过很不巧,董大队被叫去开会,先行一步,临出发前给她留了个话,说已经安排好了人选,对方先去法医那边,让颜雪到办公室里面等着就好。

  收到董大队的留话之后,颜雪二话不说就朝法医那边去了,毕竟如果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办公室里面坐等对方带着法医报告回来,那她可就不是颜雪了!

  颜雪走路一向足下生风,到了法医办公室那头,敲敲门走进去,张法医正在和一个人聊着案子的事,见颜雪进来,便同她打了个招呼,示意她过来坐。

  和张法医聊案子的那个人也转过头来,笑着冲着颜雪摆摆手,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看起来简直能够给牙膏做广告了。

  “你怎么在这儿?”颜雪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人,一时还有些诧异。

  “当然是等我的搭档咯!”对方笑眯眯的对她说,一副很愉快的样子。

  和她打招呼这位名叫康戈,论资历其实是自己的师兄,但是因为刚到刑警队屁股还没坐稳,就因为是个隐藏的技术高手而被网监那边给直接借走,这一借就好多年没有还过,搞得队里所有人都自动自发的认为他就是那边的成员,完全忘掉了只是一个漫长的借调这件事。

  颜雪和康戈之前没有怎么共事过,倒是因为她的好朋友夏青和康戈的好兄弟纪渊恰好是一对,所以也算打过一点交道。

  本以为董大队会安排一个跟自己熟悉一点的同事,没曾想竟然会是他。

  颜雪对康戈这个人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毕竟人家长得一米八多大高个儿,身材结实有型,头发浓密,没有发际线危机,五官也是经典款的英俊。

  纵然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么一个帅哥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也挺养眼的。

  至于性格方面,康戈调回来之后给人最大的印象可以归结为三个字,那就是——“好相处”。

  原因就在于他实在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类型,只要遇到了,他总能用最短的时间化解陌生带来的尴尬,很快同对方热络起来。

  照理来说这样的一个人来和自己搭档,应该是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一个爱说话又好说话,脾气不急躁的搭档恰好是颜雪所需要的,但她还是有点忐忑。

  有些时候,直觉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找不到理论依据,有的时候却又无比准确。

  颜雪觉得康戈这个人,看起来好像特别好说话,还颇有些话痨的迹象,像是一个特别没心没肺的人,但是她又总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很深邃,那种把内心世界藏得特别深的那种。

  他的嘻嘻哈哈,他的侃侃而谈,看起来并不是伪装出来的面具,明明就是一种很直白很坦率的感觉,可是又让颜雪觉得那些都并不是他真正的样子,或者……至少不是他全部的面目吧。

  康戈是一个让自己看不懂的人,颜雪给他下了这样的一个定义,并且也因为这种看不透、看不懂,她才会有些吃不准,这样的一个人究竟和自己这种急性子到底会不会和谐相处,搭档愉快。

  不过既然董大队已经这么安排了,那就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至少不能都还没有开始打交道,就先主观上把人家莫名其妙的否定了吧。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有点晚?那张法医,你继续说,有什么落下的,回去办公室那边我再和康戈沟通!”颜雪的效率除了体现在脾气和行动力上之外,同样也体现在了她的自我调节能力上,只那么心思一转的功夫,就已经收拢了方才脑子里面的杂念,接受新搭档人选,开始沉下心来准备了解案情。

  “你倒也没晚什么,我和小康这边倒也是刚刚开始。”张法医冲她摆摆手,表示无妨,“死者的致死原因是呼吸道水肿导致的窒息,结合他身体的其他反应,我们首先考虑到的可能性是因为严重的食物过敏导致了死亡。

  在对他的胃内容物进行了一番检查之后,我们在死者的胃中找到了残留的酒精成分,除了酒精之外,我们还在他的胃内容物里面发现了一些黑色残渣,和一些黄色的类似于碎纸片一样的东西。”

  “黄色碎纸片和黑色残渣?”康戈听到张法医讲到这里,表情有那么一点古怪,“不会是那种用来烧的黄纸,还有烧完的纸灰吧?”

  张法医一听他的猜测,便笑了出来:“还真叫你说对了,我们几个人讨论了半天,最后都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那种黄色烧纸,还有烧过的纸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罪恶不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