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妖途仙道 > 第八鬼百九十章 鬼

第八鬼百九十章 鬼


  “我看你是疯了梁兴盛!”

  “你才疯了!”梁琪似是受够了忍气吞声,终于在今天可以爆发,

  “齐风崖,今天是我奶奶的百岁大寿,我们不欢迎你!”

  齐风崖眯起冷眸,盯看向脸色铁青的梁兴盛,“你不打算管管你的贱女儿?

  梁兴盛,你知道我齐氏集团和京都郑氏集团的关系,你也清楚咱们三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如果没有我齐氏做中间纽带,你梁氏倒闭就在旦夕之间!”

  “这个是我梁家的事,就不劳齐公子为其烦扰了。”梁兴盛深吸口气,做了个请的姿势,“送客!”

  “如果老子不走呢!?”齐风崖跺了跺脚,身着铠甲的上官清赫然便出现在他的身后。

  哪怕有着温元驹的冷目凝视,上官清依旧矗立在齐风崖的身后。

  “是京都郑氏集团给了你这么嚣张跋扈的资本对吗?”

  就在现场陷入一片僵局之时,郑叶低沉着脸色,沉沉开口问道。

  “女人,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这么和本公子说话!”齐风崖怒瞪一眼。

  听到这话,梁爽欲要再度出拳,可是这一次,郑叶却抬手挡下了他的拳头,对他摇了摇头。

  梁爽对此甚是不解,胸腔内的愤怒在止不住的咆哮,无处宣泄!

  齐风崖得意猖狂大笑,“你是个识趣的女人,小爷喜欢,不如你就跟了我,今晚就跟我回家,咱们在床上……”

  “住口!你个流氓败类!”

  电梯口处,星佣鬼面抱着缠绕绷带的双马尾郑欣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郑欣一声娇喝,喝断了齐风崖的出言不逊。

  “你又是谁!?”齐风崖冷冷眯起眼睛。

  “她是我的妹妹。”郑叶深吸口气,停顿片刻,沉沉道:“如果你的依仗是京都的郑氏集团,那么今天,我就以京都郑氏集团的身份明确告诉你。

  京都郑氏,不再与中州齐氏来往,就此断裂两家的合作关系!”

  听到这话,全场为之震惊,梁家人更是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就连梁爽也被这话给惊得张大了嘴巴。

  齐风崖面部抽搐起来,片刻后,他嗤鼻一笑,“你算是那根葱?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我吗?我可不蠢!”

  “很抱歉,这里我插句嘴。”温元驹将目光看向了齐风崖,后者似是从他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怔。

  温元驹开口道:“她是郑叶,虽是中州统战局的星力战士,但同样也改变不了,她是京都郑氏集团的大千金身份。”

  全场再度哗然,掀起更为震惊的轩然大波。

  齐风崖顷刻间没了嚣张的气焰。

  “姐,你怎么和这种人扯上了关系?”郑欣有些担心,伸出手就要抓着姐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等一下再回去,我还有一件事没有来得及宣布。”郑叶对着妹妹笑了笑,旋即看向齐风崖,脸色骤变冰冷,

  “齐风崖,你先前说魏半塘只不过是一个衣衫不整,想要攀龙附凤的穷酸货,对吗?”

  齐风崖咽了口唾沫,没有说出话来。

  “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其实他不只是这样一个身份。”郑叶深吸口气,转身看向惊愣着的梁爽,甜甜一笑,

  “他还是我的未婚夫,是京都郑氏集团,未来的女婿。”

  此话声音柔糯,可是却格外的慷锵有力,震慑人心。

  齐风崖神情低沉谷底,颓然的连连倒退五六步,最后被黑衣保镖给搀扶住了在冷风中飘摇的身子。

  梁爽眨了眨眼睛,“小叶,你……”

  “恩。”郑叶亲昵的点点头。

  这话也将妹妹郑欣给说的彻底懵了,“不是……姐……你,你怎么……”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但现在你知道了啦。”

  “我是知道了……”郑欣眨了眨眼睛,又打量了一眼梁爽,呵呵笑了两声,心中暗自呢喃道:

  “可为什么却是这么一个男人啊!”

  台下的名流们也都转变了议论纷纷。

  “完了,完了,齐氏集团没有了京都郑氏集团这个靠山,看来迟早要崩盘。”

  “赶快撤股吧,再不撤,可就要赔了!”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人,竟然被京都郑氏集团的大千金看上?”

  “说的好似你知道,郑氏集团的大千金就是这么一位端庄大方,可爱伊人的女孩儿似的。”

  “快撤股,可不能废话了。”

  “……”

  听着这些话语,齐风崖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骤然增大。

  这一切可不能就这么完了,齐氏集团可是一家老牌企业,父辈三十年的辛苦打拼,如果因自己而就此垮台的话,

  那自己的后果……

  还真的是难以想象。

  想到这里,齐风崖咽了口唾沫,厚颜无耻的赔笑道:“郑叶小姐,我错了,不知者无罪,您看……”

  “算了吧。”郑叶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

  “真的?!”齐风崖猛地一激动,献媚道:“您真是大度,不愧是京都郑氏集团的大千金!佩服,佩服!”

  郑叶嗤鼻一笑,纠正道:“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呢,我是说,解释的话,就算了吧,京都郑氏集团可最注重品行,齐氏集团有你,怎么可能再和你这种人有来往?”

  齐风崖浑然一怔,脸色难看至极。

  “送客!”

  就在这时,梁兴盛再下逐客令,一时间彻底将齐风崖这位纨绔公子的那份骄傲给打垮。

  片刻后,这场闹剧终是在京都郑氏集团的压倒性优势下,彻底终结。

  齐风崖的咄咄逼人风头正盛,也成了最后的笑柄和众多名流口中所抨击的对象。

  梁爽看了看时间,此时距离限时任务结束,只剩下30分钟了,如果不让这个任务有个了解的话,

  一切都是一场空。

  “那我也先告辞了。”梁爽抚摸着奶奶的手,笑了笑,“奶奶,我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就不留下给您继续过寿了。”

  “孩子,一定要活着!”梁老太君神情凝重的叮嘱。

  “奶奶,您保重身子,等回头定然会有另一个惊喜让您开心,到了那个时候,我想……”

  “奶奶知道了。”梁老太君打断了他的话。

  梁爽重重点头,“恩!”

  “快去吧孩子。”

  “好!”

  犹豫郑叶暴露了不想暴露的身份,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阿谀奉承,

  又因为郑梁氏集团和京都郑氏集团之间也有着关键,和利益冲突,

  以至于郑叶没有办法脱身。

  随着梁爽的告辞离开,温元驹也紧随其后的跟着离开。

  电梯间里,

  温元驹开口问道:“你真的是京都郑氏集团的女婿?”

  “你也开始八卦了么?我还以为你这种人是不会八卦的呢。”梁爽刻意笑了笑,着急看了一眼时间。

  “你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温元驹明察秋毫,发现了端倪。

  “私事。”

  “好吧。”温元驹见他没有想说的意思,顿了顿,提醒道:“兽潮有可能今晚就会爆发,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梁爽微皱起眉头,“什么约定?”

  “……”温元驹沉凝重道:“保卫中州,捍卫华夏尊严。”

  “这可不是什么约定。”梁爽看着楼层提示器,开口道:“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听到这话,温元驹由衷的欣然笑了起来。

  梁爽瞥他一眼,“说真的,你笑起来……有些瘆人,”

  “真的?”

  梁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就不笑了吧。”温元驹又笑了几声。

  电梯已经到了一层,梁爽匆匆告别,快跑出去。

  温元驹还有一些话要问,比如问他和梁家是不是有着什么关系。

  但一来是梁爽没有给予他开口去问的机会;

  二来就是温元驹还在纠结要不要问上一问。

  纠结就会错过,这是世间真理。

  温元驹走出梁氏集团大厦,不自觉的脸色重新变的肃穆起来,眼睛里透露着一种凝重。

  他抬头看向天上挂着的那轮猩红圆月,呢喃自语:

  “神外神的警告么?兽潮将临,中州决不能沦陷。”

  话语间,他握紧了拳头,魁梧的身子矗立在那里,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

  中州西城区,安宁桥上。

  “约我来这里做什么?”

  薛星渊接过了梁爽递送来的香烟,依靠着法拉利,眺望滚滚黄河的夜景。

  梁爽点燃了香烟,问道:“如果有一天,有人要你来杀我,你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么?”

  薛星渊微皱起眉头,诧异看向他的眼睛,“有人要你杀了我?”

  梁爽挑眉笑道:“如果我说没有,你信么?”

  “条件是什么?”薛星渊吐出烟雾,夹着香烟的左手搔了搔耳根,“总不能就这么突兀的让你杀了我吧。”

  梁爽嗯了一声,“就是这么突兀,而且来的也很突然,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那就不要接受,第一你没理由杀我,第二你杀不死我。”

  “就这么自信?”梁爽顿了顿,“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薛星渊的嘴角勾起自信弧度,“对于这一点,我有百分百的自信,而且我的自信,高的完全可以超出你的想象。”

  “怎么说?”梁爽依靠住了法拉利的车身。

  薛星渊夹着香烟的手指了指天,“毫不犹豫的说,在中州,哪怕是有那个战力天花板,我也敢说……

  有我薛星渊,才有天!”

  “这么狂?”

  “这是一种自信。”薛星渊扔掉了烟屁股,转身正儿八经的朝向梁爽,“和你们战斗的时候,我是有所顾虑,所以我的实力对你来说也是个未知数。

  这也是你为什么要找我直接说这件事的原因。

  至于你为什么不直接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出手。

  我想你是觉得我应该有所防备,又怕心理上受到自己的什么谴责。”

  “你很聪明,但只说对了一半。”梁爽将烟头弹出去,吐了一口浓浓的烟雾,“因为我惜才,觉得你是个人才。”

  “但是呢?”薛星渊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双臂环胸,

  梁爽叹了口气,沉重的有到桥边,双臂叠放在栏杆上,

  “但是如果我不杀你,那我就会死。

  我还不想死。”

  “巧了,我也不想死。”

  “那怎么办呢?”梁爽侧眸看向他。

  “只能打一架,生死各安天命。”薛星渊开口笑道。

  “对,只能如此了,而且我的时间紧迫,只剩下了10分钟。”梁爽唤出了逆鳞剑,虽然此地有光,但是这光很微弱。

  更别谈太阳了。

  所以,在夜晚作战,完全没有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光火花环的增益也毫无用处。

  “生死各安天命,你我无论谁输谁赢,都了无愧疚,这个主意还真的不错。”

  薛星渊话语间,身上已有银白色的星力开始涌动。

  他抬头看了一眼满天繁星,嘴角微扬,“星光对我有益,你必输无疑啊。”

  “8分钟。”梁爽深呼吸片刻,“8分钟结束战斗,无论谁输谁赢,都不要浪费时间。”

  薛星渊点点头,“放心,我虽然是个商人,虽然无奸不商,但我不会拖着时间不放。”

  话音落下,滚滚黄河水涛涛,安宁桥上,两人相视一笑,

  如果不是因为系统,梁爽很乐意和他做兄弟,这是一种默契。

  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陡然有星力倾泻而出。

  黄河水激起浪花波涛,奔涌沸腾。

  “璎珞!”

  “集结!”

  两人异口同声,有万千星光降落而下,沐璎珞和薛星渊皆是沐浴其中。

  在他们一主一佣的身上,皆是出现一套梦幻般的星光铠甲,

  与先前的铠甲不同,这一次,铠甲裹挟二者全身。

  沐璎珞巾帼不让须眉,愣是给了梁爽一种华夏古时,率领千军万马的女将军既视感。

  而此时矗立在此的薛星渊,也是给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震慑!

  一条星链,链接了主佣二人,一股强大的威压仿若是黄河拍下千丈大浪一般。

  梁爽的身前,有着吕小侯化身雷霆之姿,全身攀附雷霆,眸子更是雷霆肆意,

  他徐徐升空,降下万千雷霆,盘绕整座横跨黄河的安宁大桥!

  左侧站有佟翰金骗出剑指,劲风震震,仿若有刀在手。

  右侧有着江不奇附灵河边石块,凝聚而成一巨大的石头人,半截身子都还泡在黄河水中,俯视桥上。

  薛星渊微皱起眉头,“不是说拼尽全力速战速决么?你另外两名星佣哪儿去了?”

  “她们在保护郑叶。”梁爽淡淡开口。

  薛星渊笑了笑,“不愧是你,怪不得会点一个男技师。”

  声音落下的瞬间,由梁爽率先发动攻击,手持逆鳞剑迅猛便朝着薛星渊刺去。

  没有光火花环的作用,他的剑并不能算是迅猛。

  身着星光梦幻铠甲的薛星渊抬起手臂,挡下了这一剑,同时一脚朝着梁爽的小腹飞踢而去。

  后者被震退六七米远,

  薛星渊欲要乘胜追击,化身雷霆的吕小侯操控雷霆,降下霹雳,接连三四道雷霆击落而下。

  虽有阻挡了薛星渊的追击,但是他并没有因雷霆而退缩,反倒是接连几拳,硬锤雷霆!

  “一刀流,横断星河水!”

  佟翰金低吼,一道强劲的刀罡炸裂,一柄星力大刀纵然劈落。

  轰——

  安宁桥上裂开一道极深的四米长刀痕,薛星渊空手接白刃,双掌合十,夹住了那星力大刀。

  与此同时,沐璎珞欲要速战速决,却被巨大的石头人阻拦,在避开那粗壮有力的一拳之后,

  沐璎珞双臂陡然展开,骤然撕抓两侧空间。

  轰——

  仅仅不过刹那间,巨大的石头人被一股强悍的力量所挤压,轰然破碎,跌落在激起巨大浪潮的黄河水中。

  江不奇被震退数步,捂住胸口摇了摇头,“主人,他们之间有着星链连接,若想打败薛星渊,就必须断开他们之间的星链!”

  “怎么断开?”梁爽持剑飞奔而上。

  砰——

  薛星渊徒手捏爆了佟翰金的星力刀,后者被震退了三四步后稳住身形。

  “只能斩开了!”佟翰金沧桑老眸中闪过强烈刀意,“主人,借你一柄剑用!”

  噌——

  梁爽身后背负九方剑匣,御出一柄飞剑,落入佟翰金的手中,

  与此同时,手持逆鳞的梁爽已经同薛星渊站在一处,

  星光剑影下,已经接连挥出五六剑,

  但全都被薛星渊给敏捷的躲避开来,同时一记高鞭腿,直接沉沉击中在梁爽的肩头。

  强大的力量令梁爽深感匪夷所思,下一瞬便被对方的这一脚给直接震趴在地。

  “忘记告诉你了,儿时家里穷,家里人有送我去嵩山少林寺,在那里,我专攻的腿法。”

  薛星渊无奈一笑,单脚点地,纵然发力,整个身子在空中旋转起来,一记纵腿劈落而下,

  “少林金刚伏魔腿!”

  咚——

  “啊!!!”

  一记劈腿裹挟本就强大的劲力,借由身子旋转的高速劲力,劈落在梁爽的小腹,

  梁爽发出一声哀嚎,口水都被打出来了,小腹传来的疼痛丝毫不压于那次四名星佣入驻星空海的时候。

  哐嗤——

  一道粗壮的霹雳雷霆如同无数银蛇,从吕小侯的左掌中迸射而出,径直朝向正收回大长腿的薛星渊。

  轰——

  就在雷霆即将霹中薛星渊的时候,其周身三两步的范围内,重力陡然加重数百倍。

  安宁桥霎时间裂出无数裂缝,梁爽和薛星渊所处之地的水泥钢筋大桥,愣是塌陷。

  薛星渊以这种方式避开了雷霆,和梁爽坠落而下,

  在下坠途中,薛星渊鹞子翻身,一记‘夺命剪刀脚’强有力的锁住了梁爽的脖子,

  在这种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面前,薛星渊犹豫了。

  “你根本赢不了我,与其在战斗中结束你的性命,不如咱们坐下聊聊,等下时间,将你想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出来,别留遗憾。”薛星渊叹了口气。

  “已经来不及了。”梁爽无奈闭上了眼睛,“时间……应该已经到了。”

  【叮~限时任务更改,放弃斩杀薛星渊,解决眼下兽潮!屠杀耶梦加得!】

  系统的提示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梁爽陡然睁开了眼睛,“等一下,任务取消了,我好想不用杀你了!”

  “恩?”

  轰隆隆——

  吼——

  一声声怪物嘶吼在这个时候突兀响彻寰宇,犹如地震了一般,地动山摇,黄河水也在这时变得更加汹涌澎湃。

  噗通——

  两人坠入黄河水中,冰冷的河水让两人瞪大了眼睛,精神抖擞。

  下一瞬,薛星渊一手提抓住在水中乱扑腾的梁爽,借由星力改变了重力,破水而出,迅速升空。

  “你不会水?”薛星渊看着大喘粗气,被水呛鼻子的梁爽问道。

  “不会。”梁爽一阵猛烈的咳嗽, “佟老快住手,别再蓄力了,我体内的星力撑不住你的需求!

  所有人也都住手,

  兽潮来了!”

  唔唔——

  声音落下的瞬间,背后的中州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各处红绿灯上的警示灯闪烁,将这本该寂静的夜色城市染上了一片危险的红!

  中州变得喧闹嘈杂起来。

  轰隆隆——

  站在高处,梁爽清晰可见中州内有着高楼大厦开始倾斜坍塌,有着多出地面裂开深渊裂缝,

  大地龟裂,满是疮痍的模样,和十年前那场兽潮来临时如出一辙。

  吼——

  怪物的吼叫声瘆人心魄,有着密密麻麻的怪物已经从裂缝中爬了出来,肆意的攻击着慌乱的人群。

  “你还会因没有杀死我,而死吗?”薛星渊微皱起眉头问道。

  梁爽摇了摇头,目光沉重的看着慌乱的中州,“现在我们有了别的任务,守护中州,抵御兽潮,屠杀耶梦加得。”

  “你死不了就好。”薛星渊从口袋里取出香烟,发现都湿了,索性都给扔掉了,

  “走吧,我也想任性一次,也想同这些地底下钻出来的爬虫们一较高下!”

  ——

  中州的上空被染成了血红色,如同火烧云一般,但却格外的刺眼。

  一辆辆武装警车迅速疾驰,消防人员也集体出动,一边组织着人群的疏散,一边启动了最高防御状态。

  砰砰砰——

  无数枪林弹雨密集清扫,这一次的人类在兽潮中再也没有十年前那么的狼狈不堪。

  至少还有反击的余地!

  一架架直升机转动螺旋桨迅速升空,加特林的炮火压制着中州城外密如黄河之沙的怪物。

  与此同时,中州城墙上迅速集结武装部队,有身披统战局战袍的星力战士各就其位。

  眺望远处,人心颤抖的厉害。

  在那血红色的月光笼罩下,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率领着千军万马,

  朝着中州迅猛疾驰而来。

  “这里是城防部队,我是李国安,耶梦加得出现了!”

  “啊啊啊啊!!!”

  “快逃,快逃!”

  “儿子,我的儿子,谁能救救我的儿子,他被压在下面了,来人啊,救命,求你们了……”

  “亲爱的,别管我,你快逃,肚子里的孩子记得跟我姓……”

  “……”

  街道上,慌乱的人流在怪物的攻势下四处逃窜,哀嚎声,求救声,绝望声层出不穷。

  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干净的小熊布偶,站在那处火焰滔天的坍塌小店前,被眼前的怪物所嘶吼,吓得脸色惨白,双腿打颤,走不动路。

  “吼!!!”

  怪物张开血盆大吼,尖牙利齿嘶吼着,腥红的眼睛里流露出讥嘲之色,一口便朝着被吓傻的小女孩咬去。

  轰——

  突然,就在怪物口水横流的千钧一发之际,那怪物所在的地方空间发生一阵的扭曲,一股强大的重力瞬间压盖而下。

  怪物直接被重力砸进地面,爆体而亡。

  绿色的腥臭液体四溅,与此同时,梁爽飞速冲跑过去,抱住了那名尖叫起来的小女孩,没有让那恶心的血液溅洒在她的身上。

  小女孩儿嚎啕大哭起来,被吓得不轻。

  “妈妈,妈妈被他们给吃了……”

  “不哭,要坚强,听话。”梁爽揉了揉她的脑袋,周围开始有武装部队的人持枪跑来。

  薛星渊和众星佣拦截住了蜂拥而来的怪物,梁爽将小女孩递送到一名消防人员的怀中,

  “带她去避难吧。”

  “好!”

  看着那名消防人员毫无拖泥带水的啰嗦,梁爽欣然一笑,旋即握着逆鳞剑,朝着另一头深渊怪物飞驰而去!

  “通知,通知,中州正在开启星源防护罩,中州正在开启星源防护罩,所有人需尽快前往临近避难所,不要试图慌乱冲出城外。

  强调,不要试图冲出城外,请相信我们。城内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请相信我们……”

  各处的大喇叭皆是传来这种通知声音。

  薛星渊一脚飞踢踹爆了一头獠牙怪物的脑袋,笑问道:“怎么会有人傻不拉几的试图冲出城外?”

  “应该会有的。”梁爽挡下一头怪物的锋锐利爪,“他们以为冲出了中州就可以避开兽潮,是在赌,但也是最愚蠢的赌法。

  与其毫无依靠,手无寸铁的的去赌,不如去赌国家会保护他们。”

  “相信自己,有时还真的不如相信别人,更何况这个别人还是国家!”薛星渊无奈摇了摇头,

  一记裹挟星力的高鞭腿,震破了挡在梁爽身前的那头凶狠怪物。

  轰轰——

  两道格外浓郁的粗壮星力光柱冲天而起,一处来自与统战局,一处则来自于战神区的某处别墅。

  这两道星力光柱犹如喷发的火山一般,直冲云霄。

  不多久,中州的城墙脚下开始有着星力罩展开。

  梁爽抬头看去,借由两股浓郁星力光柱提供的滂湃如海般的星力,整个中州已经被一层强大的星力罩所笼罩。

  “好强大的星源!”佟翰金微眯起眼睛,被那两道冲天星力柱所吸引,

  “主人,如果吸收了这两道强大星源,老朽保证您能直开九门!”

  “是啊,那股星源,完全不是一两个星源石的星源可以媲美的。”江不奇附议。

  梁爽摇了摇头,“但那是保护中州人民的力量,我不能自私的化为己用。中州城防内,华夏子民的数量可是有着几十万人。”

  听到这话,两名星佣对视了一眼,无奈叹了口气。

  嘟,嘟——

  就在这时,有人打来了电话。

  梁爽一剑斩杀奔袭而来的怪物,薛星渊迅速靠拢过来,守在他的身前,“我来护你,放心的将背后交给我,不亏。”

  “好!”梁爽重重点头,接通了电话,“我是魏半塘。”

  “我是温元驹,现在下达炎黄小队的作战指令。炎黄小队迅速集结,赶往战神区与希望小队会合,保护星源子魔方。”

  “陈单一个人还保护不了吗?”梁爽紧锁眉头,“现在城里很乱,各处都有怪物,人手还不够,多出人员还没来的急避难。”

  “怪物研究协会的怪将军甘荣已经攻入,希望小队战力不够,务必要保证星源子魔方的安全!”

  “收到!”梁爽沉沉应下,“你来通知陈双和梁颖,我这就带着我的队员赶往那里!”

  “好!”

  挂断了电话,梁爽赶忙又打给郑叶,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他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剧烈。

  难道是出事了?

  “主人,你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梁爽心中忐忑不安时,脑海中突然回荡起贝拉的声音。

  “你们都没事吧?”梁爽激动问道。

  “主人,我们没事,现在正在家里,不过我们被常媚荷挡住了!”贝拉顿了顿,“主人,郎灵珊小姐的环境撑不了多久……”

  “常媚荷!?”梁爽不由惊声,“贝拉,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去支援你们。”

  “好的主人,虞美人提前布置下了魔法阵,还能阻挡,只是您的星力所剩不多了,虞美人不敢贸然动用那份星力。”

  “必要时刻无需管我,照顾好你们自己。”

  “是,主人!”

  “让我去吧。”薛星渊一脚扫腿,干趴一头怪物,高抬一脚迅猛踩爆了对方的脑袋。

  “拜托了!”梁爽持剑已经冲跑出去,“不要恋战,带上他们所有人,前往战神区星光柱下集合!”

  “知道了!”

  薛星渊应下声来,一条星链骤然连接了他和星佣沐璎珞,霎时间重力更改,这一主一佣漂浮而起,骤然迸射远去。

  梁爽有着三名星佣保护,由佟翰金开路,吕小侯保护,江不奇负责搬石挪物,一路上暂时畅通无阻。

  30分钟后,当他们经过战神广场时,周围已经躺了叠放如山的怪物尸首,绿色的血液成泊,流向下水道。

  在那绿色的血雾之中,一道身影突然发出鬼魅般的笑声。

  与此同时,有着青色的星力骤然间围绕住了梁爽等人,四面八方皆有风墙阻隔,断了他们的去处。

  “听说中州出了一位不得了的星主,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原来这是真的。”

  那绿色血雾中一个男人扛着一柄硕大的镰刀徐徐靠近,

  “既然被我撞见,那就让我替我家大小姐,杀了你吧”

  绿色血雾中,扛着镰刀的男人逐渐的露出了真容。

  那满身缠绕着沾染绿色血液的绷带,嘴角画着咧嘴的妆容,那双眼睛很细很长。

  她束着一头彩色的高马尾,小巧的身子还不如那柄镰刀硕大。

  如此看来,她应该是名女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却是一个极具磁性的男人声音。

  “你口中的大小姐,就是常媚荷吧。”梁爽握紧了手中的剑,深吸口气,“所以说,你也是怪物研究协会的成员?”

  “管你屁事,我可不想对一个将死之人多说废话。”镰刀萝莉骤然迸射而出,迅猛间那柄硕大镰刀就已经出现在梁爽的脖颈前。

  本来还有五六米的距离,可是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镰刀便切割而出一道暗色光痕。

  呯——

  佟翰金虽然年迈,但是他的反应速度确实众人之中最为敏捷的那个,此时他迅猛出剑,挡下了那本可以割下主人头颅的锋锐镰刀!

  “真有意思!”镰刀萝莉呵呵一笑,画着‘死神’一般嘴角妆容的嘴角咧出了诡异的弧度!

  下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陡然从其体内爆发而出,肉眼可见的有着另一个她从自己胸前窜出!

  其手中也有一把一模一样的锋锐镰刀。

  一时间,两个相同的人,持有着相同的武器,施展着不同的疯狂攻击,密集的锁定了梁爽。

  呯呯呯——

  在这绿色血雾里,接连传来数十声的金属碰撞声响,一道道火花飞溅。

  镰刀萝莉的攻势很猛,猛地有些疯狂。

  攻击方式虽与大小姐常媚荷那个疯子不同,但是攻击状态却如出一辙。

  两个人无疑,全都是疯子!

  佟翰金尚且能够招架住这种疯狂的攻势,但是在这黑夜里没有了光火花环作用的梁爽,倒是显得格外的吃力。

  虽然他有躲避过数道攻击,但是身上却也留下了多处伤痕!

  “哈哈哈哈,吃我一招,镰刀白斩!”镰刀萝莉的瞳孔中突然泛起猩红血色,两个身影同时退后几步。

  两柄镰刀相互勾结,像极了插着两根木棍的风车。

  “主人,您请退后,让老朽来与她一战!”佟翰金持着一柄剑横挪两步,挡在了梁爽的身前。

  镰刀萝莉骤然爆发迅捷速度,弯月镰刀疯狂切割出无数的罡风,

  一道道斩击毫无章法可言,哪怕只是梁爽这个外行人也看的出来,

  但奇怪的是,在这疯狂的攻击下,佟翰金飞快挥舞着的剑,竟然在这无厘头的疯狂攻击下,逐渐的处于下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两个镰刀萝莉齐声哈哈大笑,一声沉喝,两柄镰刀锋利无比的刀尖闪烁起森寒的锋芒!

  “一刀流,百花缭乱!”

  面对这左右夹击而来的锋锐镰刀,佟翰金深吸口气,全身力量迅速汇聚在持剑的手中,呼吸开始改变,变得轻盈起来。

  呯呯呯——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三人两镰一剑,残影连连,在那一处梁爽只听到了不下数十声的金属碰撞声响,

  和二十几道的火花迸溅,

  他的动态视觉甚至跟不上他们的出招速度。

  “雷霆,震碎!”

  就在佟翰金招架住那两柄镰刀的刹那间,化身雷霆之主的吕小侯猛地瞪大雷霆双眸,一声沉喝间,

  一道明黄色的雷霆从天而降,顷刻霹在了其中一名不曾来得及躲闪的镰刀萝莉的身上。

  呲轰——

  雷电击破地面,那多出来的一个镰刀萝莉瞬间被炸裂成齑粉,消散在那处。

  镰刀萝莉的真身猛地瞪大眼睛,“人多就是占优势,但以少胜多,就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你明知我是星主,还要来杀我,你就不曾想到要以少战多吗?”梁爽嗤鼻一笑,“要怪,只能怪你自不量力!”

  “一刀流,横断星河水!”佟翰金低沉一喝,手中的剑仿若身处水流之中,空气间的水分迅速被汲取,然后瞬间被蒸发。

  有着大量的蒸汽升腾,佟翰金的这一剑挥出了刀的感觉,一道横斩,将那正同梁爽唠叨的镰刀萝莉的小腹上,留下了一道瘆人的伤痕!

  “啊!!”

  镰刀萝莉发出一声哀嚎,连连后跳六步,与这些人拉开了一段安全距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妖途仙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