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东京地区预选赛半决赛,青道VS仙泉场次——

  作为激战区的西东京,地区预选赛中的‘四进二’的比赛之一场次,观众席间,座无虚席,热热闹闹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湛蓝的天空,极好的天气,似乎意味着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然而——

  大多数来看比赛的观众,随着青道在之前比赛中的表现,心里面已经认定了青道会在今天这场比赛中占据上风。

  这一点,仙泉那边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仙泉高校棒球队的总教练鹈饲一良对于今天与青道这场比赛的谋划很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投手上。

  双方选手入场。

  鹈饲一良看着球场对面的青道众人,那向来眯着连细缝都看不见的眼睛,在这一刻睁开了,露出了锐利。

  望着对面青道那位片冈监督似乎是在对他们选手作最后指示的样子,鹈饲一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因为看青道那边这时候的动静,果然就如他所猜测的一样,为了之后与稻城的比赛,青道不会在一开始就让他们的王牌投手登场,甚至很有可能想着直到最后都保存对方的实力。

  青道的这一决定,很明显是建立在对手实力不如自己的这基础上。

  这种如同轻视对手的行为,会让被轻视了的一方感到火大。

  不过这里面并不包括仙泉学园的总教练鹈饲一良。

  在他看来,青道对他们仙泉的轻视,反而是他们的机会。

  事实上,他一直都有在关注青道的那位日暮杉选手,所以很了解对方的一切,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清楚知道以他们仙泉之中,没有能对付他的打者,他们仙泉如今的打线组合想要从他的手中获得分数,完全不现实。

  在建立在他们青道让他们的王牌投手日暮杉直接担任先发投手这一基础上,打线实力不如,投手实力也不如,今天这场比赛,他们仙泉在对上青道是必输无疑。

  所以对鹈饲一良来说,青道的那位片冈监督最好能有多轻视就轻视他们仙泉这个对手,如果今天这场比赛不让他们青道那位王牌投手上场投球就最好不过了。

  这个可能性虽然不高,但毕竟他们仙泉,历来可都是西东京地区的八强之一。

  这时候的鹈饲一良心里面只是希望今天这场比赛,青道的王牌投手能尽量晚点上场投球,好让他们仙泉在这之前,尽可能地拿下多一点分数,以占据分数的优势拿下比赛的胜利而已,怎么也没想到,片冈铁心这位青道的监督,根本就不打算让日暮杉上场。

  不过不管青道还是仙泉的球队最高负责人对他们这场都是怎么想的,比赛是如期进行着。

  让观众没有想到的是,青道与仙泉的这场比赛,一开始占据上风的竟是他们不看好的仙泉。

  “仙泉的选手就像是已经跟我们青道这边的打者打过很多次比赛一般,已经熟知了要怎样比赛。”

  看着场上这时候的比赛,场下的日暮杉跟御幸一也心中都不禁有些震惊。

  “是啊,尤其是他们的那位投手,完全都不畏惧自己的球被打者轰出去的样子。”

  怪不得日暮杉他们不对此感到惊讶,因为从比赛打到现在,他们青道这边安打远比仙泉多的多,不说数倍,但最起码两倍是有的,可如今记分牌上的比分,他们青道仍然1分都没拿下,而仙泉那边却已经拿下了2分。

  不过,这时候正对场上比赛评头论足的日暮杉他们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与他们同坐板凳的队友们,对于他们这时候的这一举动又是感到多意外。

  看着他们两人如此的‘闲情逸致’,坐在他们两人附近的人这会心中都在忍不住吐槽——

  “喂喂喂,你们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是来自三年级选手的。

  “真不愧是你们两个,自家球队正比分落后,竟还有心情在这里夸赞对手?”这是来自二年级的选手的。

  至于一年级的选手,这时候全心神都在球场上的比赛中,根本就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与此同时,在隔壁球场结束比赛的某人,这时候到来了这个球场。

  “哟,青道的比赛已经进行到底五局啦~~”

  自家球队比赛一结束,就和队友们赶到这里的成宫鸣,目光落在球场内时,下意识地就先看向那记分牌上的比分。

  2比0。

  一个对成宫鸣他来说,有些意外的分数。

  “奇怪,青道居然落后?”

  “估计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把他们的那位王牌投手派上场吧!”某位稻城的正选随口道。

  不过下一秒,另一位稻城的正选是指着球场上空那显示着双方球队上场选手名单的电子屏幕惊讶道,“咦?青道的那个日暮杉竟然连打线队伍都没有进入?!”

  在他的提醒下,稻城众人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场比赛,青道那位投打都十分出色的日暮选手完全没有上场。

  如果是一般的投手就算了,可是青道的那个日暮杉,其打击实力可是在拥有那样强悍打线的青道中都能作为超级重炮的存在,因此就算是为了要保存体力,就这样把他完全放在冷板凳上,在对手是仙泉那样的球队,也有些过火了。

  难道不怕,一个弄不好,就因此止步四强?

  青道这是飘了吧?

  这样的一个想法在这一刻浮现在稻城众选手的心头。

  对此感到最生气的莫过于是心心念念着要和青道比赛的成宫鸣。

  亏他在赛前的时候还特意打电话过去,给一也他们加油,结果就是这样对他的?!

  如果青道今天就因为这样输掉比赛的话,他一定要跟一也他们两个绝交!

  成宫鸣在这一刻紧紧抓住栏杆,咬牙切齿着。

  站在他身边的队友们都看见了他此刻显得狰狞的面孔,心中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怎么鸣表现得就好像他是青道的一员?

  不过思及他们这位傲娇小王子的脾性,稻城的正选们没有一个人把这话说出来。

  “仙泉的打者是已经把青道那位丹波选手的投球风格完全摸透了。”

  “是啊,虽然那位丹波选手投出来的球,球质看起来都很不错,可不得不说,他的直球始终是他的漏洞,即使有那样的捕手引导下,对吧,雅学长?”

  稻城众人一边看着场上的比赛,一边评论着比赛的双方。

  被众人这时候提起的‘雅学长’,原田雅功,他身为一名捕手,看比赛的深度要比所有人都强。

  在他看来,青道的那位丹波选这时候在比赛中,看起来是被对手‘压着打’,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其实力不济的原因,事实上,他有着作为球队王牌的那个实力,会这样,只是因为对手完全抓着他那偏弱的直球打。

  虽然此刻引导着他的捕手,实力不俗,但在被对手逼着投直球的情况下,结果怎么可能会好到哪里去?

  是的,原田雅功看出来了,仙泉上场的那些打者,这时候是逼得丹波光一郎不能不投直球。

  对于这时候丹波光一郎一直被仙泉的打者压着打的一幕,成宫鸣都快要气死了。

  尤其是仙泉的打者,又从青道的手中拿下1分后。

  气得他不管不顾地当即就冲场上喊道,“都落后3分了,怎么还不换投手呀,再这样下去,都要输了……”

  成宫鸣暴躁的声音成功引起了他前面坐着的观众的回身。

  看到稻城一行人,都感到有些惊讶。

  稻城的人这是一结束比赛,就跑过来这里看青道的比赛了吗?看来他们还真的是把青道看作是十分在意的对手。

  在场观众们心中如此感叹了一番后,想法便随着成宫鸣的话飘散开来。

  是啊,青道现在都落后3分了,怎么青道还不让他们的王牌投手上场投球?难道真的是不怕输掉比赛?

  不过不管他们在这里是怎么想的,这时候坐在青道休息席中的片冈铁心是那个稳如山。

  即使看到这时候他们青道是落后对手3分,依旧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

  因为现在蹲捕在本垒板上的那道身影是泷川·克里斯·优。

  目光落在球场上的自家投捕身上。

  他相信他们两人。

  相信他们两人最后一定能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

  就如片冈铁心心中所坚定的那般,虽然这时候他们青道已经落后3分,但球场上的投捕手,心中却仍旧没有一丝的动摇。

  大家眼中看来,心态极差的丹波光一郎,这刻心中是谁也想不到的坚定。

  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让他已经能很好的面对真实的自己。

  他的实力虽比不得二年级的日暮那家伙,但也不会说差到哪里去。

  虽然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他在仙泉的打线下,投球投得有些压抑,投打对决中处在了下风,可队友们信任着他,相信着他的投球。

  如今的他已经不会再辜负队友们对他的这份信任了。

  心里面如此坚定着的丹波光一郎再次投出了手中的球。

  即使自己投出去的球刚刚才被打了出去,即使此刻他身后的垒包上有着跑者,但那又如何!

  看着球场上那到现在都还没有失去信心的球,鹈饲一良那满脸的皱子,纹痕变得更加深了。

  不同于场外的观众,场内的他,作为‘当事人’的他,对于此刻球场上的比赛局势却有种隐约不安的感觉。

  没错,一开始的时候,看到青道的这位投手就如他的计划那般,被他们仙泉的打线攻破,心里面十分的高兴,但对方并未如同他计划里那样发展,让他心里面产生了种不好的感觉。

  这不好的预感,即使是此时他们仙泉领先3分都没办法消除。

  只是,作为球队的领导者,决策者,他不能就因为这莫名的感觉便认输。

  鹈饲一良在心里面告诉自己,现在占据比赛优势的是他们仙泉这边。

  目光落在球场上自家的打者身上——既然青道那边仍旧没有对比分落后做出任何的反应,那我们就绝对不能客气,趁此机会,尽量拉开比分差距,让青道后悔去吧。

  虽然心中是如此希望着,可球场上的比赛局势,却终是走向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

  一三垒有跑者的情况下,这一次,他们仙泉没有像之前那样拿下分数。

  球场传来的‘出局’声,让所有人看到了丹波光一郎他那份坚持,那份韧性。

  或许他投出来的直球,没有办法像其他厉害的投手那样,轻松解决打者,但就算他投出来的直球不断被轰出去,这说话的他已经不会再迷茫,再逃避。

  失败一次,就再来一次,再失败,就再来,重复再重复。

  相信着队友,相信着自己的后方绝对不会被突破。

  看着投手丘上那道突然变得无比高大的身影,所有人都震惊了,都沉默了。

  青道休息席处的一年级他们几个,这会看着球场上那丹波光一郎的目光也尤为的憧憬,尤为的敬佩。

  一直以来,泽村荣纯他们几个一年级的,因着二年级的日暮学长,对三年级的丹波学长,并无太多憧憬。

  尤其是泽村荣纯和降谷晓他们两个。

  在他们看来,表面上球队里的王牌投手是三年级的丹波学长,但实际上,谁都知道,球队里真正的王牌是二年级的日暮学长。

  三年级的丹波学长能拿到背号为1的球服,不过是运气好了。

  如果不是日暮学长是二年级的,如果日暮学长不是曾经因伤离队很长一段时间的话,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三年级的丹波学长什么事情。

  所以在青道,他们要追逐的,要超越的,也就只有日暮学长罢了。

  可是今天的这一场比赛,泽村荣纯跟降谷晓看着投手丘上的丹波学长,却忽的明白了,为什么二三年级的学长们,包括日暮学长在内,从来就不对监督在投手上的安排,作任何的异议。

  三年级的丹波学长,并没有他们所以为的那般弱。

  “三出局,攻守交换!”

  看着在自家投手努力下,终于结束继续颓败的比赛局面,这时候上场打击的仓持洋一他们嘴角露出了必胜的笑容。

  丹波(学长)都那么努力了,他们这些做队友的,又怎么可以继续在这里无动于衷下去呢?

  众人所看到的是,第五局下半,青道的打击——

  青道第一个上场的打者,‘哐’的一声便将球打了出去,垒包再一次被跑者占据。

  不过这一次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跑者很快就被对手解决出局。

  随着裁审那‘安全’的一声,青道拿下了今天这场比赛的第1分。

  青道这边瞬间响起了欢呼声。

  “破局了呢!”御幸一也扶了扶眼镜,嘴角勾起微微弧度。

  “恩,从始至终我都相信着。”日暮杉在一旁点头应答到。

  坐在他们两人附近一直听着他们两人对比赛评头论足的人,这时候听到他们两人这样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心想这两个家伙是真的不怕被打是吗?

  球队陷入低气压时,表现得不像是他们青道的,现在好不容易他们青道重新鼓舞了士气,怎么是一脸可惜的模样。

  目光不禁扫向不远处的监督身上。

  真的希望监督他老人家能好好教训下这两个‘扫兴’的家伙。

  可惜的是——

  也不知道监督他是不是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比赛上,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于自家选手们此刻心中对自己的这番诽腹,片冈铁心是不知道的。

  他没听到日暮杉跟御幸一也他们两人对比赛的那番评头论足吗?

  当然不是。

  只是他清楚,日暮他们两人之所以会有那像是置身之外的语气,正是因为他们两人相信着球场上的队友们一定能拿下这场比赛的体现。

  更何况,此时最重要的事情是球场上的比赛,若是跟选手计较这种小事,那才是不知所谓。

  这时候的片冈铁心看着拿下的那1分,信心大定,确信这场比赛,他们青道握在手里了。

  果然就如他所预料的那般,从第五局下半开始,青道打线开始爆发。

  赛前他们青道对仙泉王牌投手真木洋介做的那针对性特训效果,在这里正是得到体现。

  “好耶,干得漂亮!”

  稻城的正选们看着这时候放佛是自家球队拿下分数,高兴的不得了的成宫鸣,再一次感到无奈。

  心里面想着,鸣这家伙是不是忘记了,青道与仙泉的这场比赛,胜利者将会是他们稻城下一场比赛的对手。

  稻城的大部分正选们,对于此时在球场上进行着的比赛,更希望是仙泉获胜。

  原因很简单,相较于青道,对上仙泉他们更加有信心获胜,拿下那张通往甲子园的入场券。

  目光再一次落在球场上。

  只是这一次,稻城的选手们,脸上带上了深思。

  “看样子,今天青道的那位日暮杉选手是没有机会上场了。”

  “是啊,之后我们与青道的比赛,看来麻烦了。”

  怨不得稻城的人有此感叹,因为同样是今天的比赛,他们球队的王牌投手,鸣这家伙可是在场上待了四局,而青道的那位王牌投手日暮杉却连场都没下。

  想想去年对方还不过是一年级,就干翻他们稻城打线,从他们手中抢走进入甲子园的那张门票,就容不得他们不谨慎起来。

  虽说对因遭遇车祸意外,整整空窗了十个月,可对方复出以后每场比赛中的表现,可完全不像是曾经遭遇过严重车祸的样子。

  虽然大家是这样想的,但这时候稻城的正选们,并没有一个人出声责骂成宫鸣此时所表现出来的‘不分场合’。

  因为虽说他们不希望在决赛中对上青道,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们也只会坦然接受,因为这就是他们稻城。

  “好了,鸣,比赛看也看了,我们回去吧!”

  “恩——”

  ……

  随着青道从仙泉手中拿下分数,比赛的主动权开始由青道握住。

  对此,鹈饲一良这位仙泉的总教练,虽然及时做出适当的战术调整,并针对实际情况各种手段尽出,可最后还是无法阻挡青道的‘大势所趋’。

  于是,从第五局下半开始,仙泉便节节败退。

  “哐——”

  蔚蓝天空幕布下,画出了一道极美的白色弧影,绚烂无比,引得所有人的目光追逐。

  “铛——”

  一道清脆的撞击声后,众人是见那飞出去的球落在了外墙的护栏板上。

  这是一支漂亮的全垒打。

  出自青道四棒打者,结城哲也。

  这支全垒打的出现,终结了比赛。

  5比6,在第九局下半,青道以1分领先,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进军最后的决赛。

  “好耶,我们赢了……”青道众人欢呼着。

  虽然这场比赛,拿下逆转全垒打,让球队赢下比赛的是结城哲也,但在所有人看来,这场比赛获得全场MVP的是投手丹波光一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