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赢了药师,挺入地区预选赛的四强,但对青道众人来说,也只是在比赛结束的时候,高兴了一会,回到学校后,便立即静下心,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青道半决赛的对手是仙泉学园。

  “日暮。”

  “是。”

  “考虑到之后与稻城的比赛,在这次仙泉的比赛中,我不打算让你上场。”

  照常的赛前会议中,谁也没有想到片冈铁心会突然点名日暮杉,然后告知他,下场他们与仙泉的比赛,他没有上场的机会。

  是真正意义上不上场的那种,用更通俗明白点的话来说,就是就算他们要输掉比赛,在与仙泉的这场比赛中,日暮杉都不会上场。

  片冈铁心的话,无疑如一颗炸弹般。

  虽然目前1号的球衣归属者是丹波光一郎,打线的四棒是结城哲也,但是他们所有人心里面都很清楚,日暮杉才是他们球队中真正的王牌存在。

  可以说,他的存在,便是他们青道拿下比赛胜利的最后底气。

  他们想赢,想不断的赢下去,直到通往全国的那张王座,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王者青道。

  不是说,没有了日暮这家伙,他们就没有信心赢下去了,只是他们过往所经历的,让他们就怕那个万一。

  万一就欠缺了一点点力量就能拿下比赛的胜利。

  他们想要这份保障,保障他们不会就因为只差那‘一点点’就错失了胜利的滋味。

  这样的一个事实,在场中,要硬说有人会对此不甘心的话,莫过于是丹波光一郎和结城哲也他们两人了。

  很不甘心,明明作为球队王牌存在的他们,却因为日暮杉的存在,而有些名不符其实。

  可他们内心又清楚,他们作为球队王牌,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三年级,而日暮那家伙是二年级,所以监督偏袒他们才让他们得到,而是因为在最初的时候,日暮那家伙才刚回归,重伤后痊愈归队的实力究竟还有几成,是否还能适应比赛,谁也不能确定。

  在那时到现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日暮那家伙恢复得很快,又进步得太快,他们无法追上,所以才让他再一次的超越了他们。

  心中说没有嫉妒是假的,但他们心里面更多的还是庆幸与感激。

  很多时候他们都会问自己,如果没有遇见这般妖孽的他,今天他们的实力,是否还能达到现在的这个样子?

  答案是不能。

  所以在这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会是丹波光一郎对监督的话第一个提出异议。

  “监督,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妥?”

  众人抬头看着站在那里的丹波光一郎。

  明明就在前一场比赛中,他还那般坚定的向监督提出请求,要上场投球,这会听到监督说不会让日暮上场,不应该是感到高兴才对吗?

  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就说明了投手主力肯定将由他丹波光一郎担任了。

  所以说,丹波(学长)他现在站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这一次片冈铁心却没有回答丹波光一郎的意思。

  他只是看向日暮杉,“日暮,你对我的安排,有问题吗?”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这一下子就突然全落在自己的身上,日暮杉难得的感到有些无措。

  这时候他该说什么才好呢?

  回答有还是没有呢?或者应该说是,他们的这位监督这时候是想从他的口中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也不知道他们的这位片冈监督突然怎么来这样的一出?

  心中无比诽腹,最后日暮杉干脆放弃治疗,深呼吸了口气,然后回视自家监督的眼睛,定定道,“只要监督这样做是为了保证球队的胜利的话,我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过往与他们这位监督的相处,日暮杉很确信,他们的这位片冈监督,从来就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

  他这样做,肯定有他自身的理由。

  虽然青道的选手们心中对这件事都有意见,但这种时候听到作为当事人的日暮杉都这样说了,他们也只能老实地把嘴巴闭上。

  事实上,他们这群人是看到监督的脸上明确写着‘不能质疑’四个字,生怕自己的开口会让自己成炮灰这件事。

  没看,第一个开口的丹波,现在还站在那里,监督他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

  于是就这样,会议继续。

  “考虑到对方王牌投手那个身高会让球的落差极大,完全不同于我们以往遇到的那些投手,为了避免对这种落差极大的球的不适应性,我们接下来唯一要进行的课题便是在赛前的时候尽可能适应,所以丹波——”

  ……

  “是——”

  ……

  片冈铁心将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完后,关于后天迎战仙泉学园的赛前会议便结束了。

  众选手起身离开的时候——

  “丹波,留一下。”

  片冈铁心叫住了即将离开的丹波光一郎,很明显是有话要跟他单独说。

  被叫住留下的时候,丹波光一郎心里面是不安的。

  他在想,监督找他要说是不是关于白天的时候,与药师比赛时,他的表现,又或者是刚刚开会的身后,他对监督所说的下场比赛不会让日暮那家伙上场的事情提出的异议?

  短短几秒的时候,丹波光一郎的脑海中就想到了许多。

  虽然高中的这三年里,丹波光一郎成长了许多,现在的他与初入学的他完全已经是两个人,但在这种时候,他还是会陷于悲观。

  他想,或许这次监督特意单独叫他,是都要跟他说。

  明明在与药师的比赛前,他是那么自大的说,与药师的比赛就交给他,可等真正到了比赛的时候,他却没有做到,辜负了监督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知道反省,在那么重要的赛前会议的时候,竟然还舔不要脸的反对监督的话……他还真是有够糟糕的。

  “丹波,你今天的表现很赞!”

  因心里面满满丧气而在这会低着头的丹波光一郎,怎么也想不到会听到这样的一句话。

  猛地抬头。

  他想问监督,这话是他听错了,还是监督说错了?

  不曾想,对上的便是自家监督柔和的目光,眼中带着欣慰。

  这时候,片冈铁心也不曾想到,自家弟子丹波光一郎他竟然会露出如此的表情。

  最近他这位弟子的表现,他以为,他的这位弟子已经成长得能独当一面了,想不到,内心深处竟然还是这么不相信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性,片冈铁心心里面的那处柔软不自觉地更加软了起来。

  丹波光一郎虽然不是他执教以来最满意的弟子,但绝对是他最为费心的弟子。

  想到这里,片冈铁心认为自己在这个时候,身为一名监督,一名老师,有责任让学生正确的认识自己,更明确自己的未来。

  “丹波,你是有才能的。”片冈铁心看着丹波光一郎如此说到。

  “从你入学的第一天,我的内心深处就已经确认了,你在投手这块,拥有着才能,只是被你天生过分软弱的性格掩盖住了。”

  “监督——”丹波光一郎在这一刻直视自家监督的视线。

  “所以在这三年里,我一直都在一旁努力地协助你克服这个最大的弱点,然而天性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所以我曾经以为,三年的努力,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有所改善,可是你如今的成长,出乎了我的意料,今天的你,很棒,所以我相信,只要你一直都在棒球这条路上,你一定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

  片冈铁心的话,让丹波光一郎听得心里面大为触动。

  从过去到现在,丹波光一郎一直以来,最为欠缺的便是他人的肯定,尤其是自己所看重的人的肯定。

  在青道的三年,片冈铁心,便是丹波光一郎心里面所最为看重的那个人。

  “今天的你,或许并不是球场上最为耀眼的那个,但是透过今天的你,我已经能看到,未来的那天,你在球场上的耀眼。”

  片冈铁心说到这里的时候,拍了拍丹波光一郎的肩膀,即使作为鼓励,也是作为自己心中的那份信任,“所以,丹波,自信点,你在未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投手,因为今天的你已经具备了一名王牌该有的一切。”

  其实片冈铁心特意把丹波光一郎叫住,主要就是为了和他说一声——今天你的表现很棒。

  因此在这一目的达到后,片冈铁心便也就没有继续留着对方说话了,而是让对方回去好好休息。

  “好的,监督,那我先走了。”

  丹波光一郎关上会议室的门后,站定,抓起了拳头,放在了自己胸口。

  耳中能听得到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声。

  告诉着他,刚刚的自己并没有处在梦中,监督真的称赞了他。

  即使在今天的比赛中,他最后在球场上的表现是那么的糟糕,可是监督仍然还是称赞了他,并告诉他,他已经拥有了成为王牌的全部资质,肯定了他的未来。

  抬头望着天际那星星点点,一股荡漾的心情在心里头涌起。

  是啊,今天的他虽然还差的远,但他还拥有着未来。

  心中如此坚定的丹波光一郎,挺起了胸膛,踏出了步伐……

  “叮铃铃——”

  宿舍里手机短信铃声响起。

  打开短信。

  信息来自真中要。

  光一郎:本来决定读大学的我,这时候应该要老实准备升学考的,但球队里的后辈实在太不争气了,我这个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学长实在不放心就这样将球队交给不靠谱的他们,所以就只能自己再辛苦些了,不过就算这样,之后的比赛,我仍然会替你加油的!

  看上去只是一则很普通的友人间往来的短信,内容好像也没什么,但在这这里行间,丹波光一郎却从中看到了对方对自己的担心与鼓励。

  担心自己会因为今天比赛中的表现,受到打击,所以告知到,他真中要这种已经结束了高中最后的夏天的家伙,都还在继续努力,那在青道的他,还在继续三年级夏天的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

  作为友人,丹波光一郎十分清楚真中要在这时候特意给他发来这通短信的意义。

  想了想,丹波光一郎便很快回复了短信。

  要:等放假了,我们一起去打棒球。

  看上去好像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但丹波光一郎相信,看到短信的人,一定能明白这一短信的背后意义。

  丹波光一郎跟真中要两人自国中毕业以后,私底下就没有再一起打过棒球,所以丹波光一郎这时候回复对方这样呀的一条短信,便是告知对方,自己没事,会一直继续打棒球。

  躺在床上的真中要看着好友丹波发过来的短信内容,脸上当即就露出了笑容。

  按了下手机,黑了屏幕后,便将其随手丢在一边,双手叉在后脑勺,看着天花板。

  瞬间,身体的疲惫感便袭来。

  这让真中要心里不禁感慨,自己不过是偷懒了几天,身体便一下子就懈怠了,还不到以往一半的训练量,就受不了了,这样子不行,丹波那家伙都还在继续成长,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停下脚步来。

  真中要心中下定决心,今后无论再遇见什么样的事情,都绝对绝对不能再有这些天的颓废,否则他绝对会远远被光一郎甩在身后的,这怎么可以?

  与此同时,同一片夜空下,城市的另一个角落。

  药师高校,棒球队所在球场。

  虽然已经夜深,但球场的照明灯却仍打得亮亮的。

  “轰——”

  这是挥棒的声音。

  拉近镜头。

  只见球场的一角地面照印着几道身影。

  轰雷市他们几个一年级的,这时候都在。

  也不知道他们是在这里待了多久,练习了挥棒多久,每个人看上去都湿淋淋的,衣服被他们的汗水蹂躏得不成样子。

  “喂喂,我说你们几个呀,差不多就行了。”出去吃了点小菜喝了点小酒的轰雷藏,回来路过棒球场,看到还在那里练习的轰雷市他们几个,忍不住出声了。

  虽然他挺支持选手们平日里往死里练的,但像现在他们几个这样不要命的练,他是不大赞成的。

  白天的时候才跟青道打了那样一场比赛,回到学校后,就一直在那里练习,没休息过,这就有些过了。

  他可不想他的这帮得意弟子,就这样就废了,若真的是这样,他会疯掉的。

  为了以后美好的钱途,轰雷藏便立马出来阻止正在犯蠢的这些家伙们。

  “虽然今天输掉比赛是因为你们能力不足的原因,但是与青道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心里面即使再懊恼也只不过是无济于事。”这一刻,轰雷藏只希望好好点醒他的这群正在犯蠢的弟子们。

  然而轰雷藏的这些话,也正好是这会秋叶一真他们几个最听不得的。

  懊恼,自责,让他们无法面对今天比赛的失利。

  就算在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被在场观众认可了实力。

  可是当他们回到学校的那一刻,他们心中却不禁在想,如果他们实力能再强一点的话,今天的比赛结果是不是完全不一样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升起,就再也无法熄灭。

  虽然秋叶一真他们几个此刻的这番心理,一句话都没有透露,但身为他们教练的轰雷藏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正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个时候,轰雷藏才无法在一旁看着他们几个就这样下去。

  笨蛋学生该怎样教才好?

  最好的方法,直截了当,一个弯都不能转。

  “你们几个,还真的是笨的无可救药——”轰雷藏朝始终没有停下来的秋叶一真他们几个怒吼。

  自家教练突然的‘爆发’,‘惊’得秋叶一真他们几个吓得动作停了下来。

  目光直视,有些不知所措,或者更准确点来说,长时间的练习下,早已经疲惫不堪的他们,大脑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雷藏大步走过去,指着秋叶一真他们几个的脑袋怒骂道,“雷市那个笨蛋向来就不聪明,所以我能理解,秋叶,三岛,你们几个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因为跟雷市那家伙待久了,所以变成了完全的笨蛋?”

  他的语气挺正经的,若是不是张嘴就能闻到一股酒味那就更好了。

  “没错,比赛输了,是球队的实力不济,可是,与青道选手的差距,是一时半刻就能弥补的吗?我以前是怎么教你们的,这场比赛结束了,离开球场后,就立即忘掉,全心身投入后面的比赛,现在你们几个这样,是在跟自己赌气呢?还是说,是在跟我这个教练赌气?”

  被指着鼻子骂的秋叶一真他们几个,这会心里多少有些虚。

  “没有,教练,我们只是——”

  “别跟我说只是在日常训练,白天才打完一场比赛,不好好让身体休息放松,而是在这里不知疲惫地练习,你们这是不想当个选手了是吗?”

  轰雷藏的目光扫过以自家蠢儿子为首的几个小家伙,对于他们几个此刻看似沉默,实际眼中仍带着股不服,眉微挑,两手叉胸,这刻他都懒得骂他们了,明明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不过是输了场比赛,脑袋就犯轴了呢?

  这是非得让他骂一骂才能清醒是吧?!

  “说话啊?”

  “雷市,你小子,平时不是总跟你老子我顶嘴的吗?”

  看着还是没有人开口,轰雷藏干脆直接点名,作为他亲生儿子的轰雷市在这个时候最时候拎出来溜一溜的了。

  被‘点名’的轰雷市,眼睛抹着眼泪,但任谁都能看得出,这刻他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明明他是不想的,明明只要让他再练习下就好了,可是这个臭老头,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平时明明就算他练习得趴下,都只会在一旁大叫他练得还远远不够的臭老头,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跑出来阻止他练习?

  臭老头,臭老头,天下最最不靠谱的臭老头!

  谁也没有想到,还没有等任何人说话,就在这时候,轰雷市突然就大声哭起来了。

  哭得很伤心。

  比今天白天输掉比赛的时候,哭得还要伤心。

  别说是秋叶一真他们几个一年级的了,就连他的亲生父亲,轰雷藏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哭成这样。

  秋叶一真他们几个一年级的慌了。

  轰雷藏对此不知所措。

  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他这个儿子,从来就没有在他面前这样哭过,还小的时候被他训练得再苦再累都没这样哭过,更不要说是长大以后。

  怎么劝都劝不住雷市他止住泪水的秋叶一真他们几个都忘记了眼前的轰雷藏是自己向来尊敬的教练,用着鄙视外加指责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教练,你太过分了,平时你对雷市坏就算了,今天白天我们才刚输掉比赛,你居然还这样对待雷市!

  这让他在这一刻难得地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得有些过分了。

  在秋叶一真他们几个弟子的‘死亡视线’下,容不得轰雷藏无动于衷。

  轰雷藏在这会轻声咳了咳嗓子,“雷市啊,额,这个,那个,就是我今晚没有要骂你们的意思,所以你不要哭了。”

  “哇哇哇——”仍是不止的哭声。

  轰雷藏眼神示意自家弟子们,这一刻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不过在秋叶一真他们几个看来,本来他们几个在这里好好练习,一点事都没有的,要不是教练没事找事跑过来,雷市他根本就不会哭,所以千错万错还是教练的错,更何况教练还是雷市的父亲,这会就更应该哄好雷市他才对。

  只是,这对于可以说把自己的人生几乎都奉献给棒球的轰雷藏,要他温情的作为一名父亲,还真的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所以这时候的轰雷藏,还真的是满头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过还好,听说轰雷市他们几个一年级的自回校以后就一直在球场加练的真田俊平,在得知他们几个一年级的这么晚了都还没回宿舍,便在这时候找过来了。

  一过来,就看见在他记忆中一直都很开朗的雷市站教练面前哭得不能自已。

  真田俊平都还不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轰雷藏他们几个看见他后就如看见了救星般,赶紧就让他过来帮忙哄哄,好让轰雷市不要再哭了,否则他们几个要哭了。

  在秋叶一真他们几个一年级的七嘴八舌下,真田俊平大概得知了事情的缘由——他们几个原本在这里好好的给自己加练,谁知教练他过来责骂他们加练这件事,骂哭了雷市他,然后事情就像现在他看到的这样,雷市一直哭,他们怎么哄都不行。

  被众人认为是‘救星’的真田俊平,看着哭得就跟个孩子一样的雷市,脑海中升起一个大大的疑问——雷市真的是被教练给骂哭了的吗?

  在记忆中,他认识的雷市可不像是会因为教练说的几句话,就哭的人。

  事情的正常走向应该是,教练说雷市,雷市与教练顶嘴才对。

  深深觉得自己的想法才对的真田俊平,就在这时候,脑子一个激灵,瞬间想到了雷市这时候之所以会哭得这么伤心的可能性。

  他走到他的面前,试探着说道,“雷市,下一次,我们要去全国哦!”

  “哇哇哇,学长,今天会输掉比赛,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轰雷市一把抱住了学长他。

  猛地被抱住,听着轰雷市这会自责的声音,真田俊平低头看着这刻死死抱着自己的家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柔和。

  果然就跟他想的一样。

  虽然拜托输掉比赛的时候,雷市他哭了,可是那只是红了眼睛的哭根本就没有将他内心的心情完全宣泄出来。

  也许,自他们药师输掉比赛的那一刻,雷市心里就一直在自责,觉得输掉比赛这件事,全部都是因为他。

  估计对于雷市来说,他会在一回到学校就给自己加练,就是想要发泄这种心情,只是,却一直发泄不了,所以当教练出来阻止他们继续给自己加练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来发现自己心中愧疚的他,才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任谁也劝不住。

  “雷市,不是哦,输掉比赛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是我们实力还不够,所以你不要再继续内疚了。”

  “才不是,如果我不这么骄傲自大,在一开始就从那家伙手里拿到分数,今天我们也许就不会输掉比赛了……哇哇哇……都是因为我……”

  耳中充斥着雷市说给真田(学长)的话,直到这时候,轰雷藏他们才明白过来,雷市他是为什么哭。

  在这一刻,秋叶一真他们几个是紧紧握住了双拳的。

  他们在这之前完全没有想到,雷市他竟然会将输掉比赛的全部责任完全揽在自己的身上,心里面背负着如此大的愧疚压力。

  虽然他们几个跟雷市一样,在回到学校后,就一直待在这里给自己加练,但他们的心情就跟真田学长一样,觉得主要是他们的实力不够,虽然感到自责,但更多的还是想要努力再努力,好弥补自己与那些强校选手们的差距而已。

  这时候的轰雷藏同样也没有想到,他家从来就不怎么会哭蠢儿子这时候竟是因为觉得他们药师输掉比赛是因为他才这般破天荒哭的。

  虽然有种欣慰的感觉,觉得他的这个儿子终于懂得一名选手的一些事情,但更多的还是想要在这时候指着他这个蠢儿子的鼻子骂一骂,早知道这样的话,之前去做什么去了,在比赛的时候,他是千叮咛万嘱咐,要珍惜每一次上场打击的机会,可结果呢?

  越想就觉得越气。

  不过轰雷藏想到,如果这时候他真的因为这再责骂自家的这个蠢儿子的话,估计在场的他的这些弟子们,会欺师灭祖。

  毕竟他家的这个蠢儿子,是球队上下的‘团宠’存在。

  算了,谁叫他是做父亲的呢!

  看在彼此是父子俩人的份上,他今天就稍微的网开一面吧!

  于是,看着还在那里各种安慰自家蠢儿子而忘记自己这个教练存在的那几个弟子,轰雷藏表示在这时候有需要提醒下他们几个自己这个球队教练存在的意义。

  “雷市,你从小我是怎么教你的,输掉比赛,难道哭就能解决问题吗?”

  轰雷藏很清楚,自己突然对自家蠢儿子的斥责,真田他们几个是很不赞同的,但他还是硬着心肠他们指责的眼神下,继续板着张黑脸教育自家的蠢儿子。

  “青道那个叫‘日暮’的家伙,或许在天赋上确实比你厉害,但我一直以来都是怎么教你的,实力不如人,就努力的训练,作为天才的你,哭对你来说,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只有努力的汗水才会是对你的加成。”

  在棒球这方面天赋一般的轰雷藏很清楚,自己这时候说的全都是屁话,在职棒的世界,才能上的差距可不是什么努力的汗水就能弥补得了的,但这刻他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因为他了解他家的这个蠢儿子,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才是最合适的。

  他家的这个蠢儿子,不缺天赋,也不缺努力,更不缺一颗强者之心,唯一比较糟糕一点的是他家的这个蠢儿子过分享受将球轰出去的乐趣之中,而很容易忘记自己作为一名‘选手’的身份,这与他培养的预期目标可有些出入。

  有技术却不能帮助球队赢得比赛的选手可不是一件合格的商品。

  原本在真田俊平的安慰下,已经没有哭了的轰雷市,这时候又从自家臭老头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一番话,当即就意识到自己今晚在这里嚎嚎大哭到底是怎样的一件蠢事。

  抬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在心里面告诉自己——没错,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也不能弥补自己心里面的那份内疚,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努力,连大家的份继续努力,下一次,一定要赢。

  “今晚这话我并不是单单只跟雷市这家伙一人说的,真田你们几个也是,输掉比赛,无论是愧疚自责还是懊恼都是没有用的,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记住输掉比赛那一刻的心情,然后跟着我这个教练继续往前走就可以了,而不是说在这里哭,亦或者是盲目地觉得只要努力加训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轰雷藏眉目一瞪,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没错,加训是需要的,但得在我这个教练的允许下,才可以,否则,因为过度加练,累坏了自己的身体,搞坏了自己的身体,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球队上下的不负责任。”

  秋叶一真他们几个一年级的被说得面红耳赤,他们很清楚,教练此刻说得话,正是对他们今晚加训的指责。

  “听到了没?”

  “是,教练!”

  “好,回去吧,今天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们药师,重新出发。”

  “是,教练!”

  轰雷藏说完这个,便一副自己已经履行往自己身为球队教练的职责,两手交在自己的身后,不再管他们几个选手,外八字的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看着教练离开的身影,那一瞬间,放佛魔法解除,一直都没有任何疲惫感的轰雷市他们几个一年级的,只觉得身体突然就被抽去了所有力气,直接让他们瘫在了地上。

  躺在地上的他们,望着星空,心想,今晚这叫什么事情呀。

  笑了出来,然而却都不自觉地捂着自己的脸,暗道自己还真的是有够逊的。

  唯一的一个二年级,真田俊平虽然不像那些‘加训’的一年级那样,累得躺在地上,这会却是学着一年级的一样,不嫌脏地躺在了地上,躺在了轰雷市的身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

  “学长,对不起。”

  “恩?”

  “在和青道的比赛中,你那么的努力,可我却表现得那么糟糕,白白地浪费了你创造的机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