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你是豪门我是大神呢 > 4治32 惩治继母,蓝家投诚

4治32 惩治继母,蓝家投诚


  思南公馆卧房里。

  奈莎坐在床上,看着PAD上的新闻,蓝银川和白敬瑶终于走到了离婚的那一步。这其中有她的手笔,但她并不后悔这么做,归根结底是白敬瑶自作孽。

  她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张照片,是负责监控白敬瑶的人拍下的。照片中她和宁之瀚,在宁家客厅享受鱼水之欢。莫非还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她冷笑,难怪白敬瑶愿意在离婚书上签字,原来攀上了高枝。

  可怜的蓝少爷,头顶绿油油一大片。

  叶霑下午要出席一个峰会,奈莎想到公公的话,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你还在宋家吧?我叫人过去接你。”

  电话那头,安逸一口回绝,“奈儿你回来了?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找你。”

  现在天都正是炎热的季节,他自己过来不晓得又是怎样一番折腾,奈莎也不忍心。“爸,就当你女婿孝敬你的。”

  不等父亲再拒绝,奈莎直接挂断。随后她联系了叶零,说明了情况。

  半小时后,奈莎接到了叶零的电话。

  “莎姐,安先生根本不在宋家,我们是在附近的小旅店找到他的。他……”

  叶零说不下去了,在思考怎么措辞。

  奈莎第一时间想出了症结所在。安逸原是入赘宋家的,没什么家庭地位。“叶零,我爸是被宋家还是宋心竹?”赶出来的。

  现在宋家的主事人是宋玉麟和纪连鸿。宋心竹和宋致诚那一脉代替不了宋家。

  “是后者。不过我现在已经接上了安先生,正往思南公馆去呢。”

  奈莎手机开了外放,她下床,到衣帽间找衣服。“叶零,你们先找个凉快的地方。半小时后到宋家别墅等我。”

  “莎姐…嘟嘟嘟”

  怀孕六个月后,奈莎的衣服都变成了廓形,她穿了件黑色不规则宽松连衣裙,大裙摆呈阶梯状,暗黑系飒爽,又带了个眼镜。

  下楼时看到美朵。她把围裙一摘,在上面抹抹手,“奈莎,这是要去出门吗?我和你一道。”

  “妈,我想喝网红奶茶了,出去买一杯,”奈莎阻住了她,冲她笑眯眯的,“您想要什么口味?”

  “你想喝让阿霑那几个下属帮你送。不用自己出门……”

  奈莎终于想明白叶霑的啰嗦从何而来,遗传呢,基因真是强大的东西。她从后面推着美朵双肩,将她推到沙发处摁着坐下,小手给她敲肩颈,“我快要憋死了,顺便出去兜兜风。您呢,完全不用担心我,我可是古武者。”

  “那让人陪着你。”

  被当成玻璃花瓶太久了,真的…奈莎撒丫子溜了,临走留了一句话,“我很快就回来。”

  美朵担心地不得了,赶紧拿了手机拨通叶霑的电话。

  上了小红车,奈莎终于又是那个超A的女王了。风驰电掣,以接近道路限速的极限速度行驶。

  在高架辅路上时,右边车道有一辆大车似乎准备超车,奈莎便让它。不料大车并线早了,巨大的车尾眼看要撞上小红的车头。危急关头,奈莎堪堪一个紧急拐弯,小红车以迅雷烈风的速度,钻到了高架下面,险些酿成事故。

  她出了一层薄汗,脊背都打湿了。瞟了一眼大车的方向,车牌号是天,有一个地方被污了,看不清楚的。奈莎眯起了眼。

  接下来就很顺利了,很快到了宋家别墅。这个小区楼王是宋致和的,旁边相邻的几栋小别墅连在一起,住着宋家其他人。

  奈莎把车停路边,看到了父亲和叶零,他脸上还有块擦青。“爸,怎么回事?”

  安逸哂笑,鬓边白发刺眼,“没什么,咱们回去吧。”

  父亲想息事宁人,奈莎却不许。“我去找宋心竹说道说道。”

  “莎姐,我……”叶零刚想说他已经说道完了,被奈莎一句“跟上”堵了回去。

  小区的保安认识奈莎,都没登记就进去了。到了别墅里,宋心竹看见奈莎带人来了,眼皮抖了一下,眼神闪烁。“大热天的,你不待在家里,到处乱跑什么?”这是对安逸的,她平时就是这态度,习以为常。“奈莎啊,喝茶还是饮料?”

  这是宋心竹和安逸一贯的对话模式,以往奈莎懒得管,现在明白了父亲的苦衷,那么就必须管。

  “人,不是你赶出去的吗?”开口第一句,兴师问罪。

  宋心竹眼珠子滴溜溜转,笑着:“嗨,我哪能赶他,他嫌热,我不过是让他找个凉快的地方。”

  一旁叶零抱臂,好整以暇,“是吗?我看别墅附近的小旅馆,空调吹的气都是热的。”

  宋心竹脸上挂不住,掐了安逸胳膊一下,“你…你去旅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安逸看了眼奈莎,“奈儿,咱们走吧。”

  “宋阿姨,”奈莎也便站了起来,朝着楼上瞟了一眼,“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我在宋氏也有些股份,对宋氏的人事任免有一定话语权,现在纪先生回来了,有些制片、导演的事可以接管起来。对于学业都没完成的人,还是回去先读书。学历没那么重要,可品德不合格却万万要不得。”

  宋心竹人生的全部希望,都在安琪儿身上。奈莎的话,却是好解除安琪儿在宋氏的职务。这无异切中了她的要害。“奈儿,我…我不过是让你爸和你求求情…”

  “他不肯你就把人赶出去吗?那好啊,我们自己走。”

  宋心竹拉住了奈莎,鼻子在抽泣。“奈莎,阿姨错了,你别放在心上。”

  此次安逸一回来,宋心竹便将他一通数落。

  “安琪儿好歹是奈莎亲妹妹,她怎么可以对妹妹这么无情?”

  “宋玉麟亲还是安琪儿亲,心里没点逼数吗?”

  “我不管,你去和奈莎说,把属于安琪儿的都要回来。”

  安逸被她说烦了,拿起外套往外走,“我女儿怀着孕呢,我拿这些事烦她?她做事有分寸,这样对安琪儿,自然是安琪儿不对。你不让女儿改,老打奈莎啥主意。”

  宋心竹暴跳如雷,还不住地抹眼泪,“奈莎奈莎,难道安琪儿不是你女儿吗?你的大女儿害得二女儿失恋,丢了职位,你连说一说都不行吗?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安琪儿是我亲生骨肉。你和你大女儿一样,胳膊肘往外拐。”

  不想听了,安逸要去外面透透气,宋心竹便把他的行李全丢出来。“你吃我宋家的,住我宋家的,你去找你女儿。”

  就这样,安逸被赶出来,找了家就近的旅馆。他不想给奈莎惹麻烦,就没说。

  这时二楼栏杆处,安琪儿站了出来,“妈,我没有这样的姐姐,没有这样偏心的爸。让他们走。”

  奈莎仰着头,“安琪儿,人不为己,本无可厚非,但要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别等跌到深渊才知道后悔。”

  随后奈莎带着安逸准备离开,才出房门,就见宋玉麟小跑过来,脸上流着汗,“莎…莎姐你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带着姑父到我那去坐会呗!”

  这副讨好谄媚的样,看的宋心竹一愣一愣的。

  “谢谢,我们还有事。”这样的地方,奈莎不想再多呆一分钟了。

  宋玉麟一直将他们送出了社区外。

  “莎姐,改天我约你,请你们好好吃一顿。”

  敢约莎姐?贼心不死!叶零狠狠剜了眼宋玉麟。

  宋玉麟一哆嗦,当初这衰神可是把他吓破了胆!

  奈莎也不理会他们的眼神官司,“纪先生教你的东西可都学会了,如果你自己守不住你父亲的东西,没人能帮你。至于安琪儿,如果她愿意留在宋氏,从基层开始做起,凭能力往上升。不用考虑我。”

  宋玉麟当即举小手手,“我一定用心学,莎姐你放心。安琪儿我也会斟酌留用。”

  交代完了,奈莎和安逸上了小红车,叶零开车。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奈莎忍不住嘴角上扬,压也压不住,“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敢对宋心竹说不了。”

  安逸挠挠头,不好意思,“现在你长成了我的盔甲。我有什么好怕的?只是终究多年夫妻,我也不愿意和她吵。等你生了宝宝,我就回晶城去。”

  奈莎一怔,她还停留在那句“铠甲”上,那么说,以前她是父亲的软肋,父亲才会隐忍这么多年吗?她别过去头,“是我疏忽了,爸,你留在天都吧。我们家三十八世想让外公照顾,我从小就和外公最亲,也希望宝宝有外公陪伴。”

  对于隔代人,总是要多一些宠溺的。安逸思忖着未来之路。听的奈莎又说:“叶零,你最近打听打听在售的小公寓。”

  “好咧。”

  小红车开回了思南公馆,在入口时一辆路边的超跑鸣了声笛,透过车窗,奈莎看到了坐在主驾驶位的是蓝银川。

  ——————

  蓝家赛车谷包厢。

  包厢陈列精致,玻璃展陈橱窗里摆了很多改装赛车模型,以及赛车谷荣获的荣誉。

  奈莎与蓝家父子相对而坐。

  “银川,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对奈莎小姐说,你先出去。”说话的是蓝家家主蓝山,他低头敛眸,姿态很低。

  蓝银川不想错过,固执地反对,“爸,我是成年人了,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的。”

  蓝山索性双手交叠在前,不说了。

  “莎姐?”问父亲已经无济于事,蓝银川试图争得奈莎的支持,恳求的目光,“都说六大家里没秘密。我想,作为蓝家长子,我有权知道真相。”

  “蓝少爷,我想你的父亲大概在保护你。也许,说不定,过了今天,你就会知道全部你想知道的。”奈莎朱唇轻启,她的声音也很轻,偏偏直指人心。

  蓝银川虽疑惑,还是离开了。

  包厢里只剩下蓝山和奈莎,安静到极点,落针可闻。

  半天后,蓝山吐出一口长气,说道:“宋致和死的那天,我蓝家也在场,准确来说,是我在场。”

  奈莎闭了眼,复又睁开,抚上了自己的肚子,三十八氏踢了她一下。似乎对她说,保持平静。“我,知道。”

  “六大家家族联盟委员会会议迄今只召开过三次,这次就是第三次,议题只有一个,杀死你!”蓝山的语气平静如水,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

  那时候的奈莎初入天都,何以遭到了六大家如此的重视,以及敌视?奈莎捏紧了手指,问:“为什么?”

  蓝山抬眸,与奈莎视线相撞,“因为你是卫高翔的外孙女,你刚进天都的时候,我们就都知道了。只不过还远远没有达到让我们重视的地步。直到全联邦都知道,太子爷爱你,爱到无以复加。而且那时候,佟宪知也展现了要竞选总统的野心。”

  自己猜到的真相,和亲耳听到当事人所说,毕竟不同。奈莎睫毛颤了一下,又问:“前两次家族联盟委员会会议为什么而召开?”

  “第二次没什么,只阐述六大家要守望相助。”蓝山往沙发后靠了靠,让紧绷的神经舒缓一点。

  目光如炬,是此刻的奈莎。“你们所说的六大家,不包括叶霑,准确来说没有叶家嫡系。”

  蓝山:“对,因为这个联盟的存在,主要就是针对叶家嫡系,叶家太庞大了,尤其在叶政老爷子当家时,而太子爷更是天纵奇材。叶家的分支内也有矛盾。代表叶家的,想必你也知道了,是叶廷祯,更早是叶老夫人。”

  奈莎出离了愤怒,她把自己变成了听故事的人。“第一次会议呢?”

  蓝山平缓而清晰地说:“将京城晶矿公司改姓。第一步,制造卫菀的丑闻事件;第二步,策反真正的佟宪知,窃取卫高翔的晶矿高纯度提取秘密,以及暗害卫高翔。不过佟宪知拒绝了,他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后来佟宪知家里遭遇了大火,佟宪知妻儿都死于火中;第三步,制造晶矿坍塌事件。他们想把压力都压在卫高翔身上,没想到卫高翔自己下了晶矿,天赐良机,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暗杀进一步展开。只不过,后来有武道势力介入,现在你也知道了,洪定海救下了卫高翔。”

  晶矿,又是晶矿。蓝山的话补充了细节,这也让奈莎了解了更多历史,卫家的历史。“你们蓝家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摇旗呐喊,事后分赃。”蓝山苦笑了一声,“我们都以宁白两家唯马首是瞻。”

  这算是及时甩锅吗?白家大不如从前,而宁家又和蓝家结怨。“为什么这个时候告诉我?”

  蓝山几乎颤栗,明明奈莎依然不动声色,泰然自若。“白季夫,死了;宁之瀚,不说身败名裂,也差不多了。我儿已和白家解除姻亲。我,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这,是站队的艺术。

  无论时机的把控,还是选择的对象,都堪称完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你是豪门我是大神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