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携天命而来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却不是你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却不是你


  唐九曲心中有着无穷的怒火,当即冷哼了一声道:“都给我滚!老子才不要那什么狗屁王座!”

  随着唐九曲的一声大喝,周围的那些死者瞬间崩碎如泥。

  整个世界一下就清净起来,满山遍野的骸骨消失不见了,那座高高的王座,也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四层的高楼,唐九曲站在这座高楼前整个人犹如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样,定定的看着那座客栈。

  这座小楼有一个牌子,这个牌子唐九曲实在是太熟悉了——道途客栈。

  随着清晨的阳光洒落,周围的街路开始变得繁华起来,道途客栈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一个店小二打着哈欠将木板门一扇一扇的拆下来。

  客栈中赶早的行商已经背好了包袱卷陆陆续续的走出来。

  后厨也开始叮叮当当的传来做菜的声响。

  客栈外面,停靠马车的地方,也有专门的伙计端着糠皮豆饼开始喂马。

  唐九曲的心脏莫名的开始剧烈的跳动,唐九曲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一步一步,每一步都似乎相当的沉重,一直到唐九曲走进了客栈。

  店小二殷勤的上前询问:“客官,您是住店还是会友?”

  唐九曲默默前行,根本就没有理会店小二。

  此时此刻,一个身材窈窕

  的女子正从楼梯上缓步而下。

  这个女子身穿杏黄色的长袍,腰间扎了一根枣红色的银枝腰带,云鬓盘起,干净利落,一张面容更是清丽脱俗,此时此刻略有些慵懒的从楼梯上走下。

  唐九曲觉得自己的鼻子微微发酸,心中有说不尽的情绪不断的翻涌出来。

  这正是那个叫他魂牵梦绕,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女子。

  唐九曲最初,也不过是和这个女子玩一玩,唐九曲有过无数的女人,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他心里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能留下来。

  唯独这个女子。

  唐九曲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天鹅,不爱的时候,可以纵意飞行,一旦爱了,一生一世,就只有那一个人。

  这个女子曾经对他说过一段话,使得唐九曲感到深深的愧疚,也正是因为那一段话,唐九曲对这个女子生出了一些改变。

  “我也不要你诅咒发誓,你若真的遇到好女子,心动之时便不要委屈自己,来信告知我一声即可,我第一眼看到夫君你的时候,就认定你是能成大事之辈,我不能将你捆在我的腰带上,难道真的叫你做个酒馆的老板?我只求你数年之后,还记得我这个妻子,若是有空,还能回来坐坐,不要嫌弃我这个凡人,不过,若是十年还好,我今年也才十八,尚有十年青春,若是十年之后,你还不来,就不要回来了,我可不想叫你看到我憔悴如黄花般的模样……”  这段话至今烙刻在唐九曲的心中,一时一刻都不曾消散。

  每一个字都重越千斤。

  以前唐九曲听说过美人恩重四个字,年少的时候不懂,一旦懂了,就觉得一颗心如同被撕碎了一般。

  人若永远都是少年,不懂这些该有多好?

  唐九曲此时再次泪流满面。

  唐九曲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从小就不是,上一次哭鼻子还是在陶倚楼去世的时候。

  那个时候唐九曲以为这辈子的眼泪都已经流光了,不曾想,今天的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他流这眼泪比这一辈子流的眼泪都多。

  女子望向唐九曲,唐九曲也望向女子,四目相对。

  女子脸上突然露出惊喜无比的神情,欢呼道:“九曲?真的是你?”

  唐九曲连连点头:“是,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唐九曲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字,而此时陶倚楼已经如一阵风般扑了过来,一下就投入唐九曲的怀中。

  唐九曲将陶倚楼牢牢抱在怀里,脸颊靠在陶倚楼的肩膀上,不住的哭泣着。

  “倚楼,我好想你!我想你想的再也没有任何开心的事!”

  “太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可惜你不是我的倚楼!”

  唐九曲一边痛哭一边说着,与此同时唐九曲的双掌发力,一道道的神念构成的刀锋将他怀中的陶倚楼切割成无数的碎片。

  唐九曲依旧在哭。

  “倚楼只会唤我夫君,不会唤我九曲,你为何不装的更真一些?为何要给我留下一丝破绽,哪怕叫我沉浸在这里,永远不离开也好啊?”

  周遭的街市,房屋,这一座道途客栈倾刻间崩塌如雨。

  唐九曲真的愿意被骗过一生一世,相信自己的爱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但唐九曲不是那么好被骗的,简简单单的一个称呼,就砸碎了唐九曲的梦境。

  随着道途客栈的崩塌,周围陷入黑沉沉的迷雾之中。

  慢慢的迷雾消散,唐九曲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平台上,在这里已经有十几个佛尊、灵主等候。

  其中就有血怒、血娘还有血灵。

  血怒看到唐九曲,双目微微一眯,随后朝着唐九曲身后张望,却没能看到唐乐天的身影。

  血怒那冷漠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惋惜。

  唐九曲也看到了血怒,唐九曲没有发怒,他没有理由发怒。

  血怒和他们这一行本就是仇敌,本就是竞争关系,做出任何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唐九曲不愤怒,却不代表唐九曲不会为唐乐天报仇,不会将血怒一行当成是自己的仇敌。

  唐九曲眼中的泪水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如寒冰一般的冷漠,此时的唐九曲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千磨万砺之后跃匣而出的宝剑。

  曾经的唐九曲还有一些玩世不恭的少年味道,此时的唐九曲经过淬炼之后,整个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浑身上下充满着一种寒而不露的锋芒。

  任谁看到他都能感受得到他的锋锐,但他的锋锐却相当的含蓄,不是那种咄咄逼人,而是那种叫人不能靠近。

  只要你不靠近他你不会被唐九曲的锋锐所伤,但你若靠近,那么唐九曲散发的锋锐必定会将你切割的遍体鳞伤。

  眼瞅着唐九曲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血怒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用极低的声音开口道:“如果有机会,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家伙,无论如何都要将其杀死在这里。”

  血怒这句话不是对血娘和血灵说的,而是对他自己说的。

  他在坚定自己的信念同时也在警告自己唐九曲是他绝对不能放过的敌人。

  在这里的十几位佛尊和灵主们也望向了唐九曲,不过在他们眼中唐九曲不管有什么样的变化,也是不值一提的。

  毕竟只是一个灵尊境界,这样的境界的存在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在他们眼中也是蝼蚁。

  唐九曲望向自己所处的这处环境。

  这是一处宽大的平台,4周是一座座的万仞高山,这些高山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出去不知几千万里,浓浓的白云在这些群山中翻滚,头顶的天空上没有太阳,但却有着光芒从四面八方漫射而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携天命而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