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携天命而来 > 第二章 旺财是只狗

第二章 旺财是只狗


  司徒圣的目光一触到唐乐天的冷寂双目,便触电般的低下头去,之前的嚣张跋扈瞬间消失无踪,在唐乐天唤狗似的召唤声中,中魔般直挺挺的朝着唐乐天走去。

  “旺财,咱们有几笔帐要算一算了,首先,我爹那炉丹是怎么回事?”

  唐乐天的目光似乎给了司徒圣无穷压力,他的一张脸变得苍白无色,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

  黑衣老者此时高声叫道:“公子,药王已经完蛋了,你不必再怕这个姓唐的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

  司徒圣听到这句话,似乎一下活了过来,苍白的脸上瞬间灌满了血色,原本躲躲闪闪的眼神猛的抬起,内中满是狞厉之色,他终于敢瞪视清醒的唐乐天了,这一刻对他的人生来说重要无比,比听说唐乐天疯了的时候还要重要。似乎活了十八年,他这一刻才终于成人了!

  啪!

  司徒圣的眼睛才刚刚瞪视唐乐天,身子就被唐乐天一巴掌抽飞起来,司徒圣在空中转了个圈才重重的摔倒在地。

  “几天没见,家狗就变野狗,你竟敢这样看着我?”

  唐乐天随手将祖先供桌上的酒壶拿起来,灌了一口,随后露出意外的神情,这酒比在另外一个世界中喝过的各种原浆精酿可要好得太多。

  被抽了一巴掌的司徒圣反倒清醒起来,吐出三颗牙齿后,司徒圣再次抬起头来,满嘴鲜血染红了牙齿,也染红了他的瞳子。

  “唐乐天,好,很好!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药王殿的大公子?你老子现在都自身难保了,离开了你老子,你他娘的就是一泡屎!”

  司徒圣踉跄爬起,喷着血沫嘶吼着,猛的一挥手,数十个侍卫立时抽刀朝着唐乐天扑了过去。

  黑衣老者狞笑一声道:“对!公子,这唐乐天现在就是一只纸老虎!”

  眼瞅着数十个壮汉凶神恶煞般朝着自己扑来,唐乐天不由微微一晒。

  就在刚才,身为修真特种兵总教官的唐乐天穿越到了眼前这个同样叫做唐乐天的家伙的身躯中。

  短暂的融合后,唐乐天拥有了这个世界的唐乐天的全部记忆,还发现这具身躯素质相当不错,气海饱满,筋骨柔韧,血脉畅达,乃是修真的大好苗子,除了先天素质好之外,也不知道平日里吃了多少奇珍异宝才能将底子孕养得这般厚实。

  唐乐天现在已经大概搞清楚了,他穿越到了五千年前的过去,现在这个时候,人们对于修真的理解还相当的粗糙,基本上处于刚刚起步没多久的蒙昧状态。

  而在五千年后的未来,对于修真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巅峰,细致入微,无论是法宝的炼制还是各种天材地宝的利用,都达到了极致。

  这么说吧,在唐乐天眼中,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就是刚刚学会钻木取火的原始人,而唐乐天那个时代已经开始用火焰锻造钢铁,甚至提取火焰的温度来加热粒子做各种原子级别的修仙研究了。

  “那头纵横天下三千年的锦鳞血龙此刻应该还是玉树山下的泥鳅,从昆仑山脉蔓延出去的,造就了十个千年世家的十条晶石矿脉也还没有被发现,东边的上古秘藏,西边的仙界之门,南边的魔沼浆池,北面的洞天福地,也都还没有出世。更别提九地、八荒、四海、十三星域了,那都是人族尚未探索过的领域。”

  “那位号称艳压五千年的冰山仙子现在应该还是一个幼、齿的小姑娘,还有那位五千年后唐乐天的顶头上司,一代神话,传奇女帝,现在应该也只有十几岁上下,若是两个一起捉了,从现在开始养成的话……用不了三五年的时间,他就可以左拥右抱,左边仙子,右边女帝,那简直不要太爽!”

  “还有诸多的天材地宝、传说中的神器材料,啧啧,岂不全都是我的了?”一时间唐乐天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整个天下。

  不过,不久之后马上就有一件大事发生,十三星域中傀儡魔域的傀儡魔入侵大陆,这是人族和魔族的首次碰撞,也是人族第一次将目光投向遥远的星域世界。

  历史上第一次人魔大战,人族大败,被傀儡魔奴役了整整三百多年,为此损失了亿万生灵,后来还是那位传奇女帝横空出世,赶走了傀儡魔,使得人族重新执掌了自己的命运。

  如果唐乐天修行的速度足够快的话,或许还能使得人族损失小一点,毕竟唐乐天所在的世界已经将傀儡魔的优缺点研究透彻,而唐乐天毕竟刚刚耗用三十年的时间,将整个傀儡魔星域之中的傀儡魔一扫而空,他有着丰富的对战傀儡魔的经验。

  唐乐天闹钟刹那间的念头纷呈,如炸弹爆炸,但转瞬便即收敛,因为三十几个肌肉坟起的侍卫已经扑来,唐乐对这些家伙颇为不屑。

  这些家伙在普通人眼中或许还挺吓人,毕竟他们都是练气三四层的存在,每一个都能拳开岩石,手拿猛虎,但在精通修真术法还有各种格斗杀人技法的修真特种兵总教练的唐乐天眼中,这些脚步虚浮的三脚猫就像是一群稍稍有点力气的农夫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全身上下处处都是破绽,这样的家伙再来一倍,他也不在乎!

  七零八落!

  完全没给观战的众人任何喘息的时间,他们的脑中就只来得及产生这么一个想法。

  三十多个练气期三层境界的壮汉,宛若纸片一样,被唐乐天一拳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得漫天乱飞,个个口喷鲜血,宛若瓢泼大雨一样给这喜堂增添了不少喜庆颜色。

  看到这个画面的一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神情呆滞,在他们的记忆中,唐乐天的身手确实不错,十八岁的年纪已经达到练气期五层境界,称得上是年少有为,对上一两个练气期三四层的自然有优势,四五个也勉强能应付,但这三十多个练气期三四层的壮汉竟然连摸唐乐天一下都没有做到,就全被放倒,这怎么可能?

  唐乐天嘴角勾着一丝淡漠的冷笑,抓起桌上的酒壶,打湿手指,伸手轻轻捋平鬓角的乱发,喝了一口甘冽的美酒后,望向司徒圣道: “跪!”

  司徒圣的灵魂想要抗争,但他的身子却相当老实,身子一寸寸的矮下去,低着头,双膝最终挨上了地面。

  “旺财,咱们重新开始,第一件事,我爹的那炉丹是怎么回事?”

  唐乐天换了一具身躯,首先要做的就是活下去,如果不搞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别说活下去,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唐慈航炼的那炉丹就是他活下去的关键!

  司徒圣脸色苍白,手脚止不住的发抖,前十八年他被唐乐天支配了整个人生,才刚刚扬眉吐气却又再次被笼罩在被支配的那种可怕可悲的境地之中。

  一旁的黑衣老者连忙叫道:“公子不可说!”

  “唧唧歪歪!”唐乐天有些不耐烦起来,  脚下一点,散落在地的一把钢刀便如电飞出,刀身贯穿了老者的身躯,带着老者飞了三米,将老者牢牢的钉在了大殿中的柱子上,老者挣扎痛呼,凄惨怪叫,一时间死不了只能遭罪。

  司徒圣本就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真有勇气,也不会被唐乐天当狗般使唤十几年,鲜血和死亡使得司徒圣体若筛糠,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唐乐天,眼睛能够看到的就只有唐乐天的鞋子。

  “是……是……是……前车子那位药有……问题……”

  唐乐天闻言双目眯了眯,从记忆之中搜索前车子这味药材的资料,随即微微点了点头,知道了问题所在。

  唐慈航的手段和谨慎他是清楚的,炼的丹就算出了问题,也绝对不会把仙人吃死,这里面自然有人捣鬼,有了前车子这味药,唐乐天就能锁定目标。

  “原来是那位如锦太子在捣乱,好,这笔账不怪你,他赵国敢在我唐家头上动土,我看赵国是要亡了,现在说说第二笔,我妹妹的脸是怎么回事?你该不该死?”

  说起来唐乐天也有些无语,这个如锦太子来找唐家的麻烦根本就是唐乐天自找的,因为唐乐天在游学时,曾经勾引了如锦太子的未婚妻,两人鸳鸯浴都洗了,挨挨亲亲的把能做的荒唐事全都做完了,如锦太子凭白多了一顶绿帽子,自然勃然大怒,找唐乐天理论,结果被唐乐天揍得屎尿齐飞,成为天下笑柄,这才有了唐家今日之祸。

  司徒圣低着头,牙齿咯咯咯的响着,一双拳头缓缓的用力握了起来,最初指节发白,最后两个拳头都没了血色。

  “我从小把你当兄弟,你却将我当成狗,给我起狗的名字,把我当泥巴一样轻贱,我不愿意一辈子做你脚下的泥巴,嘿嘿嘿……我爹曾说这是我的命,是我司徒家的命,我偏不信命,我要和你斗!我要和命斗!”

  原本已经近乎崩溃的司徒圣被唐乐天的一个死字刺激得猛的抬起头来,双目之中一片赤红,化为厉鬼张嘴就朝着唐乐天咬去。

  唐乐天一脚鞭过去,直接将司徒圣踹飞,唐乐天这一脚力度极大,司徒圣摔倒在地后,牙齿飞走不知多少颗,翻滚着撞在柱子上,随后便如一滩烂泥一样动弹不得。

  “家狗变野狗,果然,野狗终究是要咬人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携天命而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