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携天命而来 > 第一章 冲喜

  脑瓜仁疼……

  身为修真特种兵总教官的唐乐天,率队横跨星际,耗时三十年终于将傀儡魔星域中仅剩的魔物老巢一扫而空,一扫人类曾经被奴役之耻,大胜归来,庆功会上几瓶陈酿下肚,不过是恍惚了下,眼前的景色就变了。

  原本热闹喧嚣的部队食堂变成了喜字高挂、古香古色的殿堂。

  迷惘之中,有女孩子的叫声在他耳畔忽远忽近的响起,这叫唐乐天感到莫名的烦躁起来。

  因为此时的唐乐天的脑中是一团乱麻,挤满了驳杂的不属于他的记忆。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张灯结彩的药王殿中,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面色灰败的跪倒在地,三十多个侍卫手持钢刀立于他们身后,在这一片杀机镇压出来的冷寂中,稚嫩的声音倔强的回荡着。

  七八岁的小女孩被几个惊慌失措的仆人死命拉扯着,她奋力的挣扎反抗,放声大叫。

  “拉下去!”一位黑袍老者不耐烦的挥手。

  两个侍卫当即上前,抽刀戳死那几个仆人,扯住小女孩往外就拖。

  小女孩身上溅满仆从的鲜血,却没有半点畏惧,小老虎般嗷呜一口咬在侍卫手臂上,鲜血立马顺着小女孩的齿缝流淌出来。

  被咬的大胡子侍卫恼怒以极,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衣领,抡圆了猛的往地上一摔,咚的一声,小女孩重重的砸在青砖地面上,瞬间就蔫儿了。

  “我不同意!芸笙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洪相师说过,只要你和他拜堂冲喜,我哥马上就会醒过来,你从小到大不都在盼着这一天么……”小女孩嘴角溢出大口的鲜血,虚弱无比,但执拗更胜。

  红烛照耀下,一身凤衣红袍的女子,孤零零的垂首站在大殿中,消瘦的身材枯草般弱不禁风。

  “司徒圣,我同意了!”

  女子此刻抬起头来,头顶上的凤冠珠翠轻轻摇曳,清秀的面容上满是坚毅和决然。

  “司徒圣,你放过唐家的人,我就答应嫁给你!”

  巨幅喜字下,身穿滚金黑袍的阴鸠男子,半躺在代表着无上权威的药王椅上,翘着二郎腿,目中无人的摆弄着手中的玉扳指。

  听到芸笙的话语,这才嘴角勾起,邪魅狭长的眼睛扫向芸笙,随后嗤笑道:“同意?你同意嫁给我?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些什么?”

  “究竟是什么使得你误以为我要娶你?你不过是我的战利品,是我司徒圣战胜了唐乐天那个王八蛋的战利品!一个战利品也值得我明媒正娶?你也配得上?你最多只配做我的通房丫鬟,连侍妾都算不上!唐家都已经完蛋了,你这个一钱不值的货色,竟然还跟我谈条件?”

  芸笙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眼中满是羞愤。

  司徒圣缓缓站起,居高临下,宛若帝王睥睨众生。

  他的目光望向药王殿中跪伏在地的三十几人,伸手点指道:“药王唐家当初是何等跋扈嚣张?现在却全都成了我脚下猪狗,从今天开始这座药王殿就叫狗房,你们唐家所有人全部剥衣为狗、刺字为奴!男子终生劳作,女子么……呵呵,就按本公子心情处置!”

  原本跪伏在地不敢说话的药王殿众人齐齐一惊,纷纷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惊恐和无奈。

  唐慈航乃是当世炼丹圣手,一手创建了药王殿,并成为仙人钦点的炼丹师,从此之后,唐家的药王殿就成了凡俗世界之中的顶级荣华地,诸国皇室都要低三下四的来求取丹药。

  不久前唐慈航如往常一般,给仙人炼制的一炉大补金丹,结果却吃倒了数十位仙人,其中一位甚至性命岌岌可危,仙丹变成毒药,仙人震怒,已经将唐慈航下狱,就等那仙人生死来决定唐慈航的死法。

  你在人间顶级荣耀,被称为圣手,人人敬仰,但在仙人眼中,不过就是个厨子而已。一个厨子手艺不错,仙人们捧场,结果一桌菜吃得仙人们连拉带吐,甚至住进了ICU,仙人蹲茅房的时候想念你,提上裤子后自然不会放过你!

  偏巧,这个时候,一向神武的唐家大少爷唐乐天忽然得了失心疯,神智全失,呆呆傻傻。

  这才有了这场阴霾之下的冲喜婚礼。

  谁知道婚礼才刚刚开始,就有不速之客要雀占鸠巢。

  “呸,司徒圣你个无耻之徒,你不过是我哥脚下的一只狗,竟然也敢趁着我唐家遭难,我哥心智受创,来害我唐家,还想要霸占我的芸笙姐姐……”

  小女孩气息虚弱却依旧嘴不饶人。

  司徒圣轻笑着打断小女孩的谩骂:“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看我一眼都能吓得我瑟瑟发抖的唐家二小姐?”

  无需吩咐,当即就有侍卫上前,俯身挥手,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小姑娘嫩呼呼的小脸上。

  这一巴掌打得小女孩半张脸瞬间肿起老高,鲜红发亮,青紫色的血管都纤毫可见。

  小女孩却似乎感觉不到疼一样,眼中一片死灰,扭头望向大殿一角,声嘶力竭的惨叫道:“哥……你醒醒吧……”

  满堂的烛火摇曳中,一个身穿喜袍的男子呆呆的站在一旁,宛若局外人,眼神之中满是迷惘。

  司徒圣的目光同时望向红衣包裹的男子,这个男子曾经叫他畏惧无比,曾经踩着他的脸将他踏入淤泥中不能呼吸,原本他以为自己最终会溺死在这个男人脚下的泥沼中,却没想到,竟然给他等到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司徒圣眼中闪过浓浓的怨毒,一张本就邪魅的面容仿似化为复仇的厉鬼,狰狞凶恶!

  司徒圣心中有压抑了十八年的愤懑,此时爆发出来,一把扯住芸笙的头发,拽着瘦弱的芸笙来到一身红袍的新郎官面前,盯视着男子,咬牙切齿的道:“唐乐天,你也有今天?当初你待我如狗如奴,呼来喝去,随意践踏,今日,我要在你的婚礼上,在你的洞房中做你妻子的新郎官。”

  “哈哈哈哈……唐乐天,从今日开始,你的未婚妻就是我的贴身奴婢了,我赏你在洞房中观瞧这一出好戏!”

  猖狂淫邪的笑声中,司徒圣扯着芸笙带着凤冠的头发,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意气风发的大步朝着洞房走去。

  芸笙不过是普通人,身轻体弱,那里是司徒圣这样的练气修士的对手?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被扯得歪歪斜斜朝着洞房滑去。

  眼瞅着洞房越来越近,芸笙猛的咬紧牙关,奋力一挣,凤冠咚的一声落在地上,上面的各种珠翠宝石朝着四周泼溅出去。

  而司徒圣手中一轻,只剩下一缕带血的青丝长发。

  “乐天,我终不会叫你因我受辱,但愿还有来世!”芸笙不舍得看了一眼发呆的唐乐天,随后咚的一声,一头撞在药王殿中的金丝巨柱上。

  整座大殿似乎都晃动了一下,鲜血染红了古铜色的柱子,芸笙颓然倒下。

  司徒圣愣怔了一下,眼中闪现出浓烈的怨毒,将手中鲜血淋漓的长发用力掷在地上,咆哮道:“晦气!晦气!看看死了没有,就算死了也给我拖进洞房里!”

  黑衣老者连忙上前,伸手探查鼻息,随后冷笑一声道:“尚有一口气,叫公子您尽兴没问题!”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颗枣红丹药,撬开芸笙紧闭的嘴巴,塞进口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携天命而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