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末代驸马 > 第一百六十七章章 时变3

第一百六十七章章 时变3


  唇亡齿寒的道理,浑塔十分清楚。

  因而当他收到勒克德浑的求援之后,便从各地征调兵力。除去留守各地的,他另外凑出了一支五千人的增援大军。

  但浑塔却在增援方向上做了一些调整。

  他挑出一千五百精骑,由其副将萨哈统率,沿着大洋河一路向东,直插凤凰城的后面。

  李定国虽然占据了凤凰城,但是因为所占据的时间尚短,克辽军的大部分辎重还储存在东江镇和皮岛。

  浑塔派出这支骑兵的作用就是突袭镇江堡,烧了储存在那里的粮草。即使不能,也可以通过袭扰的方式阻断、延缓克辽军的粮道。

  而浑塔本人则率领三千步卒,五百骑兵,沿着哨子河北上,在通远堡西南方向的帽盔山安营扎寨。

  他为岫岩城的主将,本不应该擅离驻所。

  而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勒克德浑是清军将领的后起之秀,同时也是代善的孙子,将来很可能是两红旗之一的旗主。

  浑塔虽然是镶白旗人,但目前多铎率八旗主力入主中原,留在辽东的主政者是代善,所留兵卒也多是两红旗人。

  无论是为了自身的前途,还是为了将来岫岩城被克辽军围攻时能得到代善的援兵,浑塔都必须和勒克德浑搞好关系。

  由他亲自率兵前来,正可以显示他对勒克德浑的顺从和尊重。

  浑塔和通远堡内的李率泰取得了联系,并将自己的谋划告诉了他。

  帽盔山和通远堡成掎角之势,若是李定国全力攻打通远堡,浑塔就出兵以做牵制之用。反之,通远堡则出兵,使之不能全力进攻。

  浑塔知道自己兵力少,就据险而守。

  李定国几番进攻,但无论进攻哪一边,都受到另一边的夹攻。而且无论是李率泰还是浑塔,每次出兵都异常谨慎,使他引出清军歼灭的计划也难以成功。

  最麻烦的是,萨哈所率的那支侧翼骑兵突袭了东江镇,而且最终还攻了进去。

  要不是城内守卒顽强抵抗,而萨哈也不愿在那里损失太大,恐怕东江镇都要被清军所夺。即使这样,清军所攻入的西城,数十间房子被烧,数百城中百姓被杀。

  他们撤离之后,又以奔袭之态,攻下了数十里外,凤凰城和东江镇之间的汤站堡。在屠了堡内二百兵卒和百余百姓后,一把火烧了它。

  而在驻守凤凰城的克辽军主力到达之前,他们又完全消失不见了。数天之后,他们又出现了,而且又有村堡被屠。

  一时间各地人心惶惶,谣言四传,到处都有清骑出现的假消息。而当初被李定国赶入长白山中,或者心向满清的也纷纷跳出来生乱。

  高劲松坐镇凤凰城,那些小规模的叛乱很快便被平定。

  但他手中只有百余骑,那支清骑到处乱窜,完全摸不到踪影。即使有斥候探得消息,但在克辽军大军到达之后,他们早已离开。

  最后,高劲松无奈,只能向李定国发出求援。希望他能派出部分骑兵,以助自己剿灭这支清骑。

  在李定国得到消息的同时,勒克德浑也得到了浑塔有关那边情况的回报。他大喜过望,亲率五千精兵增援通远堡。

  只待李定国后撤,他便率兵强压过来。即使李定国不撤,只要那支骑兵在,就可影响到克辽军的军心士气。

  克辽军多是中原人,只要进入寒冬,他们的战力便会大打折扣。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久攻不下,士气下降。

  到时候趁势而攻,击败李定国并非难事。或许战果更大一点,直接收复凤凰城,甚至攻入朝鲜也未必完全不可能。

  周显手中拿着李定国的亲笔信,不可置信的问向下首一将。他名叫杜建明,陕西人,是李定国的亲信之将。“这信中说,宁宇现在已经攻下了岫岩城?”

  那将抱拳道:“是的,督帅,末将就是从岫岩城赶来的。但目前岫岩城内只有不到两千将士,请督帅立即派出援兵。再晚,末将担心……”

  周显心中更加奇怪,满脸的疑惑。“宁宇是如何拿下岫岩城的?他身边怎么只有两千将士,为何要我出兵增援?攻打通远堡的大军呢!”

  上一封塘报乃李雄发来,言说东线克辽军当前所面临的困境。但这短短几日,李定国却攻下了岫岩城。

  而李定国在信中完全没有提及此事,只让自己尽早派出援兵。

  杜建明回道:“督帅,是这样的。李将军在得到高游击求援之后,设了一计。暗自让军中士卒生乱,造成我军因粮道不畅而军心受到影响的假象。同时派出军中还剩的两千骑,以回援的名义大张旗鼓的向凤凰城方向走。但实际上,这支骑兵由李将军亲自率领。过了刘家河后他便突然向西,花费一天的时间通过鸡冠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末代驸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