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八百七十七章

第八百七十七章


  今儿是八月十五中秋宴,宫里早早布置一新,宫灯摇曳,明月高挂,对镜描妆,贴了花钿,穿了藕荷色宫装,看看时辰差不多,便往养心殿走去。

  片刻至,与先到的姐妹打过招呼,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失宠多日,早已看淡了后宫的风起云涌、明争暗斗。如今,只想在波谲云诡的后宫里安稳度日,今日是中秋家宴,我此次前来不过是是看看热闹罢了,根本没想过要争什么,静观其变,一笑了之】

  八月十五的中秋家宴,也一早就看见宫里热热闹闹的布置。

  直月上当空时,已是梳好妆,第一次参加中秋宴有些新奇。一早就来了,到时一一给众人请安。

  并不是很算着日子,以至于今日是中秋家宴都觉着如梦初醒。沐浴更衣稍作了些打扮,忆起那日安氏托准备的蝴蝶便教元晴将之藏于袖中。

  以至养心殿,先向圣上行了一礼,又与其余姐妹行了礼后方才坐于桌边。

  早早得知今晚是中秋家宴,本在禁足的我淡泊宁静。但皇恩浩荡,念着阖家团圆的日子,特地允了我赴宴,心中沁了几分感动。仔细梳妆打扮,浅黄色流蝶群,是桂花模样。头上贴了桂花花钿,一切打点好。

  来到乾清宫,遥遥对皇上福了一礼,长春宫现在是最没落的时候,玉答应也进了冷宫不能来,感叹一声落座。

  拿出细细研磨的脂粉敷了一层,又染了一层极淡的胭脂,面颊带着淡淡余香。又用青黛勾勒出远山细眉,似三月烟雨蒙蒙中的青山。不涂口脂,只细细勾勒墨眸,让其染出微醺朦胧之感,十分娇俏。穿上熏了桂花香气的橘粉宫装,头饰只是按照规矩装扮。

  便往乾清宫而去,入内,给几位贵人常在答应请了安,坐在花答应下首。

  【熙攘如市集,各个争奇斗艳,少了几个相识的难免落寞。梳妆打扮依旧是寻常模样,黛眉杏眼没什么疲态,备了些物什,与贵人常在一一施礼,随即落座】

  在暖阁里练了最后一遍舞,确保一切无误之后,才换了衣裳,额贴花钿,头戴玉钗,去了乾清宫,向众人一一行过礼之后坐下

  [入宫半月,就遇到了中秋家宴这种大节庆,自然得赶到。选了一件蓝色的宫装,带着彩英一起来到乾清宫内参加家宴,入内,对着各位高位一一行礼,选了个位置坐下]

  内务府新上任的总管江福海看到众位小主们都到了,入内拜见道】奴才参见各位小主。

  【眼尖的他,看到有几位小主的穿着似乎不符合制度,不过这种事情他不好说出来,只能等在场有心的妃嫔指出来了,凡是穿着不对,仪容捷越的妃嫔,都得马上离开】

  【秋风飒爽,如同勾魂的镰刀,刮去了夏日的热辣,徒留伤心与落寞】

  【浩浩荡荡的家宴上,我不过是卑微与弱小的聚集地,还是难逃别人的算计与阴谋】淑官女子戴了花钿,定贵人穿了淡黄色衣服,请皇上明察!

  [听到了那郭络罗常在的声音,这倒是个铲除异己的好机会,仔细打量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指出道]祺贵人,你怎么穿了藕荷色的宫装,这恐怕不符合规矩吧

  [着了湖蓝的衣裳,络子只是个简单的梅花络子。给各位行礼完,坐在安排的位置上头,见他们一个个说来说去的。暗暗对安官女子投去感谢地目光。]

  【掐丝护甲勾过耳畔碎发,笑着应了面生的行礼,恍惚一抹橘粉掠过不由得蹙眉凝视,自己不过一个常在,左右也不好点明了话,倒是旁的一个个都掐着不依不饶,也索性未开口,只是凝视了那安官女子,扯了扯自己的宫裙示意】

  将唇枪舌战一览眼底,家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硝烟四起,真是可怕,赶紧和了口茶,压下心中的不安,先明哲保身要紧。

  看着宫嫔陆陆续续入座,都是些新面孔,自己看着也欢喜,含笑应下了他们的问安。

  在进宴会开始就发现淑官女子的花钿坏了规矩,打量了自己的衣服也有点坏规矩,命知书连忙回宫找了件浅蓝色流蝶裙来。趁着皇上还没来,周围的妃子也都是地位拦不住自己,就去了一旁的偏殿悄悄换回来。

  换了身浅蓝的裙子,也不在慌了,面对郭络罗常在的指控,声音有些气恼“本贵人身上的衣服是浅蓝的,什么时候成了黄色,郭络罗常在污蔑本贵人,你该当何罪!”

  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颔首与相熟的几个妹妹打了招呼,却听得那郭络罗氏与侯佳氏指自己和袭衣的穿着,不免瞥了她一眼“侯佳答应这家宴还没开始,还没喝酒就醉了,本主明明穿的是藕荷色,何来粉色一说?本主看该宣太医给你看看眼睛了才是”

  不过说着还是去偏殿换了春兰赶回去拿的碧色宫装,承乾宫离养心殿近,皇上还未来,还来得及。回来坐下,狠狠瞪了她一眼。

  跟着郭络罗氏的话语瞧了眼定贵人的宫装,蹙了眉。指甲磕在桌上,罥烟眉也拧到了一起,现在并不是开口之时,但也是焦急了手指与丝帕搅在了一起。张了口:“定主,这不是前两天您与嫔妾一起挑选的缎匹吗?当时内务府各位嬷嬷公公都在,可没说这宫服不可中秋家宴穿呀!”

  自己悄悄走进更衣服的地,还好尔晴备下了家宴后要更的衣服,偷偷摸摸的换了一声翠绿色绣蓝色莲花的宫装。再偷偷摸摸的回到座位上,一路尔晴打着掩护,没有知晓,对外说去外头醒一醒酒。

  听那人提起才发现头上花钿的问题,果断端起面前的茶杯,用袖子遮掩着,借着喝茶的功夫,用手抠掉了花钿,镇定自若

  [瞧着旁侧坐着的淑官女子,额上还有些红印,用手指点了点额头,示意她沾一点儿茶水擦一下。]

  见身边的人提醒,笑着点头无声谢过,倒了一点子茶水到手帕上,假装擦汗,把头上的红印擦掉了

  内务府总管江福海看着几位小主的样子,暗暗记在了心中,虽然那定贵人和祺贵人临时去换了衣服,但是她们在刚开始的时候穿错了逾越自身等级的衣服,这是千真万确抵赖不得的,而那淑官女子戴了花钿,也是犯了大错。这几个人的错误都被郭络罗常在和侯佳答应指了出来,而还有一位安官女子,竟然穿了橘粉色的宫装,只是没人指出来,倒也含含糊糊过去了。】

  【不久,皇上来了,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进入乾清宫内,而是单独把江福海叫了过来,内务府总管江福海上前行礼道】奴才参见皇上。

  【皇上抬了抬手道】平身吧,怎么样,朕吩咐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江福海回答道】启禀皇上,因为最近后宫当中发生了许多骚乱,您为了肃清后宫中的不正之风,所以特意交代奴才严查今天各位小主的穿着打扮,凡是有不符合宫规者,都得一一揪出来,奴才已经找到这些人了。其实此事还是多亏了郭络罗常在和侯佳答应的指证,其中有错的人分别是定贵人,祺贵人,安官女子,和淑官女子,不过定贵人,祺贵人和安官女子都已经把不符合自身制度的衣服换了,而淑官女子也把头上戴的花钿毁去了。

  【听完禀报后,十分失望道】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无视宫规,不过这些人以为这样子遮掩,这发生过的事情就可以全部当做没发生过吗?这也太把宫规当做儿戏了。你去传朕的旨意,定贵人,祺贵人,淑官女子和安官女子的位置,全部移到靠近门边的地方,朕等一会不想看到她们。郭络罗常在和侯佳答应既然指证有功,想来平时定然熟读宫规,像这样德行出众的妃嫔,理应给予嘉奖,等一会安排她们坐到朕的身旁。

  【江福海言了声是,即刻便去传旨

  得知了皇上的旨意,轻轻叹了口气,终究是自己错了,也罢,坐门边也好,扶了紫鹃起身,去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纵使旁人不点出差错来,那内务府总管如秃鹫似得眼神也早抓了她们,提出来打了高位的脸换了个好的位子,结仇不是个划算的事,如此想着不由得摇头,望向旧友,中秋夜色已有些风起,担忧那位子如何叫人能吃的安心】

  按照规矩坐下来,愤愤不平却有无可奈何,淡淡看了郭络罗氏一眼,还有那个什么答应,恨不得上去给她们伪善的面孔一个耳光。转身对祺贵人,定贵人用只有三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两位姐姐,你看郭络罗氏,也太嚣张了,嫔妾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得意洋洋的看着那些被打发到门边的妃嫔,这些人真是活该,敢穿那些违反宫规的衣服,被皇上厌弃也是理所当然,兴高采烈的与郭络罗常在一起,坐到皇上的身边]郭络罗姐姐,我们就好好的服侍皇上吧,不用理她们,哼。

  心里暗骂“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听着宣旨公公读着皇上的旨意,心里更是愤愤不平。

  帕子大礼甩着,快速来到门边,看着这座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知书劝慰让我坐下,“别让我坐,我就站着,看看这些人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听到江福海传旨,心里明了几分,走到门边,又听到安妹妹的话“哼,本主也瞧着那两张脸恨不得撕烂了她,不过别急,时辰还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咱们正好看看,那两个贱人能得意多久”说着拉拉发火的袭衣,示意她稍安勿躁。

  在宫人们的唱报声中,皇上终于来了,扫视了一眼殿内的众位妃嫔,大踏步来到郭络罗常在和侯佳答应的面前】两位爱妃,朕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们,以嘉奖你们对朕的忠心。

  【身后的小太监捧出了两个锦盒,里边放了两颗跟拳头一样大的东海明珠,这东西只有郭络罗常在和侯佳答应才有,为的就是让在场的妃嫔知道,只有遵守宫规,安分守己的人才有资格获得嘉奖,而那些违反宫规,德行有亏的人,是没有资格获得朕的宠爱的。

  【看着那两位小人得志的样子,化目光为利刃直直向那两位射去。唇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见了君上搬出的礼物也是不愿多瞧一眼,这种无耻的程度自己可是做不到的。】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几个现在肯定蹬鼻子上脸,本常在就喜欢看她们这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今天的好戏还在后头】

  【坐到皇上身边,正好说她们的坏话】皇上,定贵人前不久冒犯了贵妃娘娘和烈嫔娘娘,禁足的日子还没到,不如先让她回去抄宫规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本宫玩转高科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