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八百七十三章

第八百七十三章


  养心殿离翊坤宫很近,听说翊坤宫那里出了事,便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刚刚来到宫道口附近,就看到了一堆人跪了一地,他他拉嫔还头上带血,晕了过去,定贵人也在旁边,先传太医过来给他他拉嫔诊治让她能够清醒过来,然后对着在场的诸人问道】谁来告诉朕,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经过太医的诊治后,人也清醒了许多,看着皇上来了,勉强撑起身子,行了一礼道: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臣妾有罪,定贵人曾经身为臣妾宫里的人,臣妾却不能以身作则,阻止她污蔑贵妃娘娘,致使定贵人言行无状说出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所以臣妾刚刚脱簪待罪,代替定贵人向贵妃娘娘请罪。

  请皇上为我家娘娘做主啊,我家娘娘实在是太诚心了,定贵人虽然屡屡冒犯我家娘娘,但是她却没有因此而记恨定贵人,反而为了给定贵人赎罪,对着翊坤宫门口足足磕了三个响头,把头都给磕破了,您瞧瞧地上的血迹,就可以看得出来我家娘娘是多么的想要替定贵人赎罪了。

  皇上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他们,他们都有亲眼见到刚刚发生的一切。

  近几日偶感风寒,身子不甚利索,依稀听得外头有吵闹之声,托了浣纱去问,才知是袭衣与他他拉玉漱在翊坤宫外闹了起来,蹙眉摆了手,托浣纱去办。

  浣纱到了翊坤宫外,见圣上已然前来,便行跪安礼,“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我家娘娘今儿有些困,先行睡下了。奴婢只闻得他他拉嫔娘娘哭哭啼啼地大呼什么有罪,嗓门儿震耳欲聋,除此之外便不再注意甚么,去服侍我家娘娘了。”

  眼见皇上明黄的轿撵来了,稚嫩的童颜立刻眼泪横流,用袖子擦擦做个梨花带雨的模样。先是给皇上行了个大礼“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随后声音恢复温润,起码不让皇上听得厌烦。“皇上,臣妾不知道为何惹了他他拉嫔娘娘生气,臣妾也不知为何他他拉嫔说臣妾有罪。臣妾见他他拉嫔姐姐晕倒,便只想过去搀扶,谁知这一扶,竟成了罪过了。”

  自己在那花容失色,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半点瞧不出哪里有了为非作歹之心。

  知书见浣纱姑姑出来说话了,先是对皇上磕了一个头,连忙附和道:“请皇上恕奴婢冒昧,我们主儿受了惊吓,奴婢不得不出来澄清。皇上明鉴,我们主儿是冤枉的,我们主儿并无污蔑贵妃娘娘。只是在给贵妃娘娘请安途中遇见他他拉嫔,又说了几句话。若是有污蔑贵妃娘娘之处,那浣纱姑姑便不会如此说了,皇上若是不信,大可问问那群洒扫宫人。”他他拉嫔头上的伤痕不会作假,地上的血迹也是真的,所以他他拉嫔曾经确实跪在地上对着翊坤宫门口磕了三个响头,最后把头都给磕破了。而他他拉嫔说,她是因为定贵人言行无状说出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所以她才脱簪待罪,代替定贵人向贵妃请罪。同一时间定贵人身边的知书却站出来说定贵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冒犯清禄贵妃的行为,这倒是奇怪了,问道:他他拉嫔,你来告诉朕,定贵人到底说了什么话冒犯了清禄贵妃?

  在问话的途中,让苏盛新派人去审问那群洒扫宫人们,搜得证词后,再来跟他他拉嫔和定贵人的话做比较,看看到底谁说的话是真,谁说的话是假的。

  定贵人身边的那个知书还真是能言会道,不容小觑,仔细斟酌了词语,回道】启禀皇上,臣妾今日跟定贵人一样,也是过来给贵妃娘娘请安的,在来的途中遇到了定贵人,就与她闲聊了两句。没想到在说话的时候,竟然听到定贵人说,贵妃娘娘最近心情不好,想是不愿见着臣妾的,她看臣妾来这请安,还是免了吧。

  臣妾听完后,心中很是不忿,即便贵妃娘娘心情不好不愿见人,但那也应该由贵妃娘娘亲自来说,怎么能够任由定贵人蓄意揣测贵妃娘娘的心思呢。

  后来,定贵人还出言讥讽臣妾,说臣妾想念从前的日子,难道是被皇上褫夺封号,心生后悔了?还说自己抚养过大公主,自持自己曾经身为大公主养母的身份,讽刺臣妾无儿无女,这些话听在臣妾耳朵里边如同针扎,臣妾羞愤不已,但也依旧忍了。

  最后,臣妾看定贵人脸色有些不好,本来好心想送定贵人一些千年人参,可是定贵人竟然又反过来污蔑臣妾,说害怕臣妾像郭络罗常在那样陷害她,所以不肯收下臣妾的礼物,还说臣妾的心思没放在贵妃娘娘身上,不能替贵妃娘娘尽一尽心意,对贵妃娘娘不管不问。

  臣妾只是想着,贵妃娘娘如今得皇上圣倦,哪里需要咱们这些外人操心,打扰了娘娘与皇上恩爱呢,可是定贵人竟然还污蔑臣妾心肠冷毒,还当场口出狂言,说贵妃娘娘骤失爱女,伤心过度,自是需要东西补补的,臣妾不送东西过来,就是对贵妃娘娘不敬。

  臣妾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虽然定贵人如今已经不住在永和宫了,但是定贵人曾经也是从臣妾宫里出来的,看到她如今成了这个张狂的样子,臣妾也有责任,所以便脱簪待罪,替贵妃娘娘请罪,这一切都是臣妾的过失,还请皇上恕罪

  听了他他拉嫔这么长篇大论的说下去,真是觉得一阵不可思议,她竟然将自己脱得如此干净。心中实在打击甚大,可面上的表情却依旧楚楚可怜。“皇上,贵妃娘娘最近的爱女长乐公主不幸得了天花没了,您说娘娘的心情能好吗?臣妾一没阻止他他拉嫔娘娘前去请安,二没言语辱骂。臣妾不过是提醒一句,若皇上觉得臣妾有错,那臣妾无话可说。可他他拉嫔这句话期中包含的意思,皇上可得细细揣摩啊。”此言既出,是个正常人都能听出言外之意。隐喻的道出了他他拉嫔对清禄贵妃的大不敬,贵妃都没了公主了,难道不该心情不好吗,哪里还有欢欢乐乐的心情,他他拉嫔这句话不就是变向的在说贵妃娘娘没心没肺吗,这怎么能说别人是蓄意揣测的呢?

  听了她的续话,沙哑的声音透露着疑惑“他他拉嫔娘娘,恕嫔妾冒昧一句,若不是娘娘做错了事情,那么皇上他会无缘无故的褫夺您的封号吗?既然是做错了事情,那难道不该后悔吗,难道还应该沾沾自喜吗?而且他他拉嫔娘娘您确实是无儿无女,嫔妾也确实是没有说错,要是娘娘觉得嫔妾在羞辱您,那嫔妾愿意认罚。”此话句句刺心,道出他他拉嫔纠缠不清,对皇上的褫夺的处置心声不满,实属对皇上的不敬,而自己确装作一副乖巧模样愿意认罚,想来皇上会更愿意听些。

  又说“皇上,这他他拉嫔娘娘从前确实是用千年人参误会过郭络罗常在,当日千年人参之事他他拉嫔将郭络罗常在五花大绑,还将其宫女打晕,只因为自己的疑心,搞得宫中人心惶惶,臣妾想到这里,心里就渗得慌,所以看见他他拉嫔娘娘送臣妾人参,臣妾一时害怕也是有的啊。可是他他拉嫔却说正是因为贵妃娘娘深得圣眷,所以才轮不到我们操心娘娘的身子。这言外之意不就是说贵妃娘娘有了皇上眷顾,所以臣妾们便不用尽一尽自己的心意了。这确实是对贵妃娘娘的大不敬呐。”

  前面几段疑问,自己都有条理的进行回复,只待最后使出自己最后的,也是最大的疑问,这个漏洞,足以扭转局面。“皇上!他他拉嫔她刚刚第一段话说的是因为不能阻止臣妾污蔑贵妃娘娘,所以感到愧疚替臣妾请罪,但现在呢?现在便脱口说臣妾张狂,才为臣妾请罪的。这御前证词,说改就改,这不是在糊弄皇上吗?嫔妾承认自己言语有失,但污蔑嫔妾和对皇上贵妃大不敬的,可是他他拉嫔呐!【说完转眸对他他拉嫔祈求道】他他拉嫔娘娘,您收手吧!求您高抬贵手,别再污蔑嫔妾了,嫔妾以后一定毕恭毕敬,求您别再陷害嫔妾了,【罢了,又对皇上行了跪拜大礼】求皇上还臣妾一个清白呐!”自己仔细分析了这么一大通,费劲心力。只愿皇上能听进去些,还自己一个清白!首先是听完了他他拉嫔和定贵人的第一段话,他他拉嫔说,定贵人曾说贵妃娘娘最近心情不好,想是不愿见着臣妾的,她看臣妾来这请安,还是免了吧。这句话从洒扫宫人们的口中得知,是真的。】

  【既然这句话定贵人曾经确实说过,那么定贵人无端的猜测清禄贵妃此刻的心情不好,没工夫见他他拉嫔,确实有大错。若是真的贵妃没心情见他他拉嫔,也理应由贵妃的嘴巴告诉他他拉嫔,而不是定贵人主观的认为贵妃不想见他他拉嫔。而且定贵人还提及,她之所以会认为清贵妃此时没心情见他他拉嫔,是因为贵妃最近没了公主,所以她才会认为贵妃的心情最近肯定不好。这种猜测人人都有,却不应该由定贵人的口中说出来,大家为了不让贵妃难过,没有人会主动提及长乐公主去世的消息,而定贵人却偏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主观的猜测贵妃此时的心情不好,不想见他他拉嫔,还以此为借口希望他他拉嫔别过去打扰贵妃给她请安,其心可诛。

  接下来是他他拉嫔和定贵人的第二段话,定贵人所言虽然看起来句句在理,但是听起来却有一些尖酸刻薄的意味。正常人来说,有人故意在对方的面前提及对方过去的丑闻,肯定会感觉羞愧难当,不敢直接面对,而且定贵人还特意提及了无儿无女这几个字,身为后宫中的女人,谁听都这几个字都会产生极大的反应,无论此事是否是事实,定贵人身为嫔妃,都不应该拿无儿无女这几个字开玩笑,因此他他拉嫔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也是一个人正常的心理反应。

  然后是他他拉嫔和定贵人的第三段话,定贵人说自己拒绝他他拉嫔的礼物,是因为他他拉嫔曾经因为千年人参一事误会了郭络罗常在,闹得后宫沸沸扬扬,在心有余悸之下,这才拒绝了他他拉嫔送来的人参,有这个想法是合理的。不过这件事情已经时过境迁,当时也已经做出了惩罚,定贵人却还耿耿于怀抓着这件过去的事情不放,认为他他拉嫔有陷害她的嫌疑,而拒绝他他拉嫔对她的关怀,未免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态,身为一个妃嫔,有这种小心眼的想法实在是不应该。而且接下来他他拉嫔还指出,定贵人曾经污蔑她心肠冷毒,这句话在对照那些洒扫宫人们的证词后,证实也是真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本宫玩转高科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