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八百六十二章

第八百六十二章


  素眸瞧着外头的好天气,想来应是出门走走,听人说现下御花园花儿开的好,何不去瞧瞧,翠屏在旁随着,素手捏着绣帕样式是自已喜欢的茉莉,刚踏入御花园好巧不巧的正瞧见面前的人,翠屏附耳说是那他他拉嫔,知晓了人,莲步轻移上前,这耳朵倒是好巧不巧听那宫女和她话,嘴角勾了笑,敛了神色,帕子轻甩蹲身请安】嫔妾参见他他拉嫔娘娘,娘娘金安【在人旁站着,面上还是那抹笑,瞧人手中摘的牡丹,花之富贵者也】牡丹国色,总能独领一束,可嫔妾觉得,牡丹还是在这儿长着才能国色,这般摘了可就没了它原来的模样【离了泥土的花,总是不能养活,牡丹也和平常的花儿一样得靠这泥土呵护,国色也不能离了根本】嫔妾不知,您旁宫女将您比作牡丹是为何意?

  忽闻身后传来佳音,凤眸轻撇,原来是昨儿个刚入宫的玉答应,淡淡一笑道】玉答应,初入宫中可还习惯?

  【语顿,反问道】牡丹不管在哪里,都是花中之王,即便它现下离了尘土,但终究无人可以媲美,难不成答应是觉得本宫还比不上这牡丹吗?

  嫔位总是比我这小小答应要神气许多,闻人言,笑意于面上】劳娘娘挂念,宫里妥帖嫔妾倒是习惯的快【只是还未曾习惯这勾心斗角,素手紧了紧帕子,人儿话语转着反问自己,心下倒是一紧,嘴边挂着笑,面上倒是淡然模样】娘娘说的是,离了尘埃总是可以媲美,可娘娘后句?

  嫔妾从未说过这般话,只不过想知道您旁宫女的意思,想来是说娘娘您如牡丹国色天香,嫔妾觉得您身旁宫女说的是,娘娘对宫女的教导真真有方【转了话,素手也折下一枝牡丹,含苞待放意悠悠,递于人前】这牡丹便是要配娘娘您的国色【这句话倒是靠近了人,在人耳旁轻语,语落,离了人,笑着】听人言,倒也大大方方的接过对方送来的牡丹,放在鼻尖深吸了口气道】玉答应,你可真会说话,本宫都有点喜欢你了。

  【抚着喜鹊的手,一步一步来到玉答应的面前道】只是你的这些话说给本宫听听倒也罢了,若是让那贵妃或者月妃听到了,恐怕答应就少不了要挨一顿训斥了,毕竟这后宫当中能够称得上国色二字的人,可不止本宫一个呢手中花儿已空,人儿接了去,耳边听了人话,心思灵巧,笑着】能得娘娘青睐,倒也不枉这朵娇花【他他拉嫔搭着宫女的手,瞧人一步一步靠近了,咫尺间,四目相对,毫不却】娘娘教诲,嫔妾谨记,御花园的花儿不少,配的美人也不少,总是各有各的风采,各有各的国色【左右说着也是含了那些个高位,人各有千秋,并不是都喜这牡丹】这些个话嫔妾也只敢在娘娘耳边轻语【后头话低了低,靠着人耳说着,倒是你知我知】眼睛微微一眯,看向玉答应的眼神带起了一丝玩味。

  这人说话滴水不漏,面面俱到,倒是个厉害的新人,看来后宫以后又要热闹了】【淡淡的嗯了一声道】你有心了,本宫住在永和宫,玉答应以后得空的话,倒是可以过来坐坐。

  【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本宫很喜欢你,再过不久就是木兰秋狝了,到时候本宫会向皇上举荐带你一起过去,也算是陪本宫做个伴如何?

  素眸倒也瞧见人眼底神色只装作不知,嘴角笑意不减,人儿轻嗯声回,笑了笑,点了点头】多谢娘娘抬爱,娘娘不说嫔妾倒是也要厚着脸皮去娘娘宫中,倒时娘娘可不要嫌嫔妾吵闹才好【笑了笑,话里倒是一片和谐,姐妹情深?

  不,不过是左右逢源罢了,手上感觉,人儿轻拍,话里提点】能和娘娘同去,是嫔妾之荣幸【话里是同意之意,小小答应竟能去木兰秋狞,倒是真的荣幸】娘娘可要继续赏花?

  这会子天色也不早了,话也跟她说的差不多了,颔首道】时辰也不早了,本宫先回去了,玉答应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继续留下来赏花,本宫就不多加打扰了。

  【说罢,离。】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总得也是累了,素眸瞧面前人,耳边闻其话头,有了离意,笑着】恭送娘娘【瞧人走远,左右也是松了口气,目落那御花园的花,没了看头,又待了些时辰,便才回长春】入夏,莲花都已盛开,早早用过早膳,趁着日头还不毒的时候,去了莲花池赏荷花。

  凭栏而立,大朵大朵的莲花迎风摇摆,都道出淤泥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将此花比喻为花中君子,却不想,没有这淤泥的滋养,又怎么会有这般漂亮的花来。

  熬过苦寒凉春,荣光重新耀在人面上,再瞧不出昔日病气,只是羸弱几分叫人生怜。

  鞋尖儿踏着石板上的光斑驻足莲花池旁,嗅闻淡淡清香。余光转动睨一抹娉婷袅娜,与荷交映。

  】【依稀知晓她,恭敬拈帕向后甩去,向人行着大礼,肃容亦是给足了人该受的礼】参见祺嫔娘娘,娘娘金安突然响起的请安声,惊了停在莲花上的蜻蜓,转头向人看去,原来是平常在,让春兰将她扶起来

  “快起来吧,有些日子不见平常在,听闻身子不适,如今可大好了?”嫔妾已好有月余了,唯是伤心二公主...才常诵经佛堂之中,鲜少走动【耳畔珠子随点头晃动,幽幽荷塘香气盖不过身上的佛香,得人允礼略去了二公主的事,愧意示人】娘娘得封是喜,未能及时贺喜已是嫔妾不周全了。

  “不想平常在这般心善,本宫也常往宝华殿诵经,改日有空可邀常在一同前往?”见其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展了笑颜

  “平常在有这份心,本宫已是开怀,本宫听闻皇上就快起驾前往木兰围场秋狄,不知平常在到时可会一同前去?”迎人邀约道是日后同行,却因后话入耳,珠串子晃动愈发厉害,随摇头苦笑摆出微微弧线来】抱恙时日曾听闻如今新秀迭出,有一官女子更是已伴驾养心殿。

  嫔妾深居凝萃阁中,怕是已不叫皇上记起了。

  “平常在何须妄自菲薄,不过一个官女子,怎可与你相比”此时小顺子似想上前,看了他一眼,让他上前回话,只听得小顺子报

  “娘娘,文官女子没了,听说是暴毙”惊了一下,看向平常在。随人通报声错愕惊呼,回以疑惑对上祺嫔的眼神,言辞间却也是猜到七八分】文官女子莫不是那位——?

  【那一句妄自菲薄听来唏嘘,念人心善不加曲解其中意味,入耳便过。

  旋即如一尊慈悲的观音像一般,颂一句经文慨叹人生无常,面上皆是怜悯】是个可怜人儿...颔首点点头

  “就是平常在所说的那位去养心殿伴驾的官女子,这就没了,本宫与她也有过一面之缘,真是世事无常”叹了口气,望向远处

  “不过又添了一抹新魂,过上几日,谁又会还记得她?”这宫里就是这般的残酷,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与人素未谋面,所知所晓不过是宫人嘴碎,恍惚记起她冲撞贵妃一事,不屑在心中蔓延。

  指尖拈帕,随人话语轻戳自个心头,眼如秋水波澜,稍红眼眶柔声宽慰】人世间走一遭,总会有人在心中挂念着的。

  【施大礼,示告退意,环顾周遭嫩粉已无趣味,道】世事无常,荷花再是清幽嫔妾也闻不出味儿了。

  而今只想在小佛堂燃一柱清香,便不扰祺嫔娘娘了。允了她告退,目送其离去,不免感慨,这平常在性子倒是不同往日了,听闻她出身索绰罗氏旁支小户,如今却一心向佛了,不由淡然,谁又知道以后呢?

  走了会也没了兴致,便回了宫。自己也有日子未出去了,听说宫中如今也是变了模样,自己也没得兴致参与,只盼望着纳兰氏上去带着自己】【鸳鸯从外间回来说平常在病好了,自己也是开心的,从库中取了上好的补药前往】【至阁外,敲门】平姐姐,方便进来吗?

  骤然响起的敲门声,随之而来而来的是熟悉的人影,丢下手中忙活的莲子,快步上前开门,一揽臂膀,嬉笑着扯人入殿,柔荑压她双肩,将其按去榻床上坐着,久病痊愈旧人来寻,好不欢乐】春日未好全,纵使你来瞧我,也不敢这般和你亲近。

  【说话间细致打量起她如今变化,只觉她比往日更多几缕沉寂,怜她变化几欲开口,话在唇齿之间滚了几载,遣走周遭的人,才终吐露出来】我抱恙不得恩宠也罢了,可当时妹妹才是他眼面前的人儿,怎么如今...是那定贵人越了你去随人入殿,被人按坐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平姐姐还是当初的平姐姐【闻人提及阿衣,叹了口气】君心如何能猜测,左右不过是他觉得委屈了定常在,如今连长福殿下也则了她了,我…【笑着摇了摇头】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柔荑拢上人耳畔碎发,替她整理着,止了她不住的摇头】她那位母亲伤了贵妃,没连带着迁怒她已是福气了,怎得还觉着委屈了人?

  【直道糊涂,语有愠怒,是对心尖上人的些许失望,提及长公主略有所闻,稍显狐疑】听鸳鸯提及,定贵人被罪妇牵连,这会子已不叫她养着公主了?

  【对佟佳氏二人不愿多提及,匆匆带过】如今养母未定...妹妹可晓得...【说着凝视面前人,不多言语努着下巴意指景阳】那位的心思?

  被人止了摇头,正经的抬眸瞧着她,叹了口气】君心启是你我能看透的,如今的她只是贵人,若再有身孕便是一宫主位,两位正经的娘娘又瞧不上她,以后也怕是难了【知她的意思,眸间一合算是点头了】那位的心思就不在一界女娃娃身上,但是永和宫同承乾宫那两位怕是要打的火热了【压低了声,确保只有自己同她能听见】听宫中老人说,长福原母妃本是荣贵妃,曾一旨册封荣登皇后宝座,谁知竟病逝了,咋们这位殿下怕是在找后位之人为母妃呢泡一壶茉莉,杯盏斟上七八分,推去人面前】永和那位可没个准,我那族姐也多少提防她,恐难得意。

  【未曾想到这层干系,娇眉紧蹙心中思量,一抿唇算是听进了她的猜测,拱起手心附人耳畔,点着女娃娃无关宏旨的理】位中宫怎能没个皇子,左右得挨着那几位头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本宫玩转高科技》的书友还喜欢